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固的父亲终于三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四日】一九九五年十一月,我抱着脱离生、老、病、死,走入大法的门。修炼后,十几年的头昏、头晕、神经衰弱、慢性肠炎、慢性咽炎不翼而飞,左肩酸凉,妇科病也好了,膝盖以下湿凉的症状都消失了。刚开始修炼,就经历了很多家庭关,丈夫常常又骂又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也走出来讲真相,由于法理不清,在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劳教近两年中,压力面前,抱着侥幸向邪恶妥协“转化”了。邪悟后,自己断断续续,走了很长一段弯路,

慈悲的师尊在我走弯路的这段日子,一次次的叫同修给我送大法资料,《洪吟二》、《转法轮》和新经文,切磋帮助我,一次次扶我走正。直到二零零八年我才真正回到大法中,并开始做三件事。

二零零八年下半年我开始讲真相做三退。我主要给家里人、亲朋好友、同学同事邻居讲,认识人只要有点面熟的都讲,还给卖菜的、收废品的、补鞋、装修的等等讲,只要有机会单独聊,我就讲真相。因以前讲过真相有基础,所以给同事、朋友劝退比较容易,但对自己的家人就很怵头。给家人的朋友讲也怕他们告诉我的家人。可是怕什么来什么,父亲、姐姐的朋友真的告到他们那里,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多次。每次家人都会来电话质问我,并把我狠狠说一顿。

每次我都向内找,找自己的爱面子心,情,怕心等,现在这样的事情少了。但家庭的关久久过不去,尤其父亲,觉得真难!

父亲八十岁了,是所谓“离休”干部,工资高,而且被邪党洗脑六十多年,加之他个人个性很固执、暴躁,知识面狭窄,我们从小就很怕他,所以在思想上就觉得难。特别是被迫害非法劳教回来,丈夫要与我离婚,为了使我和孩子有房子住,父亲给了前夫一大笔钱,比全套房款还要多。还有,父亲曾为了让我放弃修炼,让我保住工作,曾给我下跪,这都是邪党迫害造成的!他听信恶党对大法制造的种种谎言,把它们都记到法轮功身上。所以,我在家不能给他提“法轮功”三个字,一提父亲就暴跳如雷,让姐姐、哥哥、母亲一家人训斥我。所以救父亲感觉太难太难了!

二零零九年我给我的二舅真相光盘。为此,哥哥来我家敲开门,大门敞开着就对我高声叫骂,我与女儿急忙发正念,哥哥才跑了。后来从弟媳那里得知,我给舅舅光盘的事被父亲发现后,父亲象疯了一样,是父亲打发哥哥来我家“教训”我的。女儿天目开了,她说我的哥哥、父亲背后有动物,她还看到父亲的家里、房顶上、院子里都落满了蛤蟆一样的动物。我和女儿发四十分钟正念。清理完了,女儿说师父来了,笑眯眯的站在半空中,向房下扔了一个东西下来,那时是十点多了。与后来弟媳讲的十点多父亲才平息下来时间相符。师父在看护着我们。

从此我开始重视对家人发正念。我将《风雨天地行》悄悄放在窗台上,把毛魔头的石膏像偷偷装走摔碎,把家里的邪党的书拿出来烧了,父亲因为没有证据证明是我做的,也就作罢。

给家人讲真相,家人把我看了起来,我每次参加集体学法,他们都把我家的电话打爆了,在电话里质问我哪去了?我越怕,他们就象长了眼睛一样,而且“法轮功”那个词电话里非提不可,以此给我施加压力。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年。我放下了情,每次接家里来的电话就告诉他们电话里别讲,电话里提我就挂电话,这一魔难才结束。因为我的电话可能是被邪恶监听的。

我被迫害了后母亲对大法真相一直不接受。二零零八年查出肺癌晚期,万般无奈下,才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一次次把母亲从死亡边缘救过来,可是母亲每次好了之后,由于惧怕邪党和父亲,竟随着父亲说是父亲治好了她的。我纠正她,她一次次否认。师父一次次给机会,可是母亲就是不讲实话,直到去世前几天,才说了四遍父亲听不懂的话:“我们受骗了!”

母亲走了。我从她身上我看到了“情”是多么的害人。为了情,连自己的未来都放弃了,多不值啊!

有一天,我帮父亲料理完家务,见他还处在失去妻子的痛苦中。一般情况下,这时候人要比平时理智一点。我决定放下对父亲的情,不怕他发火,放下对哥哥的怕,不怕他讲刺耳的话,我将“抗日”真相碟片送到父亲面前。一向厉害的父亲震惊的不知怎么好,我发着正念,他说:“你,你,真是,怎么又给我这个……”我一直发着正念。两天后,父亲找我谈,哥哥在门外听着,我依然边发正念边和父亲谈,这回原本打算劝我放弃大法的父亲最后竟顺着我讲了,并第一次温和对我说:“在家里说说可以,到外面就别说了,外面坏人多。”

过了一段日子,我又与父亲的一个朋友(也是同修,他曾多次给父亲讲过真相)约好,请他再给父亲讲一次真相,劝三退,我与另一同修在家发正念。我们连续发了两个小时正念。几天后问父亲的那个朋友同修,同修说父亲同意“三退”了。我们为父亲得救高兴的同时,也体会到同修配合的威力。

给家人讲,不是讲一次就完事,有时还得反复讲。我发现自己的争斗心、不让人说的心,在讲的过程中会立即对照法归正,他们也就不跟我生气了,也奈何不了我,因为我说的句句在理嘛。

现在父亲脸色白里透红,吃了很多年的高血压药也停了,说不能吃了,再吃血压就低了,我知道他也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现在家人百分之百都“三退”了,我知道是大法的力量,是同修集体配合的力量。而我还有很多执著心,依赖心、懈怠心、怕心、不让人说的心、显示心、色欲心、懒惰心,我要努力修去,更加努力做三件事,才不负师望!

师恩无法报答呀!在这里我谢谢伟大慈悲的师尊!
谢谢同修给予我的无数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