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中原谁最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当今的中国乱象丛生:贪官、淫官、黑官、裸官充斥着腐败官场;黑黄赌毒几乎蔓延了社会各个角落;泡沫经济覆盖着各个领域呈崩溃之势;民众赖以生存的生态资源环境遭到官商的极度破坏;各地群体抗暴事件此起彼伏,天灾人祸不断,举国道德沦丧,法制溃退,怨声载道。

乱世中,那个一贯为中共涂脂抹粉的喉舌“央视”,近年来招摇起哄推出了“最美女教师”、“寻找最美乡村教师”及最美什么什么的新闻谎话专题,把当事人在高付出低收入生活困苦的环境下,积劳成疾还要坚守岗位,暗示成“党和政府”教育的奉献结果。

低层教师等民众在中共体制的压榨下,为了谋生不得不从事着工作量大、时间长、环境低劣而收入最低的工作,最后造成积劳成疾,甚至病危,这是中共制造的悲剧。央视不以为耻,却将其打造成“最美教师”专题,在乱世中浑水摸鱼,为中共唱赞歌,实在厚颜无耻。

乱世中的一方净土

那么,乱世中原还有没有一方净土?谁能担当最美之称?让我们从以下一组报导中寻找答案吧。

1997年3月17日,《大连日报》发表了一题为“无名老者默默奉献”的通讯,报导了一位古稀老人为村民修路的事。这位老人名叫盛礼剑,他利用一年时间,默默地为村民修了4条全长约为1100多米的公用道路。当人们问他是哪个单位的、拿了多少钱时,老人说:“我是学法轮功的,为大伙做点好事不要钱”。

在湖南省山区,流传着一个“让水”的故事。南边村和水庄村共用一条水渠。因为水源有限,每到盛夏干旱季节,处在上游的南边村仗着优势,垄断稻田用水20多年。1995年7月,法轮功传到了南边村。全村176人学功,他们的道德观念、精神面貌很快发生了变化。大家一片善心待人,争水、霸水,变成了让水,两个村子从此消除怨恨,和睦相处。

1998年初夏,中国发生大洪水。在那段日子里,武汉电视台每天都在不断播放全国各地集体和个人捐款的消息。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法轮大法修炼者,捐款多少多少元。在一个抗洪工地上,有十几个人,从早干到晚,好象不知道累一样。去视察的领导问他们是哪个单位的,他们说都是自愿来的,细问之下才发现,原来他们都是炼法轮功的。

2002年3月9日下午,居住在加拿大魁北克省的蒙特利尔市的中国移民陈儒庆陪同朋友到修车铺去修车。途中,他看见有个小男孩迎面朝他们这边跑来,一边跑一边大声喊着——“有个女孩掉进运河了”。听见喊声,陈儒庆立刻就向200多米外的运河跑去。到了那,只见有一个小女孩正在离河岸大约10米远的冰窟窿里挣扎。陈儒庆见状连衣服都没脱,就立刻从冰上爬了过去,紧紧抓住小女孩的手,把她从冰窟窿里救了出来。

2003年11月17日,魁北克省移民部举行颁奖大会,奖励在2002年舍己救人的24位优秀公民,陈儒庆是其中之一。魁北克移民部部长米西尔。库尔西妮在颁奖大会上激动地说:“就我所知,这是第一位亚裔公民在魁北克获得这样的荣誉,我为华人社区、华人朋友为社会做出的贡献感到高兴,我想对华人朋友们说声——谢谢。”

获奖后,当有记者问陈儒庆为什么要在冰天雪地里冒着生命危险下河救人时,他回答说:“那我们看到人都快要死了,你不去救她,作为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肯定是不合格的。所以我当时看到小女孩在冰水里挣扎,什么也没想,就去救人了。”

原来,这些舍己为人的人们都是法轮功学员,像这种公德公义之举在这个群体中层出不穷,举不胜举。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的信仰理念所致。我们知道,法轮功的崇高理念是“真善忍”,修炼让遇事内省,与人无争,博爱待人,慈悲众生,从这种超然洒脱理念洗练出来的人们,内心发出的当然是纯净善念,与人相处友好仁慈,行为处事会先他后我,在浊世中,展现给人们的是人性至善至美的无私心境和焕然一新的精神风貌。法轮功作为社会中的一种道德精神力量,无论对哪个国家、民族、团体都能带来巨大福祉。

心灵美好的人却遭到中共红魔的摧残虐杀

然而,这些道德素质高、心灵境界美好的人们,却一直在遭受着中共最残忍的欺凌虐杀,十四年来,这种摧残迫害一直没有停止。

李纪南,女,苏州昆山市法轮功学员,六十多岁,政府部门公务员,原籍长春,研究生学历。几十年来,李纪南把自己的精力和财力都奉献给了那些贫困的学生,她资助了很多贫困的学生却不留姓名,(直到受她资助的山东寒门学子宏刚通过媒体寻找她时,人们才了解她的感人善行)。这样一位对社会对他人无私奉献的好人,却因为修炼“真、善、忍”遭到中共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日,昆山国保大队警察熊继继、俞惠星、庄鸣华到她家非法抄家,后把她非法判刑三年半,投进南京女子监狱。她被恶警黄凤英罚站、遭多根电棍同时电击,落下满身伤疤,手脚不能正常运动、行走,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被逼到工场间踩缝纫机。收工回监室后,深夜监室还对她开批斗会、谩骂、殴打。出狱后,她到公安局去要回存折,国保大队长李冬林与“六一零”互相推诿。邪党“六一零”机构安排人员流氓式对她二十四小时贴身监视,李纪南被迫流落他乡。

山东临沂市运输公司职工李永欣,男,五十岁左右,其妻周向梅是南坊镇信用社职工,二人都修炼大法。李永欣是跑长途的驾驶员,一次在晚上下班前收拾车时,发现乘客落下了个包。打开一看,内装三、四万元钱,李等了许久没人来认领,便把包交给了公司领导,拜托寻找失主。运输公司领导经过多方联系,终于找到了失主。失主激动得当场拿出上万元的现金表示酬谢李永欣,被他婉言谢绝了。迫害发生后,李永欣夫妇被临沂六一零恶徒及当地恶警多次骚扰、监控,限制人身自由、剥夺其工作权利、逼写“保证书”。李永欣后被迫流离失所。零二年,因资料点被破坏,李永欣及蒙阴县的滕德方等同修一起被抓,遭受酷刑逼供:老虎凳、吊铐等大刑折磨。最后,李永欣被非法判刑十年,投进山东省第一监狱迫害(现已出狱)。期间,其妻周向梅遭当地恶徒的追捕,在逃生过程中不幸坠楼罹难。

法轮功学员张方良,男,时年48岁,1997年底任重庆市荣昌县副县长。张方良1998年初有缘得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得到净化,他身居要职不收红包、拒吃请、不揩公家油,他以自己的所能与条件为全县人民无私奉献,清正廉洁,当地群众有口皆碑。2001年10月6日他在重庆市铜梁县城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在非法关押期间,他直面高压迫害,不向邪恶屈服。并仍向能接触到的一切人讲真相、揭露江泽民一伙的邪恶,坚定地维护着“真、善、忍”宇宙法理。在2002年6月,邪恶之徒对其迫害不断升级,使他身体遭到严重摧残致严重病态。家属强烈要求外医时,早有预谋的邪恶之徒已将张方良转移到铜梁县医院,给他带上手铐,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致张方良已神智不清、精神恍惚,在药物还有部份未输完的情况下,铜梁县政法委副书记刘安学及“610”的人急忙拔掉药瓶,慌忙催促其家属把人接回家去,并前后警车监控跟随。到荣昌县城后,荣昌县政法委书记王臣志出面交接后,双方人员匆匆离去。张方良被接回家不久即含冤离世。荣昌县有关部门还蓄意制造出张方良是“自杀而死”的谣言。

徐浪舟,男,四川攀枝花市一大队交警。九四年修炼法轮功之后,连年被评为优秀警察,攀枝花电视台还为他做过报道,当地人对他称赞有加。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后,徐浪舟坚持修炼,坚守正义,并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却被中共无理开除、回访迫害、关押摧残。被非法劳教判刑各一次,遭到了攀枝花市六一零系统恶徒王志丹等及国保大队秦刚、邹勇军、孙支文等恶警的残酷迫害:“上刑床”、 几万伏的电棒电击、捆警绳、五花大绑暴晒、高温奴工、暴力取证诬陷等酷刑。妻子在压力下与他离婚。零四年十一月一日,徐浪舟被非法判刑八年零六个月。零五年一月徐浪舟被送到四川省广元监狱继续迫害。后被转到乐山五马坪监狱遭受加害。就在徐浪舟即将刑满回家时,五马坪监狱长祝伟指使狱卒吊打徐浪舟七天七夜,直至生命垂危,然后将他送成都司法警官总医院。亲人被通知到医院时,徐浪舟已经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时年三十九岁。遗体胃腹处有一道刀痕,前身腰腹两侧分别有两个小圆洞,两前胸肋内侧有一大片血瘀。是毒药谋杀还是活摘器官,医院和狱方不但至今不敢给家属看徐浪舟死亡鉴定报告,还讹诈、威胁其家人。

秦月明,男,生前住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区。性格率直、善良,酷爱武术,以收废品为生计,九七年四月,他开始修炼法轮功,重德行善,当地人人皆知。秦家门前有一段路,坑坑洼洼高低不平,天下雨时,道路泥泞,骑自行车过路的人不时的倒在泥水里。秦月明就利用早晚休息时间取土修路,独自一人推着三轮车去数里外的山坡上取黄沙土垫道。数十天的辛劳,长达百多米、宽四米左右的道路用他勤劳的双手垫平了。秦月明的举动感动了邻里乡亲:这路是“法轮功”给修的。他的客户们都很信任这个炼法轮功的货主。有的人货多了没有运力,秦月明不管客户的货多还是少,给个信儿他就主动上门去取;给废品过秤时,有零头的他总是给补足斤;付款时他总是把零钱给往上调够整数;重德行善、公平交易,成了他修炼后的一个经营准则,他的生意越做越红火。但九九年大法遭到迫害后,秦月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三年;零二年四月,伊春市金山屯区公安分局警察康凯和齐友等警察非法闯进秦月明家对其“回访”将其绑架。在公安局长崔玉忠和“610办公室”主任孟宪华的亲自指挥下,对秦月明实施酷刑,致其腿骨、肋骨骨折。随后秦月明被非法判刑十年,关押到佳木斯监狱迫害。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秦月明在狱中被劫持到集训队强行“转化”,二十六日秦月明被野蛮灌食折磨致死,时年四十七岁。秦月明的家属提起控告和赔偿申请,当局不但不作为,还把秦月明的妻子和小女儿非法关到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秦月明的遗体至今已留存两年多了。

法轮功学员潘本余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齐铁环卫站工人,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救人英雄。一九九七年九月,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骑自行车刚走到火车道口,由于火车突然鸣笛,二人一时发懵,撞在一起,双双摔倒在铁路上。看着越来越近的火车,两个孩子早已六神无主。潘本余见状,冲向前去,迅速将他们扔出铁轨。列车风驰电掣般驶过,潘本余的衣服也被疾驰的火车挂破。潘本余还曾在齐齐哈尔浏园先后救起过四个溺水之人,其中一个是建华厂三十来岁姓张的职工。此人在江对岸岸边深水处溺水时呼喊“救命”。潘本余去救他时,却被他死命抓住胳膊不放。潘本余拼尽全力才将那人拖上岸时自己胳膊上已经被溺水者挠掉了一块肉。此人得救后千恩万谢。法轮功被中共恶意构陷后,潘本余这个救人英雄却被中共连轴迫害致死。迫害之初,他就被非法绑架了两个月。迫害升级后,他被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判刑两次计十一年。在劳教所、监狱遭受了狱警姜佰利、张铜鑫及犯人的惨烈迫害,经受了“窝心脚”、凉水浇、烟头烫、毒打头部、不让睡觉、关小号,戴刑具,锁地环等酷刑折磨。奄奄一息时,才被家人接回。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潘本余在齐齐哈尔市第三医院抢救期间,来了几个公安暗中调查潘本余的病情。后来发现潘本余住院期间的鉴定被改写。七月十七日半夜一点多潘本余停止了呼吸。

难中救人,大法徒正在展现天地间最崇高的美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以修炼“真、善、忍”为至高境界的法轮大法开始在神州大地上洪传时,其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和提升精神道德的美好境界,立即受到广大民众的青睐,那些率先得到这部高德大法,走上返本归真大道的人们,内心充满无比欣喜和感恩,许多人因此百病顿除,许多人心性得以提升,许多家庭真心感动。法轮大法很快在大陆洪传开来,几年间,修者已逾亿万之众。给中华民族道德塑建带来了生机希望。

但法轮功的快速传播却引起了中共的恐慌和仇恨,相比之下,中共“假恶斗”的暴力理论,显的异常丑陋和不正。中共在1999年7.20发动迫害狂潮,并一直持续至今十四年。

巨难发生后,法轮功学员没有气馁退缩,也没有揭竿而起以恶制暴,而是走上了和平理性讲真相反迫害之路,面对全身武装的中共恶党,这些手无寸铁的善良人,每前进一步,何其艰难!但他们没有退缩犹豫,他们就是要用真相打开身边每一个人的心灵良知,就是要用真相唤回迫害者的人性,就是要用真相救度被中共谎言毒害的广大同胞。期间,大法弟子经受的生死魔难,做出的巨大付出,大地为之泣诉,皇天为之见证!

有人说他们是弱势群体,可他们在十多年的时间里将法轮功弘传到五大洲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将《转法轮》书籍翻译成近四十种文字盛传海内外,得到海内外政府政要等给予的各种褒奖和支持议案三千多项,使得许多国家的主流社会对法轮功格外青睐和敬重,纷纷在自己国度或城市里,设立了“李洪志大师日”、“法轮大法日”,“法轮大法周”,“法轮大法月”,加拿大则成立了“国会法轮功之友”。法轮功创始人则获得了许多国内外大奖和荣誉称号。试问:自古到今,除了法轮功,有哪一个中国人和团体能给全人类带来如此的贡献而产生巨大的感召力和由此产生的超越国界、民族、时空的精神价值?

苦难中,他们擦干血泪,忍辱负重,一心要把同胞唤醒,处处展示出法轮功修炼者的慈悲光明;魔难中,他们舍生忘死,广传真相,炼就了金刚心境,塑造了人间不朽的道德丰碑,展现了天地间最崇高的美和最绚丽的人生!

壮哉,大法徒;美哉,大法弟子;伟哉,“真善忍”的传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