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门修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日】前些天我到女儿家住,接到家乡同修的电话,知道了家乡人需要《转法轮》和《九评》,我就和另一个城市的锦同修联系,这几年一直是锦同修夫妻二人给我们家乡送真相资料,无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更不畏恶党的疯狂迫害,只要我们需要真相资料,要多少他们送多少,应有尽有,做的精美漂亮。

这次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了,和同修失去了联系,怎么办?我决定到同修家去一趟,坐了一夜的火车来到同修家已是早上七点多,可我怎么喊门都没人答应,心想他们是否还没醒?或者是出去了?我想先下楼坐在院子路边上等一会。等了半个小时不见同修,我又回到她门口喊敲,还是没有答,却隐约听到屋里有走路声,我很纳闷儿,怎么他们就听不见呢?这时,心里有点着急了,抬头望望楼上,是不是记错门了?

急忙爬到楼上敲开了门,出来一个女孩儿,我问她同修的名字,她说不认识,我道了歉又下了楼,我想给家乡同修打个电话,商量一下怎么办好,可是家乡同修电话打了好久也无人接。我又爬上楼到同修门前敲呀喊啊,照样无人应。就这样上来下去,急的我一身汗也没找到同修。

我灰心的往车站方向走,心里冒出许多不好的念头:同修家是不是出事了?是不是同修被绑架了?或者是不应该再联系了?我又马上否定了这一不正的念头,不能给同修空间场加不好的物质。

想到同修一次次不辞辛苦的开几个小时的车到我家乡送福音,不進家坐一下,不喝同修一口水,就匆匆返回去,无怨无悔乐呵呵的神情,更增添了我对同修的信任与敬佩。想到众生都在等法,盼望能够得救,我这样回去,我问自己,我是来干什么来了?这一点挫折就消极了,我坚定的对自己说:不行,不能回去,我一定要找到同修!我转身又往同修家方向走。

师尊说:“遇事向内找”[1],我就找我自己吧!边走边回想起上次来同修家时的情况:当时只有锦同修的丈夫在家,自己本来就有分别心,不愿单独和男同修在一块,觉得很别扭。多年来一直有这个心,怕出色心,怕被旧势力钻空子,所以我一直就不单独和男同修在一起交流或做事。虽然我和锦同修的丈夫一起把真相资料开车送到我家乡,但一路上我都觉得很不自然,不能心胸坦荡。这个怕心不去,不也是被邪恶钻空子的危险吗?为什么才悟到啊,去掉它!堂堂正正,坦坦荡荡的做事,一心为众生着想。这时感到心里很亮堂,多年来这些压抑的思想,正念一出一扫而净,心里又轻松了许多。

再向内找,显示心还是很重,只要为证实大法做一点事,就想显示一下,想让同修都知道,听夸奖,就像师父说的:“这种显示心理处处都能体现出来,在做好事上也能体现出来显示心理。”[2]回想起源,这个显示心理还是儿时父母不断夸奖,姊妹中我最小又爱唱爱跳,感觉从小就在全家人和朋友的夸奖下长大的,所以养成了显示心理。在实修的过程中,去这颗心真的很痛苦,不自觉的就出来显示一下自己,上次来同修家也出现了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非常明白这是显示心,但却多年也去不干净。来时在火车上我就背了一遍师父在《转法轮》中有关“显示心理”的讲法,以警告自己别再出这颗丢人现眼的心。此时,我更要加强对这颗肮脏人心的去除!

我已来到同修家门口,刚敲一下,瞬间门开了,同修边亲切的让我進屋边说:想着这几天你就该来了,我去做饭咱们一块儿吃。我把刚才怎么敲门的事说了一遍,他们都很诧异,一直在家却一点儿也没听到!

哦,我一下明白了,原来师尊在让我修心性找不足啊。同时也看我对自己的责任负不负责,坚不坚定,对同修怨不怨恨,是对我心性的考验啊!向内找真的是法宝!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指出。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