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事别忘喊师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我今年六十八岁,是农村大法学员。我虽然对法理认识还不高,但在关键时刻能想起师父来。想把经历的故事说出来,见证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坚信法,就无所不能。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排除了各种干扰,去北京证实法,来到哈尔滨火车站,买了车票等着上车。这时家里人和镇政府知道我走了,就发动亲朋好友及镇政府干部共二十多人到哈市找我,各个路口、车站都派人去了,象翻了天一样。

下午一点四十分左右开始检票,我正排队往前走,突然看见这队人的左前方我妹夫正站在那里,当时我什么都没来得及想,就想起喊师父了:“师父快帮我,别让他看见我!”我立刻把脸转向右边,一看,我小女儿的对像正在这边的前面站着呢。这时我又把脸转向前边,心里喊着:师父千万不要让他俩看见我!他们俩在前面看着每一个人,这时我也到了跟前,他俩就象没看见我一样,我就顺利的检完了票。

那时我根本就不懂什么叫发正念,甚至什么叫旧势力与它的安排,我都不明白,我只知道什么时候师父都在我身边看护着我。就这样,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才顺利的踏上了去北京证实法的列车。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终于来到天安门,我要在那里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到那一看,戒备森严,到处是便衣和警察,天安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根本就進不去。他们不放过任何一个人,我刚到跟前,就被一个便衣给抓了,他让我骂师父、骂法轮大法,我不骂,就把我拽上警车,劫持到天安门派出所,把我锁到铁笼子里。在铁笼子里,我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响彻天宇,心里才有了点安慰。

那时,各县都有驻京办事处。 镇派出所警察把我接回关進县看守所,我绝食抵制,又被劫持到县大狱,这里阴森恐怖,天天听到的是打骂声,天天找我们谈话洗脑,还有“转化”后当“帮教”的,威胁不写保证书别想回家等等。

一天,县公安局政保科的和“六一零”的人又来提审,问我:现在放你回去,你还上不上北京?那时候也不懂不配合,我就回答说:“北京是首都,人们向往的地方,谁都想去。”恶警说:我是问你上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还去不去?我很坚定的说:“去!”这个恶警是县政保科的,他把我拉过来推進去,从这屋又推到那屋,使劲的喊:你们都来看看,我放她出去,她就是要上北京……

没过几天,他们又来了,说:你明天就可以回家了,你写的保证书很好,我们都看了。我心想这是谁写的呢?是真的还是假的?可不管谁写的都不能承认!我说:“我没写,不是我写的。”邪恶之徒说:你承认了不就回家了吗?我说:“根本就不是我写的,我师父教我真善忍,要说真话,我承认什么?”这时,我想起上次有个管教拿着一张保证书说:有人给你写的保证,你同不同意?你同意明天就回家。当时我很清醒的悟到:为什么别人替写完了,还得让你自己表态呢?就是得让你自己选择走哪条路,是听邪恶的,还是跟师父走,谁说了都不算,得自己选择。师父说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所以我说:“都不是我写的,我不承认的。”他们灰溜溜的走了。

要过年了,邪恶又利用家人的亲情来考验我。这次来的人可真全哪,兄弟、姐妹、老伴、儿子、女儿、儿媳、孙子等都来了,把我带到预审室,儿女们跪在我面前一片,抱着我的腿哭着说:妈妈,快写保证书吧,咱们好回家过团圆年等等。这要是心中没有法是过不了这一关的,我想起师父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1]。这时我儿子给我写好了保证书,又替我按了手印。 当时我是这样悟的,不管是谁替我写,只要我在场,不去否定也等于我同意了,和自己写的是一样的,谁写的还让谁造业。他们要把保证书拿走,被我叫住了:“把保证书拿来给我看是怎么写的。”他们不给,我说:“不给我看,我是不会承认的。”他们给我了,我接过来就撕了。

大年过去了,到了四月份,那时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劳教的很多,就剩我们十来个人了。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县政法委书记天天找我们谈话,并逼写保证书,这时我单位来人,问我:你要法轮功,就得开除你(邪)党籍工职,二者选一。我很坚定的选择了大法。

四月九日,他们又把我带到预审室,县政法委书记给拿来了纸和笔,说:“快写吧,写完好回家,要不写保证书,上北京的都劳教了。写四条就行,多好写呀!我跟你师父说说,这不是你写的,是我让你写的,你师父不会怪你的。”我心想:“你还不得拿着我写的这东西,去问我师父说,看你的弟子写的。”想到这儿,我眼前一亮,为何不利用这次机会写我该写的呢,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一定会被铲除的,我毫不犹豫的拿起笔来也写了四条,上面中间写两个大字“声明”,下面写: 1、法轮大法是正法! 2、法正乾坤!3、我从心底高呼法轮大法好!4、我修大法永不回头!指导员以为我真写了,高兴的拿起来一看,当时气的脸煞白,手哆嗦得说不出话来。从这以后,他们再也不找我写什么保证书了。五月十四日那天,我堂堂正正走出了魔窟

有一次,我去屯子,往路两旁的大树上和电线杆子上喷永久性的大法真相标语,喷完字后,骑自行车顺这条路刚往回走(没有第二条路),一抬头,看见前面不太远镇派出所的警车开过来了,车里坐着二、三个人,我一点也没想起来害怕,立刻想到请师父加持:让它赶快往回开,不能过来,路两旁那么多醒目的大红字还没干呢,现在可不能让他们看见!这一念打出去,警车马上减速了,跟着调头往回开走了。

还有一天晚上,我到女儿家说要去喷大法真相标语。这天马上就要下大雨的样子,女儿女婿(他们未修炼法轮功)说,这霹雷闪电的,就要下大雨了,不能去。我说:“你不去我自己去,保证不能下,我回来才能下雨呢!”他们不放心,就开着三轮车送我,在两屯喷完标语回来,刚从车上下来,脚一着地,这瓢泼的大雨就下起来了。我女婿说:“大法师父真灵!霹雷闪电的一路,可就是不下雨。真神了!”

我真的感受到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