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市恶警近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今年六月七日,贵州赤水五名法轮功学员到泸州纳溪百合赶集,把神韵光盘赠与当地民众,百合派出所把他们绑架,纳溪国安将他们非法关押不知何处,家属来泸州看守所见不到人。

近期,龙马潭区国安绑架了陈世康,江阳区国安绑架了杨太英,纳溪看守所还关押着法轮功学员黄朝珍,古蔺法院还对张自琴、罗正贵、舒安清三名法轮功学员判刑。

最近被绑架关押、遭非法判刑迫害的几位法轮功学员,这些年都曾遭受到非常严重的迫害。

黄朝珍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下岗工人黄朝珍因去北京上访被长期关押直至身体极度虚弱,后被非法劳教;纳溪农机局的杨太英被两次劳教迫害,在邪恶的劳教所遭受到罚站、坐小凳、不准睡觉等等非人折磨,及强制“转化”的精神迫害。第一次非法劳教出来被纳溪国安“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直接投进纳溪洗脑班继续迫害,不准回家。

罗正贵夫妇遭受的迫害

目前,被非法判刑的罗正贵是原古蔺县石宝镇政府干部,现年七十七岁。

十五年前,罗正贵夫妇都是常年多种疾病缠身的病号,几十年针、药不断,最后罗正贵还患上胃癌绝症。一九九八年到一九九九年,夫妻俩先后修炼了法轮大法,在很短时间内,他们全身的疾病奇迹般的消失了,生命绝处逢生。

中共邪党及江氏流氓集团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后,罗正贵夫妇作为法轮功的亲身受益者,从良知,从道义站出来,向当政者、向民众讲清法轮功真相。由此,他们遭到邪党的残酷迫害,曾无数次被非法关押、抄家。二零零一年,张自琴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三年,罗正贵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夫妻俩双双在狱中遭受残酷折磨。特别是张自琴,她遭到恶警吊、铐、捆、打、注射毒针等几十种酷刑的折磨,九死一生。

中共酷刑:毒打、冷冻、吊打、老虎凳、野蛮灌食、泼凉水
中共酷刑:毒打、冷冻、吊打、老虎凳、野蛮灌食、泼凉水

夫妻俩第一次被非法判刑期间,张自琴的老父亲因遭此打击,病重不起,含恨离世;张自琴的老母亲被迫流落异乡;两个孩子也被迫辍学,四处打工谋生。而大儿子在流离失所中因病重无钱医治,孤独身亡;刚出世的小孙子也因无钱送医院抢救而不幸夭折。

罗正贵夫妇出狱后,仍然被警察跟踪、监视,骚扰不断,退休金被剥夺,住房被抢占,他们被迫离家。如今俩人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被绑架再次被关入黑牢。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八日各被再次判刑四年。

舒安清遭受的迫害

舒安清,四十岁左右,原泸州电业局优秀技术人员,他在工作中处处以“真善忍”要求自己,从不与人争抢名利。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舒安清遭到非法抄家、骚扰、劳教、流离失所等迫害,他被剥夺工作、单位的住房;他的父亲在恐惧与担忧中含恨离世。舒安清开个小店维修电器,养家糊口,但也不得安宁,经常被警察监视、跟踪,他被迫离家另谋生路。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舒安清被绑架后,他的母亲、儿子顿失生活来源。舒安清被关押在古蔺看守所一年半后,于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行恶者遭恶报

二零零零年八月,泸州国保大队队长周德华在抓捕法轮功学员抄家时,法轮功学员劝他不要迫害法轮功,善恶有报。他狂笑说: “看我没遭报?”事后不久,周德华两次车祸,摔成终生残废。古蔺公安局局长、“六一零”头目夏传贵当初迫害法轮功的时候不遗余力,直接抓人,在洗脑班坐镇迫害,法轮功学员怎么对他劝善他都不听,后来瘫痪在床,意识模糊,生不如死。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泸州市龙马潭区邪党法院对一名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开庭,庭上却剥夺该法轮功学员的自我辩护权。在法庭上,该法轮功学员抓紧能说两句话的机会劝告所有现场参与迫害的人“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因为法轮功学员知道,这是天灭中共时的逃生之路,宇宙更新的淘汰中,能否走过生命的 “劫”,就在这一念间。法轮功学员在自身遭受严重迫害时,还把迫害的他人救度。可是法轮功学员的慈悲劝告不知人听进了多少。

在对该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不几日,二零零八年三月,龙马潭区检察院的金龙大巴拉了一车龙马潭司法界人员从古蔺回泸州,途中车摔崖下,死伤惨重,事后当局竭力隐瞒死伤人数与实情。此事震惊全市,民众议论纷纷,都称“报应”。

泸州江阳区检察院检察长肖桂林,曾任古蔺县邪党的党组书记,代理检察长、检察长;二零零三年调回泸州江阳区检察院任邪党党组书记,检察长。肖桂林任职期间古蔺法轮功学员遭严重迫害,很多人被判刑;到江阳区检察院后他直接迫害江阳区法轮功学员,从二零零五年到二零零九年至少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泸州医学院退休的副教授唐旭珍被抄家、绑架,非法关进纳溪看守所,七月二十三日江阳区公安局下令逮捕。对此,法轮功学员写了一封又一封的公开信劝善,信中说道:好人坐牢,有违天理、人伦。中华典故《窦娥冤》,冤生大旱、六月雪,天显异象以示冤情。今年泸州两度持续高温,酷热难当,气象台天天发布橙色预警。异常的酷暑中,你们享受着空调、防暑保健,恐怕很难悟到这是否是上天的警告:泸州冤狱连连,冤情重大,迫害好人,天理不容!有错必纠,有冤必申,顺天理,正人伦,你们责无旁贷。希望你们立即送唐旭珍回家,把所有冤狱中的法轮功学员都送回家,人民给了你们的权利,为民做这样的好事、为民办这样的实事,理所应当。同时,停止迫害,你们个人才会拥有美好的未来。

发自肺腑的劝善之声肖桂林当作耳旁风,在有争议的情况下,坚持把唐旭珍秘审,秘判三年半,硬是将这位七十岁的老人投进了监狱迫害。上天的忠告到了头,神的等待有截止之时,不久肖桂林恶报身亡。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肖桂林去重庆时在垫江发生车祸,同车人一人重伤,司机幸免,而肖桂林当场死亡,年仅四十二岁。

据我们所知,一些迫害法轮功的人员,对自己的行为不肯反思,不敢面对自己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生过失严肃的思考,是因为对中共还抱有幻想,心存侥幸。但是善恶有报,正义战胜邪恶是宇宙的必然规律。中共必亡,为时不远,还把中共邪党当保护伞的,在明白人看来都是笑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