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硬化晚期的母亲修炼大法神奇痊愈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六日】肝硬化腹水晚期的母亲,一九九六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奇迹般的康复了。法轮大法救了她的命。

母亲的苦

我自小家境贫寒,母亲要照顾因膝部风湿病走起路来有点瘸的爷爷,和因白内障失明的奶奶,生活艰辛中,又要拉扯我们兄妹六人,吃的苦太多了,人还未老,却落了一身的疾病,时常在病痛中熬日子。

一九九三年,母亲病重,在乡下就诊医治无效的情况下,转到省城一家知名的大医院,被确诊为肝硬化腹水,已到晚期,并伴有中耳炎、鼻窦炎、老年白内障、萎缩性和浅表性胃炎等多种疾病。大夫告知,这样严重病人,即使公费医疗花几十万,没有医好的先例,何况是贫穷的农村。大夫建议回家疗养,并嘱咐我们注意病人消瘦到皮包骨头,牙龈出血,就有生命危险。

母亲回到家中,纯朴的乡邻亲友们带着鸡蛋、白糖或罐头等络绎不绝到家来探望。说是探望,换句话说,那是来告别啊。我们瞒着当时六十多岁的母亲,偷偷买好棺木,缝好老衣准备后事。

为了减轻母亲的病痛,在省城工作的哥嫂找名医专家,并提供偏方配置大包大包的中草药带回家冲服。弟弟购置频谱仪对病灶部位反复疗烤,我又進周边庙宇求神、求卦。在比较有名望一山场大兴土木建庙时,我无偿捐工一个月,求神佛保佑,未见效果。母亲病情越来越严重,腹腔腹水就象一个大锅扣在肚子上,不能睡觉,肚子太胀时吃利尿片,大便不通时吃果导片,药剂量已经很大了,大夫告诫的牙龈出血、皮包骨头症状出现了。亲属、亲戚乡邻都说人不行了。

修大法 身体康复

一九九六年初,法轮大法在省城洪传。哥嫂得法后,第一时间请了师父在济南讲法录音磁带,母亲没上过一天学,不识字,就让母亲先听师父讲法录音。开始,母亲患中耳炎,听不清讲法内容,但她不气馁,反复听了一个多月时间后,基本能听明白师父的讲法内容,出现了奇迹,不知不觉肚子不胀了,大小便都正常了,从此母亲什么药都不吃了。

看到这神奇的变化,我们购置了录像机,让母亲看师父讲法录像、教功录像,让母亲学法炼功。当看到师父讲法第四讲后的当天晚上,用母亲话讲:浑身发热,法轮在身体里面旋转,强烈的好象把肠子都要带起来似的,后半夜吐了几口血块一样的东西,首次体验到身体没有病的舒服感觉。当然其它病症不翼而飞。清理身体的过程和身体发生的变化这里不多说了。

最为神奇一点,年轻时,母亲耳朵有病打过青霉素针,炼完功后,满屋都是清理出的青霉素味。七十年代,母亲在生产队劳动时,小腿以下曾被架子车碾压骨折过,伤好后,不知啥原因,走路有些瘸。在一次炼静功扳腿双盘时,只听到“咯嘣”一声,从此以后,母亲走路正常了。

见证大法的超常 有缘人相继而来

在得法初期,大法的超常就在母亲身上显现出来, 母亲天目开了,看到另外空间生命体和景象等超常现象,感受到法轮的旋转、能量在体内的流动。

母亲没念过书,学法最大障碍不识字。但捧起大法书,就看见每个字在发光、打滚、翻跟头、一蹦一蹦跳跃。母亲叫上学孙子一个一个字教她认,开始学读《转法轮》。几年前,母亲就能通读《转法轮》等大法经书。同一个字在大法书中能认识,换其它书不认识。

舅舅是乡村医生,母亲病好,舅舅就很诧异,要见证母亲识字,舅舅指大法书中字,母亲都能读出,舅舅再也不说啥,陷入沉思。

母亲身体发生巨大变化,让我和媳妇、父亲、妹妹、母亲的俩个妹妹、村中其他有缘人都得法走入大法修炼。家族中,母亲的其他亲人都能理解支持。

十多年来,母亲一直坚定的信师信法,从来没有动摇过,努力做好“三件事”。向周围的人不断讲着真相。每天坚持两个小时炼功时间,四个整点发正念不耽误,每次发正念半小时以上,每天坚持学法,听讲法录音、看讲法录像。用自己的实修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用自己身体的巨大变化证实大法的无比神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