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在大法修炼中越来越干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日】修炼大法十几年,身心和周围的生活环境发生巨大变化。修炼大法前,我是个被乙肝、神经衰弱、心脏病和妇科病等疑难病折磨的对生活失去信心的人,还有满脑子的思想业力,一刻也没清静过,各种想法、念头在脑子里日夜翻腾。在单位里,同事怕我的病传染,都躲着我;在家里唉声叹气,脾气又不好,天天和丈夫吵架。因为干不了什么事,所以几乎成了废人。

修大法后,身体好了,脑子也清静多了,单位和家里的环境也有了个彻底的大改观。这里我只介绍心性提高的几个方面。

一、修出正念

我以前性格软弱,优柔寡断,对任何事都没有主见,处处听从别人,尤其在领导面前,那是绝对服从。现在大法的原则就是我的主见,对与错,只能用大法来衡量。

在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这些年,每出一件怪事或一个邪恶的言论,我从开始就能一眼识破,从不上当受骗。有一次,部门领导跟我说:“你年轻,不知道共产党的心狠手辣,你看那些经过文革的老同事,妥协的多快,就算十年后给你们平反,人生有几个十年呢?”我说:“我也不想跟着错误的走,你要说法轮功不好,你拿出证据来,你给我的那些宣传材料我都看了,它说的和法轮功的实际情况正好相反,我越看越觉的法轮功的宝贵。这世道现在没有一点正气。”他说你还是现实一点吧,但明显口气软了,以后每到“敏感日”,他传达邪恶的通知就说“例行公事,节假日到了,上面又……。”

有一次,我单位一位同修遭迫害下岗,连办公大楼也不让他進,我去找书记理论,书记讲不过我,我走后,他又找我丈夫,丈夫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平常我都让着他,那次他回家刚朝我大喊大叫,我一听是为这事,我当仁不让,立即严厉的指着他说:“你不要答应书记的任何要求,怕什么?有什么事让他直接找我!”丈夫立刻软下来了。如果我当时一软弱、一被动,他就被邪恶控制住了。后来书记又找他,他回来都支支吾吾的,不敢开口明说了。我看到周围有的同修长期被家人干扰,就是一开始依赖家人、听从家人、害怕家人,家人被邪恶控制了变的很凶,同修就更难突破了。

弟弟同修在大学最后一年,因为讲真相被迫害。我开始又急又怕,坐在家里长时间发正念,真相也不敢做了。过一阵子,我想,我要不做真相,正中邪恶下怀,对弟弟清除迫害还不利,我该做什么还做什么,一点不受这事的影响,弟弟在学校表现的也很好,加上其他同修的齐心帮助,弟弟突破了被看管的局面,学校也不为难他了。

弟弟面临找工作,他的学校不怎么样,专业又差,加上这几个月被迫害,他对工作的期望值很低,说当个门卫都行。我说你去到某某事业单位问问,他笑我异想天开,我立即来了正念,我说:“你别以为你做了什么错事,你做的事是师父叫你做的,是世界上最对的事,你就应该得到最好的工作!”弟弟一直忧郁的眼睛突然一亮,有了精神。后来他去那个单位交了简历、论文并面试之后,单位非他不要,就觉的他人品好,专业不太对口,允许他慢慢学。许多名牌大学的毕业生都找了熟人、送了礼想進这个单位,可单位只要弟弟,真是神奇。

二、修去怕心

早期出去邮寄真相信,离邮筒老远就东张西望,象做贼一样;准备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白天就心事重重、心理负担重,到发的时候,心里怦怦直跳,真是觉的是提着脑袋在发;一开始打真相电话,总嫌手机太大,恨不能握在手心里,觉的到处都是眼睛在盯着,时时在对我定位,腿吓的发软,还要不停的走,手拨号也发抖,经常把号码少拨一位就往外打,也不查,打不通再换一个,心里那个急啊。

现在做什么事都很镇静,有时自己都觉的奇怪,怎么不紧张了?

三、修去享受和玩乐之心

我单位的效益好,有了钱,女同事们比别人多了一些爱好:美容、按摩、健身、不断变换着高档时装、到高档饭店消费等,劝我也去,我对这些事感到毫无乐趣,即使不花钱白送,我也不要。

有一次出差在外,领导请我们到一个大型游乐场玩,同事们玩的不亦乐乎,劝我也玩,我想自己也不能太与众不同了,就抓起吊环踩桩过河,刚玩,心里就不舒服,我马上下来了,觉得自然的状态比玩乐更舒服和如意。

四、修去色欲之心

我从小就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对男女之情非常向往,尤其十分幻想纯洁的、理想的爱情,受到一点男性的关爱,就浮想联翩。可到了该嫁人的年龄,偏偏又得了疑难病,找对象都困难,常为这事发愁。所以,我那些年脑子里装满了这些东西,凑合着结了婚,生了儿子后,这种心还很强烈。

修大法后,经常在梦中受到考验:还没有找到对象,某某熟人,都是我以前有过想法的人,还是不同的人,要和我谈对象,每次我都答应了,每次都是那种焦急的心态。

现实中,有一次,遇到我最难过的关:我身体好了,工作干的不错。一个和我干同一项目的小伙,长的很帅,比我还小六岁,对我很关照,我想在我该找对象时,象他这样的根本看不上我,我都三十几了,他却对我这样好,起欢喜心,想入非非。

可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出了这样的念头很害怕,可我们俩都象被魔控制了。自己脑子里,日夜想着他的音容笑貌、一言一行,不能摆脱,表面上倒还冷静,心里痛苦极了,他不断的以各种借口来找我。我不断的学法、背法,不断的排斥这种不好的念头,清除思想业力,另一方面,避免和那人有任何接触,连招呼都不打,不给情魔钻空子的机会。结果这种感情越来越淡,现在和他讲话,已没有那种感觉了。

有一次,在阳台上,看到下面有个很帅的男士在走路,我又产生一种异样的感情,这一次,我一念立即抓住了这个情魔,灭掉它,这个人还没走出我的视线范围,我喜欢他的感觉就没有了。

我想到无论多么英俊、多么美貌的人死后,就是一堆可怕的垃圾,感到人世无常,由此产生一种对男女之情的厌恶。从此不再产生这种情。

做常人时,认为色欲之事是人生的一大乐趣,所以产生过许多想法,修大法后,每次对夫妻之事看得淡之又淡,甚至都有一种罪恶感,因为神是没有这种行为的,从内心排斥这种事,师父就帮助我,我丈夫也不再有这种要求了,可我们的关系比以前更和睦了。

五、修去坏习惯

以前,我喜欢看小女人的模样:嗲声嗲气、忸怩作态、或呈孩子气,自己不自觉的也学成了这样,还养成了习惯。有一次,下班忘带伞,外面下雨了,我慌忙回办公室拿伞,边小跑,边自言自语,摇头晃脑,表情还很丰富,我座位旁边的一小伙子一抬头,我正好看到他,他脸色立即就变了,很愤怒的样子,他肯定以为我在勾引他,过后,我又向他解释,可是说不清,搞的很难堪,影响了以后的相处。这件事使我认识到这不好的习惯已经严重影响了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的形像,从此痛改前非,注意小节,尽量保持端庄、稳重,连一些时尚的衣服也不穿。

我悟到,不管我有什么心,到了该去的时候,师父都会安排什么事来暴露我这颗心,只要我信师信法,有决心,坚持不懈的修,不知不觉中,再顽固的执着心也越来越淡。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可是很多时候,师父也点化了,自己也悟到了,就是不下决心修,放任自己,或者光在那儿看着执着心无可奈何,这样就始终在执着所造成的魔难当中。我还没修去的名利心、安逸心、显示心和争斗心等,都是这样造成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