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来山东东营二百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东营市又称油城、黄河水城,位于山东北部黄河三角洲地区。东营市辖东营、河口两个区,广饶、利津、垦利三个县。据二零一零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公布,东营市面积7923.26平方公里,人口203.53万人。

胜利油田是中国第二大油田,主体位于东营市,在黄河入海口两侧,工作区域分布在山东省的东营、滨州、德州、济南、潍坊、淄博、聊城、烟台等八个市的二十八个县(区)和新疆的准噶尔、吐哈、塔城,青海柴达木、甘肃敦煌等盆地。目前主要工作范围达4.4万平方公里,员工87379人。

大法开传 福祉降临

一九九四年二月十一日至二月十八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应邀来到东营市垦利县讲法传功,为期八天,九堂课。二百三十人参加了这期学习班。期间师父在胜利油田仙河影院和动力机械厂讲法两次,还亲自成立了垦利县法轮功辅导站和孤东法轮功辅导站。

从此法轮大法人传人,心传心,在东营大地迅速传播开。以后的几年,清晨常常可以在公园、校园、广场、路边等处看到法轮功学员炼功的身影,祥和的炼功音乐伴随着舒缓优美的动作,形成一道独特亮丽的风景线。

中共关押两百多人 诬判十八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毫无理智的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在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内部政策的残酷迫害下,胜利油田和东营市的法轮功学员几乎人人都遭到迫害,包括非法判刑、劳教、酷刑折磨、敲诈勒索、长期关押、强制洗脑、无理开除、扣工资奖金等等。据不完全统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三年七月,胜利油田以及东营市被非法判刑、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人数是216人以上。其中十八人被非法判刑,刑期最重的十年。由于中共邪党耗费巨资,严密封锁登录明慧网的途径,竭尽全力的掩盖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实际人数要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在这些报道出来的诬判案例中,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同时还遭受了酷刑折磨、经济截断、逼迫下岗、人格侮辱、开除公职等全方位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而这是十八名被中共邪党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是些什么样的人呢?我们来看看。

◎张爱泉,原山东东营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交警大队三级警督,是山东省武术协会有名人士,他生活简朴,工作兢兢业业,从不贪占单位便宜,是单位、邻里有口皆碑的好人。一九九九年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后,张爱泉被迫调离警察岗位,他曾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在山东监狱里遭受了种种残酷迫害,曾被迫害的腰椎及两腿严重损伤。

◎王明云,张爱泉的妻子,胜利油田东辛采油厂监测大队职工,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她原来患有的头痛、腰痛、背沉等久医不愈的疾病全都好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焕然一新,她在工作中勤勤恳恳,与同事和睦相处,多次被评为单位、采油厂、管理局先进个人。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山东桓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桓台县检察院和桓台县法院串通一气,对王明云非法判刑七年半、张爱泉八年。

◎游云升,胜利油田实业总公司高级工程师,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在山东省监狱里,他被暴徒从白天到深夜的连续毒打,致使出现130-250的高血压,多次昏迷,在到省监狱后的近三年时间里曾被迫害的十几次住院。自二零一一年八月至今一直在新康监狱医院住院,就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仍然半年多不让家人会见,不让打电话,连写信也不让。亲属多次申请会见均遭到恶警监区长李伟等人的百般阻挠。

◎石宁,毕业于石油大学计算机系,是胜利油田计算机中心工程师。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三日被烟台法院莱山分院非法判刑八年。

迫害致死案例

截至二零一三年七月,胜利油田以及东营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六人,其中三人是被监狱、劳教所恶警、恶人迫害致奄奄一息,回到家后不久就含冤离世。下面是因在监狱、劳教所遭受迫害严重,导致含冤离世的法轮功学员典型案例。

◎王明云,东辛采油厂监测大队职工,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王明云与丈夫张爱泉被山东桓台县伙同胜利油田“六一零”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在山东女子监狱三监区,狱警为了逼迫她放弃法轮大法信仰,把她关押在集训队折磨,罚站、连续四十多天熬夜至下半夜三、四点钟不让睡觉、人格侮辱、打骂等等,导致使她牙齿松动、血压经常高达200以上,原本一头乌黑的头发变的花白,身体大面积起疙瘩。后来被多次送监狱医院,医院下病危通知。家人要求保外就医,被监狱拒绝。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王明云冤狱期满回家,三个月后于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一日含冤离世。

王明云
王明云

◎刘玉兰,女,山东省东营市利津县政府模范干部。二零零九年八月,被劫持至山东省淄博市王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在劳教所仅半年,一个健康的老人就瘦的皮包骨,心脏、肝脏出现严重病态,肝硬化腹水,全身严重浮肿,生活不能自理。回到家中,老人已是奄奄一息,于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二岁。

郑瑞环和刘英兰夫妇
刘英兰和丈夫郑瑞环

◎韩庆坤,男,胜利油田中学教师,二零零六年遭北京恶警绑架,送河南许昌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在非法劳教的两个多月中,韩庆坤被折磨得肝硬化腹水,奄奄一息。劳教所怕担责任,通知家人去接。当家人见到韩庆坤时,其面目已经无法辨认,头发胡子灰白,腹部高高隆起,臀部有一个洞往外流脓血,衣衫破烂,高烧不省人事,生命垂危。回家不久就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二岁。

◎王翠兰,东营市利津县左家村的善良农妇,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是邻里乡亲有口皆碑的好人。邪党迫害大法后,她曾多次被绑架、抄家、绑架、关看守所、送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一年一月,王翠兰被利津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在王村女子劳教所,她被戴上铐子吊起来毒打、侮辱用刑,管子扎在胃里灌食,劳教所在她身体里注射了不明药物,导致她精神失常。二零零三年,劳教所让王翠兰的丈夫把她接回家。当时她什么都不知道,整天没白没黑的在外边跑。当地人见以前文静善良的王翠兰被迫害成这个样子,都骂中共邪恶。家人带着她四处求医,住院费数万元,一直没有疗效。由于她精神失常,家人对她不好管,就把她锁在屋里,家人给她送饭,她也不知道吃,身体瘦成一把骨头。经历了近十年的精神失常,王翠兰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在衰弱中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酷刑折磨案例

在中共劳教所、监狱等邪恶的黑窝里,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遭受到人们无法想象、难以置信的酷刑摧残。下面是发生在劳教所里真实案例。

◎邱红梅,女,三十多岁,胜利油田东辛采油厂新大劳动服务公司职工。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五日晚被石油大学公安处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在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恶警轮班熬她,不让她睡觉,她喊着“法轮大法好”,被吊打,恶警殷桂华找电棍打她,恶警们用抹布塞口,用胶带封口。她挣扎着不让堵,恶警们就把她绑起来了,她被打掉一颗下牙,另一颗也快掉了。恶警李爱文强制她喝不明药物,她不喝,恶警们就往她嘴里灌,灌也没灌进去,就用毛巾捂邱红梅的嘴和鼻子,邱红梅当时昏了过去,恶警们就给她灌药物。邱红梅醒了以后头晕,头疼,手还戴着铐子,硬挣扎,时间长了把两个手、手腕都磨烂、流血。恶警逼着邱红梅站起来,邱红梅好不容易扶着东西站起来,还没站稳,恶警丁海英穿着皮鞋把邱红梅一脚踢倒,又逼着她站起来。恶警李倩等还用软缩带勒她的两个手和手腕,痛得她死去活来。一直到邱红梅回家时,手仍没有知觉。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卜庆金,男,东营市河口区孤东采油厂作业二大队职工。二零零二年正月十六,孤东采油厂党委书记惠成龙指使恶人将在井场上干活的卜庆金强行绑架到孤东采油厂的私设监狱,铐进铁椅子里,脚锁进底部的铁环,腰部用角铁做的横梁压住,在铁椅子后背上端绑了一根铁棍,两只胳膊拉直用手铐铐在铁棍的两端,似五马分尸形。后来卜庆金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王村劳教所这个魔窟里,卜庆金二零零二年刚进去时就被打得面目皆非,整个头肿大起来,连五官都分不清了。后来他遭受过“吊挂”、双手分开吊铐等酷刑折磨。卜庆金经常被吊起来,脚不着地,一吊二十四小时,并且遭受毒打,一个多月不让睡觉。卜庆金后来骨瘦如柴,被迫害得不能说话。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酷刑“吊挂”:就是把学员上衣扒光,双手吊起只让脚尖着地,然后由两个邪恶之徒撬学员的肋骨。这种酷刑看不出外伤、又检查不出内伤,就是叫人受不了。双手分开吊铐:对坚信法轮大法的学员,恶警把他们双手分开吊铐在窗棂或床头上,脚尖着地,期间还有恶警或恶人打耳光,以手或器物捅肋骨等,使学员非常痛苦。)

◎庄琦,男,胜利石油管理局运输八大队二十九中队博兴前线北大院特车队司机。二零零而年被绑架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遭到靖绪盛、孙凤俊、宋伟忠、刘红东、宋昌荣等恶警的残酷折磨与迫害,其中包括:“铁钳掰肉”、电棍电、把烧红的香烟插入他的鼻腔内、长期的反铐双手、上老虎凳、拳击双肋、不让睡觉,把茶缸放在胸脯上再用掌击打,用板凳猛击前胸、后背……其景惨不忍睹。

酷刑演示:将两根烟同时点着插入法轮功学员的鼻孔,把嘴捂住。熏呛、窒息极为痛苦
酷刑演示:将两根烟同时点着插入法轮功学员的鼻孔,把嘴捂住。熏呛、窒息极为痛苦

恶人先是用电棍电,未能奏效,又用拳脚重击其头部,穷凶极恶的恶警为了掩饰罪恶和自己的恐惧心理,用胶带封住他的嘴,不准出声,然后用“铁钳掰肉”的酷刑迫害庄琦(注:“铁钳掰肉”是用扒车带用的铁钳,夹住学员腿上的肌肉,然后用螺丝紧固后,使劲用力掰,使肉与骨头分离,学员当场晕死过去。)而且不让睡觉。就这样折磨了两个多月,严重时庄琦被折磨致昏死过去两个多小时,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由于长期的非人迫害,庄琦肺部和腿部都受到了严重损害,留下了长期流鼻涕和腿疼的后遗症,一直没有复原,直到离开劳教所,仍然一瘸一拐的不能正常行走。

◎石宁,女,三十多岁,中国石油大学计算机专业学士,胜利油田计算中心计算机工程师,二零零七年三月被非法判八年。一九九九年六月,恶首江泽民到胜利油田视察,石宁欲行使公民权利,向江××反映法轮功真相,遭非法关押一个月和劳教三年。石宁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期间,长期遭受劳教所恶警酷刑迫害:曾被两个男狱警用无声高压电棍从背后两肋处长时间电击,曾被一群恶人围殴三天三夜,经常被送到山东省武警总医院实施隔离加重迫害,最后石宁体重由一百二十斤降至不足六十斤,并出现严重的肾功能衰竭。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晚,流离失所到烟台的石宁再遭烟台恶警绑架。石宁先被非法关押在烟台莱山万光小区的滨海宾馆内,后被转至招远玲珑,几天后又转回烟台莱山万光小区的滨海宾馆,期间石宁绝食抗议被恶警吊打九天,最后石宁被送蓬莱市看守所。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三日,中共邪党的烟台法院莱山分院非法判石宁八年重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