走好返本归真的每一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我是一名年轻的大法弟子,今年三十五岁,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从九九年初得法至今,已走过了十四年的修炼历程。从结婚到生子,每天生活平平淡淡,简简单单。就是在这平淡的生活中,在不断的学法修炼中,越来越坚定了自己修炼的信心,在走向神的路上越走越稳。

一、我是来修炼的,不是来被邪党迫害的

一开始接触《转法轮》是一九九七年,那时我十九岁,在北京打工。由于爸爸妈妈他们已经得法了,妈妈就让我把《转法轮》带在身上,有空看看,可我一直也没有拜读,但那时我月经不准,每次都要大痛一场,躺在床上直打滚,自从出去打工以后就好了。后来才明白是因为带了《转法轮》这本书的原因,没修炼前师父就已经在管我了,在帮我清理身体了。现在想起来真后悔,那时怎么就不懂的看看书呢?那段时间多珍贵呀。那时北京的公园有不少的炼功点,可惜我一次也没有参加。

一九九九年的春天,过了年不打算出去打工了,才开始正式走入修炼,和爸妈在一起学法炼功,有时也跟着爸爸妈妈出去洪法。

就在我刚得法几个月,迫害就开始了,当时铺天盖地的迫害,空气中到处都是邪恶,我曾深思熟虑的想过:这个法这么好,教人如何做人,如何做一个好人,如何做一个道德高尚的更好的人,直到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觉者。但是,这么好的法,中共却不让人学,谁学就抓谁,劳教、判刑,太坏了。那时单纯地想也许是他们不了解大法吧。我想学,谁也挡不住我,学法、修炼多好呀,我也没做坏事。就这样,在那种恐怖的环境中我没有放弃,一直坚定着自己。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明白了,我们是带有使命来的大法徒,不仅要修自己,还要证实法,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世人。

我有一念:我是来修炼的,是来助师正法的,不是来被你邪党迫害的,决不走牢狱之灾的路,只要我做的正,心正,念正,邪恶是动不了我的。我有师父管,谁也不配管我,我的师父比你们谁都厉害,不怕你邪恶。

就这样,在一九九九年那种最邪恶的恐怖环境中下定决心,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同时也向亲朋好友讲述大法的真相,讲天安门自焚的真相。

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二年我只是修出了一个对师对法的信,当然这个信是有层次的。随着你不断的修,他会越来越强,如果你不精進,他就会越来越弱,修炼是不能懈怠的。

二、面对孩子过病业关

二零零三年过完年二月我结婚了,生活有了一个新的开端,修炼也有了一个新的突破。第二年三月份我生下一个小男孩,起名叫“正心”。我希望在修炼中能够正念正行,在以后的路上正自己一切不好的心,修去人心。

孩子在肚里时就随着我学法、炼功、听大法弟子创作的音乐。我清楚的知道他是大法小弟子,平时我常给他背《洪吟》,唱大法歌。在我身上过病业关比较少,也好过。

印象深的就是在孩子身上过过几次病业关,小孩生病最麻烦,很烦心,因为年纪小,我们对孩子有情在。过关时,心态不是太稳,但在我孩子身上一次又一次的见证了大法的威力,使我更加坚信自己所走的路是一条最正最好的路。

记得在一岁多的时候,孩子发烧,烧的浑身火烫,我就坚信师父讲的:“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佛光普照,礼义圆明。”[2]孩子是大法小弟子,师父一定会管他的,我就给他听师父的讲法,读《转法轮》、背《洪吟》,给他发正念,即便躺着我也一直不停的念正法口诀,孩子没有打针、吃药就好了。我记住师父这样一句话:“如果你是个坚定的大法修炼者,就会明白人各有命,不应该出问题的轻易不会让他出问题。”[3]

还有一次孩子的脸起“痄腮”,肿的很高,他奶奶(未修炼法轮功)非让去医院,我心一横说:“不用去,有师父管,要是好了你们就应该相信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法,是正法。”我发觉只要我的心一动,孩子的脸就越肿越大,只要我的心放的很平静,心里越踏实他的状态就越好。大法就是直指人心,任何事就看我们的心。

三周岁时,孩子上幼儿园了,幼儿园的老师都知道,别人家的小朋友经常是这个生病了,那个生病了,唯独我们“正心”上三年幼儿园没有因为生病不到校的。幼儿园的老师大多数也都明白大法的真相并三退了。

还有一次记的我正发晚上六点的正念,儿子自己玩,把正在蒸米饭的锅盖拿起来,盖里的蒸汽水掉在脚上,顿时把脚给烫了,他哭的哄也哄不住,我也慌了。给他买好吃的也不要了,光喊疼,我对孩子说:“妈妈给你放师父讲法听吧。”我把他放在床上,把录音机放好,装上磁带还没等听呢,孩子突然翘着两腿说:“妈妈,我不疼了。”此时此刻,我握紧了两个手,心里一遍一遍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在“正心”身上有过几次过关的事,我时时记住师父说的“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4]。有时看到孩子难受的时候也着急,但是我知道有师父看着呢,我不怕,我就相信法轮大法,只有坚信师父坚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

他今年九岁了,身体一直很好,从不生病,我知道是师父给的。

三、在丈夫身上过情关

丈夫身高有一米七九,我俩一开始认识的时候,觉得他个子高高的,不多言,不多语,看着挺老实的,处朋友时也没觉得怎么不好,缘份使我们走到了一起。但他不修炼,我也不勉强,他也不反对我修炼。

结婚后,我以为自己找了一个好丈夫,刚开始还可以,我自认清高,以为我既然爱他就能包容他的缺点,现实生活却不然,在残酷的现实生活中人心是做不到的,唯有修炼,把人心去掉用一颗慈悲的心才能做到。

一开始俩人经常闹矛盾是因为他太爱打麻将,一打半宿,只要在家休息(他的工作是大货车司机),下午打,晚上打,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吃饭、睡觉,在麻将馆一呆就是八、九个小时。我觉得我嫁给了一个赌徒,管也管不住,你说你的,人家干人家的,不拿你当回事,为此我眼泪也不知流了多少。

慢慢的,我冷静下来了,认识到自己太执着了,好象就为了这个情活着,我应该放下了。人各有志,人家就是那样,为什么非得要改变他呢?

我是来修炼的,不是来过常人生活的,我得放。

我开始学着往下放,他玩他的,我学我的法,他不回来我也不去管他,就学法。一学就学到午夜十二点发完正念睡觉,睡的还很香,再也不会因为他打麻将生气了。

我觉的修炼真好,要是不学法,总这么下去,我真的会受不了的。我非但不能生气,我还得救他,他是个常人,我得让他明白大法好。平时我讲多了他也没耐心听,也不看真相资料,我就找合适的机会给他讲,在他做了错事的时候我学会了不生气,告诉他不生气的原因是因为我修了大法,师父教我做一个好人,用“真善忍”的理念对待一切人和事,你得明白大法好。平时我也在家放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九评》,他从中也受益不少。

那年我是三十岁,应该是二零零八年,我印象很深的是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 》录像发表了,我经常看,总是流着泪看完。总是想起师父那慈祥的面容,师父拿着话筒放下,放下又拿起,我明白了“放下人的东西,才有神的东西”。

几年的修炼,我对丈夫的情也放的比较淡了,虽然他喜欢打麻将,但刚结婚前几年我们夫妻的感情还可以,还是能互相关心的。但在孩子三岁以后,我就觉得他对我越来越冷淡,出车在外回不了家,就是休息也总是往外跑。到后来,他好象在躲我一样,有时一晚上也不回来,我问他,他用种种借口搪塞了。我也就不再问了,我很相信他,也没想太多。直到有一天,他一连三天三夜没回来,打电话关机,我才觉得有些不对劲,我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事情的严重使我开始了认真的思考,看来是真的有问题了。我该怎么做呢?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该怎么做?

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海:“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5]我清醒的告诫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不仅要修好自己,还要救度众生,你的一举一动世人都在看着呢,三思而后行。首先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能走离婚的路。因为,神给人规定的是一夫一妻的生活,“离婚”这个东西是这个变异的社会搞出来的,大法弟子今天所走的路是要给后人参照的。再有就是我的亲朋好友,左邻右舍都知道我炼功,如果我要是离婚了,他们怎么看?我不是给大法抹黑吗?救人本来就难,要是因为我的原因使他们对大法造成不理解,我不是成了罪人了吗?站在法上想:这也是我们的因缘关系,我的业力所致,也更是去我的色欲之心。我知道我的情欲比较大,对丈夫的情很重,旧势力钻我人心的空子,想在这方面毁了我,也毁了他。

我得用大法教我的“真、善、忍”来对待。我想忍吧。想起师父讲的:“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6]我象没事一样,照常把家收拾好,带好孩子,洗衣服做饭,下午去找同修学法,加紧学法。第四天,他回来了,象是熬了夜,我也没多问,只是说:“饿了吧,给你煮点方便面吧。”我知道他心里也苦,惹火上身了,有一天他会说的。师父的法我牢记在心:“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7]“你有你的千条万计,我有我的一定之规”。我相信,该让我知道的时候会知道的。这些天,我的头脑很清醒,法也装了不少,但是心里有说不出的苦,剜心透骨的难受。我知道要想走好修炼这条路,这个苦得吃,想想在黑窝里受难的同修们,这又算什么呢?别管它,难受的也不是我,是“情”。

过了没几天,一天晚上我们开车回家,一路上他的手机响个不停,他也不接,我问怎么不接电话,他说不想接,我知道当着我的面不敢接。到家了手机还响,我说我替你接吧,他答应了。是个女的打来电话,她说我不和你说找他说话,我把电话给了他,他生气的挂了。放下电话,我们面对面坐在沙发上,我平静的说:“你说吧,事情走到这一步,你也不要瞒我了,说说你的想法吧。”他见我没有大吵大闹,也没有责备,象是商量的口气,看得出他也踏实了些,说:“只要你以后不学法,我也不打麻将,我们好好过,我一心一意的赚钱养家。”

我当时也没想太多,就说:“我学法,想做一个好人,也不影响我们的生活,也不影响我们的感情,处处忍让你。如果你真的觉得我们在一起生活使你很痛苦,你喜欢社会上那种爱打扮、爱打麻将和你有共同爱好的女性,我同意离婚,这个法这么好,我学定了。”

顿时,我的身体里象原子弹爆炸一样,轰的一下,我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么多年修炼,天目看不见,有时做得好时,身体就热乎乎的。这一次的感受我一生也忘不了,我知道我做对了。

我的选择我永不后悔,能够修炼是我的福份,是我的佛缘,世上的一切名、利、情、家庭、孩子都不能成为阻碍我修炼的借口。其实师父并没有要我们修炼了就不要家庭了,不要孩子了,不关心丈夫了,不是这样的。师父反而让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得做一个好人,孝敬父母,管教孩子,与人为善。只是在这个过程中修我们的心,放下常人的情,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

我真的放下了自己,也没有考虑自己如何如何,我想这杯苦水我喝了吧,还能消业,是大好事。这样一想,反而我的心轻松了,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没有了。朋友说我几天没见变漂亮了。我没有惊动双方父母,不想给老人们添麻烦。我不是常人,他也很爱面子,我们自己解决吧。

我跟他讲了很多做人的大道理,讲了神给人规定的一夫一妻的生活,不能随波逐流毁了自己,毁了家庭,毁了自己的前程。不能给父母们添麻烦,我们还得为孩子负责,要有责任心。后来才知道他和那个女的相处已两年了,人家刚二十一岁,非要嫁给他,让他离婚,他不知所措了。他说这两年其实心里并不开心,工作很辛苦,回家也很烦,我能体谅他。真要让他放下我,放下这个家不要,他也为难。他的父母和我们一直相处的很好,我像对待自己的父母一样对待他的父母,我们从没有红过脸。他知道他爸妈会很难过,他说为了他的父母他也得选择我,我看到了他的孝心。我说,我不想勉强你做任何事,你自己决定吧。我告诉你这样一句话: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为自己的生命负责。该出车的时候,什么也别想,专心开车,家里的事回来再说。

他从我的话中真切的体会到了我的宽容、忍让,和真心为他着想的心,此次不再去找那个女的了。可是,人家不干了,总找他,他开始躲避。一天早上,人家又打电话找他,我知道他解决不了了。他又不善言谈,答应人家的现在也做不到了,那不成了骗子了吗。我说我帮你吧,他说怎么帮。我说:“你不要躲,躲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们去见一面吧,把话说清楚。给人家个交待,我们带上孩子去。”

我只是想这件事比较荒唐,荒唐我也得出面解决,让她退去吧,这样下去有什么意思呢?不能再在这件事上分心了,我还有我的使命,也许这也是一种缘,也许生生世世说不定我伤害过人家,那就让我们在大法中善解吧。我也想让她看到我们才是一家人,她是多余的,该退出了。

就这样,我们带上孩子去和那个女的见面。地点是在她的一个朋友家,在场的还有她的两个朋友。这个女的披头散发,气急败坏,看得出她快沉不住气了。对我的出现,她们也都有些奇怪。现在的小年轻人并没觉得脸红,也不觉得不好意思。我平静的坐下了,都知道我们是来解决事来了。我的丈夫一句话也不说,我也不知道当初他和人家都说了些什么,今天没脸也没胆,退出也难,还有些舍不得。

真是荒唐,我倒成了主角。她的朋友们称呼我姐,问我的态度。我没有直接回答,首先我说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讲起了大法的真相,大法的美好,讲师父教我用“真、善、忍”的理念做人、做事,还讲了退党大潮,让她的两个朋友都退出了邪党,还有她本人也同意退团。原来这是我今天来这的目地,至于别的,好象都不重要了,她的朋友都对我很尊敬,夸我是个好人,能有这样宽容大度的胸怀。我说是我师父教的。再后来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写出这段经历,我只是想感恩师父、颂扬大法,感谢大法给了我一颗宽容的心、正确对待事情的心态,走过了那段刻骨铭心的时光,在修炼上有了一个飞跃,过了一个大大的情关。

师父讲:“不管怎么样吧,作为修炼的人一定要用修炼人的方式、用修炼人的思想思考问题,绝对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想问题。你碰到的任何问题都不是简简单单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问题,一定与修炼有关系,与你提高有关系。因为你是个修炼的人,你的生命的路是改变过的,你的修炼之路是从新安排的,所以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可是表现出来却一定是偶然状态,因为在这迷中、在和常人一样的状态下,才能够表现出来你是不是在修、你修的好不好、你能不能走过这一关又一关。这就是修炼,这就是正悟!”[8]

丈夫这几年也不怎么打麻将了,他一心一意发展他的事业,对我和孩子也挺关心,我能体会的到。常人中不是有句话叫“浪子回头金不换”吗?我们得给别人从新做好的机会。这个社会道德沦丧,人心复杂,能让人执著的东西太多了。作为修炼人,一念守不住自己,就随波逐流了。我们唯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学法实修,遇事向内找,深挖自己的人心,放下人的一切执著、欲望。同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在修炼路上越走越稳。

后来我也建立了自己的家庭资料点,丈夫也不反对,有时还帮着买一些耗材,成为万花丛中的一朵。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做着我们该做的。

最后让我们重温师尊在《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的一段讲法:“不管我讲多少,修炼的这条路得你们自己走。怎么样能够把这条路走好、走到最后,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一章 概论〉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8]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