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党的“恐惧日” 河北医师和母亲通话被监控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近日,河北衡水市第二医院法轮功学员刘苹在办理出国护照时,发现早在一九九九年自己就被限制出境至二零一九年,共二十年。刘苹找到衡水市二院相关人员进行了交涉。但七月十八日和七月二十日两个晚上,刘苹的母亲从家乡给她打电话,发现自家电话被监控,刘苹平静的安慰千里之外的孤独的老母亲说:“今天是邪党的恐惧日,不要担心。”

刘苹是河北省衡水市二院医师,因为修炼法轮大法一直遭到衡水市二院院长张勇的迫害,至今,张勇不允许刘苹上班,并扣发了她全部的工资。

近日,因为刘苹和衡水市二院相关人员交涉身份证的问题后,七月十八日晚,刘苹的母亲给刘苹打电话时,发现电话被监听,里面传出电子笔描记的声音和拿起及放下电话的声音。七月二十日晚上,老母亲给女儿打电话时,又发现监听的声音。刘苹知道七月二十日是中共匪徒绑架全国法轮大法义务辅导员,并开始了十四年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力的日子,也是邪党的“恐惧日”,她告诉母亲“不要担心”。

刘苹回忆起一九九九年八、九月份,衡水市东门口派出所曾向她索要照片,说是发到网上,当时,刘苹迫于各方面的压力曾给过他们一张照片。至今才明白,这些恶人们在十四年前就害怕迫害正信的罪恶曝光,从迫害一开始就在限制部份法轮功学员出境。

刘苹遭衡水市二院院长张勇等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因为刘苹拒绝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院长张勇在对刘苹二十四小时软禁一个星期之后,逼她写 “保证书”、上交大法书,并于九九年九月十八日将她调至辐射量巨大的理疗科。日积月累的辐射,刘苹出现浮肿、牙龈肿胀出血;后来月经量逐年减少,开始出现牙龈萎缩,身体虚弱;如果不是刘苹偶有喘息的机会抓紧学法炼功,她的生命恐怕早已终结。

在身体上每日承受巨大伤害之时,理疗科主任王新婷还随意侮辱她的人格。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四日,王新婷以“更年期”为由将刘苹的脸抓伤,抓痕之深令皮肤科大夫也不敢断言“留不下疤痕”。院长张勇不许主管院长处理王新婷,说:“刘苹是炼法轮功的,这事儿没法处理。”

二零零一年十月九日,张勇指令王新婷安排刘苹下午一人值班,在要下班时将刘苹绑架至洗脑班,洗脑班袁金龙见转化不了,便指使其他恶人对刘苹耍流氓。那时刘苹血压很低,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的人说:“你们医院不负责任,没有刘苹的名字,非得送进来,血压这么低,也不把她接回去。”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日,刘苹的哥哥去世100天,当时刘苹正常休班在家看护着年迈的父母,怕他们承受不了失子的剧痛。张勇派医院工作人员催刘苹去医院报到,刘苹说家中有事,去不了。十月三日,张勇和王新婷要停刘苹的工作,刘苹当场揭露他的迫害;副院长金辉送刘苹去科室上班时,发现王新婷已准备替刘苹上班,金辉问王新婷“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王新婷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刘苹因参加在政府门前请愿被绑架至衡水市看守所,二十三日下午本来该刘苹正常休班,但王新婷换成刘苹上班,据说那天下午,公安局的车在门诊楼下转了一下午。

二零零五年九月六日,刘苹从看守所出来之后,张勇绝口不提他对刘苹及家人许下的诺言,将刘苹调回临床。当刘苹提出先回内科门诊跟徐院长学习一段时间时,张勇说:“刚从监狱出来就跟着院长(学习),影响不好。”并说其它内科无岗位。

扣发工资 邪党“恐惧日”监控、跟踪

之后,每到邪党的“恐惧日”,象四月二十五日、五月一日和十三日、六月十日、七月一日和二十日、八月一日、中秋节、十月一日放假期间、元旦、正月初一、二月到三月好象是邪党开会的半个月,以及平时有任何邪党徒认为“有事儿”的时候,张勇都会派上一支“队伍”监视刘苹的居住和出行。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张勇居然派了一伙人租房子,居住在刘苹租住的房子对面,从窗户里监视刘苹的一举一动,有时会跟踪刘苹接孩子。奥运将至时,竟然找了一伙人摆了一张桌子在刘苹居住的胡同口,说是出入人员都得登记。

因为张勇曾多次配合六一零和派出所迫害刘苹,年迈的父母日日担心女儿的安危,最后不顾自身的病痛和孤苦,劝女儿远走他乡。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刘苹含泪辞别了父母,坐上了南行的列车。

过了几天,张勇派衡水市二院的孙文豹、张健追到刘苹所在城市,在刘苹所居住的辖区派出所胡说八道。没过两天,张勇又派办公室彭春联和另一同事去监视刘苹。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刘苹被非法关押在衡水市看守所时,年近七旬的老父亲摔伤髋关节。全家谁也顾不上老父亲的病,全力营救刘苹。两个多月后,刘苹回到家中,发现父亲的右腿已经股骨头坏死。刘苹是学医的,此时父亲仍然有病,却不能守在身边。二零一二年五月,刘苹行动不便的老父亲不慎从椅子上摔到地上,感觉腿很痛。但怕远方的女儿担心,总是在电话中告诉女儿,他和妈妈都很好。

二零一二年五月下旬的一天,刘苹的父亲突然平静地离世,哈里逊医院急诊科的医生考虑“动脉栓塞”,分析原因可能是摔伤后自己愈合,形成的血栓脱落堵塞了肺动脉。

现在,家中只有刘苹老母亲一人居住,邪党相关机构迫害了女儿,却又监听老人家的电话。“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造成的悲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2/邪党的“恐惧日”-河北医师和母亲通话被监控-2770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