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找回昔日同修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六日】我在外地工作期间,自己住一个房间,学法炼功很方便。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份前后,我接到公司通知,说有一位新同事来这里工作,和我住一起。我第一反应就是,又来一位有缘人,我一定把真相告诉他,把他救了。

因为在此之前,这个公司里和我在一起时间较长的几位同事都明白了真相并做了三退。之后这位要来的同事打电话过来,说一般自己晚上做一些活动,不打扰我吧,提前和我说一下。我一听,是不是同修呀,能和同修在一起工作也不错,相互督促共同精進。又一想,也不太可能,当前救人这么紧急,师父大概不会把两个大法弟子放在这么一个地方吧,不过师父安排的一定是最好的,静心等待吧。

同事来了,我把同事接回宿舍,整理行李安排住宿。同事的行李中有一个大垫子,告诉我说是练瑜伽用的,我当时稍许有些失望,不过一想正好讲真相。同事住下来之后,我在生活上体现一个大法弟子的风采,关心照顾问寒问暖是必须的。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讲清真相。我们俩的床和办公桌面对面挨着。第一天晚饭过后,屋里就剩我们两个人了。我找了个合适的时间聊起来大法的话题。

一问才知道,这是一位一九九九年之前的昔日同修,一九九九年之后被非法劳教,出来后就学别的气功了,离开大法已经有十年了。十年间有一次夜间走路遇到两位同修,告诉该同修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过后也没往心里去,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和被非法劳教期间认识的同修也还有联系,这些同修也有相当一部份在大法中,不过也没能令这位同修走回来。我想既然师父信任我把同修领到我身边,还有这么好的朝夕相处的条件,我一定要让同修回到大法中来,不辜负师父的期望。

通过了解,他对大法还是比较认同,知道是佛法修炼,但认为条条大路通罗马,他现在练的瑜伽也能修成。我就有针对性的讲了大法和其它功法的区别,并针对同修现在还吃药和营养品(同修高血压,每天早晚各量一次,还吃药和营养品)谈了自己的看法,告诉他练瑜伽十年现在身体这样,怎么还相信能修成呢?连续几天我找机会就谈这个话题,我知道虽然对他有所触动,但并不能使其马上走回来,他每天还吃着药,注意饮食搭配吃着营养品,早上练一会儿瑜伽。

我利用晚饭后几个整点发正念的时间加上一念,清理他的空间场。我们通常都是面对面两米多的距离。我发正念,同修自己忙自己的事。大概几天后,我晚上在电脑上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我征求他的意见然后把声音放大,他说不干扰他也能听一下。哪知放了我不知哪里出故障(我悟到是师父安排的),放的效果很差,他说拿我的电脑放吧。他在椅子上盘腿坐好上身挺直,端端正正的学法,对大法敬重的态度很令我感动。晚上学了约两个小时,我们休息。之后几天,我们一起把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学完。

后来他回公司总部了(和我在一起时已经退团)。我随后回到总部,把我手里的讲法录音、录像、电子书等几乎所有和大法有关的资料电子版都拷给了同修。没过几天同修就要离开这家公司,前后在这家公司工作约一个月,我找机会和同修长谈了一次。同修说和我一起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的当天看的过程中就感受到空间场中的生命欢呼雀跃,服饰由陈旧变得绚丽。晚上做了一个“梦”,看到师父来到面前和同修说了一句话,师父说,“漫漫经途,早日回归。”师父后面跟着很多穿白衣服的神(或由于刺眼看着象白衣服)。回到公司后,炼动功时,天目看到师父从自己眼前飘过,蓝蓝的卷发,后面跟着很多神。同修和我说自己再也不会离开大法了,把药也扔了。找机会一定和在劳教所认识的,不修了的昔日同修好好说说,让他们回到大法中来。同修说来这单位的目地已经达到了,就是从新回到大法中来,现在该走了。现在同修很精進,坚持学法、炼功,找机会讲真相。身体变化也很大,入静状态越来越好。

通过这事我悟到这都是师父安排好了的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也是师父看我能把同修找回来才把同修送到我身边,找回昔日同修,近距离发正念,叫同修学法都很重要,同修敬师敬法也很关键。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