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中体悟“佛法无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九日】从一九九六开始修炼大法至今,一路走过来跌跌撞撞,有得有失。得到的是自己的心在摔摔打打中变的纯净了,一些常人的执着去掉了,对大法的心更加坚定了。失去的是在过关中,由于自己对法理的不清而几经迷失,失去了很多救度众生的机缘,失去了本应精進的时间。师父说:“珍惜你们走的路,这就是珍惜你自己。”[1]在师父的无量慈悲中,只有抓紧精進,修好自己,助师正法。这里我说说在我修炼的路上,我与家人的故事。

我与丈夫、儿子的故事

在我第四次被绑架,第二次被非法劳教的日子里,邪恶的“转化”没有得逞,她们气急败坏,想用家庭的压力逼迫我。

那天晚上,恶警让我给丈夫写信说我不“转化”,因为我丈夫在单位学位、职称都很高,也正是中年事业有成之时,加上我先前的经历,她们认为丈夫会和我离婚。尽管丈夫在我被非法劳教后没有来看我,我大脑闪现的“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2]这句话。心中坚信他与大法弟子成为一家是最好的,不会出任何问题。同时,发正念清理了来自家庭情的干扰。

我拿笔写信,心静如水,写了我当时的情况,并表达了对真理的坚持。

当时,我三月份被非法抓走,而儿子六月份正要高考,从常人状态来说那时家庭的压力相当大。我心里没有太多的考虑,就想着一切交给师父了,只想着在劳教所如何反迫害、如何讲真相、发正念。好几个警察见了我,会说:“你等着签字(离婚)吧。”我从不承认这些,心里说:“你说了不算。”

一年后,我离开黑窝回到家里,丈夫平静的说:“回来了。”其它什么话也没说,还亲自炒了几个菜,而且人也变的很乐观。这一年,好象一瞬间,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让丈夫高兴的是我儿子顺利的考上了一所理想的大学。儿子平时在班里是倒数五、六名的位置,高考却超常发挥,有的科目比平时多出三十多分,连班主任都啧啧称奇。

我和母亲的故事

我在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关押期间,母亲查出胃癌,并在弟、妹的催促下,立即做了手术。我回来时,她已经开始化疗。我陪她去,让她念大法好。她接受了,化疗过程中,反应很小,而且白细胞没有下降。

这几年,由于我遭受迫害,母亲基本上是反对大法的,趁这个机会,我给她讲了一些大法起死回生救人的事例,给她看了“天安门自焚”的真相光盘,她很快说不再去化疗了,跟我学大法,我教了她动作。

母亲六十三岁了,不识字,怎么学法呀?我就让她看师父的《洪吟》每天看一篇,边学法,边认字。母亲学得很认真,字忘了就问。一个多月后,她学的快了,一天能学两三篇,字也都认识了。她有时想不起来某个字怎么念,周围也没有其他人时,她就求老师告诉,一下就想起来了,这已经成为她的秘诀。

学完《洪吟》,我说你学《转法轮》吧,她说行。开始每天学一页,半年下来,一本书学完了。母亲会认字了,她自己也感到了学大法的神奇,亲戚们也觉得不可思议。现在,她每天收拾完家务,就会自己念书,她已经学了很多遍了。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劳教,母亲对我虽有些怨气,但仍没有放弃学法。

母亲做完手术,脸色却是粉红的,不象做过大手术的样子,她的胃被切除了三分之二,饭量却没有减,还象过去一样吃饭。开始有过两次过病业关,那两次考验母亲,也是考验我,看我是不是信师信法。

一次,她的两肾区跳动,心慌,不能动了,手脚冰凉,我就坐在旁边发正念,半个多小时,终于好过来了。以后几次小发作,我就鼓励她信师信法,念正法口诀,都很快就没事了。

还有一次,她呕吐的很厉害,一晚上没停,她也有点撑不住了,看着她正念不足、在痛苦中呻吟的样子,我就给她念法,也不行。后来,我就强迫拉她起来炼功,她很不情愿爬起来,勉强支撑着炼,第一套功法炼了一遍多,就听她打了个饱嗝,出了一口气,一下子就不吐了,能吃能喝了。

母亲执著心少,也不求,她原来有高血压一直吃着药,我也没说你必须停药,得法一年多之后,她的血压也不高了,总是在80/120毫米汞柱,她自己就把药停了。

回顾十几年来的修炼,似乎无时无刻不在检验着自己对法的坚信问题,师父说:“任何压力不都是考验对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坚定吗?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3]在信师信法的过程中,大法的威力无边、奇妙殊胜就会展现出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谁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