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获健康 吉林张传甫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白城市51岁的张传甫,坚持修炼使他身心受益的法轮功,被中共人员绑架、非法抄家两次,被非法劳教一年,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四个月,合计被非法关押525天,遭受各种酷刑折磨,九死一生,被打得至今耳鸣。家人也受迫害,妻子、母亲、岳母含冤离世。

张传甫先生以前在白城市制镜厂工作,后来脚蹬三轮车。在修炼法轮功之前,他患有各种疾病,三十岁刚出头便像小老头似的,药不离身,经常失眠、健忘、心脏病、肠胃病,风湿性关节炎。三十岁的他失去了生活的希望,每天痛苦的不知道怎么办好,真是想死又不能死,上有老下有小,只好挣扎着活着。一九九六年五月,张传甫观看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的讲法录像,九天后脱胎换骨,头脑清醒,浑身轻松,真正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张传甫从此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时时处处做一个好人,他的身心变化得到了亲朋好友,街坊邻居的好评,同时也使他们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

中共不让人做好人,把张传甫抓起来迫害,酷刑劳教,企图让他放弃修炼,放弃信仰。他曾经受到北京前门派出所、吉林省驻京办、白城市公安局洮北分局、新立派出所、白城市拘留所、看守所、东风派出所、长庆派出所、吉林省饮马河劳教所、白城市政法委、610办公室、洗脑班联手迫害,他被以上部门非法骚扰数次,间接经济损失(误工费)至少贰万壹仟元。

一、进京上访被毒打、非法拘留

一九九九年九月初,张传甫与四名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因找不到信访办,他就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前门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劫持到前门派出所,被恶警用六分粗一米多长的铁管儿使劲打后背数次,强行拍照之后,劫持到吉林省驻京办。白城市公安局洮北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田晓平,新立派出所刘某及一名警察去劫持张传甫,田晓平见到张传甫便问,你干啥来了,接着顺手抽了张传甫一个耳光,田晓平便上楼,别人告诉他,你的鼻子怎么出血了?伤过吗?他说没有。

张传甫被非法劫持回白城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拘留所的一名男恶警,约40多岁,中等身材,脸色微黑,无端打张传甫十多个耳光,半个月后,转至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外号叫小迷糊的普犯,受警察指使,打了张传甫几个耳光,有一次他又将张传甫的饭勺扔在厕所屎池里,逼迫张传甫捞出来拿着喝汤,他还让张传甫给他扇风。他把张传甫的新行李换掉。

二、遭警察随意绑架、劳教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张传甫在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时,被长庆派出所一名恶警构陷,当场张传甫走脱,他们把张传甫的脚蹬三轮车扣押,找到了张的小舅子(妻子的弟弟),查到了张传甫的信息。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五日,东风派出所的一名警察来到张传甫家说,让他去一趟,张传甫不配合。随后十七日,东风派出所的王所长带领多名恶警私闯民宅,非法入室便将穿大短裤的张传甫绑架,当时张传甫要穿外衣穿袜子都不让。

到东风派出所门口,张传甫抵制进入派出所,王姓所长看着他的手下将张传甫拳打脚踢齐动手,不一会儿将张传甫打得昏死过去,又掐人中将他掐醒,再劫持到洮北分局国保大队,四个恶警边打扑克边监控张传甫一夜,张传甫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坐了一夜。

第二天,田晓平非法审讯张传甫说,你还炼不炼了,张说炼,田晓平便给张传甫捏造罪名,将它劫持到白城市看守所,非法拘留三个月后,将他非法劳教一年零十天(因不转化被非法加期十天),劫持到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

三、在劳教所遭种种残忍折磨

在劳教所所谓的“教育队”,被非法关押一个月之后,被转到四大队(也叫基建队二舍)。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八日,恶警管教郭一平把张传甫叫到办公室,拿出迫害法轮功的密件,让他抄在板报上,张传甫拒不配合,郭便打了张传甫一拳,让他回去。

(一)打胸踢肾、至今耳鸣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二日晚,郭一平将法轮功学员杨福军叫到他的办公室,不一会便听到杨福军的惨叫声,殴打人的声音,当时不知恶警们用的什么酷刑。不一会儿,恶警便来叫张传甫去办公室,进门郭一平又拿出那张密件,还让他抄在板报上,张传甫拒不配合,郭一平便使劲打张传甫的胸部。张传甫穿的上衣有铁扣,郭一平正好打在铁扣子上,疼的他气急败坏的踢张传甫的后腿。张传甫被踹倒在地上,郭一平又用大皮鞋脚使劲踢他的左肾,然后放张回监室。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当时张传甫感觉呼吸困难,疼痛无法言表,回到监室不敢正面躺着,左肾不敢挨床板,左耳朵也连带失聪,感觉耳朵也在呼吸,至今耳鸣。

(二)铐在暖气片上电击

酷刑演示:铐在暖气管上
酷刑演示:铐在暖气管上

四月中旬,恶警指使普犯拿出诽谤大法的书让张传甫读,遭到拒绝,便又将张与多名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铐在暖气片上,用电棍电击他的面部,之后说“这小子谁也整不了”,便让张回监室。回去后两个普犯(其中一个叫杨昌茂)将张传甫叫到厕所,从后面打张传甫,接着又伪善的说,给我点面子吧,遭到张传甫拒绝。

(三)群殴、卡喉咙

几天后,张传甫被调到一监室,牢头王俊杰说,张传甫给你三天时间,必须转化,张传甫正告他,你说了不算。王俊杰及同室的犯人共十来人一齐动手殴打张传甫,打的张传甫头昏脑胀,之后不许张传甫睡觉,掐脖子不让呼吸,白天强制坐板不许动一下(身后由两个普犯看着),一动就打;还把窗户打开,用冷风吹张传甫,把他脑袋吹的发胀,两天后,上铺的犯人抗议,他们才肯罢手。

有一次,犹大来监室转化法轮功学员,满口歪理邪说,张传甫训斥犹大,遭到恶徒王俊杰用手猛力卡喉咙,不让他说话,张传甫的喉咙被卡得红肿疼痛。

从三月二十二日至四月中旬,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吃三顿玉米面发糕,并且不让吃饱。

四、关洗脑班

在此劳教所,张传甫被非法关押了一年零十天后又被关进洗脑班。恶警对张传甫的妻子说,让你丈夫去洗脑班呆三天就回家,但一关就是四个月。在洗脑班,又开始转化张传甫,强迫看诽谤大法的录像,请来高校教师参与洗脑,每天还要勒索二十元食宿费用,遭家属拒绝。

大约在二零零五年~二零零六年期间,新立派出所指导员领几名恶警私闯民宅,非法入室抄张传甫的家,没有找到任何东西,便绑架张传甫至派出所非法审讯,并且将合家欢照片剪下张的头部,贴在审讯表上,留在派出所备案,张拒不回答任何非法审讯,无奈将张传甫放回家。之后不长时间,新立派出所所长带领多名恶警翻墙土匪一样再次非法进门抄家,空忙一场便扬长而去。

之后的几年,新立办事处居委会书记、洮北分局六一零、居委会主任多人,每逢敏感日,节假日便上门骚扰。

五、家人也受迫害,妻子、母亲、岳母含冤离世

张传甫在劳教所期间,左肾受伤后,牙齿开始变黑逐渐的脱落,上边只剩下一颗大牙,在那里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拉肚子,不知恶警在饭里做了什么手脚,张传甫的妻子由于丈夫被迫害,终日提心吊胆,单位让她强行买断工龄下岗失业,她遭到了双重的精神打击,患上重症,于二零零七年八月二日含冤离世,张传甫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张传甫的母亲,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修炼后无病一身轻,顽疾糖尿病、风湿病等多种疾病不治而愈。中共迫害后,她吓得不敢炼了,三年后她旧病复发,心中仍想修炼,可是当时儿子被非法劳教,对她的精神打击太大,最终在二零零五年病逝。

张传甫的岳母曾患高血压等多种疾病,她念“大法好”几个月便无病停药了,因女儿女婿遭迫害,在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期间,新立派出所指导员带领几名恶警去她家骚扰,又患上高血压心脏病,在二零零七年初病逝。

数百万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亲人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中含冤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