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之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五日】我有幸与师尊与大法结缘,从此人生便有了幸福之源。十多年的修炼,大法使我从浊世中脱胎换骨,坦然淡定,名利情逐渐成了过眼云烟,好轻松、好快乐!如果没有师父把大法传给我,我这个二十多年没有开心笑过的人,怎么能这么坦然面对人生?

一、学好法走出魔难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从小就想到寺院出家修行,梦想哪个世外高人能把我带到深山修炼,直到被家人包办嫁了现在的丈夫,无论是出家修炼的愿望,还是在人中找个情投意合的伴侣的愿望都破灭了,但对人为何来在世上的思索更强烈了。

丈夫和我性格上差异很大,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丈夫家穷,结婚时一分钱都没给,我们没房没钱,一无所有。个子矮、脾气很差的丈夫心眼还特别小,一次家里请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农村木匠给家里干活,我在门口梳头,丈夫回来看到说我倚门卖俏,我一个二十多岁年轻漂亮的人会向一个老的牙都快掉光的老头卖俏?我当时都气哆嗦了,有时和男的说笑被他看见,他回家什么难听说什么,家里经常为这些吵的不可开交,我经常问苍天,为什么从出生到现在我就没一点快乐呢?多次想自杀,身体渐渐垮掉了,七、八种很重的病,还有附体,长期积累的怨恨,对未来不抱任何希望。

直到二十九岁那年,我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使我明白了一切苦难都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婚姻也不是谁包办的,而是天定的,师尊在法中讲:“人活着就是业力轮报。你欠他的,他来找你要债,要多了下回他再还你。儿子不孝顺父母,下回倒过来,就是这样轮来轮去的。”[1]我对丈夫表面上尽量忍让,没想到丈夫对我更差了,使我从内心没能真正修去对丈夫的怨恨心。

二零零零年,我走了很大一段弯路,告别了这个曾以死抗争的婚姻。但在人与人的交往中,我觉得还是修炼好,终于在零五年自己走回法中修炼,师父慈悲没有放弃我,点化我回到前夫身边复了婚,没想到这次魔难更大了。

丈夫看我哪都不顺眼,家务活有没干到的,他就没完没了的指责挖苦,干了他又嫌这么干不对,那么干也不对,有时冰箱里的青菜多放几天或放乱了,他会把菜连泥带土一起摔在地上,干净的地上顿时一片狼藉,有时他指着我鼻子大骂并赶我出去。我心里很苦,常常偷偷流泪,后悔自己回来,后来发现丈夫外面有人了,我规劝他,他不承认还要砍我,有时干着活回头看他正两眼恶狠狠的看着我,我当时感到心凉凉的很苦,后来实在受不了了,就和丈夫大吵大闹,把对他的怨恨都发泄出来了,眼里全是他的不足。

心性也一直在往下掉还不自知,后来有一条腿弯处长了一个包,以前打坐两个小时都不会太疼,现在发正念都坐不住,这下自己终于清醒了,开始真正的向内找,一点都不再看丈夫的不足,并开始大量学法,做饭干家务时背《论语》、《洪吟》,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利用早上发完正念的二十分钟或半小时背《转法轮》,现在第三遍已背到第九讲,睡前背《洪吟》。

通过大量学法,发正念,终于走出人的思想框框,什么第三者、什么男女之情,这不是自己要的,只不过是自己应该放下的一场梦而已,而且丈夫对自己那样,不正是自己的内心表现吗?从一开始就什么都看不上他,不关心他,对他二十来年的恨有增无减,师父讲:“相由心生”[2],他就是我的镜子啊!从一开始的忍都是为自己修炼得正果,基点都是为私的,不能遇事真的站在别人角度为别人着想,这也是我走弯路的根。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自己,不关心丈夫还怨他到外面去找人,既然嫁给人家就有照顾关心丈夫的责任。师尊讲:“现在的人哪,把情看的很重,可是情是个最不可靠的东西。你对我好了我就高兴,你对我不好了情就没了,这东西能可靠吗?能用情来维持人的婚姻吗?人哪,除了讲道义之外,夫妻之间还有一个恩呢。”[3]师父还说:“修炼人你在哪都是个好人,你要考虑别人,在家里为什么不能考虑、体贴自己的丈夫呢?我们不是要给未来人类留下最好的吗?”[3]从这段法中我悟到,我们修炼中的关难都和大法联系在一起,是证实法、洪扬法;还是给大法抹黑,让世人不能在我们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从而误解大法,影响救度众生,也不能给未来留下正确的修炼之路。

当我能理智清醒的看待这件事情时,对丈夫的怨和恨没有了,并发现其实丈夫是一个有很多优点的好的生命,对大法有正念,支持我修炼,个子虽矮却真正能像男子汉一样支撑着这个家。不用我去工作,工作不贪不占,对老人孝心,我家姐妹八人,只有姐妹四个管老人,丈夫从无怨言。这时我真的从内心感谢他能让我衣食无忧安心修炼,对他的伤害很后悔,现在真正关心他,照顾他,他做好事时,表扬他肯定他的行为,不知不觉丈夫也变了,归正了不正确行为,并抄了一遍《转法轮》。如果没有大法指导,我跳不出人的自私狭隘,现在心中装着法,家庭和睦幸福。

二、带好昔日小同修

我得法时女儿才八岁,和我一起学法炼功,能双盘两个小时,七二零之后就不炼了,并受了现在不良社会风气影响,思想叛逆变异,我和丈夫都很头疼。

我对女儿的情很重,因为自己从小就在继父的打骂下长大的,所以不愿女儿受一点苦,有次梦中梦到她被强暴,我在梦中完全想不起自己是修炼人,气的跟人家去拼命,醒来后很懊丧,自己这时也清醒的意识到对女儿的情太重了,不但会毁了自己也会被旧势力当借口挡着女儿回到法中来,向内找女儿不听话也是在让我看透人间的情跳出来,她走到今天也有我的责任,自己走了弯路,没带好女儿。

其实女儿也有很好的一面,相信师父,相信大法,遇到危险都会想到求师父,偶尔还给同学、朋友三退救人。其实她的佛性还在,是旧势力利用我的执着为借口挡着她修炼,我理清这一切,就一边归正自己,一边见机给女儿念一些心得体会,听一些神传文化,一点一点归正她变异的思想,发正念否定旧势力,清除邪恶,女儿抄了一遍《转法轮》,在抄《洪吟三》时,突然想跟师父回家了,现在虽不太专注,很少炼功,但学法发正念,也配合我讲真相,前几天还和我一起唤醒一位她小时认识的一位同修,后来这位同修跟别人说,女儿变化很大,她很受触动,是啊,没有师父没有大法,女儿在这个大染缸中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呢。

三、讲真相救众生

在这几年讲真相中,自己也积累不少经验,同时也能从中看到自己许多不足,由于对现在太变异的人看不惯,就不愿对这样自己认为太肮脏的生命讲真相,是自己不慈悲,对众生有分别心,现在这些心很少了,我很少因为自己懒惰不出去讲真相,我觉得不出去就是浪费自己和他人的生命,觉得师父给我这个健康的身体,不是在常人中享福的,那样就觉得是在犯罪。所以,不论刮风下雨,没特殊情况都会出去救人。

其实讲真相不难,想搭话就要找到切入点,有时满头银发的老人都会成为切入点“哎呀,您老人家的满头银发真干净,真是鹤发童颜哪”,接着问身体,很快就能讲到正题,有小孩或怀孕的更好讲,有小孩先夸孩子,在讲现在人的残忍,偷孩子卖器官,人现在坏都是邪党的无神论造成的,人不怕报应啥都敢干,而且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讲到摘大法弟子器官等真相。在超市讲真相,看到挑菜的,自己也去,然后自然的问人家这个菜怎么做好吃,然后讲到食品安全揭露邪党干部吃特供不管百姓死活,我讲真相不直接讲邪党这个词,怕不明真相前反感不利讲真相,有时会碰到说什么某某教,我就对他讲,咱们看看谁邪吧,共产党培养出来的官个个贪污腐败,不腐败不行啊,因为是官得用钱买,吃喝嫖赌无恶不做,你再看法轮大法教出来的都按真、善、忍做好人,看到地上的钱都不捡,吃喝嫖赌都不沾边,你问市场卖菜的谁不知道给大法弟子多找钱都不要,你说谁邪?他一下就明白了,这样先沟通,拉近距离,讲真相一般都很好接受。我无论走到哪,都尽量把真相传播到哪,因为随着自己不断的提高,烦恼也越少,越觉得世人活得真的很苦很累很可怜,真心希望人都能与大法结缘,能有一个好未来。

以上是自己修炼中的一点体会,其实在大法中受益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弟子用什么都无法回报师尊为弟子付出承受的一切,唯有用大法不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把自己修成一个最纯净的生命来回报师尊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