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山退休教师:走过坦荡岁月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个矿山小学的退休女教师,当年单位办的师父讲法录像班,让我走進法轮大法修炼。

我原先对气功内涵一无所知,记得一九九六年四月的一天,在单位会议结束前,领导说:有一种气功很好,今天晚饭后在音乐教室放讲座录像,希望大家都来听听。当晚我去的时候,已经座无虚席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边角位置坐下来听,师尊那博大精深的法理,令我越听心里越激动,明白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目地。

入心学法

自从得法轮大法,我千方百计的抽时间学法,看大法资料,社会上那些出版物、电视节目一概不看。在这些年的修炼中,我全靠静心学法、看《明慧周刊》、《正见周刊》、定期参加集体学法、与同修交流,使我在这十几年的正法修炼路上没有走弯路,始终溶入在大法之中。

学法前,我一贯是洗净手,衣着整洁,若吃了有味的东西把口漱干净,坐端正,实在坐不住时就站着或走动学,一字一句一段的专心看,用心理解,拿书的手指从来不压到字上,因为我知道每个字都是层层叠叠的佛、道、神。

当我学法学得入心时,师尊就会把那部份法理,按我所在的层次展现在我的脑海中,好象这段法我第一次看到似的。

有时,我会猛然浑身一震,脑子一片空白,从此在各方面感觉好象从来没有修炼过一样,以前背会的师父讲法记不清了,腿子变得又硬又疼,身体也没有了那种轻飘飘的感觉了。这时我明白师尊把我修炼好的那部份象年轮一样隔开了。

每当我学法入心时,书会被蓝光罩着,字都显现成立体型、或者字都抖动着。此时,我明白这是师父在鼓励弟子。

每当我处在重重矛盾之中、心里很苦闷时,专心读师尊讲法时,心里就敞亮舒心,随之问题也会迎刃而解!

度过魔难

我丈夫是单位一个部门的负责人,原来很支持我修炼。邪党迫害大法后, 他出于对邪党的害怕,并受邪党造谣媒体的宣传毒害,一反常态的强烈反对我修炼。他先是劝说我退出大法,接着几乎动用了所有能用的亲朋好友对我软硬兼施。

我丈夫的朋友、同乡也配合他迫害我,先是成群结队的轮流对我進行劝说,让我尽快脱离大法,说我拥有这样好的家庭与工作,一定要珍惜啊;还说知道大法好,可是目前这个迫害架势太凶猛,招到谁身上谁能承受得了?还说邪党整人的残酷性如何如何,你明智选择是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先避避风头,等这阵风头过去再炼,等等。但是任何人的说辞,都没有动摇我坚信师父、坚信法的正念。
被邪恶操控的人们看一招不行又来一招。因我当时担任着一个试验教学班的班主任,在层层领导的注视之下,工作繁杂、任务繁重,随时随地应付上面的检查汇报,同时儿子还面临高考,那些亲友以关心我为名,轮班到我家吃喝闲聊,商量好给我打疲劳战,不到午夜两点不走,闹得我们母子没有清静之地。只要我在家,他们一看到我做完家务,就叫我给他们添茶倒酒,需要加菜时随时让我做,烟酒熏得我鼻子眼泪一个劲的流、打哈欠……我修炼大法之前很能喝酒喝茶,常与他们同吃、同饮、同乐,修炼后那些娱乐活动基本都拒绝了,酒更是彻底戒了,因此他们对我意见很大,如今见我落到此般情景,他们看着开心,背着我说:就这样耗着,看她有多大的承受能力。那段时间我一直默背师父的法:“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 [1]

更有甚者,他们晚上故意把我炼功的房子从窗户打开,开亮灯,将窗外庄稼地里的飞虫引進屋,我炼功时蚊子、飞虫满屋。七、八月间天气特热,人穿的又薄,蚊虫就从衣服上面叮咬,我全身没留下几块好地,身上汗水、泪水、肿包,交织在一起,那个滋味真不好受!可是师尊教导弟子:“杀生会造成很大的业力。” [2] “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的很绝对,都不能杀生” [2]所以我一直没有打过它们,也没有抠过被咬处。有几次我炼完功发现,有的蚊子吸管插在我的肉里,肚子吃的滚圆发黑的死了。

丈夫在那段时间对我非打即骂,真是如同师父所说:“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2]。我们住在机关家属院,平时注重形象,有一次他揪着我的衣领在院子里打。但我真没有生气。

虽然他们那样对我,我每天早晨七点上班前炼五套功法从来没有间断过。因为邪党指派不明真相的人监视、监听、监控大法弟子,我炼功用的录音机又被丈夫砸坏了,炼功时我依电冰箱的循环启动声或者用数数的办法计时。夜里只能睡两小时左右,中午饭后挤点时间学法,平时包里《精進要旨》或《洪吟》装着,一有机会就背记。

我每天休息时间虽然只有两小时左右,可是没有疲劳状态,脸越来越红润光亮。在那期间,我心态平和,没有怨恨他们,工作、家务都做的井井有条。我丈夫及那些亲朋们看出大法弟子身心健康勤劳善良,戳穿了电视诬蔑的学炼法轮功只顾自己圆满,不管家人、不做事的谎言,他们也就渐渐不来了,我的修炼环境渐渐宽松了。我丈夫从内心也有变化,三退时,他和儿子也很痛快的告别了邪党组织。

我深深感到有慈悲的恩师护佑、溶入在宇宙大法之中很幸福!

助师救人

在师尊教导弟子必做的三件事之一讲真相救度世人,我始终谨记师父的“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3],尽量不错过相遇的有缘人。

邪党迫害大法后,单位领导在邪恶铺天盖地的迫害中放弃了修炼,但由于他们知道法轮大法好,也深知邪党有秋后算账的恶劣行径,所以在恶党要求上报修炼法轮功学员名单时,他们只报了一位名望高而无法掩盖的辅导员,另一个是已经退休放弃修炼的职工。其他的学员都被保护了。

后来调来不明真相的书记,受邪党毒害很深,刚来时在会议上情绪激动的大泄诬蔑法轮功说辞,在学校门口贴出了煽动性的诬蔑大法之辞。经过我们三位同修以慈悲之心,从不同角度反复讲真相,书记的认识慢慢清楚了,态度逐渐改变了,后来声明了三退及废除了以前不明真相时的所做所言,再没有那些对大法与大法弟子不敬的言行;面对邪党的迫害指令,压而不提。

我们单位领导们一直对本单位坚持修炼的大法弟子起着明遮暗保的作用,每次邪恶压下来的迫害任务敷衍应对。全单位百分之九十的教职工明白真相做了三退得救了,一个副校长经常看大法真相资料,有时找大法弟子听真相并進行交流。

我还经常结合讲课内容,潜移默化的给学生渗透大法含义、恶党的邪恶,到毕业的时候先后两班学生全体声明退了队。

丈夫曾把我最敬重的、亦父亦兄的大哥从千里之外先后三次请来专为说服我放弃修炼。以往大哥说的话我言听计从,不打折扣,可这件事上我用师父的法理一次次说服了大哥,他在认认真真的拜读了几遍宝书《转法轮》后,把那本《转法轮》爱不释手,不肯还我,还常给他的亲朋好友讲法轮大法好。当《九评》发表,三退大潮开始后,我首先打电话告诉他这个喜讯,他很痛快的告别了入了三十多年的邪党组织。

退休后,我只要有机会参加的亲朋聚会都不错过,每次的聚会都能有一部份世人明白大法真相做三退得救度。我把能靠近的同事、邻居、老家的亲戚近邻、以前教过现在能见到面的学生及家长都给讲过大法真相多数三退了。现在带孙女发资料、给与孙女一起玩耍的孩子家长们讲真相送光盘及护身符、劝三退。

一次,本地一位同修发神韵光盘时被绑架,“610”头目是我教过的学生家长,我找他讲大法真相、送神韵光盘,给他讲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迫害好人会遭恶报的,你对这些人能帮就帮、能放就放,你和家人会得福报的。(在我去之前同修们给他打电话、发短信、往家送过真相资料)看来他动了心,表示干这种工作内心很痛苦,对邪党控制的政府很反感。他伤感的说要申请,只要能退了休,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回老家种块地求个心安。

因自己修的差距大,交流的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何为忍〉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正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