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偏离大法 教训刻骨铭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日】我是一名年过七十的老年大法弟子,二零零九年走入大法修炼。由于当地修炼人很少,周围找不到同修,引导我得法的同修离得又远,所以得法四年中,前三年一直处于独自修炼状态。但大法的无边威力,让我在得法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困扰我多年的哮喘病、怕冷、怕风、腰腿疼痛等慢性病相继消失了,我真实的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一年前,找到了附近的一同修,在她的帮助下,我看到了《明慧周刊》,师尊正法的形势和同修的修炼体会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和提高。

四年来,我每天都抓紧一切时间学法、炼功,讲真相少一些。有时炼功中,MP3没电了,充完电,立刻接着炼完,从来没耽误一次。心性关、病业关都过得比较顺利。

就在我满怀信心的走在修炼路上时,近来却摔了一个大跟头,走了一段弯路。今年春天,我感到头有些迷糊,也没在乎。到了四月下旬的一天,突然感到迷糊加重,腿软得站立不稳,眼睛看不清东西。当时姑爷知道了,到床上扶起我,就要去医院。我心里知道这是假相,说不去医院,可姑爷劝我说,这么重了不去医院,要是瘫痪了,我们不得跟你操心吗?这时他把儿子也叫回来了,把我扶上车,就去医院,我没好意思再说啥,心想那就去检查检查吧。

到医院一检查,结果是:CT查出脑干血管堵塞(但肢体灵活,没有脑血栓症状)、糖尿病致眼睛视物模糊。女儿、儿子不上班,陪我住院治疗。在医院,每天打四、五个吊瓶,一连十几天,也没觉得见好,仍然头晕脑胀。要出院,谁也不同意,医院离家一、二百里地,自己也走不了,没办法又服从了家人。我只好默默发正念:说我是修炼人,这不是病,我身体不需要这些东西。

后经和儿子再三商量,终于让出院了。回到家里,就觉得头脑清醒,心里非常高兴,开始自己洗衣服了。可谁知儿女又从医院买了治糖尿病的药回家接着给打针。家人、亲戚都威胁我,要终生打胰岛素,不打会眼睛瞎,如何如何。安排专人看着我,每天饭前饭后给打针。我心里有些迷惑,就给外地的妹妹同修打电话说了此事。妹妹说,不能承认那是病,听从你家人的,就没法修了!

我就理直气壮的跟家人说,全家象炸了锅一样。儿子发疯似的把我手机抢去摔碎了,家里的座机上锁,不让我和任何同修联系;儿媳妇说,你不打针,五天过不去,就得犯糖尿病!附近的同修去看我,家人威胁她们。更甚者,老头子跑到别的屋里,把师父法像毁了。家像拘留所一样,牢牢的绑架了我。我又被强行打了两天。

受到这么大的干扰,是我修得有漏,我觉得很对不起师父,越想心里越憋屈,就指着老头子说,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他问:你是啥人啊?我说我是修炼人,有师父管的人,我就听我师父的!随后十多天没打针,不但没犯“糖尿病”,反而身体越来越好了。我心里激动得想要唱出来。

看到这些,这回老头子对女儿说,你看着你妈打针吧,我可不看了,我得研究研究了。其他人谁也不吱声,全家都消停了。我终于突破这了一关!此时,体会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不打针了,女儿又买回血糖仪天天测血糖。我当时又没反对,心里还期待着血糖快点降下来。可天天测天天高,我才悟到这不还是承认有“糖尿病”吗?我再次宣布血糖也不测了,咋高也不测了。女儿又强行限制我的饮食,为了控制血糖上升,让我不能吃饱,不能吃细粮,不能多喝水,不能吃水果,就连土豆、豆角都不能吃,买回一些降糖的食品,高粱米、苞米面等让我自己单独一个锅做。看到女儿怕我“糖尿病”重,费了那么多心思,就不再说啥,让咋吃,就咋吃了。

获得自由后,我来到妹妹家里。因为很长时间不敢吃饱饭,我瘦了很多。妹妹说我虽然从家里走出来了,还没从人的观念中走出来,还在迷茫中听从常人的摆布。妹妹、妹夫要我破除人的一切限制,根本不承认有病,想吃啥就吃啥,我根深蒂固的人的观念逐渐减轻了,心中越来越敞亮,妹妹做什么就吃什么,饭量逐渐增加。思想回归到法中来,收到的是立竿见影的效果:在家时,喝一点水就尿频,现在喝很多水也不上厕所了,一周时间,身体已完全恢复正常。

历时近五十天时间,在一阵阵干扰和迷惑中,我走了一段长长的弯路,让师父为我操了很多心,回想起来很是痛心。经过和同修们的交流,认识有了很大提高。在同修的帮助下,现总结出我在这次魔难中暴露出的修炼问题和体会,以利吸取教训,从中提高上来,同时让其他同修引以为戒。

一、学法和修炼心性脱节

得法以后,我一身的慢性病都好了,带着感恩的心,我如饥似渴的学法。白天看书,晚上听师父讲法录音。四年来,除经常学《转法轮》外,其他大法书籍、二零零零年以后的讲法和经文都学过,有的不止一遍。虽然我没念几年书,但简明、通俗的大法法理基本自己都能理解。但遇到关、难时,精神一紧张,就想不起来法,学的法理和实际修炼对不上号,就用人心想问题,其结果就偏离了法理。

学法不等于修炼。同化法,遇问题用法指导行为才是修炼。精進实修,除做好三件事外,更体现在闯难关,去人心,提高心性上。

二、信师信法的正念不足

得法初期就受益匪浅,要说我不信师不信法,我不能承认,但大难来时,心态不稳,不会实修,信师信法的正念就大打折扣。明知道是假相,心里却想:检查检查看看咋回事。如果完全信师信法,发出“我没有病,我是主佛的弟子,看谁敢动我?”一念,邪恶就会消失遁形。

近来看同修闯病业关的体会文章,受益匪浅。体悟到当关、难突然袭来,第一时间是真正的生死考验。你把自己当成人,就進医院让人给治病,就上了旧势力的当,虎视眈眈的旧势力会给你加大魔难,让你在恐惧和迷失中掉下去。

如能把自己当成神,一思一念在法上,就能顺利过关。真是有什么样的认识就有什么样的结果,有多大的正念就有多大的威力。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三、关键时刻被儿女情干扰

以前有几次病业关,我力排家人的干扰,一片药没吃,自己闯过来了。这次,我也不是完全不清醒,可面对姑爷一再劝说和女儿、儿子的态度,我不好和他们拉拉扯扯的不上车,让他们不理解而为我着急上火,就听从他们進了医院。不让出院,也是和儿子耐心商量等待,认为孩子们都是为我好。亲情占了上风,关键时刻不能理智的主宰自己,被邪恶抓住把柄干扰。

四、被人的观念障碍着,人心长期放不彻底

由于年龄大,人的观念根深蒂固,转变思维方式很难。别人说我是糖尿病,自己就害怕血糖高,为了降血糖,家人不让吃饱、不让喝水,不让吃这、不让吃那,就完全听信了。四、五十天时间,身体消瘦了很多。到了妹妹家,妹妹一再告诉是假相,要放下有病的心,开始还是心有余悸,还怕血糖升高,不敢吃,不敢喝的。如果不打针了,就能把心一放到底,那“血糖高”的假相早就解体了。

一念偏离法理,教训刻骨铭心。我一定要把这次教训变成精進实修的动力,过好以后的一关一难,报答师父的慈悲苦度之恩。

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以上粗浅体会,敬请同修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