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系统“女强人”:修炼与使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五日】我今年六十一岁,走進正法时期的大法修炼近七个年头,期间有获人生真谛的激动,有无病一身轻的喜悦,有提高心性的升华,有讲真相救众生的紧迫,有师尊点化而不悟的教训,有被迫害后的“棒喝”。

一、有缘得法 祛病身轻

我曾是财经系统做基层领导工作的一名所谓“女强人”。可是,在病痛折磨(子宫癌,放化疗后免疫力下降,高血压、心律不齐、失眠、抑郁、胃病、颈椎腰椎骨质增生,经常感冒等)下我生不如死,中、西药,偏方均无效。因不到退休年龄,只好提前辞职离岗,专一治病。

二零零五年四月的一天上午,一位亲戚到家看望我,见到我痛苦的样子,介绍了他的叔婶炼功十几年身体很好,也没说什么功,当即就打电话邀请,下午夫妻二人就打车从一百多里外赶到我家,送给我一本《转法轮》和师尊部份各地讲法,交谈了他们炼功后的身心受益体会,演示了五套功法,写了炼功口诀和发正念的内容就回去了。

回想起一九九八年时,我身体就不好,本单位一职工送了一本《转法轮》,当看到书中“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时,我被无神论阻挡着,对上辈子及轮回转生根本就不相信。之后,邪党迫害大法、电视、报刊、电台报道“天安门自焚事件”进行诬蔑,一提大法人们就噤若寒蝉,我又是单位的领导,就把书退还了。

二零零二年去香港旅游,各景点都有大法的真相资料及电视介绍,我也没敢多看一眼。今天,他们送书教功,我却没了往常的抵触之意,可能是机缘到了,伟大的师尊引导我得法修炼,师尊真的是在看护着每一个弟子!

因当时连说话和站立的力气都没有,就漫不经心的躺一会,坐一会看看《转法轮》,可是越看越吸引我,越看越觉的书上讲的全是如何做一个好人的理,共产党是不应该禁止的!神奇的是,看书不到一遍,记不清几天的时间,突然感到浑身有劲了,那种兴奋、激动、喜悦无以言表!几年来从没干过家务的我,用三天时间把家里的卫生及衣被整理完,竟感觉不到一丝疲劳。师父已经开始管我了!

因不会炼功动作,师父给我安排了离家较近,从小一块长大、多年没有联系的熟人陪我每天下午炼功。接着经历了两次大的清理身体,由于同修的帮助,我对法理的逐渐明晰,在“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 中很快就走了过来。三个月后,全身病症全无,脸色开始红润,精神饱满,彻底甩掉了药罐子。

二、提高心性 不当贪官

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真善忍”是宇宙特性。我多少次为此缘份而感恩、流泪。一个受了邪党文化灌输长大的领导干部,每天都在“假、恶、斗、贪”中勾心斗角的拼搏着,工作中对员工是“顺者昌,逆者亡”,事业上想出人头地,迎合上级,假形式、假数字,给了好处就乱办事,不给好处就不办事,有功就受禄,为自己和子女如何过的好挖空心思,欲望难止……

当我踏上返本归真的大道,对自己的过去所为真感汗颜,当我明白弟子过去再大的错都由师父承受、消去所造下的业力时,我就告诫自己:“走進大法修炼,一定听师父说的话。”

师父说:“针织厂的毛巾头过去经常往家揣一块,职工都拿。学功以后他不但不拿了,已经拿家的又拿回来了。”[1]我对照自己,立即把家中用公配的电暖器等物品拉回单位;当着主管财务副职的面撕毁了能报销的餐费报销凭证三千多元,实际都是非公务消费;之后,又把托我办事几位下属送的近万元礼金经过办公室一一退还给了本人。当时离岗时仍享受配车待遇,不用车时可报销有关费用,我严格要求自己,不能再象过去那样公车私用,心安理得的贪占着。记得有一次去找同修,打的士到地点,我把钱递给司机,第一次掏腰包并拒绝报销票,心里甭提是多么的轻松愉快!

修炼前,我收藏了许多邪党的书、纪念册以及有些单位送的有收藏价值的邮集、纪念币等,因对利益的执着,觉的这些东西烧掉可惜,就把其中一件认为有价值的东西让孩子拿去卖了几百元,结果时隔几天孩子一次倒车时碰到路边的电话亭,碰坏了车,修车的费用正好是卖画的几百元,本来就没有花钱还想赚钱,在利益上打转转,本来邪灵是应该彻底销毁的,还卖出去毒害别人。修炼的严肃,“得与失”的法理给我很大的触动,我也以此事教育孩子们不贪占,做好人的道理。

随着心性的升华提高,总想为大法付出,为资料点不断送现金或购打印纸等。一次,遇到从外地流离失所来的同修, 我主动承担他的房租,经常购置生活用品。该同修正念足,后回单位讲真相补回了所有工资,他把用我与其他同修的钱一一送还,我们又都放在了资料点上。

三、平衡家庭, 当“小和尚”

我后天形成的性格是急、暴类型的,在父母的眼里我排行老大,在自己的小家庭中爱操心,爱管事,滋养了傲慢、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观念习气。修炼后,撞击我心灵的有两件事:

一是刚得法不足半年时,到了谈婚论嫁的女儿,却定了一个既没有文凭、又个人作风有不好影响的男朋友,周围了解真相的亲朋好友不断的打电话表示反对,我先耐心做了女儿工作没有结果后,开始跟踪、吵闹仍不见效。女儿出嫁时断绝了母女关系,也没有陪送任何嫁妆。

炼功时,思想不静,心想:不听父母的话也算大逆不道,为此断绝关系也算放下了情。而对师父讲的:“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另外,你没有后顾之忧了,你什么麻烦都没有了,你还修炼什么?舒舒服服的在那炼功?哪有那种事啊?”[1]我没有用法理对照自己,还满腹委屈的向师父诉苦,觉的女儿一点都不理解我,这样的不听话伤害我,就这样矛盾僵持了将近一年。

师尊看着我都替我着急,特地安排了同修来和我交流,同修平和的指出我的话不在法上,我们共同学习了《转法轮》,从上午十点一直到下午三点,我们一直切磋交流,师父的法象甘露一样滋润着我的心田,我脑中顿时清亮,气恨瞬间消失,一股热流通透全身,不知不觉我已泪流满面,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谢谢师尊,我想通了。”同修又教我怎样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如何证实法等,一回到家,我向丈夫、儿媳说了整个过程后,善意征求他们的意见,不再指手画脚,他们笑着说:“早就有此想法了,就怕你不答应。”就这样搁在我心里一年的疙瘩,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化解了,我又一次亲身见证了大法的伟大,我不再忌恨女儿、女婿了,又向他们道了歉,横在我们中间这巨大的鸿沟消除了,女儿当即给师父叩拜上香,并在此日凌晨喜得了一个可爱的宝宝。另一件事就是退休之后带小孙女,我修炼后身体好,儿媳上班忙,到儿子家带孙子成了我的任务。多年“阴阳反背”的家庭分工,做饭这些事以前都是丈夫做的,现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每天买菜、做饭、涮碗,还要接送孩子上学,忙的我团团转,有时孩子不听话时我就忍不住打她,魔性上来时越打越不解恨,还抱怨她影响了我做“三件事”,于是干脆向儿媳提出让他们再找人,我不会干伺候人的活,惹的儿媳对我很不满。可是,打了、说了,心里就开始后悔:“怎么就守不住心性哪!”有一天,孙女对我说:“奶奶,你叫我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你总皱个眉头是不善哪。”我猛然醒悟,是师父借孙女的嘴在批评我。

修炼人在修炼过程中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都与我们自己的修炼有直接关系。“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2] 我静下心来挖出心理上的障碍,贪图享乐安逸的一颗心背后支撑的是自私、名声、利益、索取、求回报、嫉妒、争斗、苛刻等不好的物质。师父说:“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开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开功,因为这有个业力转化问题。”[1]我進一步悟到:这里有我要修去的心,还有生生世世平衡姻缘关系的问题,我提醒自己:修炼人要为别人着想,吃苦当成乐,以善化解姻缘,与世无争。从此,家务活我全包,孙女变的非常懂事,背《洪吟》,学着按照“真善忍”做事,我也彻底改变了“女男人”的习气,我与同修交流时常说,在家庭中当“小和尚”的感觉真好。

四、讲清真相 救度众生

师尊教诲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哪,不是为了个人圆满,而是在证实法中救度众生,那才是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那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的伟大之所在。”[3] 师尊把我从污浊中救出,净化提升,给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3]这一殊荣,刚得法一个月后,在同修的带领下我溶入了讲真相。

给家庭成员讲真相

通过我的身心变化是最好的见证,進而让他们明白“自焚”骗局,三退得福报的前景后,均退出了邪党组织,并支持保护我炼功。回我父母家,当二老得知我在炼法轮功,吓得目瞪口呆。父亲过去被打过右派,深知邪党的残暴,他严肃的说:“你当过领导,事业有成,可不要没事找事。”我不为所动,照常回去看望帮着干家务,并带真相资料让他们看,父亲最终退了党,二老相继走入了大法修炼,如今两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六年没吃一粒药,红光满面。

给亲戚们讲真相

我有一个很大的亲戚群,与丈夫双方都是兄弟姊妹多,延伸至各家的儿女亲家,侄男侄女……有我专程去讲真相的,有在婚丧宴席上讲的,有在街上碰到讲的,根据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性格,第一人称,第三人称,灵活运用。

例如,我与婆家大姑姐过去因她儿子工作的事产生过误解,怨恨深,修炼后我常从生活上关心体贴她,发自内心的为她好,最终化解了矛盾隔阂。在她丈夫去世十周年(我们这里有大待客的习惯),她的所有亲戚、晚辈分别从几个省份回来,有部队的军官、有公安干部、有企业经理、有研究员、教师等。我想今天我的使命就是讲真相,机会不能失去,不能留下遗憾。我做了充足的准备,一路上发着正念,背法,求师父加持在中午开席前必须把真相讲完。师尊看我有这颗诚心,就把他们分开时间段,讲完一拨,另一拨来,象是商量好似的。那天我的思想很纯净,没有任何障碍,随机而行,明白真相后,他们发自内心的说:打倒共产党我第一个举手,天灭中共是早晚的事。纷纷愉快的做了三退,不知说了多少声“谢谢!”

给同事朋友讲真相

我认真的回忆着几十年来相识的同事、同学、朋友的名字,搜集他们的联系方式,分别用发真相短信,邮寄真相资料和打语音电话等办法,先打基础,见了再讲真相,收到的效果都很好。如我的一位上级书记见到我:“现在气色这么好,什么灵丹妙药治好的病?”我说:“可别吓着你,是法轮功。”我讲了得法的过程,自焚的骗局,藏字石的天机,三退自保的秘诀,听后他双手恭敬的接过护身符,起了个很好听的化名,嘱咐我一定给他送本大法书。几个月后他得福报,提拔荣升。

还有一个让我记忆犹新的事:刚得法消业很痛苦,一同事约我到单位办事,我心里暗求师父让我有好的精神状态证实法。一到单位,原来共过事其它部门的两位领导过来看我,我们谈了工作,谈了健康,自然的讲了真相,他们都退出了邪党的组织。一位后来还邀请我到他家教他妻子功法,留下了《转法轮》,其妻子病痊愈了;另一位三退后常年的失眠顽症不翼而飞,当天就睡了个安稳觉。那天我回家的路上,不但病业痛苦的感觉消失了,而且在我的手机上神奇的显现出“佛光普照”金光闪闪的美好图案,我激动不已,看了很久,心中默默的感激师尊对弟子的鼓励。

面对社会群体讲真相

平时,我早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吃过早饭,《转法轮》学一讲,处理完家务,下午出去讲真相,晚上看各地讲法或明慧周刊,有条件时参加集体学法。出去讲真相前先发正念,带上有关资料光盘,护身符等。与众生擦肩而过我把微笑留给对方;与装修工人接触,让他们明白真相,并把福音带回家;购物时,用真相币的内容开启众生对大法的认可;在公园、商场、公共汽车上、洗澡堂、理发店等处、有接受的、有不接受的、有嘲笑的、有考虑的、有要书的。

一次,在路边见一农民正抱着小孩等人,我与他唠家常,又很自然的与他聊起了大法真相,当他明白三退后,提出一直很想看《转法轮》,但是苦于找不到,分别时我留了他的手机号码,等备齐了所需的书籍、资料,我约上了一名同修一起往返六十多里,找到了那位农民,他特地到村头接我们,接过书时,他连声说:“谢谢,谢谢!”我们说:“你有缘份,应该谢谢师父,好好看书。”他说:“一定,一定。”回去的路上,我们照样背着法,发着资料,贴着真相标语。

几年来,我没统计过自己劝退的具体数字,但我深知,我走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看护,都离不开大法弟子整体的铺垫,在此,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合十!

五、不悟“点化”遭迫害

二零零九年春,我建起了家庭小资料点,购置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等设备,在技术同修的耐心帮助下,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很快我学会了下载,打印,封面,刻录等技术(过去对电脑的知识一窍不通,只会开关机浏览)。但是,因为不注意手机的安全与同修联系,被邪恶钻空子,二零一零年七月的一个晚上,我正在外乘凉,邪警以小区物业的身份骗说有事把我骗回住地,先后闯入七人,掠夺走了机器,书籍,资料等小面包车装满了,我被非法带到派出所两天,后又转移至看守所二十二天,因血压居高不下,后以所谓“取保候审”放我回家。但是在看守所这二十多天里却是度日如年,表面平静坦然,内心却是正念不足,不知所措,想不起来师父的讲法,只求用人的办法快点出去,开始想着少吃饭以求晕倒出去,可是饿的毫无力气就是不倒。

慢慢的我的内心稍微平静了些,想起了师父讲的“向内找”,我在心里对师父说:这不是大法弟子待的地方,即使我有漏旧势力也不配迫害我,求师父救我!当我的想法转变过来之后,师父真的安排了另外监室的两名同修调了过来,我们形成整体,背法、轮流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当我思想不稳定时,同修就教我背法:“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4]我们共同在巨难中精進,我出来时,带出了近四十位的三退名单。

虽离开了看守所,新的魔难接踵而至,市“610”通知单位派人监视我,停止女儿的工作二十四小时看管我,一年内限制我不能外出,并强行把我劫持到洗脑班“转化”,威胁我株连单位取消省级文明称号而且扣员工一级半的奖励工资,子女家庭都要被追究责任,丈夫觉的没脸见人,子女觉的低人一等,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巨大压力和情思难缠,我觉的举步维艰,但是坚修大法这个心中的根没有丝毫动摇,关键时候因为正念不足,我违心的写下了所谓的“四书”。留下了修炼路上很不光彩的一页。

回来后我反思自己:一是干事心,显示心,欢喜心,把学法当成任务没入心,把讲真相当成显示自己的资本,觉的新学员不比老学员差,对师尊的感恩表现的是党文化的高昂激情;二是侥幸心,懒惰心,认为自己是新学员,“610”没有备案,忽视了安全,有事不想跑腿在手机上畅谈;三是私心,平时看明慧周刊,不爱看在监狱、看守所的同修受迫害的交流文章,认为与自己无关;四是虚荣心,面子心,怕不写“四书”被单位唾骂,被家人指责,连累他们,孰不知害了他们;五是麻痹心,师父多次点化却不悟,在被迫害的前几天我的手机多次出现开机后找不到大法内容的现象,有一天突然觉的天旋地转,更奇怪的是同修给我换真相币的钱却怎么也找不到,这一连串的事我没有往深处去想,结果酿成大错,教训深刻。

六、修去怕心 弥补过失

遭迫害后,“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的怕心和思想包袱很重。大法的书觉的放哪里都不安全,一有敲门声心里就紧张的“咚咚”直跳,恶警抄家的情景总是挥之不去,后天形成“怕”观念包围着我,弥补过失成了一句空口号,当时,我只有一本珍贵的《转法轮》,还没有联系上同修,可是不久师父就安排我认识了新的同修,他们给我准备了书,光盘、周刊等。我静下心来大量学法发正念,清除自身怕的因素。通过学法,怕的物质已从强到弱,从弱到灭中。

受迫害的阴影在脑子里一出现,师父的讲法“不要背包袱,做错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后怎么样做好,为你自己与众生真正的负起责任来。”[3]“作为师父我从不记你们在修炼中做的错事,只记你们做的好事与成就”[5],这洪大慈悲的能量瞬间驱散了我心中的愁云,每次想起师父的这几句讲法我就禁不住泪如雨下,觉的师父象爱护子女一样爱护我们!目前,我好似又回到“修炼如初”[6]的时候,更沉稳,理智,牢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一伟大的称号,修好自己,履行好救度众生的使命。

最后,弟子叩谢慈悲伟大师尊的救度之恩!谢谢同修!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关〉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