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这三人为何皆得癌症而死?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七月初,中共央视电影频道《节目预告》编导、主持人,《下周电影》主持人王欢因患癌症去世,年仅四十三岁。大陆媒体对此大加报道,并渲染说,媒体人因为繁忙的工作和巨大的压力,一直位列透支健康职业排行榜的前列,还说央视主持人已经成高危职业,并罗列了四年来因病去世的七位主持人。那么,主持人真的是高危职业吗?这些人真的是劳累过度而死吗?

当然不是说这些媒体人大都无所事事,而是说他们的工作劳累程度达不到让其身体出现透支的程度。因为中共对这些特殊岗位上工作人员的待遇也都是相当优厚的,不但要定期进行身体检查,定期休养,而且稍有不适,立马就会有最好的医院与医生为他们治疗。照中共的话说,这些人一旦被中共选中,他的生命就不属于他自己了,为了保障这些人的身体不出问题,中共不惜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中共对央视工作人员的要求非常严格,同时对他们的生活、工作、家庭、身体、名声,也都给予了绝对特殊的保障。说他们透支健康、积劳成疾,以致罹患癌症,是中共媒体对已去世同类的涂脂抹粉。

那么这些人为什么会中年早逝?这与他们所从事的工作有关。这些人长期按照中共的意思说话,完全没有自己真实意愿的表达。明明知道是假话,还要往真了去说,不但要把假话说得滴水不漏,还要带着自己的情感。在这种长期心理扭曲的状态下,他们的身心必然出现疾病。

传统医学认为人的情志是导致人生病的主要原因,养生讲究心安体泰,只有心无邪,才能体无病。而现代医学则把除传染性疾病、功能障碍性疾病之外的一切疾病都归为心因性疾病,象肿瘤、结石类、乳腺增生、青光眼、高血压等种类的病大都归为心因性疾病。一个长期说假话、表假情、露假意、演假戏,心态处于严重扭曲当中的人,怎能不生病?

今年三月份,央视戏曲节目主持人白燕升,主动提出了辞职。白燕升后来对媒体表示,他以前工作时的感觉就是在演戏,回家躺在床上,有种魂不附体的感觉。他自己说:“我这一年到头说过几句人话?”那么要是说真话会是什么结果呢?白燕升这样说:“在央视不能表达自己的主观感受。如果表达了会受到限制,被谈话,被约束。很多人无法想像,戏曲也有种种限制,……”

央视是中共最主要的喉舌之一。中共靠它对全国民众进行洗脑,这当然对央视从业者也造成了必然的伤害。王欢在央视为中共卖命近二十年,不但毒害了中国的老百姓,最终也害死了她自己。

从佛家的因果报应来看,这些人把坏的说成好的,把善的说成恶的,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毒害了无数老百姓,可谓罪业深重,这样的人遭到报应,正是罪有应得。央视在这方面最为突出的两个代表人物,是原新闻联播主持人罗京,和原央视社会专题部副主任陈虻。

罗京可谓是名副其实的中共喉舌,中共让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特别是对法轮功迫害的十年间,对法轮功诬陷造谣、煽动仇恨起最大作用的主持人要首推罗京。他的特殊身份不允许他有属于自己的思想感情和观点,通过他的嘴巴传出了中共所要栽赃和诬陷的东西。另一方面,在长期的自我洗脑过程中,罗京也养成了甘心做中共代言人的习性,他完全成了中共利用新闻打击善良的工具。中共利用宣传造势,挑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为加剧迫害制造借口,使得许许多多的法轮功学员身陷牢狱,直至被迫害致死。在如此滔天的罪恶中,罗京有不可饶恕的罪责,他的死可谓罪有应得。

罗京的死与劳累无关。据知情者透露给海外媒体的消息,外表不苟言笑、“正襟危坐”的罗京是北京富豪出没的后海、三里屯等娱乐场所的常客。罗京为人十分风流,给小费也非常丰厚。罗京最初的发病地就在夜总会,当时罗京突然昏过去,被紧急送院治疗。后来,罗京的全身不断泛出红斑点,随后全身淋巴结肿大,他于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因淋巴癌死亡,终年四十八岁。

原新闻评论部副主任、央视社会专题部副主任陈虻的死也能说明恶有恶报的天理。陈虻在央视主管过《实话实说》、《新闻调查》、《东方时空》,任过《生活空间》与《东方时空》的制片人。在央视可谓声名显赫。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炮制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用来栽赃法轮功。天安门自焚伪案被包括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内的多个国际组织认定为虚假编造。中共利用它在挑动民众仇恨法轮功的同时,借机展开了对法轮功的全方位打压。陈虻是该伪案的制片人之一。他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零时去世,终年四十七岁。

这些年,追随中共坑害中国人民的媒体人死亡率偏高,主要原因就是说谎话欺骗中国人从而害了自己。尽管这些人死后中共又给予了极高的赞誉,可是有什么用?那不过是刺激继任者与恶党保持一致的激素而已。其实中共的媒体人相当悲哀,就象白燕升辞职时,其同行几乎都对他表示祝福。谁愿意追随中共说一辈子假话呢?只是这些人被中共绑的太死,有太多的无奈。但愿这些人士能够早日彻底觉醒,摆脱中共的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