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弟子:精進,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一日】

各层佛坐满了几间屋子

我今年七十六岁,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年弟子。

开始,孩子们多次劝我修炼,我因受邪党无神论的影响,总是推三推四的不相信。直到九八年农历二月十八日我才走入修炼。第二天在炼第二套法轮桩法时,我就看到头顶上一片红光照着,上边还有大法轮在转,身体周围还有许多轮子在不停地转动,还看到有一个三寸左右高的小孩从我体内出去,在我面前的平石上跳来蹦去,我让他回来他就又進入我的腹内,后来通过学法才知道那是婴孩。

我知道这不是一般的功法,更坚定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修炼一个多月后,各种疾病不翼而飞,烟酒也都戒了,远离了麻将桌。修炼后时间不长,十多年老花镜也送给了别人,现在是耳不聋眼不花,一天看三讲书也没事。修炼十四年来没打过针,没吃过药,很多人都不相信我快八十了。真是无病一身轻,骑自行车五、六个小时来回八九十里路不觉的累,反而觉的精神。

十几年来,我每天坚持五套功法全部炼完,有时没炼完也得抽时间补上。因为我经常看到尤其是炼第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一响,各层次的佛坐满了几间屋子,有大的,有小的,大的像我们人这么大,小的有一二寸那么大,窗台上、我腿上、肩头上、胳膊上都坐满了,跟着炼,所以我不炼功,会耽误这么多佛同化法呀。

几个孩子屡遭绑架、关押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我的孩子们今天这个被抓,明天那个被抓。二零零一年七月份,三个孩子都被抓捕,一个被判刑十年,一个被判刑五年,一个都被迫害的生命奄奄一息了,第二天被拉到医院继续迫害。

我这个近七十的老头子,一边照顾体弱多病的妻子,一边还得管着几个正上学的孙子辈,那时最小的才上小学。而儿女们的工资都被扣发。

二零一零年八月,两个女儿又被绑架、抄家,一个被恶党判七年徒刑,被迫害的骨瘦如柴,走路三、四个人搀着,就这样都不让亲属看望;另一个孩子也被迫流离失所在外。

只因为我们一家按“真善忍”做一个健健康康的好人,邪党就这样迫害我们。

坚持讲真相救人

为了让世人了解大法真相了解共产邪党是个什么东西,还师父清白,我就走出去证实法。那时没有真相资料,我就自己编自己写,星期日、假期,白天我领着孩子们制作资料,晚上带领孩子们出去贴、去发。那时虽然环境紧张,但从来没害怕过。我们贴发不完就送给附近的同修去贴,去发。

二零零三年,有了真相资料,我就到二十多里外的资料点取资料,开始我自己和孩子们(小同修)出去发,后来给本村的同修,给附近几个村的同修,让他们也去发。有的胆小我就亲自带他们发,远的骑自行车,近的步行,十几年如一日,几乎每周都出去。虽然岁数大,但没觉的劳累过。在这十几年里我多次走遍附近二十八村的街头巷尾。

我除大量发资料,贴不干胶外还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走哪讲到哪,把亲戚讲完了在街坊邻居一户一户的讲,讲了大半个村子。本村讲完了到集上,外村讲,抓住一切机会讲,亲朋的婚丧嫁娶事宜、买卖东西、坐车等都是我讲真相救人的好时机。

二零零八年三月,我在公共汽车上讲真相,被人构陷遭绑架,把我劫持到省洗脑班,在途中吃饭时,我给市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的人讲真相,弄得他们都没吃成饭(共十三人)。三天后正念闯出洗脑班。

回家后,有一段时间我松懈了讲真相,一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梦见街里一片人给我跪着叫我救救他们。我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叫我快快救人,我就从新振作起来抓紧时间救人。一次在过白事时讲真相,劝退了十二人,发了一百多个大法真相护身符。

现在我每天除认认真真学法外,每天上午九点发完正念就骑上自行车到集上,街里讲真相劝三退救人,下午、晚上学法。

发正念必须要做好

发正念是师父再三强调的我们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之一,师父要求我们做的,我们必须要去做,而且还必须要做好,这才是真正的助师正法。我每天坚持四个整点发正念,有时有事没发就抽时间补上。在家里看书学法一到整点就发正念,每天都发正念八次以上,从不懈怠,因为我发正念时经常看到要清理好多黑手烂鬼,尤其是刚开始时。

二零零三年有一次发正念时看到在政府办公楼里,楼外爬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一会儿就清理完了。心态稳定,正念强,打出去的能量就强,有时发正念时感到手发热,像发出导弹一样很有力量,能量特别强。正念不足,心态不稳发正念时打出的能量就特别弱,有一次三个烂鬼我都清除不了,还得调动护法神的帮助才清除了。所以我认识到发正念时一定要正念足。

二零零三年农历正月初五晚上我与小同修(我孙女)、到一村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在一个街的拐弯处被一人盯上,人也在远处看着我们贴,后来又来一青年(估计是大队干部)。我们一边贴一边向村外走,他们想抓我们就是赶不上,临到村口我请师父保护我们不能让他们看我们去的方向,念一出,就听到他们说怎么看不见我们了。我们平平安安的回到了家。

师父时刻呵护我

零九年农历腊月十八我到一村发资料,也发完了往回走,从一户出来一妇女端着一盆水,我一躲,一脚踩進一树坑,脚疼钻心。我扒着树一摸脚,扎上了东西,拔出一个,以为没了,脚一蹬地还是剧疼,我坐下,又拔出两个的东西,从里面一摸湿漉漉的知道是血。我求师父加持我让我回家,还有四、五里路,我再站起来走,一点也不疼。回到家脱下鞋袜一看,袜上好几个洞,脚上的血都干了,光光的。正月初二,女儿们来了,我说起此事,她们拿起鞋一看,吓得直哆嗦往后退。我说怎么了,她们说:你看看,你鞋里那么多玻璃粉,玻璃都踩成粉了。但在我走路时一点感觉也没有。我的痛苦都让师父承担了,我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以上是我十几年来的修炼点滴,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