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手机讲真相中去怕心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二零一二年,两个在整体协调、手机、技术等方面都很成熟的同修与我相识,在几次的交流中同修都谈到了手机救人的重要性,开始我一点也没想参与。可每次见面同修都谈手机救人的重要性,并且严肃的说,如果你作为协调人要不重视手机这个项目,那这个地区在手机救人上就肯定不行。同修走后我就想,难道这是师父安排的?同修说的也有道理,不能因为我不做而使这个地区在手机方面受阻,毕竟我的状态能影响到其他同修。

可考虑当前在同修中的实际情况,实在找不出来适合学技术的同修,要做就得我来学,可我这么多事哪有时间学技术呀,学会之后还得去教其他同修,以后相关的事宜和交流也是避免不了的,会牵扯我很多的精力。

各种各样人的观念在阻挡着我不愿做,然而每次同修来都不厌其烦的与我交流手机在整体救人中发挥的效应有多大,我所有的不愿意不情愿被同修无私的境界一次次的化解了,我终于答应同修我们要做!

也许是师父看到因我耽误的时间太长了,又利用我身边的几个同修来推动我,有一同修直接提出来,听说手机救人太好了,你们能不能找几个同修来交流一下手机的事,我们小组都能做,就这样促成了我们和技术同修的第一次交流。

记得为开那一次交流干扰很大,交流前,我和前来的技术同修都同时出现了三天非常严重的高烧干扰,但是我们都正念否定。彼此正念加持,按预定日期圆满交流,当技术同修谈到驾车过来时,路经收费口,收费人员竟告诉同修你们不用交费时,令所有在场的同修都非常激动,眼含泪水,无比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为让众生能得救、为让弟子能成熟,苦心点化弟子们,只要我们路走的正,就会一路畅通无阻,连表面的关卡都放行。

经过那次交流,我地同修深受鼓舞,我也更加坚定正念,在心里默默的跟师父说:师父您放心,在手机救人方面我一定要做好。

就这样在师父的安排下,在同修的无私帮助下,我们所需要的和所遇到的问题包括技术的更新,同修都不怕辛苦,不怕路途遥远驾车前来一一解决传授,我们看到同修为了我们能做好这个项目这样尽心尽力,很受触动,都表示我们也一定要做好。所以在这样的心态下,同修们在使用手机自动拨打上都信心十足非常积极,学打的也很顺利,我们也交流初期拨打一定要把耳机挂在耳朵上用心去听,不要把耳机放包里,以防我们刚开始使用不当造成接听者反感,如有时对方喂喂听不见,或听的断断续续我们还不知道;开始掌握不好一张卡能打多长时间,一旦卡没有费了不赶快停止拨打,就会把同修辛苦检测的电话号码给提取没了等现象。拨打时一定要发正念清除接听者背后的共产邪灵,让接听者明真相。要抱着一颗纯净的、神圣的心出去拨打,记得当我第一次出去拨打,听到一个接听者听完了语音并答应好时,我激动的流泪,为这个生命能明真相而喜悦,嘴里直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现在大家总结手机自动拨打对使用者来讲根本没有什么技术可学,只要有想用手机救人这颗心就够了,一点也不难,什么年龄的同修都能使用,关键就是在使用期间不能懒,要每天都坚持出去打电话。

每次在小组学法结束后大家都想谈一下打手机的体会,并由开始的几个人一点一点的带动身边能接触到的小组同修们,几乎全部都配上一部真相手机,我们原来觉的有个别面对面讲真相很突出的同修,就不能让她用真相手机了,可后来发现一个面对面讲的很好的同修,经过交流之后主动要了一部真相手机,过后听同修说,你们为打真相电话得特意出去,我天天出去到处找人讲真相,顺便就把真相电话也打了,真好。

当看到自动拨打平稳進行时,技术同修就又传授我们,如何用另一部手机直接对讲劝退,经过交流同修们也都知道直接劝退的效果更好,就又增加了一部对讲的手机。学会使用后,同修又亲自开车过来带我们出去实际对打,听同修讲的轻松自如,觉得很简单我们也没问题,同修走后当我们真正自己出去实际打时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对比自动拨打要难得多。对每个同修都是一个最直接的检验。因为在电话里讲和我们平时面对面讲真相还是有区别的,面对面讲在时间上、语言上都随意,而手机讲真相就不能长篇大论、不能用很重的地方口音、语速、语气,礼貌都要求很高。即使他不明白不愿意退,最后也要礼貌的把慈悲与祝福送给他。

对我本人而言,第一步突破的竟然是怕心,莫名其妙的怕,也不知怕什么,这在我没直接劝退之前是我没有想到的。

头一次出去我把电话安装好开机,当拨通第一个号码时心里就慌乱了,当电话里传出,喂,你谁?找谁呀?我的心简直要跳出来了,拿着电话就不敢接听,电话里越喊我越害怕,慌忙挂了吧,却手直颤颤还挂不断,吓得简直不行了,最后强行卸电池。

第二次还是如此草草收场。第三次想这回说什么也得讲,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是最神圣的事不害怕,当铃声响起时就告诉自己不害怕,当对方接通时我说,你好,就不会说了,人家再问我就说,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就又不会说了。对方没挂我就自己先给挂断了,想歇息一下平静平静再打,结果一按键就又自动拨打下一个号码了,我就又问声好,再说什么也不记得了,浑身就象冷得直发抖,牙齿都打颤,对方都没给我好口气,那天打了五个号码才学会,停止拨打,正常关机。 

接着一连几天都出现手机操作错误,连电话也打不出去了,我知道一定是邪恶干扰,见没吓倒我就又想在手机上干扰我。我就发正念,今天说什么我也得讲,好不容易开机了我就骑车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家里,直接坐在师父的法像前请师父加持弟子正念、解体邪恶干扰(不是不注意安全、我想在特殊的闯关情况下我就交给师父吧),我一定要突破对打。用我这一个点、来带起一个面,让身边的同修们用手机来救度世人。之后第二天我再出去,手机一切正常,我打通了三个电话,很顺利的就退了两个,心里却不那么害怕了。但还是象冷得缩成一团。

再一次出去在讲的过程中怕的物质就一点一点的解体了,感觉讲的也很好,师父加持我讲了两个小时劝退了八个人,通过那一次我完全突破了,越讲越会讲,师父也借同修的嘴来鼓励我。

之后我就决定来带同修们出去讲,事实上只不过是我先走了一步,其实同修们的正念都很强,我们只一起出去几次,同修们就每天结伴出去打。

特别是我身边有个年轻的Z同修,通过几次交流和实践她意识到手机救人,对她来说这是师父安排的,等我们自动拨打都很有序时,当我们進一步用手机直接对讲时,Z告诉我说:她拿着手机出去了,但就是不敢开口讲,不讲又觉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就坐那拿着手机急得直哭。看到Z当时述说的无奈表情,我的心阵阵触动,多么纯净的同修啊,在开展手机这个项目上,她给予了我很多的帮助,为我减轻了压力,承担了很多,她总是说,这些都是她应该做的、应该承担的。是我没做好,是我没为Z着想,才给Z带来了这么大的压力。我下定决心明天无论什么事我都要放下,我要和她一起出去对讲,我要和她一起闯过去,一定要让她尽快突破这个状态,我就简单的告诉她,我开始也是怎么怎么害怕的,只要坚持都能突破的。这是一个过程。

第二天就去找她和她一起出去对讲,到达地方后我告诉她,你先帮我发正念我来讲,我俩是一个整体,我用正念来主导我俩的空间场,所以我讲的很顺利,一会儿她就开始讲,我就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她,开始Z的声音在发颤,嘴唇在不停的发抖,但Z依然在讲,当时感到邪恶的因素在解体,虽然第一次打的时间不长,但Z觉得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感觉正念场大了,不象自己那么害怕了,我俩达成共识,明天还来。就这样我俩天天出去,打到一周之后,紧接着又加入了几个同修,现在Z完全突破了手机直接劝退,并且坚持去带其他同修。我们也都分享着同修提高上来的愉悦。

这段时间也略有一点体悟,就是要把自己定在主角的位置上,是我在救人,人的观念应随着我的话语而改变,而不是我被人的话语所带动,就不会被动的去想,人这么问我就这么回答,尽量让人听我讲,围着我话题转。在人不多的话语中就能知道他的症结在哪。

再就是不要把怎么讲看重,其实几点基本真相我们都能讲清楚,关键是我们的慈悲正念之场起主导作用。

如一次一个男士当我告诉他,三退保平安时,他立刻就大发雷霆,接连大声吼我,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我笑呵呵的一字一字的说,大哥呀,你说我能干什么呀,我就是想给你送福送平安呀,你是不是以为我有病呀。他马上就不好意思了,非常客气的说,那倒没有,那倒没有。我说,这也不怪你,是人都被骗怕了,现在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骗什么的都有,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为人处世的,你看咱俩素不相识,我用我微薄的收入买电话卡给你打这个电话,就是想告诉你真的是老天要灭中共了,你必须退出来,你才会平安的,大哥你要相信我的话,我就用“程好”这个名字给你退出邪党组织,一定会给你和你的妻儿带来美好的前程好吗?他礼貌的说,好。那你是团员还是党员呢?是团员。好,那你要记住你已经用“程好”这个名字退出团员了,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说谢谢你!再见。本来想再多和他讲讲,结果几句他就退了。明显感觉到是善的话语、慈悲的心态溶化了他。

以前特别是熟人我总是放不下面子,绕来绕去说不到点子,通过手机直接劝退后,学会了单刀直入,一上来直接就讲三退保平安、大法好。不知不觉中面对面讲真相也提高了,不但个人提高了,也自然形成了整体。

个人的一点体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