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保队长真名退邪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七日】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末一天,我和丈夫同修回娘家。第二天我们刚从外面回来,跟父亲打招呼时,旁边有一个人说:“你还认得我吗?”我定眼一看,喔,是当地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黄某,他斜坐在沙发上,手里夹着一支烟,眼睛看着我似笑非笑。

我快步走向他,在他旁边坐下,说:“大哥啊!你来找我救你啊!你知道吗?法轮大法是修佛的,你这个傻瓜还跟着它们干坏事。对不起,我马上要赶火车,时间来不及了,过两天我回来再跟你说。”他突然站起来说:“你们去哪里?几点的车?我送你们吧。”我说:“我们要去走亲戚。好吧,我们一边走一边说。”

他慢慢的一边开着车,一边听我讲。我说:“我希望你善待大法弟子,有福报。”他说:“谁是大法弟子?”我说:“我呀!某某党从开始到现在它要整哪个人,谁能顶得过三天?而法轮功被迫害十多年了,不但没有倒,而且传遍了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某某党江某某控制金钱、军队、警察、监狱、劳教所、电视、报纸、广播等等,不但没有打倒法轮功,反而被老天爷钉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风景区的石头上,‘中国共产党亡’。法轮功什么都没有,只有用我们师父的法修出来的慈悲与威严,我们冒着被抓、被打、坐牢、失去工作、失去生命、还有冒着被活摘器官的危险,还要跟你们讲真相,你说这是为什么呢?就是为了你们能清楚的知道法轮功是按真、善、忍宇宙大法修炼的人,是返本归真、做好人的,是不可以迫害的,迫害了要遭恶报的,是为了救你们和很多很多被中共邪党欺骗的人的命。”

他说:“把你的电话给我吧,等你们回来,我请你们吃饭。”我说好吧。他用他的电话拨通了我的电话,记下了号码。此时坐在后座的丈夫同修一直发正念。就这样,他把我们送到火车站后,离开了。

我把手机关了,为了手机不被监控,把电池也拿下来了。因为当时黄某还不明真相,不给他害人害己的机会。我跟丈夫交流:黄某来得这么及时,不是偶然的,利用请吃饭的机会,给他讲清楚真相,把他救了,也是为了这个城市的众生啊。于是我作了一个决定:丈夫坐火车回家,我留下来跟黄某讲清真相。丈夫离开时,叮嘱我:“你要注意安全。”

两天后,我走完亲戚回到娘家。我赶紧找到当地同修,告诉她们我要去跟黄某讲真相,请他吃饭,叫她们帮发正念,除恶救人。

在此之前的一个晚上,我的MP5放着《九评》,我在似睡非睡的状态下,有一个黑影压着我,我奋力挣扎,突然它猛的起来,抓住放《九评》的MP5,很气愤、很害怕的样子扔在床上迅速走了。从那以后,我二十四小时播放《九评》,走到哪放到哪,心里稳稳的。播放《九评》可以除邪灵、黑手、烂鬼。于是我把MP5带上,带上充电器,播放《九评》,把音量调到10至12之间。安排好了之后,到下午五点,我就用公用电话打给黄某,他接到电话之后叫我到公安局去等他。我说“好吧”,遂一路发正念,一路背师父的诗:“骑虎难下虎 人要与神赌 恶者事干绝 堵死自生路”[1]。

到了公安局大门,早有一小警察A在那等着了,把我带到二楼拐角一个小房间里。里面坐着俩个和尚装扮、抽着烟的人,和黄某面对着。黄某见我進来,招呼我坐下。我面对他们三个,坐在一边发正念,一边听他们谈话。听着听着,我突然想到现在末法时期,世风日下,人都在一个骗一个,还有打着神佛的幌子在骗人骗己,这个罪可大了。

过一会儿,这两个“和尚”走了,黄某问我:“你现在哪里啊?在哪上班啊?你老公电话是多少?”一边说一边拿出笔和纸,我没有回答他,就说:“我们去吃饭吧!”他好象回过神来说:“好吧,去吃饭。”

黄某叫上A,我们一起向饭店的方向走去。在路上,他说:“你什么都好,我们又是好朋友,怎么不告诉我你的地址和你老公的电话呢?”我直言道:“你拿笔和纸是做记录吧。我又不是犯人,有本事你心里就记下来。”A在一边偷偷的笑。黄某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到了一家饭店,我们進了一个小房间,叫服务员上了菜后,我拿着筷子,准备讲话。黄某可能知道我的意思,就先开口:“今天,我们只吃饭、喝酒,不讲法轮功的事。”我说:“不讲法轮功我来这里干什么呀?为了能请你们吃饭,我丈夫先回去了,我躲着我妈在大街上逛,今晚还不知道住哪呢?”他笑了笑说:“那就说吧!”

我说:“刚才那俩个“和尚”是假的,真和尚没有抽烟的。那是假的,骗人骗己。”他们笑着点头说“对”。

我说:“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任何迫害法轮功的都要遭恶报的。”黄某说:“某某党给我们发工资,叫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我说:“中共没有钱,钱是工人、农民创造的,它用劳动人民的钱,叫你们作恶当炮灰。你们的官有薄熙来大吗?你们的钱有薄熙来多吗?薄熙来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拿去卖,现在他和他的老婆都進了监狱。”

A说:“那我们不知道,你拿证据来。我们讲现实。”我说:“证据你们上大纪元网就可以找到。还有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的那石壁上凸显着‘中国共产党亡’的亿年藏字石。明天我们一起去看,那是最现实的,看得见,摸得着的,这是老天爷写的。”黄某说:“那不是‘亡’字。”我说:“那你的耳朵不是耳朵,是鼻子喔!”A又偷笑了。

黄说:“那不讲科学了?”我说:“现在这个科学,有利有弊。你看现在怪病为什么这么多呢?而且这些对炼法轮功的人没有影响。难道你不知道的就不是科学吗?法轮大法是你不知道而我知道的超常的科学。”

黄说:“那有个人的脚断了,不去医,又做不了工,那怎么办?”(他说的是一个同修被非法关押三年,回家后她的脚长期拐着走。)我说:“我们有很多修炼法轮功的人,由于被某某党江泽民迫害后,有的放弃了修炼,有的还炼,但又怕;有的不怕,一直坚持着修炼,并对身边的朋友、家人、同学讲真相。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主要是修这颗心。比如一个班里的学生,有的学习好,有的学习不好;有的用心,有的不用心;有的上初中,有的上高中,有的上大学,有的读到博士;但总体的来说,大部份学生成才了,那么这个老师就是好的。就像法轮功一样,不能因为有些修的不好或差一些,就说是法轮大法不好,我们都是真修才得到的,假一点都不得的。”

A说:“我们只要有钱就行了。”我说:“古时候皇帝、皇后、妃子的钱最多,要什么有什么。但是他们不一定幸福,这个电视、电影、历史,你们都知道。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我告诉你们那是由于她们的妒忌心、怕心、色心、名利心、争斗心、贪心、显示心等等人的心造成的。人要想摆脱人世间的苦,唯一只有修炼,而且要修正法,法轮大法是正法。懂吗?”

A说:“我们要活着,要吃饭。”我说:“我知道,我们都被中共剥夺了最基本的人权,包括工作的权利、信仰的权利等等。不是说让你不工作了,你照样工作,但是不能迫害法轮功。而且现在中共说了不算了,是神佛说了算。中共就要亡了,谁还听它的话只有死路一条了。”

黄说:“你展现一点什么来我们就相信。”我说:“我有很多功能,但我不能展现给你们看,我要展现出来,还用我在这苦口婆心的跟你们讲吗?你们还敢迫害法轮功吗?就是在这个迷中,你还相信真、善、忍,你就是可救度之人。你要是相信某某党的假、恶、斗,你就跟着它一起淘汰吧!”这时,他俩一起站起来说:“好!”

我把准备好的MP5拿出来,说:“法轮大法没有秘密,无论贫富贵贱都是平等的。”黄某一把抓住MP5说:“给我看,教我怎么用。”我教会他后,说:“这是充电器,借给你们看,一个月以后我来要,给你们公安的人每人复制一个,给他们看。多听《九评》,认清邪党。”他俩都说:“好。”

过了几天,我打电话给黄某说:“那天晚上,我忘了帮你把党、团、队给退了,我现在帮你取个化名退了吧!”黄某说:“哦,我用我的真名,我光明正大的退。”

我说:“你要看我给你的东西哦。”黄说:“哦,谢谢你。”我说:“你应该谢我的师父!是我师父看你们可怜,叫我们来救你们的。”黄说:“我知道了,(我)不会再做那种事了。谢谢你们师父。”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入无生之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