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被毒打致死 儿子申冤遭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李志勤的孩子失声哭诉,抹不去的那一幕:“冰柜里那么冷,爸爸竟光着上身、光着脚丫,就穿着一条单裤子,前胸后背腿脚上都有伤……”

河北宁晋县法轮功学员李志勤,二零零七年九月被宁晋县公安局警察绑架后,仅仅三小时就被殴打致死。五年多来,家人在申告的路上举步维艰。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家属再向河北省高级法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的立案要求。不料三天后,李志勤的儿子李光被警察绑架。

经多方打听,李光现被非法关押在邢台市洗脑班迫害。

殴打致死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晚,李志勤正在赵县租住的房子里睡觉,宁晋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申建中带领十三名警察突然翻墙而入,闯进屋里。几个人抓住李志勤就打,他儿子问“你们凭什么打人!”

李志勤很快就被打的动不了,接着被两个人架了出来,头耷拉着,戴着手铐,恶警还叫嚣:“别装样,今天抬也得把你抓走。”(中共警察把抓法轮功学员当首要任务)

当李志勤被恶警架至院子中央时,家人听见他大出了一口气,就再也没有声息了。

李志勤被殴打致死后,宁晋县邪党恶警没有立即通知家属,而是两天以后才通知。对李志勤的家属称李是“心脏病”突发而死,只让家属匆匆看了一眼遗体,就匆匆拉到邢台市火葬场火化。

李志勤
李志勤

左:医院死亡证明死因一栏写着--呼吸心跳骤停。

右:依据死亡证明填写的火化介绍信死因,却赫然写成:因心脏病突发死亡。
右:依据死亡证明填写的火化介绍信死因,却赫然写成:因心脏病突发死亡。

李志勤被打死后,五年来,家属顶着压力,奔波于有关部门,进行申诉。

互相推诿

对家属的追责,宁晋县检察院说:“你去找公安局,谁办的案,有信访局、有纪检……”家属先后找到宁晋县政府部门、信访局、政法委,都说:你们到公安局去问。

家属多次去公安局,公安局说:“你们去找六一零、政法委,六一零是主要处理机构。”转了一圈,家属又找到政法委,对方说:“你们可以到市公安局审核。” 又推给公安局。

统一谎言

李志勤生前身体非常健康,无任何心脏病表现,也没有心脏检查认定。宁晋县公安局、宁晋检察院统一口径,硬称李志勤是死于心脏病突发。

宁晋县公安局方说,是检察院做的法医鉴定。宁晋县检察院方说,是公安局出的法医鉴定、尸检证明,还说人家(公安)有省级和市级的证明。但拿不出任何证明,现在这些所谓的证明也没拿出来。

二零一一年,家属找到邢台火葬场,获得当时的火化介绍信,上有公安局的章,上面写的是“心脏病死亡”。而对照赵县医院当时出具的死亡证明是:“心跳呼吸骤停,经抢救无效死亡。”这是明显不同的说法。

宁晋县政法委书记常某曾坚称:“李志勤是到赵县才犯的病,当时赵县医院做的结果,要看结果到赵县医院。”而赵县医院的医生确定说:“人来的时候就死了,急诊室是做例行抢救。”

威胁恐吓

二零一一年,家属请了一个律师。结果公安局警察把律师叫去单独谈话。律师出来就对李志勤的家人说:“不敢再为你们这事跑了,再为你们这事跑,这个事干不成,我就进去了。”

可是人命关天,总得还死者一个公道。于是李志勤妻子受到警察威胁:“别老带你儿子来,对你儿子没好处!” “再找就把你们都抓起来!”

对这样草菅人命的案子,宁晋县一国保警察还没人性的说:“一个犯罪嫌疑犯,死了就死了。”

报复陷害

李志勤的家人坚持着艰难的申诉,事情也举步维艰的进展着,岂料黑手又伸出来了。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七日下午,宁晋县和乡派出所警察突然闯到李志勤的家里,还带着摄像机,便装的陌生人守在他家门口。当时家里没有人。大队干部对村民说,因为李志勤的家人写了申诉信,上边派人来了解情况。

接连两天,村民们都见有陌生人在李家门口转悠。八月二十七日,派出所警察又要去他家,大队干部说:孩子们不炼,别去家里了。警察就没去,但扬言说,监控了他们家三个人的电话,如果发现有什么行动,就抓他们去劳教。十二月,村里大队干部又收到指令,一个劲的往李志勤家里跑。

二零一三年一月,李志勤的家属和律师去宁晋县公安局,递交要求国家赔偿书。过了几天,接到公安局电话,说让家属、律师过来商谈申请国家赔偿的事。一月二十三日,家属、律师到公安局,徐姓政委和一个叫颜润普的人出面接待,本来是说给答复,却成了询问笔录。并且叫来警察,要单独给李志勤的儿子李光做笔录,还不要律师在场,警察询问李光是否给各部门寄信了,问信里的内容来源是从哪里弄的?还说采取什么措施。

面对各部门都推诿、撒谎、恐吓而根本不予解决的情况下,家属只能向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国家赔偿申请立案。三天后,二零一三年七月八日晚十一点多,当地警察突然闯到小枣村李志勤家,家人没敢开门。到九日凌晨,他们就翻墙跳入,砸开他家的大门,强行绑架了李志勤的儿子李光,还抢走了他家的两台电脑。李光的伯伯听到消息悲愤交加,当即昏了过去。

附李志勤小传

李志勤,五十岁左右,河北省邢台市宁晋县凤凰镇小枣村人,他上有年过七旬的父母双亲,下有一子两女,以卖布维生。在修炼前曾患有严重肺结核病,二零零四年修炼大法后,身体康复,亲身证实了法轮大法在祛病健身方面的神奇功效。从此无半点疾病,每天乐呵呵的。

他为人真诚实在,做生意不占便宜,谁家有事都主动帮忙。村里的路哪儿不平了,他主动去修平了,村里还在喇叭里表扬过他。一次,他在路上捡到一款高档手机,一直等在路边,直到一个三十来岁的小伙子来找回手机。

二零零六年四月份,李志勤被宁晋县国保大队和“六一零”迫害的流离失所,辗转到了石家庄市赵县,以打工为生,在赵县城中租了一套民房为暂时栖身之处。

李志勤平时都是干一些体力活,有时骑自行车跑五十里路。事发(被殴打致死)当天,他还提着水泥桶上房修烟囱,当天下午还往楼上抬井泵。邪党警察企图以“心脏病发”来逃脱草菅人命的罪责,是绝对不能得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