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吕长友的遭遇:家破、子残、妻亡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大庆市居民吕长友,原有一个四口和乐之家。十四年前的一场迫害运动,导致他的生活骤变,而十二年前的一场绑架,导致他家破人亡。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五日,吕长友和妻子刘荣香、女儿吕凤娥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独自一人在家的儿子,经受不住这沉重的打击,先是精神失常,继而身残。女儿吕凤娥被劳教所迫害出精神忧郁症;妻子刘荣香被劳教所迫害致严重肺病,出狱后再也没有恢复往日的健康,于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刘荣香遗像

刘荣香修炼法轮功 疾病不翼而飞

吕长友一家原住在大庆市红岗区红四村楼区,后搬迁到银浪新城住。妻子刘荣香,一九五八年生,她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生前是大庆市石油管理局钻井一公司农工商管理站家属工,

刘荣香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是个性很强的人,长方脸形中带着一股犟劲,因管教孩子还经常和丈夫吕长友吵架,有时还打骂丈夫,直到出气为止。刘荣香身体患有严重的妇女病,胳膊和腿的局部长有牛皮癣,有时奇痒钻心,她还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等疾病,腰椎间盘病一犯时,身体都下不了地,腰疼干不了重活,由于病痛折磨,使天性爱开玩笑、豪爽的她整天愁眉苦脸。

一九九七年夏天,刘荣香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身心受益,道德回升,性格也变得温顺,家庭也和睦了,一身病都神奇的好了,由原来的体重一百一十多斤增加到一百六七十多斤。她经常说:“哎呀!我要是不炼法轮功,不死也扒层皮,早完了,医院有的病也治不好,老吃药,家庭困难也吃不起,多亏法轮大法救了我,没吃一粒药病就好了。”教人向善的法轮功,也使刘荣香处事能为别人着想,在同事和亲朋之间,是有口皆碑的好人。

邪党迫害开始 刘荣香多次遭绑架

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魁首江泽民利用中共开始血腥迫害法轮功。刘荣香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当年七月二十一日和同修去省政府上访。二十二日,片警林柏成上门骚扰。十月十九日,她与两位法轮功学员上北京上访,在大庆火车站上车,已启动的火车被迫又停下,刘荣香三人所坐的车厢上来三个大庆火车站派出所警察,诈喊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名字,就这样把她们三人带到站前派出所扣下车票,还无理地翻包看有没有大法书,警察给红岗区派出所打电话,两个小时后,片警林柏成开车和姓孙的警察到来,把刘荣香三人劫持到红岗派出所,非法提审后,把刘荣香关在会议室四十八小时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街道、农工商管理站头目怕刘荣香再上北京,一天给十元钱雇刘荣香的邻居对她进行长期监视,二十四小时不准自由出入。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刘荣香又被劫持到当时钻一办的洗脑班非法关押十八天,整天开会诬蔑法轮功,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不写就把床垫子撤掉,睡了一星期光板床,不写不让回家。

一家三人被绑架 母女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五日中午十二点半以后,有两位法轮功学员在刘荣香家串门,片警林柏成很快闯上门非法抄查,在柜里翻出几条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在电视机下面翻出两张光盘,便以非法聚会为由要抓人,林柏成给红岗派出所所长李敬安打电话,这时一名学员走脱,十多分钟后,李敬安带十多名警察闯到,如临大敌,有在单元楼道看门的,有上楼的,把吕长友、刘荣香夫妇从楼上扯到楼下车前,绑架到红岗区派出所,随后把已走到另一楼的法轮功学员也绑架到红岗派出所。并抢走刘荣香家的大法书、大法师父法像、炼功光盘、条幅、粘帖等。

下午,片警林柏成非法提审吕长友、刘荣香夫妇,敲桌叫喊逼问。二十六、七个小时后,林柏成、黄明海把刘荣香关进大庆市看守所,把吕长友劫持到红岗区看守所,林柏成并恶毒的指使犯人“帮助帮助”吕长友,恶犯人就往吕长友身上浇冷水、殴打。

当得知是刘荣香的女儿吕凤娥写的真相条幅时,林柏成、黄明海就欺骗吕长友、刘荣香夫妇,谎称:“找你姑娘描描对证一下就行。”他们强迫吕长友回家敲门抓吕凤娥,吕凤娥不开门,黄明海逼吕长友拿钥匙开门,也开不开,黄明海又敲开吕长友邻居家的门,研究看门锁是咋回事,折腾一阵后断定是吕凤娥在屋里已将门反锁,黄明海气急败坏的叫嚣:“在外面反锁上让她也出不来。”折腾了一小时左右他们才走。

恶警绑架吕凤娥未果,便派便衣蹲坑跟踪这位二十二岁的姑娘,几天之后,在市场将吕凤娥强行绑架到红岗派出所,非法关押二十四小时后,又劫持到大庆市看守所关押。

吕长友、刘荣香夫妇和女儿吕凤娥在被非法关押近四十天后,又被非法劳教二年。于二零零一年九月初一,刘荣香母女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迫害。

吕长友在看守所遭受近四十天的精神与肉体折磨,导致胃出血,被保外就医后,又被非法关押在红岗区拘留所一个多星期,才得以回家。

儿子被逼疯、致残

吕长友的儿子吕凤阳,在父母、姐姐被绑架关押后,身心遭受极大的伤害,往日和乐融融的家,一下子只剩下他孤身一人,他想念亲人,想念疼爱他的妈妈,十八岁的他承受到极限,精神错乱失常,有时到处乱跑,有时无助地站在冰天雪地里发呆。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一天夜晚,吕凤阳在睡梦中穿着单衣服跑出家门,到某饭店酗酒,离开后又返回去再敲打门,酒店保安以为他要偷东西,把他打昏。吕凤阳无知觉的躺在雪地里,被人发现时,两只耳朵已被冻得红肿厚大,双手手背肿得老高,手指又粗又硬。两天以后,他的耳朵和手指开始发炎溃烂直流脓、淌黄水,痛苦不堪,无名指和小指后来变黑,被截肢,造成终生残疾。邻居们都同情的说:“这孩子造成这样太可怜了。”后来片警林百成心虚,为推卸罪责,还对吕长友说:“你们可别恨我。”

女儿被迫害出精神忧郁症

面对如此家境,吕长友被逼迫放弃炼功,又捡起了抽烟、喝酒等不良的坏习惯,直到刘荣香从哈尔滨戒毒所回家以后,他才戒掉恶习。

在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这个黑窝,刘荣香母女被逼迫放弃信仰,整天强迫坐小塑料凳十几个小时,不准自由走动,强迫看诬蔑诽谤法轮功的东西……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由于遭受精神及肉体的摧残,吕凤娥被迫害成精神忧郁症,表情呆滞,整天不说话,两个多月后被保外就医。回家后,有病的她还要照顾精神失常的弟弟。

妻子刘荣香含冤离世

刘荣香被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迫害致双腿不能走路,疼痛难忍,夜晚不能入睡,受尽人格侮辱。刘荣香听说儿子的状况,更是心情悲伤,思子心切,心急如焚要回家看看。劳教所恶警就利用这点威逼她写诬蔑法轮功的保证。可写了保证也不让她回家。七百多个日日夜夜的凌辱与摧残,使刘荣香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二零零三年七月,刘荣香从戒毒劳教所出来时,浑身有气无力,咳嗽气喘,原本健壮的一百六七十斤的身体,瘦成皮包骨。

刘荣香回家后,还多次遭到中共人员、警察上门骚扰,使她担惊受怕。由于被非法剥夺正常学法、炼功的环境,刘荣香的病情越来越重,咳嗽、胸痛、小便失禁,时而昏迷,医生诊断,她的肺只剩四分之一,多处糜烂,呈白色状态。在她离世之前一年多,不能正常躺下睡觉,躺下就咳嗽,憋得上不来气。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早晨四点多钟,刘荣香含冤离世,时年五十七岁。

吕长友一个好端端的家,就这样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四年里,罪行罄竹难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