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钱不送 恶警急放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四日】邪党利用洗脑班、劳教所和监狱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过程中,除了逼迫学员做奴工给它们赚钱外,一些恶警还以所谓“生活费”、“营养费”等借口向家属敲诈。

师父在《精進要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一文中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

我的理解是不要给被关押的同修送一分钱。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人身自由都没有,更谈不上自由的支配钱财了,这个时候给他们送钱就是送给了邪恶。那些钱实际都被恶警克扣贪污了,即使个别警察答应一定带到,他也做不到。劳教所规定个人不能持有钱,只能有点零星的“劳教币”。这些钱都入了他们的帐。而且恶警拿到钱,更不想放同修了。他们认为只要人在他们手里,就是他们的摇钱树。

大法弟子包括家属的钱财是大法的资源,是用来救度众生,助师正法的,不能给邪恶。邪恶无法无天的利用特权抓好人,本身就是犯法,是利用职权非法拘禁他人,理应负责食宿和一切开支。

另一方面,常人家属被勒索了钱财,也容易让他们生出怕心,甚至怨恨心,对大法弟子不理解,给他们得救制造难度。

劳教所向公安索贿,公安转而敲诈家属

我在被山东烟台莱山区恶警王明华等人绑架送入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时,在劳教所医院因体检不合格,医院要求将我退回去。我听到莱山区政保科科长王某把那男狱医叫到一边说钱的事。王某对那狱医说:“这个人家里有的是钱,只要把她转了,多少钱都有。”出门时,他对其他恶警说,这些医生这几年发了,各地公安来送人都要给他们送礼,过年的时候烟台威海送的礼品对虾盒摞在走廊上有半人高。

我在被送進劳教所的大铁门时,那个管教科长肖爱华,阴阳怪气的对烟台恶警说,这个人少了二千不要。那恶警说没带那么多,就一千五吧。肖爱华说,那你打欠条下次来再带上。

发灌食财

事后肖爱华到关押我的厕所里,对被半蹲半站铐在墙上二十四小时不能睡觉的我说:“你们公安给你交了二千块的营养费,要向他们去要,叫你给打个欠条吧。”这真是歪理!我一直在被酷刑折磨之中,谈什么营养!因为绝食抗议迫害,我被恶警折磨性的从鼻子中插管,插后几天不拔,全身上身和腿绑一起,就这样每灌一次竟然向我家人要一次“营养费”七十元。一边折磨人,一边还冒充什么“挽救生命”!

生活费全被贪污

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王村劳教所期间,每个入所的人,恶警都要想方法问出你家人的经济情况。然后给你家里打电话,说交“生活费”,买生活必需品。但是家人交来的钱根本到不了本人手上,而是“保存”在恶警那里,她们自称“给你记着帐”。但是这个帐你从来也看不到。被关押的人手里也不能持有人民币,只能有点块八毛的“劳教币”。需要买东西时只能在劳教所的商店里买,或托恶警出去买。

三年间,我的家人每次去探望都给我存不少钱。有时上千块。但是我两年的时间都是在严管中,根本谈不上什么花销。除了每天劳教所饭钱,再加买点卫生纸,洗漱用品,很少有花销。管帐的恶警李茜从不告诉我家人给存了多少钱,只是偶尔说我家人存了不少钱。因为不许见家属,我也不知存了多少。有几次她说,从我帐上拿钱给“大家”买东西了。买的是什么,花了多少钱我一概不知道。离开劳教所时,恶警李茜说帐上留下的钱要“捐给”他们。实际就是被她给黑掉了,连个收据都没有。最后离开时我一分钱也没拿到。

按邪党那个装门面的法律法规,这些被关押的人不应当收他们的伙食费,政府每年都按关押人数给劳教所这方面的经费拨款。劳教所把这钱黑掉了,伙食费采用记帐的办法,要求家属给交上。劳教所的那个伙食,是最差不过的,白送人都没人吃的,却成了恶警的生财门路。

越能干活越不放人

每天早上五点半到晚上十一点的,长达十六个小时的奴工,一刻不得闲,累晕了累病了的人,恶警根本不在意。有些有技能的,恶警拿自己的私活来叫他们干。

按邪党法律,劳教所应当是每月有回家探亲的假期,每年有法定假期,一年实际在所里的时间不超过十个月,所以三年期的三十个月就算是到期了应当放人。

可是自从有了外包活和生产车间后,劳教所悄悄把每个人的刑期都算成了一年十二个月。

钱越多越不放人

三年劳教到期的时候,恶警李爱文一方面害怕我身上的伤不好,出去被别人知道迫害的事,一方面看我年轻能干奴工的活,家里也总送钱,就又加了我几个月。我这才意识到给他们干活就是配合了邪恶。

我事后知道,不修炼的家人几年间被他们勒索了超过十几万的财物。我知道的也有其他法轮功学员家里送了很多生活费,导致被关押的时间更长。

一分钱不送,恶警急放人

和我相反的,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对这个经济迫害认识的比较清楚,她被关進劳教所后,恶警三番五次逼她打电话回家要钱,她坚持说自己离婚了,没有家,没有钱。恶警就说要亲戚来送点衣物,她亲戚就是不来,恶警逼迫无效,就不许同监舍的人给她任何东西,就是想挤出她的钱来。大家都悄悄的帮她。洗漱时让她用自己的卫生纸、牙膏、内衣等。恶警常到监舍去查谁在暗地帮她,发现谁给她东西就罚谁。但她总能得到好心人的暗中帮助。

因为没有生活费,每天的伙食都给她记着欠钱。后来,她身体健康出现危险,全身不能动。恶警把她送到医院后又一再打电话给孩子要求送医药费,孩子念很正,就是不给送钱。几天后,恶警认为这个人实在是一分钱没有,还欠那么多伙食费加医药费,天天都在赔钱,现在病成这样,干不了活,还得派人在医院值班,就把她抬到大街上扔了。恶警走后,她就回家了。

我的一位亲戚老太太被关進看守所两年多,由一百三十斤变成不到六十斤,随时有生命危险。恶警不断向她家人要钱,家人坚持说经济困难,不给,最后让她给家人带信说,给这个警察送多少钱,给那个送多少钱就能放她出来。同修切磋后认为坚决不能助长邪恶,不能送钱,几天后,恶警看实在榨不出油水来,就把她放了。

现在仔细回想,我当时对只局限于个人修炼时期的对钱财看淡,对正法修炼时期救度众生的法理理解不深,还有重要的一点,不能把这当成人对人的迫害。我们的执着心如希望舒服一点、求安逸、依赖常人家人的心要彻底的放下,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师父在《精進要旨三》〈在海外电话会议上的讲法〉中说:“修炼是严肃的,我叫你们修成的是神,同时能证实法,才把大法传给你们,给予你们从未有过的永远的荣耀。不是为了叫你们单纯在反迫害中成为常人的英雄呀,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中证实法,从而走向神。”

希望这些真实的事例能对大家有启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