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我去舅爷家串门,看见老俩口炼功,我问他们炼的是什么功?他们说:“是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既修性又修命的功法。”我说:“我信佛了。”舅爷说:“你信的是戒定慧,我们修的是真善忍。”我说:“那怎么修啊?”他说:“得做到真,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向善、不欺负弱者。忍、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别人对自己不好,自己都得对别人好。”我说:“那太好了,如果人人都能做到,这就是佛界了。那我也炼。”从此我走上一条修炼的路。

没炼功之前,我有七、八种病,记忆力不好,炒菜时经常放错佐料,东西放哪找不到。眼睛也不好,一般小字都看不清。现在能在二十五度灯下纫针,晚上能查字典。还有一种病,尿路感染,一上火就犯,痛苦极了,肾炎着凉也犯。冷空气过敏,起大疙瘩,刺挠的很。经常感冒,常年呼吸道感染,睡不着觉,神经官能症等。我炼功以后,上述的病全都没了,不知道哪年好的。炼功十五年来,我没吃过一片药,没打过一针,无病一身轻,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我非常幸运得大法,我现在活的特别幸福。

我得法后的巨大改变,有目共睹,使我的大家族和村里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师父讲:“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们今天在学功的人,这些心更得放下。”[1] 我看到了这段法的内涵,要想修炼就得按照师父讲的法来要求自己,把物质利益都得看淡,不能象以前那么奸诈了,从此以后和别人办事不想占别人的便宜了。

得法之前,姨娘婆说我是得理不让人的主,谁来和我办事都得在家想几天,怕尖不过我。我婆婆家是个大家庭,妯娌五个,我们家是老二,她们都怕我。最小的妯娌说:“你没得法前是最厉害的,得法后你变的最面糊了。”

有一次,四小叔子买车向我借钱,说他的存折还没到期,利息多一动就白瞎了,说我的存折利息没他的多,让我把钱取出来他要买车。我当时心里有想法,后来一想自己是修大法的,吃亏算了吧。四小叔子前后两次跟我借六万五千元,我一算少得了一千多元的利息。要是不得法我是绝不会这样做的。

日后的修炼中,整个大家族都在找我占便宜,最小的小叔子借我三千元硬是不还了。还有大伯哥娶儿媳时差两万元,大嫂都急哭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师父讲:“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1] 我就给了嫂子两万元。因他们岁数大了,没有偿还能力,为了减轻他们的思想负担,我告诉她,我不是借给你的,是给你的。她哭着对我说:“你要不帮我们,那我们高丽裤子就一堆到底了。”

他们都知道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在法轮大法被诬陷时,我们大家族的人都能站出来说:“法轮大法就是好!”我有一个小叔子是唱“二人转”的,有一次来到我们乡里演出,打电话叫我去看戏,我来到戏场,遇见一个我以前的领导,他问我干什么呢?我小叔子说:“炼法轮功呢。”由于这个前领导受邪党的宣传毒害,就跟我说:“你怎么还能炼呢?”小叔子马上对他说:“法轮功不是邪教,别人我不了解,在我二嫂身上体现出来了,法轮大法就是好!”

我们村里的人也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因我经常送真相给他们看。原来的老书记看了真相后说:“法轮功纯属个人信仰,共产党尽瞎扯蛋。”在职的书记看了真相后,明白了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每次见到我时都说:“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有一次,乡里派出所所长想来迫害我,我村书记说:“你到我村来办什么事我都欢迎你,要是迫害法轮功,你就别来了,我不欢迎。”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来过我村。

一年的秋天,正在扒包米时,我拿着护身符来到了亲属家,送给姑表弟媳和侄女带上,告诉她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的。来年的春天,侄女的小孩有病了,她和丈夫、婆婆、还有弟媳一起去县城医院看病。因没有客车了,只好开三轮车去,路过一村庄在急转弯处,撞在住房的墙角上,三轮车大翻个,五口人扣在了车下,满墙满地都是血,本村人认识他们,赶忙打了个车,把他们送進了医院。侄女的大伯哥知道后,急忙找到他们村一个会看异病的人,给自己家人看看有没有危险。会看异病的人说:“没危险,只是皮外伤,婆家人跟娘家人借光了。”还说:“弟媳和侄女身上带着的东西保护了她们。”

后来果然如此,五个人除了点皮外伤,什么事都没有。大家感到神奇:砸的那么重,淌了那么多的血,却没有大事。都说法轮大法太神奇、太好了。后来,全村人都找本村大法弟子要护身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