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九年七二零 “法轮大法好”条幅飘扬在马三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日】每年到“七二零”我都非常难过,因为十四年前的这一天,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流氓政治集团开始了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全面迫害。今年七月二十日我可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白宫前参加烛光守夜,纪念那些在迫害中去世的同修,心情百感交集。在这篇文章中,我记录下四年前自己在“人间地狱”马三家成功制作并挂出两米长的“法轮大法好”条幅的神奇经历,见证师尊和佛法的伟大。

想制作条幅的由来

在中国大陆,我曾因为信仰法轮功,五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共五年三个月。在那里我经历了被强制洗脑一个月、被殴打、胶带纸封嘴、剥夺睡眠、强行灌药、坐小板凳、做奴工、被强行抽血、被扣扣抻(双手被一高一低的铐在两张铁床中间)、上大挂等多种酷刑迫害。

马三家酷刑:上大挂
马三家酷刑:上大挂

在马三家劳教所我共经历了五个“七二零”。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虽然普遍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但是每到“四二五(法轮功学员万人上访)”、“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七二零”这些特殊的日子,法轮功学员都会利用各种机会喊出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这些发自内心的呼声惊天地泣鬼神,犹如一道道闪电,刺破马三家地狱般的黑暗,令邪恶一次次胆寒。每年到这些特殊日子,马三家都是一片红色恐怖,大批警察频繁搜查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和床铺,如果法轮功学员喊口号就会被打或遭到电棍、关小号、加刑期等迫害。

在马三家经历了无数迫害后的二零零九年,我压抑已久的内心开始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制作一个法轮功条幅并挂出去!那次我获得自由的时间是零九年的十一月份,零九年的“七二零”是我最后一次在马三家的“七二零”,我想我被绑架到这里不是来承受迫害的,我要用行为告诉世人,马三家无论怎样残酷迫害也挡不住真理和正信,我想用这种方式告诉那些迫害法轮功的警察,迫害正信最终都是失败的,强制永远改变不了人心。打定主意后,在戒备森严的马三家,我开始小心翼翼的准备制作条幅的工作。

提前两个月精心准备

二零零九年的五月份,我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商量好,我负责制作,她负责挂出去。制作条幅必需的材料是笔、条幅和颜料。我的愿望是想做一个长长的对邪恶有极大震慑力的条幅,后来我发现最好、最方便的材料就是床单,我选择了一个较新的、淡淡的鸭蛋清色的床单,然后把它裁成两米长、一尺宽的布段。

没有笔,我就想到找一个小木棍,然后把棉花缠在上面当笔用。当时马三家为了装饰门面,每个月由犯人在黑板上会出一期板报,做板报的那里有颜料。我和一名写板报的劳教犯人熟悉,有一次,我跟她要水彩颜料,她问我干什么,我说画画。她有些顾虑,但最后竟然给了我三管三种不同颜色的颜料,更让我喜出望外的是还有两支头部扁平的排笔,我迅速把这些东西藏好。当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这样邪恶恐怖的环境里,我竟然能有这么齐全的东西!?真得感谢师父的慈悲加持!

一天我把颜料拿出来挤到用于装药片的小塑料瓶子,这样在警察搜查监室的时候,可以大大减少被发现的机率。当我正在专心处理颜料的时候,因为我背朝着走廊,突然一名带工(协助警察管生产的犯人)走進这个的房间,并且就站在我的身后。她问我:“你在干什么?”我惊得一身冷汗,我立刻用全部的力量和最快的时间将恐惧排出去,我想:我做的不是坏事,用不着害怕。我很镇定的反问她:“你要干什么?”她说:“给我张手纸用。”由于我手上有颜色,我就说:“在兜里,你掏吧。”结果她掏了手纸后,就象什么也没看见一样走了。我心里再次感谢师父,帮我度过难关,让我能做好写条幅的准备。

十分钟写完二米长条幅

我准备写十四个字,事先研究在头脑里计算好了每个字的大小,每个字需要占用多大的地方。制作条幅的工具都有了,怎么写呢?满屋都是人,警察、四防、坐班(警察指派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劳教犯)都在走廊来回走动,最后我选择在监室里面写。

我们住的监室有八张上下铺的床,住着十六个人,進门的最里面是窗户,在窗户和床之间有一个过道,我发现那里很合适,我写的时候,右面是窗户,左面是床,而且那个床是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床。我选好地点后和那个学员商量好,让她给我打掩护,一方面看警察進来时赶快提个醒,另一方面让她坐在床上,双腿尽量支的高一些,挡着其他人的视线。

距离七月二十日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了,一切都准备就绪,但心里很矛盾:字写早了呢不好收藏,写晚了又怕没机会耽误了。最后我决定提前十天开始写,七月十日晚九点左右,我开始了制作条幅最重要的部份——写字,当时室内的人都在聊天,我在过道内,跪在地上,把手纸先铺在地上,把布铺在手纸上,以免颜料浸透布染到地上,我提前已经把条幅卷成一个卷,然后打开一小块,露出一个字大小的布的长度,然后俯身开始写字。每写完一个字,就用手纸垫上把字卷起来,然后再把没写字的部份展开一个字的距离,再写第二个字。这样我的手里上面是布卷,下面是布卷,中间是十二厘米字的距离,不引人注意,还能在布上写字。

我全神贯注,一个字一个字的写着,竟然一次全部写完,“法轮大法好 天灭中共 三退保平安”,十四个红红的大字,横平竖直,一点也没浸透,整个条幅干干净净。一开始有些紧张怕别人发现,心想先写一个字也行,随着写完第一个字,怕心就没有了。我迅速把条幅卷好,等着大家都進入梦乡的时候,我爬到床底下,把条幅小心翼翼的摊开晾干。第二天一大早,大家还没起床的时候,我又爬到床底下,按照字的顺序把条幅卷起来,用绳系上,然后又藏到车间里。

条幅的字写好了,上端还需要一个硬纸板一类的东西,这样条幅能更好的展开,但我在被严密监管的环境里不知道有什么机会可以做。然而之后有一天车间突然停电,监控也就不得不松散了一些。我发现这是一个好机会,我迅速的剪好一条二厘米宽三十厘米长的纸盒,再把纸盒卷到条幅里面用针线缝上,在条幅的两端缝上布条系好,最后把条幅卷好。整个过程都没有人看到。

这样我的条幅成功的做好了!我的内心有激动有喜悦也很紧张。因为要绕过频繁的搜查最终在马三家挂出来,那才是最不容易的,因为一旦被发现,不仅前功尽弃,而且参与者还要遭到更严重的酷刑迫害。

“法轮大法好”的条幅飘扬在马三家

当我把费尽心力作好的条幅想转给约定去挂条幅的学员时,她告诉我她不做了。我立刻意识到:这就是我应该独立完成的!但是我也一瞬间感到巨大的压力,一种充满杀机的恐怖一下子围住我,我该怎么办?我完全没有思想准备,我坐在凳子上足足想了半个小时,我试着用理智和正念从纷乱的思绪中跳出来。我不断的问自己,你有没有这个承受能力把条幅挂出去?正念与怕心的博弈也异常的激烈:太危险了!我还有三个多月就要回家了,如果被警察发现,面临的就是手铐、电棍、大挂酷刑、加期……,我又想到了女儿,因为我被马三家非法关押,她不想在婚礼上本应妈妈坐的位置是空着的,只是登了记没有举行婚礼,所以一直在推迟婚礼。她当时已经怀孕六个多月了,如果挂条幅被发现了,我连女儿的月子都照顾不上了。另一方面,正念使我想到:“一定要挂出去,这是师父赐给我千载难逢证实大法的机缘,一定要把握住!”想到这些,一股正的力量涌上全身,人一下精神起来了,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把条幅挂出去!这不仅是我,也是所有在这里关押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所希望的,尤其在“七二零”这个特殊的日子,对邪恶是一个极大的震慑。

“七二零”对警察来说是最敏感的日子。为提防法轮功学员喊口号,警察提前一周挨个找法轮功学员谈话,施加压力,天天搜行李袋,翻床铺,把被褥拆开翻,棉花都露在外面,也不给针线缝,晚上就盖着露棉花的被睡觉。

在马三家我还交了一个好朋友,她是被关押的劳教犯,对共产党搞的这一套深恶痛绝,平时我们很能谈得来。我把条幅缠紧放在她加工的一堆半成品衣服的下面。有一次,两个警察出其不意的来到放条幅的衣服堆旁,搜身和翻工具箱。当时我的心“腾”的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上,我在心里大声的喊:“师父帮我!!师父帮我!!”结果他们来到衣服堆旁拿起衣服一件一件的往外甩,只差两三件就翻到条幅了,突然停手然后走了,没翻到条幅。

我明白那里已经不安全了,我必须把条幅转移到安全的地方,等到七月二十日的时候再挂出去。但哪里最安全呢?最后我把条幅拿到监室里,那里我有两个颜色大小一模一样的脸盆,两个摞在一起,不注意看就象一个一样,两层中间还有点间隙,正好可以把条幅藏在里面。每天我都求师父加持,任何人都不配动我的条幅。

七月二十日快到了,气氛也越来越紧张了,警察搜查监室也更频繁了,监室不知搜过多少遍了,我请求师父,让她们看不见,让我把横幅顺利的挂出去,完成这个壮举。从七月十六日起警察每天都在搜身、搜监舍、搜车间,操场增加了多名警察。

七月十九日她们一天搜了三遍,早八点半左右开始搜身、搜监、工具箱,中午在食堂门前搜身,下午两三点还搜身、搜工具箱。不管她们怎么搜,条幅一直就安安稳稳的放在那里。我想这就是奇迹,这就是神迹!

七月二十日早上开始下雨了,白天我挂不了,傍晚夕阳西下,我打开窗伸出手,一缕晚霞正好落入我手心,当时我内心非常平静祥和,没有一丝害怕,我想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我一定要把条幅挂出去!

二十一日凌晨四点多,突然有人在我头上喊了一声,我睁眼一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我知道是师父叫我起来。可是坐班的犯人就在我窗外站着,监视着全班的法轮功学员。我发出一念:你赶快走开!她真的就向别的房间走去。我揣着条幅到了卫生间,那里有犯人在门口监视上厕所的法轮功学员。我又默默的发正念,也叫她走开,她果然也离开了。

卫生间里只有我一人,我当时心里只有一念:有师父加持我,我一定能成!我迅速走到窗前,把窗户拉开,把条幅系在窗外的铁栏杆上,然后顺势将条幅往下一甩,两米长的条幅完全打开了:“法轮大法好 天灭中共 三退保平安”。

我的心里感到非常庄严、神圣,就如同在天安门广场上打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一样。我相信那一瞬间马三家的邪恶被销毁掉很多很多!

条幅挂了三十分钟,才被警察发现了,震惊了劳教所的警察、大队长、劳教所的所长。他们七天没回家,调查此事。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在这壁垒森严的劳教所,经过多少次的搜监、搜身,在警察、犯人的严密监控下,竟然还有两米长的很正规的条幅挂出来。警察不敢找任何人公开了解此事,七天后只得不了了之。其中有一名警察曾经参与迫害过我,我无怨无恨的跟她讲法轮功的真相。在我回家的那一天她明白了真相,退出了党团队,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如今我逃离了人间地狱马三家劳教所,回想起自己在那样的情况下能成功的制作并挂出法轮功条幅,我一直对师尊万分的感恩。

后记

文章写到这里,我已经泪流满面。曾经和我被非法关押在一起的姐妹们,你们还好吗?曾经和你们共度的岁月,虽然充满了苦涩艰辛,但往事历历在目,永远不会忘记。面对中共邪党十四年来对法轮功逐步升级的残酷迫害,面对法轮功洪传世界的今天,在“七.二零”这个特殊日子里,我真心的希望你们能自由的信仰“真善忍”、自由的修炼。

请允许我在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上,向全世界民众说出法轮功学员共同的心声: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