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年反迫害 狮城集会传播真相(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九日】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七二零”前夕,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在芳林公园举行集会,呼吁各界人士共同关注和制止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四年的残酷迫害,法办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江氏流氓集团。

Ƈ,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在芳林公园演示五套功法'
1,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在芳林公园演示五套功法

ƈ,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在芳林公园举行反迫害集会'
2,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在芳林公园举行反迫害集会

Ɖ,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在芳林公园烛光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大陆同修'
3,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在芳林公园烛光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大陆同修

下午时分,集会开始,多位法轮功学员在集会上发言。学员们也打出了“制止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法办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流氓集团”、“持续十四年的迫害必须停止”、“法轮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等中、英文横幅。伴随着悠扬的乐音,学员们还展示了舒缓优美的五套功法。

夜幕降临后,橘黄色的烛光点点延伸开去,学员们静静席地而坐,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中国大陆同修。烛光映照着学员们的面容,慈悲、庄严。目前通过突破网络封锁传递出的消息,已知至少有三千六百九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实际数字远不止于此。

不少途经活动现场的新加坡民众、外籍移民及各国旅客纷纷向法轮功学员要真相资料,并签名支持反迫害。人们对中共的迫害行径,尤其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骇人罪行感到震惊和愤怒,都表示绝不容忍和必须终止中共的疯狂迫害。

'民众仔细阅读法轮功真相资料'
民众仔细阅读法轮功真相资料

'民众认真聆听学员介绍法轮功真相'
民众认真聆听学员介绍法轮功真相

七二零风云突变

一九九九年七月风云突变,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至今回想起当时的心情,周女士还记忆犹新。她说:“很痛心,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完全是错误的。”

周女士于一九九八年四月在中国大陆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说:“得法前,大大小小的病很多,神经衰弱、胃下垂、三处骨质增生,还有心脏也不好,痔疮、肩周炎、头痛、气管炎、手指骨节肿大。总之,就是一身病吧,各类的病痛还多次住医院治疗过。”

“修炼后,走路一身轻,骑自行车就象有人在后面推,爬楼梯也是一身轻快。记得有一次,骑自行车与迎面过来的人顶住了,我往左闪,他往左闪,我往右闪,他往右闪,怎么也躲不开了,最后就被撞倒了,可什么事都没有。这要是放在过去,一身的病,又上了年纪,可能什么问题都来了。”

“迫害发生后,原来的炼功点上的二十来人,发生了很多变故。有的多次被非法抓捕,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的因家人承受不住压力被迫离了婚。”

“大概是二零零二年,我走上了天安门,喊出了压抑已久的心声‘法轮大法好’。”

“这些年不管怎么艰难,我都坚定信念,一定跟着师父走到最后。看到那么多被中共谎言欺骗的世人,我就想告诉他们真相。来到国外后,环境相对宽松,我讲真相从来没停过。”

她说:“最近我开始做征签,为了制止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民众们很踊跃,有一天有八十多人联署。看来越来越多的人在觉醒,很多人用善心和良知在思考问题。不少公众对迫害感到震惊,他们说:‘我们要签,我们支持法轮功!’”

对真理的追寻超越暴力和谎言

不管迫害如何发生,不管邪恶如何造谣,都不能阻挡人们寻求真理,也不能阻挡人寻法向道。人的本性所向和对真理的追寻是超越暴力和谎言的。

在新加坡工作的越南人阮女士两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说:“两年前,在越南家乡,一位朋友介绍我阅读越南文的《转法轮》。”因缘际会,她在一个月内阅读了所有的大法著作,从此走上了修炼之路。

阮女士说:“幸遇大法,真正地感到身心受益,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多希望能够更早地知道法轮大法!多希望能更早地使自己和家人受益!”

修炼大法之前,阮女士一直在寻找。她喜欢阅读,尤其是精神信仰方面的书籍。她看过佛学方面的书,还听过某些出家人的演说,但一、两周后就失去了兴趣,总感到那不是她要找的。她也想学习打坐。阮小姐始终有一个想法:一定要等一个最好的法才打坐!一定要等一位真正的师父、一门真正的正道才开始修炼!

阮女士谈到第一次阅读《转法轮》的感受是如获至宝。她说:“以前休假的时候都会随身带三本书,如果一本书读起来索然无味,还可以看另一本,而且习惯了在书本上自认为重点的地方勾勾画画,或是折上书页。”“而第一次阅读《转法轮》则是以虔诚的心在拜读,跟以往阅读任何书籍的心态都不同。一口气读到第九讲,看到师父的一段讲法‘有些人的悟性就是上不来,有的人拿我的这本书随便勾勾画画。’很奇妙的感受,我真正明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

她还说:“在最初那一个月里阅读大法著作的过程中,先是感到身体左侧自上而下有发热的感觉,然后是右侧身体自上而下有发热的感觉,再接下来月经不调的问题正常了。这些都是在没有任何追求的情况下出现的。而最重要的是,我感到在精神层面上,明白了很多。”

在接下来的岁月里,阮女士渐渐地了解到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惨绝人寰的迫害,她说:“中共真是太邪恶了!”作为一个外国人如何看待这场迫害,她说:“这不是中国人,或是越南人的问题,这是对人类的杀戮,这是对最基本人权的迫害。就象说,如果被迫害者是自己的家人,你怎么对待,这是一样的问题。”

现在阮女士充分利用各种机会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特别是在旅游景点上遇到越南游客,她都会不失时机地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她说:“我会尽自己的努力告诉人们真相。真相会使人受益。”

获益于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讲真相

六十六岁的新加坡人王先生表示,如果没有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地讲真相,他不会走入大法修炼。他说:“过去曾经在报刊上看到过对法轮功不实的报导。五、六年前,我曾在书展上看到法轮功的书籍,但那时并不明白书中讲的是什么。后来在街头多次遇到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我还曾好意劝说那位学员不用这么做,以免被人欺负。可那时,我还是不知道法轮功到底有多好。”

“直到两年多前有一天,法轮功学员又把真相资料递给我。回家后,我开始仔细地阅读和观看学员给我的这些资料,印象最深的是武术冠军李有甫先生和哈佛学者汪志远夫妇的故事,我从中深受启发。我曾经在不同门派中游走多年,而两种病痛却不能因此祛除。一种是头痛,痛起来的时候,我觉得离死不远了。还有一种是胸口痛,在医院里做了各种检查,却查不出病因。修炼大法后几个月,这些病痛都渐渐消失了。我现在就认准了这一门修下去。”

“活体摘取器官的罪恶应该立即被制止”

在新加坡这座高楼林立的繁华都市的中心,能看到如此平静祥和的炼功场面,令财经顾问Aymeric 停下了脚步。他曾听说过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但当他首次得知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时,仍是震惊不已,并追问了许多问题。Aymeric 指出:“即便中国与美国及欧洲的关系一再改进,中国人权问题却一直没有改善,且始终受到忽视。各国都在试图回避这个问题,唯恐得罪中共。在外交上,商业利益总是占据首位。”同时,他感到非常高兴能在新加坡这个管制严格的社会里,看到如此信息明确的和平抗议。

来自法国的药剂师Ann在得知活摘器官是以中共当局为背后推手时,表示非常震惊和悲痛。她说:“政府竟做出这样的事,不可思议,匪夷所思!我真的很震惊,一直以来我以为只有黑帮流氓干这事。”她表示此前曾听说法轮功的事情,但不知迫害如此的灭绝人性。她说,当天的活动大大地提升了她的认识。她毫不犹豫地在呼吁停止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请愿书上签名,希望联合国能向中共当局施压,终止这一罪恶。

加拿大大学的Evan对当天的活动赞誉有加,他说:“活动非常好,是一种和平的抗议。”Evan对中共的暴政早有耳闻,在大学修读人文科学的他对中华文化深感兴趣,这促使他想更深入地了解中国。在阅读了有关资料后,他清晰地意识到中共和中华民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他也知道中共破坏了中国传统文化,迫害了中华民族。

原籍南非的电脑工程师Jay在呼吁制止活摘器官的请愿书上签字。他说:“活体摘取器官,一听就知是错的,这罪恶应该立即被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