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部队中层干部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日】我曾是一名部队机关主要部门的处长,当时虽然表面风光,身体状况却一直很糟,可以说是病魔缠身。

当初我曾患胃病(胃窦炎、胃溃疡、胃下垂、胃痉挛、胃出血)、牙病、肛肠病(肛裂、脱肛、痔疮等)、肾炎、肝炎、关节炎、偏头痛、荨麻疹等。虽然锻练过身体,也注意过饮食,去大小医院進行过各种治疗,但身体状况一直不好,当时的胃病、肛肠病、偏头痛不仅没治好,还时刻担心着其它旧病的复发,身心压力非常大,常常是硬撑着身体上班,下班后一回家就倒在沙发上,吃不好、睡不好,活得很累,真是在挣扎痛苦中度日。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的一天晚上,当时的一名病退的领导到我家来向我介绍法轮功,他说这个功好,很多人炼了之后身体都变好了。我当时出于情面和老领导的热情收下了他给我带来的几本大法书,但是没有《转法轮》,他告知我书店有。我第二天就跑到书店去请了一本,营业员告诉我说这是最后一本了。虽然知道这书来之不易,可当时也没有把这件事真正的放在心上,只是家里和办公室各放了几本,闲暇时和睡觉前翻上几页。之后这位老领导又过来询问我书看过没有,出于情面我回答说看过了,在其热情邀请下我又跟着别人去炼功点炼功。

就在这样断断续续,带修不修的情况下,慈悲的师尊没有嫌弃我,把我当作了学员、弟子,不知不觉中给我净化了身体,让我有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吃的也香了、睡的也好了,精力充沛了,正常上班和频繁的加班加点都不在话下。从此以后的十六年来,我再也不需要去医院看过病,免费的部队门诊卡及后来企业办的医保卡一次都没有用过。我如果不炼法轮功,依我当时的身体及曾经患过的多种疾病的情况看,这么多年,花去部队、国家几万元医疗费是肯定的,然而正是这个看似偶然的选择,师父就给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祛了病健了身、净化了身体,也不知省下了多少医疗费。

我得法修炼后的不长时间,由副处长提升为处长。我出生于农村,兄弟姐妹六个,家境贫寒,妻子家与我家相仿,即使在部队提干好几年后,拿的一点工资也都资助了双方家庭,没有储蓄,所以我们生活一直过得紧巴巴的。当时,就处在一个高级机关处长岗位来说,下属有十几个高级机关业务处,分布于几个省市,再加上经常陪同保障领导下部队视察,组织大型的会议和活动,利用岗位和权力想谋取些私利都是轻而易举的事儿。自从得法后,我没有一次因私使用过公车,即使家里装潢、来亲访友也没有向部队、单位求派过一次车;没有去拉过关系、搞权钱交易,甚至没有从部队及其驻地带过土特产,配备的公勤人员也没有要过,同时将在部队享有的生活、通讯等补贴费用,如数捐给了“希望工程办公室”。时间久了,和领导出去吃饭的时候,连领导都站出来关照我说:“他不喝酒不抽烟的,大家就不要为难他了。”即便是在大法遭到无端诽谤、栽赃陷害后,机关派人对我代职期间表现進行调查,要找修炼法轮功的人的“岔子”时,我曾代职的部队领导和机关人员对我的人品及清廉等都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他们说“要象他这样的领导就好了”。

与此相应的,在我的身上也发生过很多奇迹,让周围的人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比如,我在代职期间,有天晚上洗澡后看到大法书《精進要旨》在闪闪发光。还有一次坐船去驻防岛屿,装有《转法轮》的箱子放在船舱的底层,進水后其他的物品都湿了只有《转法轮》滴水未沾,完好无损。同时,在那次航行过程中,我一直在一张床铺上打坐炼功,原本漩涡阵阵、无风三尺浪的海面突然变得很安静,象是一面宁静的湖水一样,当时随行的机关干部都啧啧称奇,说:“我们在这里好多年,这片海域从未如此平静过,今天是第一次,真奇啊!”

“山雨欲来风满楼”。就在我身体好了,工作更加勤勉,领导同事都给予一片赞扬声的时候,中共将法轮功这么好的功法说成是邪的,无端栽赃陷害、造谣抹黑,顷刻间各种压力滚滚而来。从一九九九年“4.25”事件后,部队就开始对法轮功進行调查和干扰。有一天领导来找我,问我:“给北京‘4.25’声援的签名书上是不是你签的字?当时你在外地可以告诉我这你不知道,是别人代签的嘛。”言外之意就是说,只要你承认这字不是自己签的,不知道,此事也就一笔带过,属于你的名利不受影响。那时我已经是一名核心部门的处长,如果我说句假话,以后升迁是没有问题的,因为这个岗位没有不升迁的。

面对这样的诱惑,我选择了说真话,我选择了站在正的一面,做一名堂堂正正的法轮功修炼者。我说:“我当时尽管人在外地,但当大家询问我的意见时,是我自己要求签上我的名字的。这是我应该做的。”之后,其他同事和领导也陆陆续续的找我谈过话,我不曾改变过我的回答。当时机关组织对年度处以上干部考核,一位领导和我说:你其它方面都很好啊,就是这个方面不要太固执啦。随后,机关要求我写书面报告,让我放弃炼功就可以保住现在的位子。我在提交的报告中细数了修炼之后身心上受益、工作上做得更好、告诉他们法轮功没有错后,坚持说我不会放弃炼功。

二零零零年初的一天,部门领导在事先未征求我意见的情况下,就突然告知说组织上决定让我转业。当时,就有其他部门的领导给我透露,对是否让我转业的事上头会议研究过,但意见不一致,说如果到某个领导那里认个“错”、拉个关系就行了。我当时心灵上受到了很大的震撼,但我没有动摇过我的选择,没有拉关系,也没有去找那位熟悉的领导,最后选择了“复员”。

那年部队复员干部的待遇是很低的,工作要自己找,也没有享受到次年部队就开始施行的“自主择业”等优厚政策。即便遭遇到如此不公正的待遇,风雨中我依然坚定我的选择。

复员后,在一天晚上做梦时师父“点化”我,我清楚的在整理文件之类的档案。之后没几天就有位同事让我去做一个企业的人事工作。刚進公司的时候,我只是一名普通管理人员,工资比在部队也低很多,这与之前的地位、待遇形成了鲜明的落差。我也为此烦恼过,但我想起了师父讲的法理:“人的生命,当人不是目地,是叫你返本归真,返回去。” [1] “确确实实炼功人讲: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们不追求;常人有的,我们也不稀罕;而我们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 [1]進而逐渐放平了自己的心态,面对新的环境新的工作从零做起,碰到问题不耻下问,虚心请教,放下人事管理管人的架子,平易近人,公正公平的提出人事、薪酬调整的建议,以炼功人的标准去把握角色,逐步的克服了长期在部队养成的命令式口吻和工作方式,变人事管理的“管人用人”为服务保障员工。对一些人员因调职调薪的送礼、请吃等感激,我都全部婉言谢绝了,很快就适应了到地方、到企业之后的工作环境,按照师父讲的去做:“这些职工学了你们法轮大法之后,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 [1]

在短短的两年内,业务知识和能力由人事领域熟悉到公司其它大部份部门的职能领域,工作不分份内份外、不挑不拣,只要需要,就会主动靠上去,与大家密切协作最后都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就象师父讲的那样:“我们搞个科研项目,领导交给什么任务,完成什么工作,我们都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做的很好。” [1]这些获得了员工和领导的一致好评,年年被评为先進个人,也从一名普通管理人员升迁为部门经理,工资也增加了。还有我炼功后,对工作开展思路、遇到矛盾和问题处置的对策看得透彻,虽年龄增长了,但思维却比炼功前更为敏捷。记得在一次由国家统一命题的职业岗位证书考试时,我只是在考前将书简单的翻看了一下,然而两门科目考试一次性通过,成绩排名公司前三并受奖励。这也正是修炼大法后师尊给予的增智开慧。在公司進行体制改革的时候,因为领导对我的信任,相关的工作都只交由我一人来办。甚至是在之后我遭到邪恶迫害回到原单位时,领导和我说,那一段时间他身心疲惫,公司缺少了我,很多业务都很难开展起来。其实,我只是按照修炼人的要求,高标准要求自己,堂堂正正做人,勤勤恳恳做事,与同事发生矛盾找自己的问题,或许就是因为这样,获得了大家的尊重和信任吧。

在一次散发真相资料时,我被恶警绑架,在遭受了一年的迫害后我回到了原单位。虽然单位已由国有企业改制为私有企业,但来自上面的压力仍比较大,回到单位后,我被降了职,也降了薪,从原来的部门经理、总监,变为项目代理负责人,工资被降低了三分之一。我所管的项目因原负责人离职期间管理不用心,员工队伍涣散,管理质量下滑,委托方意见很大。我到职后,不带有被“贬职”的心理和行为,认真履职,以身作则,公平处事,规范运作,团队精神面貌大为改观,大家的心都能往一处使,各方利益矛盾关系协调处置得比较得当,项目管理质量水平也有了大幅的提升。在面对委屈误解的时候,我记住师父的话: “所以大家千万记住这一点,遇到任何事情,麻烦事呀,不高兴了,或者和谁发生冲突了,一定要查自己,找自己,你就能够找到解决不了问题的原因。” [2]我找自身的问题,处处为他人着想,不仅受到了员工的尊敬,也赢得了相关单位和人员的理解和赞许,项目面貌新了,挽回了企业的声誉和形象。与同事相处时,我也利用时间抓住机会告诉他们法轮功好,修炼人没有错,是中共的迫害才使得这群善良的人们受到了无数不公的非法的对待。在代职项目负责人期间,项目受益相比之前更好,我获得了公司年度并列一等奖,委托方也破例给我发了年终奖励。代职不到一年的时间,公司又恢复了我原先的职务,工资也有了大幅的上调,超过了原先工资并比迫害前的年收入增加了近三分之一。在离职回公司工作的时候,下属的员工哭着舍不得我离开,说我是个好人,是个好领导。

在中共的十几年的邪恶迫害中,我坚定自己对大法的信仰,并向世人讲真相,希望大家都不要被造谣和谎言蒙蔽了眼睛。从去天安门广场呼喊“法轮大法好”,到和亲朋好友面对面的说真相、劝三退;从和同事理智的讲真相到去商店商铺书店菜场楼宇和汽车上、自行车篓等处发放真相资料,使用真相币等;即使我在受到居委会干扰、恶警要绑架我时及后来的劳教迫害时,我依旧保持着一颗坚定平和的心态,叙述着我修炼后的身心变化,和他人相处时的善良,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法轮功没有错,师尊的慈悲伟大,劝他们不要听信谎言,不要非法行政、执法违法。我和其他的大法修炼者一样,按照师尊和大法的要求,修炼者没有敌人,怀着大慈大悲之心,在面对不公对待和迫害时,不恨不怨,不畏暴力威胁,为那些因为受了邪恶中共铺天盖地的造谣撒谎的毒害,至今还不明真相未能作出正确选择的人们感到惋惜,只想为了人们能够了解真相,明辨是非,分清正邪,知道法轮大法好,了解我们伟大的师尊是来救人的,真心希望每个众生都能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现在回想一路走来,从一九九六年懵懂着走入大法修炼开始已十六个春秋。虽然一路上磕磕绊绊,历经艰难险阻,无数次面对诱惑,不公和转折路口,但这些往事就好象历历在目一般只是转眼间的事儿。在别人看来我似乎失去了很多东西,没有了世人所追求的名声、财富和风光,也曾一度受到亲人、同事、朋友的惋惜、不解甚至埋怨……然而,我可以自豪的说,从大法中我得到了太多太多,如果当初没有走進大法修炼的门,这些收获都是不可望也不可及的。在面对选择,面对责难和迫害的时候,我深切感受到是慈悲的师尊在我身边时刻呵护着我。我有了无病一身轻的感受,有了思想境界升华后的超脱,以及远离灾祸的泰然心态……我无悔当初的选择、我无悔修炼路上的选择,我将在修炼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走好每一步,一直走到最后。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