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诚所至 金石为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四日】我因为运用师尊、大法赋予的能力在正念清理邪恶方面做的较多,现在把一次营救同修过程中所做、所思、所想的写成文字,与同修交流。

一、放下一切人心,营救大法弟子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的一天凌晨,有一位经常到我这里来的同修漫不经心的说某姨(同修)昨天和其他的两位同修出去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让当地派出所恶警绑架,现在下落不明。

我对这件事很惊异的同时,还对此同修不以为然、无可奈何的态度不解。我当时就指出来,这还用说吗?一边上明慧网曝光,一边组织营救呀!包括家属去要人。另外组织营救,近距离发正念也是最直接、效率最快的办法。

某姨这位同修,已是年近七十,但平时正念很强,自己学会了下载,打印,制作真相资料,然后再带着同修去发。她们出事,我马上想到自己责任很大,原来都是她每个月来我这里一到两次,我们在一起清理掉很多的干扰破坏因素,旧势力的所谓安排。

有一天,我突然悟到大法给我展现出了新的修炼机缘(我是开着修的,且具有能力的那类同修),就给周围的同修讲,我以后要独自做些证实法的事。自那以后,某姨同修已有五个月左右没来我这里,我内心充满内疚。“营救同修,营救同修”,这一念非常强烈,通天彻地。恰这时,又有具备交通工具的同修到来,一切都有安排。我俩找了三个地方,终于找到关押某姨同修的地方——县拘留所,后某姨同修被转到县看守所。

第二天,去了四个同修,整整一上午,邪恶的败灭物质团团围住这个看守所,到回家前一小时,它们慢慢消融,且势如破竹,打开一个,很快就化掉,这时,我紧绷的心才有所缓解。

二、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我心不动,坚如磐石

某姨同修被迫害这件事上明慧网曝光后,当地同修也知道了,但相当一部份人,除了整点、晚上八、九、十点发正念带上之外,近距离发正念好象与他没有关系。有的讲理由,有一同修家,我去了两次,开始答应的好好的,第二天就是不去,再问她时,她说,和同修交流了,在家里做也一样。讲话时,手里的毛衣还在飞针走线,这还是那一片相当有影响的同修。我看到了,这应该就是定数。

另一家同修借口说,自己最近状态不好,就在家做吧。还有一家,我去她家里三十分钟,她都是在找理由不去,最后,我明显带有情绪下楼时,她才说,明天我去。她哪里知道,此同修去了两个小时,她身上极其不好的东西就被正法因素给去掉了。

同修们哪!营救大法弟子难道不是修炼的一部份吗?到底是什么心在起作用呢?难道做事的多少才是衡量修炼的标准吗?什么心都得去呀!此同修到现在为止,还是陷在不断出事的怪圈中。有师在,有法在,还是自己走出来吧,自己根本的执著不去,和一个常人做大法的事有什么两样?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首先要从自己做起,师尊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讲:“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程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1]

三、挖出真正迫害大法弟子的根子,层层消灭掉

我看到某姨同修背后的因素非常复杂,她历史上出身于佛家,又在道家中修炼过,那个道家的师父不想放过她,利用着低灵烂鬼在起作用,共产邪灵残余的东西也绞在里面,她与西方的某些正教的主还有关系,它们也在干扰。还有宇宙中的旧神安排的所谓“修炼的路”,而起决定作用的高层次的旧神又把她整个人框入一所无比高大的楼房里,那楼房里有无数的房间,其中每个房间就是一个格子,里面都有人,某姨同修就在其中一房间,而所有的这些都要一一摆平。那个高层次的旧的神(佛)的世界要全面清除,这个神应该和我有着巨大的因缘关系,他世界里有数不清的众生,看着他们被一一化掉,我象麻木了。佛法应该是慈悲与威严同在的,到了这个份上,谁也没有办法。

四、大法弟子在创造历史

在这次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有很多同修都达到了忘我的程度,有的做生意的直接关门带着孩子同修坚持到最后;有的在外面上学的同修也成了近距离发正念营救同修的主力军;还有外地过路的同修也拿出自己的一份努力。

参与的同修中有一个九十岁的老阿姨,参与前一段时间,老是有一个声音告诉她,你去死吧。参与营救同修的第一天,一下车,她就开始上吐下泻,这时,我看到一个腰弯到九十度的干瘪苍老的老太婆飘到我面前,三分钟,我就把她化掉了,这应该就是老阿姨下地狱的身体。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她才恢复正常,第二天,看老阿姨好象年轻了几十岁。

在此期间,我和儿子同修每天坚持到黑窝附近发正念,过年那段时间,也只休息了一天(因初一还没有通车),初二,我俩在看守所后面的雪地中一站就是两个小时。达到目地后,再坐车回家,简单吃点儿饭,就到了六点发正念时间,紧接着清理一个小时,一直到七点,然后又到晚上八、九、十,再加上四个整点,一天坚持十个多个小时正念清理另外空间的败灭物质、迫害因素。

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做,不营救出同修决不收兵。我的脸换了三种颜色,春天黑斑,夏天黑色,秋天红色,我就象一支箭的箭头,不但自己开拓前進,还要带动属于自己的箭体——所有参与营救的同修坚持到底。

就在看守所这一个地方,我们做了六个多月,期间销毁的败物质不计其数。我经常一个人站在马路上看着马路下面小区有一个工人,利用大铁锤、钢钎、撬杠、切割机等等简单的工具,把一尺厚的水泥路面砸开,取出里面的钢筋卖掉换钱,期间付出的艰辛和汗水只有他自己知道。看到这些,我想到我们不是在做同样的事情吗?把旧势力搞的(被关押同修一个月就被公安非法批捕)所谓定局,彻底清除掉(砸烂),毁掉一切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因素,而我们大法弟子不正是在改写、创造历史吗?

营救某姨同修这件事,前前后后历时九个多月,二百七十多天,参与者近四十人,换了三个地方,县看守所六个月左右,法院一个半月左右,派出所二十天左右。清理到最后两天,还有一个大家伙,表面看上去象一个老农模样,我说你别走,让我再看看,它“哗”一下现出原形,是一个灵体,三十分钟解决掉。我再往下看,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了。我知道某姨同修该回家了。

果然,晚上在梦里我就去接她,驱车二十公里,来到一个象看守所,又象地狱的地方,往底下走,看守象鬼差一样大声喊,某某地方的来接人了,“哗啦”一声大铁门拉开,阴湿的水泥地上躺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某姨同修是个男元神,且年纪很小),已经病入膏肓,我双手抱起小男孩,泪水迷住了眼睛。

两天以后,某姨同修就回到家中。整整九个月,我从来没有感到精力不够,信心不足,几乎是一口气跑完全程,我也深深体会到营救同修的艰辛和整体配合的重要性,感悟到师尊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的“在它们来看,你要能救了我,你得能到了我这层次才行,你得有这个威德,你才能救了我。你没那个威德、你没达到我那么高,怎么救我?那么它就让你摔跟头、吃苦、去你的执著,然后把你的威德建立起来,你修炼到了哪个层次了,你才能救了它,都这么干。”[2]想到这里,我摇摇头,又点点头。

我想好好的睡上三天,猛一轻松,却有点疲了,静静的休息了一晚上,大法又在我面前展现出了全新的修炼机缘。

因写的仓促,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