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关中要坚定对大法的正信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四日】我六十岁,是于九七年喜得大法的大法弟子。十五年的学法和修炼实践,我深深懂得了生命要想升华,全靠吃苦和悟性。真切体会到了关难没过去后的痛苦,和关难过得好的幸福。下面我把关难过得好的写出来和大家交流,以共同提高、共同精進。

信师信法闯生死关

二零零六年,我在省洗脑班违心妥协出来从新修炼,身体到处疼痛,特别是心脏和前胸后背整体疼痛难忍,特别是严重时,感觉有东西在里面乱钻,钻时炸炸作响,几乎每晚都这样。我坚信师父坚信法,每次痛时,我盘腿端坐,诵读《转法轮》两至三小时,结果不但不痛了,精神特别旺盛,毫无睡意。

白天我坚持努力做好三件事,发正念时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安排,同时向内找自己,发现自己善心不够,救人没做好,因此我增加救人项目,除了发真相资料,还发真相信,打真相语音电话,使用真相币,现在面对面发真相资料和讲真相。后来逐渐疼痛减轻。

二零一零年四月,一天晚上,师父借我孩子的嘴点拨我说:“我不要你给我找工作了,我的事不要你管了。”妻子(常人)长期干扰我说孩子无工作是因为我只顾炼功不管小孩,其实并不是没有管,而是人各有命啊!

我为了消去干扰,就执著于给孩子找合适的工作。心思用于看外面的招聘广告,这次小孩说不要我管,这下我彻底放下了这个执著。结果,伴随而来的是,我大量的拉肚,肚拉空了之后,胃部象有石头堵塞,不能吃不能喝了,强行吃点喝点东西,几小时后全部吐出,吐得直流眼泪,大便和小便全部没有。妻子发现了,说我得了胃癌,要我去医院做检查,做胃镜。我说我无病,修炼人没有事的,这是师父为我清理身体,是好事。

一段时间后,我已骨瘦如柴,但是精力旺盛,走路象要飘起来一样。打坐发正念身体像顶天立地的柱子,定力非常深,舒服无比。

一天上午,一个熟人老年人走到我面前跟我说话,一会儿大声惊呼说:“我站你这里,真是全身发麻。”一会儿又惊奇的说:“我的腿不痛了,我的腿真的不痛了,法轮功是真的啊!法轮功真的是好功啊!”我问他腿怎么痛?他把拍的片给我看,说腿根部长个大囊肿,很痛。该老年人诚信了法轮功,同意退党还看了《转法轮》。妻子再次看到我骨瘦如柴,哭着说:“小孩没成家,你就不行了”并请来许多亲戚,逼我上医院,老婆也说我走路都飘起来了,还说西街周某某炼法轮功得了肝腹水,不上医院,结果死了。我说:“周某某只信,不按师父说的去做,坐那里信,不学法,不炼功,不发正念,只信不做是假信,假信就应该走就走了。我坐下来看书学法,心脏痛时,看书两个多小时就不痛了,我现在不但没病,还长功了,有个老年人碰到我,说站在我旁边全身发麻,腿痛好了,很神奇。你要我上医院,那只能落个人财两空。有个姓陈的炼法轮功,心脏痛,被家人强行送医院,结果,花了十几万,人死了。这样的例子很多。”结果我没去医院,每天晚上加强学法两到三小时,白天出去证实法,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打真相语音电话。

历时二十天左右,我能吃能喝了,一切正常。我到我老弟家去,弟媳看见我大吃一惊,说:“你身体气色这么好,怎么说你有病,人不行了呢?”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你要重视心性修炼,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炼,把常人中的欲望,不好的心,做坏事的想法去掉。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来一点,自身的坏的东西已经去掉一些了。同时你还得吃一点苦,遭一点罪,把自身的业力消掉一些,那么你就能够升华上来一点,也就是说,宇宙的特性对你的制约力不那么大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给你一个长功的功,这个功就起作用了,就可以在你的体外把你的德这种物质演化成功。”心性提高了,在吃苦遭罪中业消了,师父就给我长功了。我的生命层次就升华了。

正念正行闯黑窝

去年上半年,“六一零”恶人,把我绑架到洗脑班。一到洗脑班我就告诉那一大群恶人恶警,我说:“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我的今日,法轮大法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不然的话我心脏病,胃癌,人早就没了。我每次病痛难忍时,只认真看二至三小时的《转法轮》书,就不痛了,太神奇了。今天你们把我绑架到这里来,首先必须让我学法炼功,给我书看。”只有一个“六一零”愚顽人员说了对大法师父不敬的话。

开始那里的恶人帮教等人员,一一上来问我有什么困难,有什么要求,我说要求学法炼功。其他问话我不答。再就是讲大法真相和发正念。那个顽固的人来跟我说我是为了祛病炼功。我说:“我不是为了祛病炼功的,我是要修炼大法到底的。”他骂我是白痴,立即溜走了,叫帮教来。帮教认真听我讲真相后,也不吱声了。于是我就入静发正念,再就是背《论语》和下面四首诗:“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1];“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2];“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3];“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4]。

吃完晚饭,一个姓吴的邪恶帮教来跟我说话,我问他:“你姓什么,叫什么?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我不承认他,他立即灰溜溜的走了。过一阵,另一个顽凶“六一零”人员把他带到我旁边坐,介绍了他的姓名和身份。我告诉“六一零”人员:“你们未出示任何证件把我绑架到这里来,你们犯法了。没有任何法律说法轮功是邪教,公安部认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港澳台炼法轮功的非常多。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能不炼法轮功吗?”他狡辩了一会,他说他是无神论者,还说他上了恶人榜。我说:“你是无神论者,我是有神论者,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怎么谈?谈不拢。何况你上了恶人榜,更无资格跟我谈。信仰自由,我要入静。”此恶人灰溜溜走了。姓吴的帮教来跟我说话,我先跟他讲真相,他不接受,给我介绍佛教的东西,我说,佛教的东西我不感兴趣,我不需要知道它。他硬是要说,我说:“信仰自由,你信你的,我信我的,你说的我不听。”他见我不听,就说恶话,说什么共产党不准炼法轮功,你就不能炼。小车要让大车,我说:“我送你我师父的一首诗‘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1]。”他先说不懂,我就解释,他听懂后,就灰溜溜走了。

此后,再也无人来对我搞什么“转化”,我每天晚上炼五套功法,不看邪党电视,只是反复背法和经常发正念。第三天,说什么省里领导来检查。当一群人跟着省领导到我面前,我照样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认真看《转法轮》两到三小时病痛就神奇消失。”等。他们说什么邪党关心法轮功学员,省领导伸出手来要与我握手,我拒绝握手,他手伸出好长时间,我没有握,闹个没趣,走了。第四天,“六一零”头目跟我说,允许你炼功,但不要发不要贴,上面的领导要跟你谈话,你一定要去。我没理他。他走了。第五天,市领导找我谈话,在他的办公室里,他叫我敞开说,绝不打棍子,不抓辫子,不戴帽子,我给他讲法轮大法真相,告诉他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出于妒嫉一个人要迫害。其他常委都不同意迫害。告诉他薄熙来迫害法轮功遭了恶报,天灭中共是真实的。他和气的说了些不相信的话,最后说:“过一两天你回去吧。我叫单位来人接你回去。”谁知,又突然通知,说两天后省里有更大的领导来检查,又要我多呆两天,这次更多人围着省官到我跟前,给我乱拍照,我扭身不让他拍,停止拍照后,我就大声讲大法祛病的神奇真相。

这伙人走后,那个顽凶“六一零”人员对我说:“你走不了了,明天省里派专家来“转化”你。”我不承认,反复背诵前面介绍的四首诗和《论语》,同时发出强大正念,解体另外空间操纵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结果我顺利回家。

九天洗脑班,我每天炼功,背法,发正念,讲真相,后来无人找我搞“转化”,更无人找我写什么和签什么字等。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5]。

这次在黑窝里做的一个梦中,我在天空中飞,从未有过的飞得高,美妙无比。回来后,同修说我气色变的非常好。我也觉得比以前更舒服。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