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正念起 恶警惊恐恶自灭

迫害开始时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七二零迫害开始,大法弟子上省政府请愿。邪恶全副武装,机关枪都架上了!大法弟子被劫持到体育馆,我们如实的登记了自己的一切信息。

第二天继续到省政府请愿,又被劫持到体育馆,我从车中第一个下车,拒绝登记,警察威胁我,让我站在边上,后面的同修也拒绝登记。其他车辆登记完都陆续的被欺骗胁迫着上各片区的车准备拉走,我们这边仍是长长的队伍没進展。一便衣把我带到主席台一侧的五、六个当官者面前(后来才知道可能是六一零),问我为什么不签名,我平静的答道:昨天已经签过了,我们问你们为什么抓我们的辅导员?你们今天还没有给我们任何答复,这就是不签名的理由。他说:没有抓你们的人,不要听信谣言。我回答道:有没有抓人你比我要清楚!他一下失语了,卡了半天壳后说:你回去吧。

整个过程不惊不怕,见到我平安回来,同修们都松了口气。

二零零零年大年初一早上,历经两千里的行程我和十几位同修一行到达了天安门为大法请愿,师父与大法遭受不白之冤,做弟子的哪有心思过年啊!

我们被关押在天地?派出所的拘禁室里,那天来自全国各地的为大法请愿的弟子太多了,地下室都关满了。

一位年轻女大法弟子与大家交流,被一冲进来的一米八个子的恶警殴打,大家都震惊了……。 女同修面无惧色,拢了一下散乱的头发继续与跟前的同修交谈,恶警又冲进来 “让你再说话!” 又殴打她,我的心情难过极了,不是为被打的同修难过,是为自己难过,为什么没有勇气出来制止邪恶呢?常人的时候我都会时常出手打抱不平的。今天面对邪恶我是怎么了?我是男子汉吗?我是大法弟子啊!世间的大罗汉哪!

女同修用手搓了一下嘴角边上的血,反而安慰我们这些受惊的人,微笑着鼓励着:“大家不要怕! 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都是为大法、为师父的清白请愿来的,同修们来自各地不容易,我们在一起交流没有错!”对比之下我们修炼的差距太大了。

说话间,暴怒的恶警气势汹汹再次冲了进来,不能再让邪恶逞凶,必须制止邪恶。我吟颂师父的法,挺身直面恶警挡住了行恶者:“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1]。身后的大法弟子紧紧跟上,洪声瞬间汇聚震动十方,强大的正念之场如闪电雷霆劈向邪恶,我与恶警的鼻子都快碰到一起了,邪恶那双不安的、惊恐的眼神至今还清晰可见,想找退路,退路也没了,被大法弟子包围了,对邪恶来说角色变化太快,恶警慌乱中腿一软竟绊倒在铁栅栏旁,外面两个同伙见状急忙冲进来把这个掉了魂的一米八的家伙架起救了出去…

恶警缓过劲和另一个同伙把我带到了一间空房子实施报复。我的心出奇的平静,心态祥和没有一丝的怕心,身体被强大的能量包围着,我知道师父在我身边。恶警在我脸上左右挥拳,边打边说:还从来没有在自己的地盘上丢这么大的份。好象他受了多大的委屈,我觉得他很可怜。打在脸上的拳头象棉花团一样,我一点不觉得疼,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

两个恶警打累了还不解气,我又被带到另一间房子实施大背铐迫害,手铐连续三次脱铐,两个家伙在嘀咕手铐有点小了,换个大号的。当时我也没悟到。当两个恶警想继续迫害时,被师父安排的一个正义警察出面给制止住了。

回来时同修们用掌声迎接了我,我的面颊干干净净,只是嘴唇处有一黄豆大点的紫斑,此时的我身上依然能感受到强大的祥和能量之场。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貌似强大的邪恶没有伤害到我,都是师父挡住了邪恶为弟子承受了,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