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州市优秀教师被绑架洗脑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九日】按:山东省莱州市优秀教师臧奎东于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八日因为散发关于法轮功的真相材料,被警察绑架,之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回来后被剥夺上课权利,并于七月二日被当地六一零人员勾结警察绑架入洗脑班进行迫害。

所谓的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各地六一零人员非法私设洗脑班黑监狱,劫持当地法轮功学员,强迫他们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

法轮功学员都是修心向善的好人,而贪污腐败的中共要把这些好人“转化”得和中共一样,可见中共才是一个真正的邪教。

下面是臧奎东自述遭受迫害的亲身经历:

我叫臧奎东,于一九九八年有幸得了法轮大法,那时我还是上高三的学生,十几年过去了,现在我是莱州汇泉学校的初四教师,教授四个班,且担任班主任。在平时的工作中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对学生、家长、学校负责,无论是所教的学科,还是班级都名列前茅,自己被学生和家长高度认可,获得过多种奖励。

在教学中,我特别重视对学生品德的教育,培养他们的真诚、善良、忍耐的品格,这些良好的品格对于成长中的青少年有很大益处,使他们能够正确面对学习生活中的种种困惑和挫折。同时我对于学生家长送的钱卡,我都用一个信封装上卡,写上不收的原因交给家长,令很多家长感动佩服。

为了让警察及他们的家属明白真相,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八日,我到莱州市公安小区去发放真相小册子,被住在该小区的莱州市永安派出所的副所长(大概姓吴)发现、举报。然后被带到永安派出所,由莱州国保大队中队长刘京兵非法审问,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从拘留所出来,正赶上我所教的学生准备中考,但是学校迫于压力,不让我带学生,不让我与学生见面,并告诉我,教体局决定了,今后我不能再登讲台给学生授课,只能干点后勤的事。

在这个过程中学校让我负责图书室工作,我无怨无恨,按照大法的要求认认真真高质量完成学校交给我的任务,撤下了很多对毒害学生、对学生健康不利的书籍。换上了适合中小学生阅读,有利于他们身心健康和品德修养的书籍,如名人传,仁义礼智信系列丛书等。四天的时间配好图书室且得到了校领导的认可。

六月二十七日,市纪委和教体局纪委共四人到学校给我通知:经他们研究,由于我被拘留过,所以给予记过处分。同时六一零让教体局,告知学校要求我到莱州店子洗脑班学习并带五千元现金。我认为我这么多年来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做个道德高尚的好人沒有错,更沒有做违法的事,为什么要被洗脑?因此断然拒绝,坚决不配合这种非法迫害行为。

这个过程中,六一零不断给学校和家人施加压力,由于我关了手机,学校找不到我,对我妻子施加压力,告诉她如果我不回去,就辞掉我的公职。妻子无法上课(我们夫妻二人都是教师)她到处找我。六一零派了便衣在我家楼下蹲坑等我,我妻子吓的胆战心惊,哭着催促我去洗脑班,我还是坚持不去,妻子一气之下半夜离家出走,后来回到娘家。岳父岳母又给我做工作施加压力,整个家庭被迫害的提心吊胆,无安宁之日。六一零的所作所为,给我们学校和家人带来很坏的影响及伤害。

由于我始终不配合,七月二日早五点半左右,“六一零”程海涛和姓黄的人和公安姓王的警察闯到我家绑架了我到洗脑班。先是“六一零”程海涛进行转化我,然后来了一帮警察,其中有一个姓杨的警察(可能是官)。开始非法审问我,见我不动心,姓杨的警察说:“看来思想教育不是万能的。”我说:“看来以前你们真迫害过法轮功学员。”当他听到我说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后,突然站起身来,勃然大怒,杨说:“谁迫害你了?”我说:“你不是说思想教育不是万能的吗?言外之意就是还要靠暴力。”这时他百般抵赖,否认这个意思。

其他几个警察也站起身来气势汹汹,其中一个还不断用手指点我,让我老实交代。当时我一点也没害怕,我只是觉得他们真可怜,是非善恶不分,被中共利用成了迫害好人的工具,做了中共的替罪羊。后来他们就又恐吓了我:今天不转化,明天也要转化,到了这里转化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说完这几句就都离开了。

然后“六一零”人员让我去教室看光盘洗脑,在那几天里,一个姓李的“六一零”女成员(大概是科长)给我们放了一些污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的光盘以及几个邪悟者自述的DVD视频。这个过程中,程海涛和刘京兵轮番找我和其他三位同修进行洗脑转化、恐吓、威胁。程海涛见我不转化,威胁我说,我一个电话就可以让财政局停了你的工资。也可以让你对象停止教学先来做你的转化工作,同时那几天正电闪雷鸣,连降暴雨,那种情况下他还想要我妻子和九岁的儿子晚上到洗脑班来看我,利用家人、亲情胁迫转化;他威胁王同修要把她上大学的女儿从烟台叫回来转化她母亲。刘京兵见我们都不转化,认为是卢同修的原因,就把她单独弄到一个满地都是雨水的房间,不让她与我们在一起。

尤其是程海涛见我们都不转化,扬言要送我们几个到劳教所、到济南监狱。此外,他们还找来文化局的一个四十多岁,自称研究儒释道的人来给我们做转化,我们都不为他的歪理邪说所动。

他们在对我们整体转化不见效果的情况下,他们开始采取单个叫,单个转化的方法。而我们四位同修拧成一股绳,无论哪个同修被叫走转化,我们其他三人都正念加持。面对种种迫害,我们都信师信法,坚定正念,坚决不转化,坚决不写悔过书

到七月二十四日中午六一零的程海涛凶恶的对我们吼道:“你们不给我面子,不转化不写认识就不用吃饭!”进行了另一种迫害方式——不让吃饭。三顿没让吃饭,第四顿让我们三人吃,不让姓卢的同修吃饭,我们其他三人也拒绝吃饭,最后迫使他们才让我们一起吃饭。

此外,从洗脑班回家后,得知,六一零勒索了学校五千元,其他三位同修都是所在地镇政府交了五千元。十五天的洗脑班六一零总共勒索了二万元。他们用勒索来的钱,每天雇三个人;还有警察、六一零等人看守我们四个人,还请了一个二级厨师,顿顿都是大鱼大肉,而我们四个人有时为了一盘菜还要互相让着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