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正邪,请您来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七日】人世间有善有恶,有正有邪,如何分辨,其实不难。只是因为中共喉舌垄断了舆论,将自己说成“伟光正”,对真正美好的人和事却大加诬陷,致使一些人混淆了是非,颠倒了黑白。如果能将事物的真正面貌复原,民众自会辨别出善恶正邪。法轮大法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九日有几篇报道,揭露了真正的善与恶、正与邪。

哈尔滨市中医院肿瘤科医生田庆玲,今年四十岁。她医术精湛,一把脉就能知道患者所患何病。她给患者组方用药,一副药下来只有七、八元钱,可是却屡见奇效。大家知道,现今的中国,百姓真怕得病,因为只要有了病,不但自己痛苦,多年的积蓄恐怕都要被花光。谁见过七、八块钱就能看好病的大夫?要知道田庆玲所在的科室可是肾病、血液、肿瘤综合科室,来就医的病人病情都相当严重。几块钱就能治好病,这样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来找田庆玲看病的人络绎不绝,就连她被派到急诊科轮转的一个月期间,患者都要跑到急诊科找她看病。可是这样的好医生却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了。在黑龙江前进劳教所,她被中共迫害得几近瘫痪,一条腿严重萎缩。狱警还强行把她用的轮椅、拐杖撤掉,逼她不得不用胳膊肘拄地挪行,一百米的距离,她需要挪三、四个小时。一次挪走中,她被大雨浇湿衣服,有人给她干衣服想让她换上,狱警大骂,不许穿,就让她湿着。

二零一三年七月九日,辽宁抚顺市望花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张德艳、孙海峰、穆国栋、王玉梅、汪桂华进行非法庭审。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作了无罪辩护。律师在辩护中提到法轮功学员王玉梅的一个故事:王玉梅曾被人刺伤三刀,对方应该赔偿十五万元,但王玉梅只收了对方三万元医疗费。律师反问:这样的人能犯罪吗?可是法官却打断律师的话不让讲下去。

另一个案例,是河北省涿州市百尺竿乡四各庄村的农妇韩玉红。当年,北京市房山区有一家三口被杀,正好韩玉红的父亲韩宝贵和一同伴到此人家中,两人遂被房山公安局定为犯罪嫌疑人,遭到酷刑折磨,严刑逼供。直到被杀人的妻子在医院醒来,他俩才被证明是清白的。但韩宝贵因遭受酷刑折磨,已不能走路了。回家后,韩宝贵生活不能自理,没几天就出现精神病状,疯狂打人,把家人打得四散,谁都不敢接近他。医生说是得了精神分裂症。韩玉红的母亲赵淑珍为此上访了十来年。后有好心人把她一家的遭遇发到网上,公安部见此,为息事宁人,说给四十万元的赔偿。

此时,韩宝贵一家人已修炼了法轮功,一家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韩宝贵也康复,变成了正常人。当公安部的人问韩宝贵夫妇有什么要求时,韩宝贵豁达的说:“我炼法轮功病都好了,我不要国家赔偿的钱了,我们也不想追究任何人的责任,你让他们放心吧。”

四十万元,这在十多年前那可是一笔大钱。可是他们一家修炼了法轮功,做什么事都先考虑别人,尽管家里还很穷,他们很坦然的拒绝了。可是中共一开始迫害法轮功,就因为他们一家为法轮功说了公道话,却成了当地政府重点监视的对象,警察还经常到他们家抄家、骚扰。韩玉红曾被劫持到两个劳教所和洗脑班迫害。韩玉红二零零二年结婚后,她的公公、婆婆、丈夫也遭到无数次的抄家和骚扰。

山东省莱州市汇泉学校的初四教师臧奎东,他教授四个班,还担任班主任。在平时的工作中臧奎东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对学生、家长、学校负责,无论是所教的学科,还是所带的班级都名列前茅,被学生和家长高度认可。他对于家长送的钱卡,都用一个信封装上卡,写上不收的原因再交给家长,令很多家长感动佩服。这样的好老师可太难找了。可他却因修炼法轮功屡次被绑架骚扰,后来警察竟将他绑架到洗脑班内强制转化。

说起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连它自己都不敢报道出来。就说这个“转化”吧,法轮功学员修的是“真、善、忍”,所以才达到那么高的境界,你要将他转化到哪去?老师不收礼,转化成收礼是不是?医生治病不开高价药,转化成开高价药?为了迫害法轮功,这些年中共喉舌炮制了多少谣言!可是事实在那摆着呢,再怎么造谣,也诋毁不了法轮功的声誉。世人从法轮功学员的言行中看到的是“真、善、忍”的真实体现。

中共的迫害在映衬法轮功学员美好行为的同时,也将它自身的卑鄙与邪恶彻底的暴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