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功身心受益 退休教师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日】

修炼法轮功 身心受益

我出生几个月就得了气管炎,经常咳嗽、哮喘,只要一感冒,就喘得出不来气,不能躺下睡觉。从小大医院、小诊所、偏方没少治,也不能根除,经常犯。三十多岁时,孩子小,工资低,工作累,家务负担重,生活困难,又相继得了神经衰弱、心脏病、肩周炎、颈椎增生、腰椎增生。

一九八五年,四十多岁又患上血小板低,医院怀疑是白血病,医生主动找学校领导让我休了半年病假。为了祛病健身,从一九八六年我就开始学练气功,到一九九三年,先后换了十多种功法,不但原来的病没好,又得了高血压,整天头晕,又休病假不能上班。多种疾病缠身,终日打针、吃药,生不如死,已经绝望,厌倦人生。

一九九五年七月六日早晨,我去人民公园第一次见到炼法轮功的,并有“法轮功简介”和“义务教功说明”,看后我非常高兴,就像迷途的孩子找到家一样高兴。我走进炼功人群,一名女士主动过来教我,当天晚上就去某机关礼堂看了李洪志师父讲法录像,并请了《转法轮》,越看越学越觉得这个功太好了,我要一修到底,永不放弃。

修炼法轮功之前,我每月报销的药费比工资还多,修炼法轮功后,折磨了我五十多年的气管炎,再也不犯了,各种疾病逐渐不治自愈,我无病一身轻。我的工作受到领导、学生、家长的好评,家里人也不再为我的身体发愁了。自修炼法轮大法,十八年来,我从没进医院看过病,没报销过一分钱药费,给国家不知省了多少钱?今年我已经七十岁了,脸上的老年斑也没了,很多人都说“像四、五十岁的。”

一九八八年,学校组织教师去游长城,走到半截我就累得不行,是两位年轻老师硬把我拉上去的,当时我才四十多岁,下来时是坐缆车下来的。修炼法轮功三年后,一九九八年,学校组织去山东旅游,那时我已五十多岁了,登泰山时,许多年轻老师都买了拐棍拄着走。也有上半截就累得不走了,歇一会儿就下来了。我没买拐棍,一直登上顶峰,然后又走下来,根本不觉得累。回到旅馆,大部份老师都累得躺在床上不想起来,我却到大街上买了10斤桃,洗干净拿给大家吃,老师们都说:“这老太太真行!”

法轮大法不但使人身体健康,而且令人道德高尚。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真、善、忍这种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标准。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就是用他来衡量的。”近些年,由于社会风气不正,请客送礼,学校也不例外。有的家长为了让老师重视自己的孩子,每逢教师节、寒假前后都给老师送礼。修炼前,我也和其他老师一样,欣然接受。修炼后,我都婉言谢绝。一九九八年,教师节送礼的最多,有送香油、花生油的,有送纱巾、化妆品的,有送水果、饮料的,有送衣服、布料的,还有送代金券的。所送东西价值有两千多元,超过我当时月工资好几倍,我都一一劝说退回,并讲清道理,打消家长顾虑,让家长放心:不收礼对学生我也要像对自己孩子一样关心、重视。并在家长会上讲了李洪志师父教我们修心性、做好人,做一个比好人更好的人的道理,家长们都表示钦佩,从此再没送礼的了。

每学期学校会计退回的多余书费,我都跟学生算清,从不多要学生一分钱。

坚持信仰遭中共迫害

这样一个使人身心受益、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却受到中共无理的迫害和迫害,实在令人痛心。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一日下午三点多,我家有人敲门,孩子打开门后,进来三个穿便衣的男人,两个高的,一个矮的,说是公安局的,抄了我的家。把大法书、炼功带和师父法像及我炼功用的黄坐垫都拿走了,并把我带到了市“610”。当时“610”负责人杨华见了我说:“老师,久违了。”我说:“两年多没见了。”一个高个子男警察把查抄的东西做了记录,并问了一些事情,当时我已经学法五年多了,懂得要修口,守住心性。小个子男警(后来知道他叫闫震),在一旁说:“我们是办大案要案的,像你这样的,早该这个了。”他做了个左右打嘴巴的动作。

他们看问不出什么来,就叫我回家了。回到家,发现闫震他们把我新买的两个空白录音带和两个一字没写的大本也拿走了。抄家后,他们在全市各单位发了通报,并给予我“党内严重警告”和“行政上记大过”的处分。我以前经常被评为模范教师,优秀党员,却因为锻炼身体、做好人受了处分,天理何在?

二零零四年二月下旬,一个星期三的下午,我去南尖塔种子公司买青椒种(因我家楼下有一小片地可种菜),顺便去一同修家拿师父于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五日写的新经文《正念制止行恶》,正赶上警察去她家查抄资料点,把我也绑架了。先用警车把我带到尖塔派出所,后来广阳区公安分局又把我带到他们那里,把我锁在铁椅子上。当时屋里有五个人,四个男的一个女的。一个男的问我多大岁数了,我说:“六十一”。他狠狠的打了我一拳,正打在我的下牙上,当时我的嘴又疼又麻,他再问别的,我就什么也不说了。他指着窗台上的电棍和带刺的狼牙棒说:“你别以为你岁数大就不打你了。”并口吐脏字,骂骂咧咧的。那个女的也帮腔,后来我才知道,那个男的姓高,女的姓信。他们该吃饭吃饭、该睡觉轮流着去别的屋里睡觉,却不给我饭吃,不让我睡觉。只要发现我有点困就踢我一脚,并大喊:“你他妈的别睡觉,把眼睛睁大点!”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左右,一个姓王的说:“你老伴儿和女儿来了,现在我叫他们回去了。听说你是个退休的语文教师,我的孩子语文成绩不好,以后你给补补课行吗?”我说:“不行,退休了就不想再教学生了。”他说:“真他妈给脸不要脸!”下午四点多,姓王的把铁锁打开,叫我从铁椅子上下来,坐在沙发上,过了有半个小时,我丈夫和女儿进来叫我和他们一起回家。

回家后我才知道,家里人找了我一夜,第二天托人找到公安局,他们答应下午放人。下午家人来接我,非要一千元罚款不可。我家人说:“上午没提要钱,我们没带。”那个姓王的说:“你们一点钱不交不行,这就没跟你们多要,我们不能白干。”家人把身上的衣兜儿都掏了个遍,凑了几百元给了他,他嫌少,家人据理力争,最后无可奈何的把我放了。

因为坐了一天一夜的铁椅子,两个胳膊架在上面不能动,好长时间我的两肩和胳膊都很疼,姓高的那一拳把我下边三颗门牙打松动了,时间不长都掉了。他们不给吃不给喝,不让睡觉,折磨我一天一夜,还要钱,不但给我造成痛苦,而且也给我家人身心带来严重伤害。我家里所有人都一夜没睡,女儿当时已怀孕五个多月,骑车到处找我到深夜,第二天又连续去公安局两趟,一天一夜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差点流产。

信仰自由,法轮功使修炼者身心受益、健康、正直,迫害者侵犯人权,敲诈勒索,违法无理,谁好谁坏一目了然。善恶有报,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人赶快悬崖勒马,弃恶从善,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