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二十月 冤狱再十年  密山邵影九死一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现年四十五岁的邵影女士,黑龙江省林学院本科毕业生,密山市畜牧局干部,坚持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被劳教一年,经历“万家惨案”,又被非法判刑十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种种惨无人道的迫害,于二零一三年二月一日出狱。

警察关押勒索“罚款”发奖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七月二十二日邵影去北京上访,被密山公安局政保科孟庆启、杜永山罚款二百元,没开收据。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六日,邵影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再次去北京上访,被北京恶警绑架至前门派出所,后被遣回密山。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在密山看守所,恶警孟庆启、杜永山刑讯逼供,给邵影上背铐,手臂与身体之间夹着瓶子,并让她大头朝下撅着。过了一会,邵影头晕,恶心,昏倒在地。他们还强迫邵影家人交了四千元的罚款。有一天,政保科的杜永山手里拿着“奖金”对邵影说,这奖金是你们法轮功的钱。

二零零零年一月,密山公安局副政委刘琴用诱骗手段让邵影转化,邵影不配合,不转化。刘琴气急败坏恶狠狠的说,你不转化等一会儿你回到看守所就给你戴八十斤的大脚镣子。一月二十五日,密山公安局孟庆启,杜永山把邵影非法押送至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劳教一年。

在万家劳教所被迫害体无完肤

万家劳教所生活环境极差,拥挤,潮湿,不卫生,邵影全身都长了疥疮,流脓,流血,奇痒,痛苦不堪。劳教所医院以宋少会副院长为首的几个“法西斯式”医生,对她身上的脓包进行野蛮处理,用发钝的勺狠刮,因勺发钝脓包刮不下来,所以刮的时候疼痛难忍。劳教所的恶人还利用各种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进行高压“转化”,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利用邪悟者进行围攻,并百般刁难,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不让吃饱饭,让邵影住在阴冷的会议室,图书室的椅子上冻她。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劳教迫害一年到期,劳教所的人以邵影“没转化”为借口,非法超期关押。二零零一年三月,几位被劳教所非法超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过了几天,不但没放,还把邵影她们关进“小号”,长达一个月。绝食抗议期间,邵影出现心率过缓,没有血压,没有脉搏,生命出现危险,狱警对她强行输液,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一年六月中旬,万家劳教所逼迫法轮功学员在“保证书”上签字,被邵影拒绝。六月十九日狱警邪恶的对邵影说,你们不签字,过几天就把你们送到男队去。随后“万家惨案”发生,邵影被关进小号长达二个月。她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体无完肤。

邵影被非法超期关押的罪恶事实在明慧网曝光后,于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二日,邵影才被无条件释放(已超期八个多月)。回家后,单位中共人员逼迫邵影的丈夫每天在家看着邵影,怕邵影再上北京去上访。单位还从周一至周日每天都排了班,每班由一名局长或书记带班,和两、三个科员组成监管队,监视邵影行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邵影被迫流离失所到哈尔滨。

再遭绑架、酷刑:长时间电击、灌芥末油、野蛮灌食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日(大年初二),邵影去同修家拜年,被在哪里蹲坑的便衣范加元、朱凯等人绑架。他们秘密把邵影劫持到哈尔滨市道里区红霞街一号,这个 “哈尔滨市国保大队”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对邵影使用各种流氓手段进行酷刑迫害,并且说一些流氓的话侮辱。

酷刑演示:绑在铁椅子上电击
酷刑演示:绑在铁椅子上电击

恶警把邵影锁在铁椅子上,他们对邵影拳打脚踢之后,用电棍,在她的身上手上到处电,她的手被电的象馒头一样的肿起来,不听使唤。他们又把邵影的外衣扒掉,用绳子把邵影紧紧捆在铁椅子上,憋得邵影呼吸困难,心跳加快。又把邵影的内衣撩起,露出前胸和后背,用电棍长时间的电,邵影的前胸和后背被电棍划出一道道血印,极其痛苦。

迫害到深夜,邵影被折磨得已经神志不清了。恶警们又揪着邵影的头发,捂住她的嘴,往她的鼻子里灌芥末油。邵影被呛得晕了过去,他们就往邵影头上泼凉水。邵影被激醒后,恶人又接着给她灌。邵影时而清醒,时而昏迷,全身上下都湿透了,冻得浑身发抖。迫害持续到后半夜二,三点钟,恶警们行恶累了要睡觉时,不让邵影睡觉,给她戴上(手铐和脚镣连在一起的)刑具,让她坐着。

酷刑演示:地环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第二天晚上,把邵影转押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哈尔滨市国保大队长在非法审问邵影时说,就只这一件事就可以判你十五年。邵影为了抵制哈尔滨市国保大队恶警对她的酷刑迫害,开始绝食反迫害长达七个月之久,绝食期间饱受精神和肉体的摧残。所长赵凤霞指使在押犯人李玉霞、张可、兰草等人,对邵影施以各种体罚:白天码坐(长时间坐小板凳),晚上“码着睡”,一条被子下面要盖五个人,邵影被夹在中间,侧身立着睡,动弹不了,上不来气,全身大汗淋漓,难以入睡。这种 “睡觉”的姿势比上刑还残酷。狱警对邵影野蛮灌食时,往她嘴里灌一些令人恶心的呕吐物,邵影被欺压,辱骂,长时间不让上厕所,造成小便失禁。

非法判十年,遭黑龙江女子监狱折磨

二零零三年八月,邵影被哈尔滨市动力区法院非法诬判十年。八月二十八日,邵影被非法转押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因为邵影坚定修炼,不转化,被非法关押在集训监区严码二年零八个月。集训监区没有节假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从早六点到晚八,九点钟,长达十几个小时的码坐(长时间的坐小板凳),不让随便活动;上厕所,洗漱都有时间限制,并且有“包夹” 一步不离的看着。一年多后,邵影被迫害成严重的腰肌劳损,腰间盘突出和坐骨神经痛。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邵影被非法关押在一监区,再一次遭到严码迫害(长时间的坐小板凳)。她被两个刑事犯“包夹”看着,包夹对邵影每天的一言一行,甚至吃什么都要做记录,邵影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包夹受“执道”的监督,包夹若不负“责任”,会被执道严厉的训斥。在黑窝里,本来已经失去自由的邵影,还生活在重重的迫害管制之中。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狱警又把邵影调到集训监区(九监区)强行转化。那里的环境更加险恶,恐怖。恶警怕她们的恶行被外面的人看见,把门和窗户都贴上了白布,不透光。这次码坐要码军姿,即两手放在膝盖上,不许闭眼睛。邵影不配合,她们就按着邵影的手,捅邵影的眼睛,差点把邵影的眼睛捅坏。而且睡觉时间不定时,很晚才让睡觉。邵影为了抵制迫害开始绝食,要求有正常休息的时间。两天后监区狱警才答应了邵影要求,恢复正常的休息时间。监狱派五个人严密监控邵影,不许邵影随便活动,更不准迈出门口半步。每天一帮人围攻邵影,给邵影念邪恶的诬蔑大法的书,放诬蔑大法的录像,邵影都不听,不看,坚决不配合她们。

二零一二年,邵影被关进小号十三天,狱长恶狠狠的威胁对邵影说:你好好想想,如果半个月不行,还有半个月,咱们有的是办法整治你。六月二十九日,女监狱长指使监区长将邵影非法关押小号迫害二十八天。

七月份正是伏天,是一年中最热的几天,小号阴暗,潮湿,白天闷热不透气,恶徒强迫邵影码坐在离地只有二十公分左右高的铺板上不让休息,晚上十点才让睡觉,还不给行李,人睡在铺板上。不让洗漱,身上脏得发出难闻的气味。一天三顿两勺稀粥,饿得邵影头发昏,一阵阵迷糊。

七月二十六日,邵影从小号出来时,已经被迫害的不会走路(由别人扶着),头发木,手脚发麻,人瘦得脱了相。

遭迫害十年,邵影女士于二零一三年二月一日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