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听歌 走進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六日】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没吃过一粒药,曾经严重的贫血、高血压、慢性胃炎、偏头疼、神经衰弱、痛经、梅核气等所有的病都好了。小女儿今年八岁多,跟我修炼四年多里,也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不管中共恶党怎样抹黑迫害法轮功,但每个新老学员都能用亲身经历见证:法轮大法好!

一、流泪听歌 走進大法

二零零八年七月份,修炼法轮功的姐姐住在我家,那天我正在听流行歌曲,姐姐把她的MP4拿来让我听,我听了一会还给她说不好听。姐姐上班前又给我MP4说:“你听吧,越听越好听”。下午没事干,我就打开MP4听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听到“唯愿师尊笑”这首歌,觉得心里酸酸的,倒回去连听了几遍,不知不觉已泪流满面,眼泪止不住,觉得太奇怪了,赶紧打电话问姐姐:“我咋这么多眼泪,咋这么想哭呢?这正常吗?”姐姐说:没事,很正常。第二天晚上我在睡梦中做手术,梦见主刀大夫特别高大,穿着一件长长的白大褂,用刀子把我肚子划开,倒出一盆子似血非血粘乎乎的东西,听见他严厉的说:“你看把这不倒出来能行吗?”早上起来,走着走着,左脚突然一下子轻飘飘的飘了起来,心里震撼得不得了,回到家就给姐姐讲我做的梦,姐姐说:“那哪是梦,师父给你清理身体呢。”

二零零八年九月份,我搬到了新家,就经常听大法弟子的歌曲,经常流泪。有一天下午我听《万古天门开》这首曲子时又开始流泪,听到“神佛一步一步下到人间”时我伤心极了,不由自主的跪到床上,双手合十,哭喊着:“师父,我修炼呀!”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份,姐姐给我请来《转法轮》,我开始学法炼功。两个多月后,我的天目看到了飞旋的法轮,好几次听到法轮的转动声,真切的感受到大法轮在肚子上旋转。

有一天晚上十二点,我就想姐姐说发正念能灭魔,我也发正念吧。我就散盘着腿,右手立掌,照着纸上的正法口诀不停的念,几分钟后睡着了,似睡非睡间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你还想把我害死!你还想把我害死!”睁开眼睛突然看见离我枕头一米处有一团土色的东西,没有形状,我吓坏了用被子蒙住头闭着眼睛不停的念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念着念着就不害怕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有一次发正念前突然想:天天求师父加持,把师父麻烦的,我自己发吧。晚上做了个梦:梦见一个穿着大红衣服的女魔在我头前飘来飘去冲着我笑,我就立掌发正念,用手指着它念“灭”,可就是灭不了。心里一着急,就求师父加持,再念“灭”,女魔一下就化成一股烟,没了。我心里明白,师父就在我们身边保护看护着我们,我们的一思一念师父都知道。

二、赶紧讲真相救度众生

得法不久,我就开始讲真相救人,就是有一种强烈的想救人的欲望,很激动,没有怕心,声音很大。讲真相的过程中,故事也不少,现仅举几例:

一次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一个妇女在地里干农活,我就去给她讲真相,俩人很投缘,她还向我诉苦说她女儿女婿过得很不顺,我说:你转告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慢慢就顺了。她退出了少先队,我给她大法真相护身符,她又给女儿女婿也要了两个。我从地里往出走时,听见她喃喃的说:我运气太好了,今天幸亏出来了。

一次在路上,一位大叔差点被砖头绊倒,我刚好走到那,就随口说:年纪大了,小心点。已经走过了,才想起要救人,赶紧返回去问:“大叔,你上台阶还是走那边?”大叔说上台阶,我说:“那我扶你上去吧。”三道台阶上来了,真相也讲完了,大叔退了党。我把大法真相护身符装到他上衣口袋里,教他念“法轮大法好”。大叔拉着我的手说:“太谢谢你了,我今天是碰见大善人了。”我笑着说:“叔,我们有缘哪!”老人很激动,双手抱拳不停的作揖。

一次从超市的电梯刚下来,后边有个大叔问我:“上边还有一层吗?”我说:“没了。”就带他往门口走,边讲真相,到门口还没讲完就又讲了一会儿。大叔爽快的退了团队,很关切的叮嘱:“在大街上讲可一定要小心呀!”我说:“叔,谢谢你,我知道。”得救的众生就是我的亲人啊!

去年和两位姐姐同修一起去大山深处讲真相,早上九点多出发。我们边走边发正念:清理阻碍大法弟子救人、阻碍这一方众生得救的邪恶因素及邪恶生命,所有空间无所不包无所遗漏!然后我们在山路上大声背《洪吟》,大声唱大法弟子的歌曲,我们想让大山里一草一木一土一丘都能听到大法的福音而得救!山里的村子很少,几户人家就是一个村,我们一边发资料一边讲真相,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媳妇得救后说:“你们咋不把你们的资料给我们这儿的人多发点,我们山里人可怜的都看不到。”那一刻,我觉得我们大法弟子很失职,对不起这一方众生。

在大山里,我们什么也不想,一心只想着救人,中午随便吃了几口自带的馍。要到下一个村子了,路很远。这时后面开来一辆农用车,我们挥手挡住,司机说他要种麦子去,我就说:“那我们不坐了,给你说个事。”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讲起了真相,司机很相信退了队。就这样,我们一路走一路讲,时间太快了,天很快就要黑了,我们一打听还要翻过一道梁才能到车站。我们加快了脚步。在一个村口,七、八个女人在那聊天,我就朝她们走去,同修说:“赶紧走吧,没时间了。”我说:“就说一句话,你们先走。”发了几本小册子,告诉她们将来有大瘟疫,赶紧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救命,谁念谁得福。跑步追上同修姐姐们。等我们到车站,一问早都没车了,见商店有个女孩就简单的讲了真相,原来她是个大学生,入过团,说考虑考虑以后再说,我说给你个小册子看吧。在路口我们实在走不动了,求师父让我们遇到车吧。一会儿就租到了一辆出租车。在车上给司机讲真相,不听,说别讲法轮功。我就说法轮功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大姐同修在后面阻止我:“别说了,让司机专心开车。”我怕错过了会后悔就又讲:这几年全国出现了好多天坑,光湖南某个县就有六百多个天坑……后来就讲藏字石、讲大法洪传,到地方下了车,我趴在车门上说:“我是真心为你好,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司机笑着直点头。到了同修家已是晚上八点多,正赶上当地每周一次的集体学法。

三、承认假相被迫害 识破假相出魔窟

一天下午,我和同修阿姨发神韵晚会光盘被恶人举报。恶警把我们抓進派出所,问什么我们都不配合,可是当恶警从我们包里翻出购物卡、公交卡时,我们承认了假相,被恶警连哄带骗录了口供,无形中配合了邪恶。后来意识到自己做错了,我找了个机会把口供撕了。警察说:没用的,电脑里有备份。第二天家人来要人,我一直发正念:这都是假相、我不承认。可后来就没有正念了,听恶人说要把我带走,突然很难受,好象事情已无可挽回,我对家人说:“你回去吧,就当没有我。”那意思是我要跟他们去了,我再次承认了假相,不正的一念被旧势力牢牢抓住,我被关進了看守所。

被关進看守所,就不断有犯人问我:“你能出去吗?”我说“能”。又追问:“你确信你能出去?”我坚定的回答:“一定能!”牢头说:“進这个号子没有能出去的,这是刑事号,在这里的都是等待判刑的。”毒贩子嘲讽我:“進到这里还想出去?”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和她们不一样,我就不停的发正念:这些都是假相,我一定能出去。早上跑操前我就想:我每踏出一步都是一个灭字,灭尽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与邪恶生命。让我拖地,每拖一下我就想一个灭字。有个犯人说:“你看她这目光,多么坚定。”

有时想到孩子、丈夫,人心上来了就会流泪,师父的法就打到我脑子里:“大法徒 抹去泪 撒旦魔 全崩溃”[1]。我就发正念、背法。只可惜我学法不扎实,只会背二十多首《洪吟》中的诗词。

有个年轻的女犯坐到我跟前说:“我也会背,我背给你听”。她背的是《精進要旨》<何为忍>:“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2]我很惭愧,自己没背会,那个女犯帮我写了下来。她说:别的号子有你们的同修,她有好多,我帮你要吧。我说:还是算了吧,谢谢你,我快出去了,我出去学呀。

第一次立掌发正念,牢头训斥我“不许炼功!”我大声说:“我在发正念,大法弟子必须每天发正念。”她问多长时间,我说十几分钟,从此我每天下午发几个小时正念,她没再问过我。后来我给牢头讲真相退了团队,她很认同,并说:“我接触过的法轮功学员都很善良。”和我挨着睡的毒贩子老找茬骂我、欺负我,我见她被关在里边也挺可怜的,我一直不吭声,牢头在开会时说:“有些人老欺负别人,只能显得你没素质,你骂人家人家不还口,说明人家高风亮节。”后来那个毒贩说有两双新鞋给我一双,我说马上出去了没要。我不知道和她有着怎样的渊怨,因为我做到了忍,师父就给我化解了。

最后几天,我感到我的正念越来越强,我每时每刻都发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邪恶的旧势力不配关押迫害我,我有漏,我会用大法来归正,不许任何邪恶生命考验我、迫害我。我心里想:师父和正神都在加持我,全球大法弟子在加持我,本地大法弟子们也都在全力加持营救我,我一定要正念正行,闯出魔窟。每天晚上值夜班,除了整点发正念,我就在墙上用手写《洪吟》,写正念口诀,写好多大大的灭字。

那天中午又到了午休时间,不让坐我就躺在床上发正念。我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能说的说了,能救的救了,呆在这没啥用了,我该出去了,请师父加持我,救我出去。”大概有十分钟的样子,一个男管教来了,叫着我的名字:“取保候审”,我被丈夫接回家时十二点半。

从此次被迫害我悟到:修炼人的确是超常人,就像师父讲的:“作为一个炼功人就是超常的了,那你作为一个超常的人,就得用超常的理来要求你了,而不能用常人中的理来衡量了。”[3]修炼的路上会有各种各样的魔难,关键是魔难来时你是逆来顺受去承认它,还是把它认为是假相不承认它。在常人看来你就是“病”的不轻;就是骨折了不能动了;就是突然吐血了、便血了;就是被邪恶抓進牢里了;就是被判刑了…。这一切实实在在的发生了,都是铁打的事实,就是已经发生在你身上了。常人这么理解无可厚非,可是作为在大法中修炼的人,就得从常人的这层理中跳出来认识这些事,再“严重”的事实在真修者面前都是假相。师父讲:“这张桌子也在蠕动着,可是眼睛却看不见真相,这双眼睛能给人造成一种错觉。”[3]只要我们能清醒的识破假相,不承认它,旧势力就无计可施。

四、在带小弟子的过程中魔炼心性

我从小被父母娇惯的不象样子,脾气又特别暴躁,又好打抱不平,爱管闲事,长期以来在常人中形成一种目空一切、自以为是的性格,敢说敢做,说话做事从来不替别人着想,以自我为中心,又爱训人,谁都看不顺眼。丈夫被我骂怕了,儿子被我骂怕了,可唯独小女儿软硬不吃,让我这颗高高在上的人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我得法时,女儿还不到四岁,姐姐教我学功时,她也学会了。有一次我在里屋学《转法轮》,女儿在客厅玩,当我读到“北京有个学员,晚上吃完饭领着孩子到前门去遛弯儿……”[3]她飞快的跑進来趴到床边听,这段法读完了她说:“太好了,妈妈,我还想听。”后来我就领着她一句一句读,很快她就能自己读了,几年下来,女儿把《转法轮》系统的读了八遍,背会了二十多首《洪吟》。

可是现在的学校就是一个大染缸,女儿学会了很多坏毛病:说谎、偷钱、不交作业、考试不交卷子,这那还像个小弟子呀,都不如常人孩子了。我被老师一次次叫到学校,搞得焦头烂额,心里又急又气又恨,时常发火,打骂她让她改,已经忘了自己是修炼人了。

就像师父讲的:“有人管孩子也发火,简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3]每次读这句法,我们母女都会发笑,孩子手指着我:“说的就是你!”多少次悔恨,多少次下决心,但忍的很艰难,有好几次佛堂墙壁上的那个忍字掉了,我知道是师父点悟我没有做到忍。

我从邪恶的黑窝出来后,整个人瘦了一圈,身心疲惫,丈夫说我不在这些天女儿天天能按时回家,可我一回来,她又不按时回家了,在学校又不按时交作业。我气得又发火了,还对女儿生出了恨,我恨邪恶的旧势力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恨女儿跟着旧势力来迫害我,我哭得很伤心:“究竟想把我害到哪儿去?我还能活吗?”姐姐一看我没一点儿正念,就说:“求师父吧,用大法来归正你们,用人的办法是不行的。”

翻开师父的法像放在桌子上,我和女儿跪在师父的法像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泪流满面,在心里求师父帮帮我,管管小弟子。过了一会儿我对女儿说:我们来向内找,把不好的人心找出来。我先找,我说我正念不强、不修口、不修心、有很强的气恨心、争斗心、虚荣心、显示心、急心、色欲心、懒惰心、证实自我的心、求安逸心,还有对女儿的情没放下,发脾气是魔性,求师父帮我去掉魔性。女儿在我的启发下也开始向内找:争斗心、贪吃心、贪玩心、贪睡心、懒惰等等。

到了第二天,女儿按时回家了,说她第一个交的作业,我表扬了她,第三天、第四天……从此以后每天都按时回家,还说老师表扬了她。期末考试一出来,语文104分(总分116)、数学80多分。放假后,我们集体学法。

孩子是我的一面镜子,孩子不交作业、不交卷子、不回家不正是我的修炼状态的反应吗?对“修炼”的意义,我表面上看起来也明白,简单的说就是人成神之路,但是从生命的根本上还是没有真正认识,明知道当人的目地是返本归真、返回去,但就是放不下人的根本执着,还迷恋人世生活。这些固执的观念是千百年来一点点形成的,写出来曝光它,就是要去掉它,要不,怎么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呢?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4]我要好好学法,破除人的这层壳,真正在大法中修炼,带好小弟子跟师父回家。

感谢师父一路点悟、呵护。感谢同修们无私的帮助与营救。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清醒〉
[2]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何为忍〉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