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十四周年 亚特兰大举办烛光夜悼(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四日】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日晚,美国乔治亚州亚特兰大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城集会烛光悼念活动,悼念几百万遭中共残酷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活动中多位曾在中国大陆受到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并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

图1:纪念法轮功反迫害十四周年,亚特兰大学员举办烛光夜悼。
图1:纪念法轮功反迫害十四周年,亚特兰大学员举办烛光夜悼。

图2:亚特兰大学员用蜡烛摆出的“正法”二字
图2:亚特兰大学员用蜡烛摆出的“正法”二字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为首的中共集团开始发动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群体的迫害。十四年来,在中共的残酷迫害下,有名有姓被证实遭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超过三千七百一十名,数以百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等黑窝进行迫害。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恶行被外界曝光后,调查显示,自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六年之间,迫害最残酷的期间内,据估计至少有上万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活体摘取,尸体被焚化。而迫害至今依然在继续。

来自乌克兰的年轻人米箫和来自韩国的智英女士来到现场,当了解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真相后,表达了难以置信的震惊。米萧说:“听到这件事情,我不仅惊讶,而且震惊。”智英女士说,“我也非常震惊。中共政府做这种事情真是没有人性。我非常伤心。我不知道中共政府一直还在干着活摘器官的事。中国应该公开化,走向更民主化的社会。我还以为中共政府会改变现状,其实根本没有。在中国不能上脸书、推特,就是在埃及,人们也可以通过社交媒体进行抗议。然而在中国却没有这种自由,真是太令人伤心了。”

曾遭受迫害的学员以亲身经历揭露中共的恶行

来自辽宁的一位资深船长、法轮功学员孙先生由于坚定修炼法轮功,三次被中共非法关押,家人随时随刻都被威胁恐吓,给全家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孙先生说,“我有一个朋友也是法轮功同修,叫刘永来,他被非法抓捕三个月就被迫害致死,其间他的妻子也被非法抓捕,他的家庭被搞得妻离子散。十岁的孩子失去了亲人的照顾。”“刘永来被绑在木板上,身上浇上水反复电击,身上起很多泡。然后反复地让他头朝下,颠倒过来,反复地这么电他,用水泼他,后来他被迫害致死的时候,非常严重,身上非常难看。”

孙先生还表示,他的另一位同修李宗明,也于二零零三年在沈阳第四监狱被迫害致死,他生前一米八二,身强体壮,被迫害死时只剩下皮包骨头。孙先生他每当想起还有成千上万中国大陆的法轮功修炼者流离失所、失去亲人,都非常痛苦。他说:“非常希望所有的有识之士、正义之士能够站出来去阻止这场迫害,这场迫害必须停止,必须立即停止!”

来自江西的法轮功学员陈琦原来是银行职员,她在家庭、经济上都遭受了严重的迫害,只是因为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就被非法关押四次。在女子劳教所,她被长期强制压制,长时间制作大量的出口奴工产品。由于劳动量太大,她得了严重的肾病综合症以及尿毒症,还不给保外就医。她母亲因此造成严重的心力衰竭。陈琦还亲自见证了其他法轮功学员被活活迫害致死的情景,“我亲身经历两个法轮功学员一个被活活打死。一个是灌食时被打死,毛衣上都有被电击出的、烧焦的洞。有个女同修被关进精神病院,直到我二零零八年出国都没有放出来。我希望善良的人都起来制止中共的迫害!”

被海外法轮功修炼者协力从中共劳教所里营救到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周雪菲说:“十几年前的事情我都还有印象,中国大陆当时其实被关进去的人我记得有芭蕾舞演员、警察、国家政策研究人员、海外归国留学生、公务员、企业白领、教师、护士,基本上都是中国大陆的主流人群,当然还有些家庭主妇。”周雪菲还说,“在劳教所里有两个最邪恶的方面。一个就是劳教奴工,一个就是活摘器官。被党文化洗脑的国人要自己认清楚什么是‘真、善、忍’,什么是‘假、恶、斗’,这是区别很明显的东西。大家自己都可以看清,应该怎么样给自己人生做一个选择。”

来自广州的张国良原来是民航客机的飞行员,他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迫害了七年。张国良说:“所有中共迫害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我们放弃修炼法轮功。这真是对人性的迫害,对正信、正义的迫害。在劳教所,我见证了一个同修冯炳坤,他妻子怀孕几个月被关到女子劳教所,被强迫打胎。还有一位女性同修叫董玉花,她被强制关在精神病院,被强制注射药物迫害,把她迫害的当时几乎失去记忆,现在留下终生后遗症,终生不育。”

张国良回忆被关押在广州黄埔洗脑班迫害时说:“他们(中共)采用各种卑鄙的手段整天想着各种方式迫害我们,把人倒吊起来,然后把头扎在水桶里灌水,或者把人按到厕所的马桶里灌水,把人肚子灌得大大的,然后用脚把水踩出来,然后再灌再踩,来回反复这样干。或者用铁锁敲头、强迫人用一个姿势长时间站着,做不到就殴打。对男性还会用夹子夹着性器官。对女性法轮功学员会经常用针扎,或头发一把一把的揪掉。还有在大热天把人用棉被裹起来,让人全身长红斑、痱子等。”

张国良说,在广州黄埔洗脑班里,一位广州大学教师被迫害致死,洗脑班打报告说她自杀。“前几天还看到她,后来就看不到了,后来在洗脑班领导的桌上看到报告,说她自杀了。可我们被关押的房子里二十四小时监控,除了被迫害,根本没办法自杀。”

张国良还讲述了关于活摘器官的见证,他说:“这种最邪恶的事情,在历史上纳粹都没有做出来,中共邪党却做的出来。有一位姓谢的同修告诉我说,他的同事曾经告诉他,他的同事也是因为肝癌晚期,到北京很快就配对移植了一个肝。那个移植的医师还告诉他,这个肝是一个炼气功的,身体非常好,这是一个好肝。这种最丑恶的事情,把活人的肝、器官给摘取了,竟然发生在了中国,发生在中共邪恶流氓集团统治下。就像人们说的,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未见过的邪恶。我今天站在这里,我用我的经历和我的见证来揭露中共,并不是我对它有什么特别的恨,我觉得它也不配我去恨它。我和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的目的一样,我们不想让这种邪恶在这个星球上继续蔓延,我们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我们才劝大家三退。全球正义的人要站出来,制止这种邪恶!”

亚特兰大法轮功学员表示,十四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人们目睹了一个人类有史以来最残暴的政权的所作所为,也目睹了千百万法轮功修炼人的至真至诚、大善大勇。这是一场善与恶、正与邪的空前较量,这是对人类的良知和善念进行检验的关键时刻。每一个人在真相面前,都面临是非与善恶的选择。历经十四年后,邪恶的迫害大势已去,而法轮功学员则广传真相,给世间带来光明和希望,邪恶灭亡在即,正义必胜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