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众生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七日】

拐错了?拐对了!

去年清明节三天假,我打算去山东姥姥家讲真相,犹豫是着坐车去还是自己开车去。因为坐车去不太方便,时间也比较紧迫,想开车,但考虑自己是新手,上高速心里没底,并且我又是一个没有方向感的人。但女儿却一直鼓励我说:妈,你一定能行,要相信自己,我坐在旁边给你指路。舅舅也把行车路线发给了我,我一看这路线也太复杂了,要走好几条高速并且要经过两个县城才能到舅舅家。于是我和女儿商量还是走济南方向,虽然绕远但路线简单。

我上了高速后看到济南方向的路标,但不知怎么的就拐到另外一条高速上去了。女儿在旁边就急了说:济南的路标那么大个你怎么就没看到,还拐错了。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开到这条路上了,又无法向后退,心里很沮丧。女儿的话也越说越难听,我和她争论不休,此时我转念一想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不能动心,于是把车停靠下来,静下心来跟师父说:师父,子弟是哪里没做好,是不该去还是邪恶对救度众生的干扰?

我一直向内找,女儿也不吵了,说让我在前边最近的一个出口出来,再从新上高速。我想只能这样了。但还没走到出口,我就看到路标上写的方向正好是舅舅发给的地址,心里一亮,觉的是师父安排我这样走的,也不用找什么出口了。就这样越走路越清晰,越走车速越快。到了某县下高速时,不知道该走哪条路了,就让女儿去问路,正好前面有四、五个人在走路,女儿问清楚后他们还是站着不走,我的车已经开走一小段路了看他们还是不走向我们这边看,我心里猛然一震,他们是不是在等着得救啊,我停下车让女儿拿着神韵晚会光盘每人送一张。然后他们高兴的连声道谢并且快步离开。

这一幕给了我很多的启发。因为我还要经过一个县一个乡才能到我要去的那村,这里的路标很少,全都靠问路旁的门市的人才能找到路,就这样我们边问路边发神韵晚会光盘,到后来甚至还要故意问路借此发神韵光盘。到了姥姥的村子里才知道,这个村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家里只剩下老人和上小学的孩子们,村里的老少们都坐在街门口看着我笑,我有点发懵,心里想我不认识你们啊。也许就是他们明白的那一面知道我来救他们了,虽然没见过面,但好象很熟悉一点也不陌生。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真相讲三退,其中有位老人的名字很难叫又带有方言,我很难听懂,结果急的她回家把户口本拿来让我看,给她三退。并且还都把家人叫来让我帮他们退,本来家人有点犹豫,但她迫不及待的说:快退吧,快退吧,人家大老远的来救咱了,为咱好。她这样一说她家人很顺利的就退了。没有上过学的,我就教他们念“法轮大法好”,并送给他们精美的护身符,当时他们就很珍惜的戴上了,并给家里人也要。姥爷一大家人也都退了,姥爷现在已经退了休了,原先是党员在乡政府工作,他在村里是很有威望的,现在姥爷一说退党,村里的好多人都跟着退。

在返回来的路上,路线又不清晰了,我们就边发神韵光盘边问路,直到最后两张盘发完后同时也看到了上高速的路标。我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似乎每一张光盘都有着它们的使命一样。当车行驶到高速上时,明显我觉的车开着特别轻盈,感觉在地上飞一样,根本就不象我在驾驶。现在我写到这里回想当时那种感觉眼泪又掉下来了。因为我知道我做的和大法的标准还差的太远。但是师父就是无限慈悲着众生、珍惜、鼓励,加持着每一位大法弟子。

过北京机场安检口

五月初回丈夫老家。在北京机场安检口我怕心出来了,因为这次带的光盘比上几次都多,在安检口犹豫徘徊着,后来静下心来调整自己的心态,问自己来世上干吗来了,回答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来了。想起师父讲法中说为了宇宙中的众生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为了宇宙的利益可以舍弃一切(不是师父的原话)。自己问自己能做的到吗?心里对师父说:我能。但这句话不是脱口而出的,是来自于对师父的信。这正念一出时瞬间就感觉自己高大无比。

我拉着箱子拎着包堂堂正正的走向安检口,那一刹那真的是“心慈意猛”[1],怕心和私心已经无影无踪了。安检人员直接就把我放走并对我说:你过去吧。我还不敢相信,我还在发愣,这时她又说了一句:你走吧。这是我多次乘飞机从来没有的事,特别是北京机场是很严格的,我眼睛里含着泪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您就在弟子身边,您什么都能给弟子做,但是就要弟子那一正念。

“你师父是谁?太厉害了!”

有一天,丈夫老家的亲戚朋友共二十个人左右,说一起要去爬山玩,我们共开两辆车,我坐在第一辆车里。汽车在高速上一直都是很正常的行驶,突然我这辆车失控了,方向盘和刹车都失灵了。汽车在高速公路上开始乱窜,司机和车上的其他人都吓坏了。我看后面的车马上就要追过来了,并且车速很快,此时车突然又窜到右车道上,马上就要跳出防护栏了。这时我才想起让师父救我,大喊:师父救我!可我喊两声还没停下来,后来我又大声喊:师父快救我们!话一落音汽车马上就停住了,然后就正常直行了。这时我再一看司机,他两手死死的握住方向盘吓的已经不会动了。车里的人都吓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等他们回过神来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师父是谁?太厉害了!我当时很自豪的告诉他们我师父是李洪志大师,是李洪志大师救了一车的人。车里的人都赞叹法轮功太厉害了。等我们到了山脚下下车后,司机和车里的人都争抢着和后面那辆车上的人说法轮功太厉害了,我们差点都没命了。司机吓的都没有吃饭,嘴里还在不停的说法轮功太厉害了,还问了我很多有关于大法的情况。事后我在想为什么当时我喊的前两声都不管用呢,直到第三声喊师父救我们才好使。那是因为修炼人不能有私心,只有在危难的时候想到的是众生的安危而不是自己,这样才符合新宇宙的标准,法自然就在起作用。

雨神

在暑假期间,女儿想和她的同学去海滨城市玩,可我心里一直惦记着和我儿时一起长大的姐姐。有了这一念,我就接到姐夫打来的电话,告诉我说快别炼那功了,我们这听说有个和你炼一样功的人给炼死了,有病不吃药也不上医院,都说是炼功炼死的。听了姐夫这番话,我更坚定我要去姐姐家讲真相的决心,可我一直在寻找机会。直到有一天我在家搞卫生,就听女儿在跟她爸说计划要去玩的事,还没等女儿说去哪玩,我急忙抢先一步说要去爬山,当时女儿愣了一下有点不高兴,但马上又笑着说:对,是爬山。因为女儿知道我的想法,只好默认了。计划行程为五天,带上女儿的同学。我为了节省点时间,好在姐姐家多住一晚上,只能又开车去了。

到了北京后,在六环上绕了近两个小时还没发现我们要出的口,女儿就觉的我走错了,这期间我和女儿又有了争执,顿时感觉心里慌闷头也疼,这才感觉到不对了,意识到北京的空间场很邪恶,邪恶知道我要去救人,故意给我搞破坏阻碍我前進的道路。悟到这一点后我马上默默的发正念,不应该和女儿发生争论,并请师父加持弟子解体一切干扰因素。

发正念十多分钟后我看到了我要去的方向的出口。当时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天还开始下雨了,雨越下越大,天也越来越黑,而我是越走越往深山里开,路上车虽然不多,但山路太蜿蜒陡峭,车开的越来越慢。当时在那样的环境下,压抑的我呼吸都困难。

我看着车窗上的雨水说:雨神啊,我车技不好,真的需要你的帮助,你先别下了,我想天黑前赶到。话刚落音雨小了不少,一时之间竟停了。当时女儿的同学都感觉到非常非常神奇,我眼眶里充满了泪水并对雨神说谢谢。后来我竟然提前了一小时到达酒店,车还没停好,雨就又开始下了。

深夜在大山中迷路

我把两个孩子安顿好,连口水都没顾上喝,姐家的儿子立新就已经来接我了。从酒店到姐姐家还需要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当时不知道立新也记不清路,他告诉我往这边走,走着走着他发现路不对,就又往那边走。接着走着走着我总感觉路好象也不对,就停下车让立新去问路。他问完后告诉我是另外一个方向,我们又掉头开向另一个方向,走了一小会儿我又觉的不对,又让他下去问路。结果我又掉头往另一个方向开,立新此时对我说:大姨,你这回的感觉对吗?你什么时候感觉对了,那就是对了。我听了这话心都凉到底了:我是让你给我带路的,你反而还这样问我。

现在四周漆黑一片,借着车灯隐约的只能看到路两边的大山,我心里沮丧极了,我停下车,很无力的趴在方向盘上,当时我的心情真是想原路返回酒店算了,心里对师父说这里的众生是从多高的天体来的?救他们怎么这么难?当时的那种感觉我至今还是记忆犹新、终生难忘,我觉的每一步都是叫着师父走过来的,师父给了我力量和正念,我一定不要退缩,否则也对不起我车的四个轮胎,也对不起雨神对我的帮助。于是我对立新说:不要着急,走一夜我也要见到你妈妈。这时对面过来了一辆大卡车,我让立新赶紧下去问路。接着我们走了将近四十多分钟前面又出现了岔路,立新说往右,但我总觉的是往左,我们在犹豫的时候借着车灯看到前面有一个小窝棚,我又让立新去问。这回立新高兴的跑回来说:大姨你说对了,往左。这回就放心吧,顺着这条路我们就一直到家了。

在这泥泞的山区小路上,我的车速最快没超过四十,有一段甚至是二十。在这漆黑的夜晚我的车灯显得那么微弱,我不敢看车镜,黑的叫人恐怖。雨现在已经很小了,但此时路面上又开始起雾了,在这万籁寂静的大山深处,如果不是相信师父的法身就在我身边,这种情况真的会把我吓住。这一路上我给立新讲真相,从大法是什么开始讲起,然后把自己修大法是如何身心受益的讲给他,特别是当晚,我总是感觉路不对的那种“感觉”,他觉的特别神奇,我就告诉他修炼的人身边都有师父法身保护,师父无时不在看着。经过这些,他这个生命是彻底明白真相了。

晚上将近十一点才到姐家。直到第二天早上我出门,才发现姐姐家原来是在半山腰上,我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开上来的,路特别的窄,边上就是沟。

深山里的众生等待着救度

这一天还赶上了我姐的孙子生下来第七天,在这一天所有的亲戚朋友都会来道贺,这是当地的风俗。正好我借此机会开始给他们讲真相。其中有一个年纪大一点的老婶,她一脸不屑的样子说:走。结果有一多半人都跟着她走了,只剩下几个人我给他们讲了真相送了光盘。后来我的怕心就出来了,总怕那个老婶会举报我,但我知道这种心态不对,便静下心来顺着怕心挖自己的执著心,问自己怕心的背后是什么,是怕众生不能得救还是怕自己受迫害?经过这样一找,自己的私心都暴露出来了,找到了怕的根源并解体它。同时请师父给我正念,我是世中的觉者,助师正法的法徒,我向内找总结给刚才走的那些人讲真相的不足。

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那个老婶领着一帮人又来了,我心想这回一定要抓住机会。我拿着饮料先敬这位老婶,心想我一定要救了你。我把我的祝福说完后,她大吃一惊,然后这一桌的人按顺序我都一一敬了一遍,每个人的祝酒词都跟他的身份相符合,并且恰到好处。我带着真诚带着善心一圈敬下来,他们对我的态度也变了,变的和善一些了。姐姐说:你看人家炼法轮功炼的多年轻啊,哪象四十多岁的人。有一个人还说:我以为她不到三十呢。还有一个人说:你对我们穷山沟里的人都这么好,你说的话我们信。吃完饭后我真是没有想到,那个叫老婶的人她用真名退出了少先队,并用手指着说:你也是,她也是……让她们都退出了少先队。

姐姐家旁边的邻居,我称呼三哥三嫂,他们的儿子离了婚,有个孙女跟着他们,孩子很可怜,妈妈改嫁不知去向。我给了孩子一百块钱留着需要的时候用。三嫂家的女儿女婿也回来了,女婿是武汉大学毕业的,本来上午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还不爱听,可现在他们主动用真名三退。女婿对我说:通过这多半天的时间和你接触,发现你和电视上宣传的一点都不一样,你的话我都在听,也在分析,觉的很有道理。我又给他解答了一些疑问,三嫂一家人都得救了。

我走的时候乡亲们都依依不舍的来送我,我转头跟他们再见,竟发现大男人眼睛里都含着泪,真的能感受到众生明白的那一面都在等着法。此时此刻我真的很感动,眼泪也流了下来。我的车几次停下来叫他们回去,他们不听,我只能加大了油门,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师父知道一切

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明白了救人有的时候是不需要讲太多的,只要符合人这层理做好了做到了,人也就很自然的得救了。并且我也知道了,来的那天晚上路上为什么那么艰难,是要拖时间给立新讲真相,因为第二天他忙的没有时间听真相。只有师父才知道这一切,同时也考验自己在魔难面前是退缩,还是坚定正念勇往直前。

在这次行程回来的路上我们发了一些光盘,路况比较顺利。到北京界不知不觉又把车开進了三环没有上六环,这一下又懵了,北京虽然来过多次,对于我这个没有方向感的人就象進了迷宫一样,我真的发愁了,急的我只能又叫师父了:师父,我知道您就在我身边,弟子太笨了,请师父帮我指路。莫名的感觉往这么拐、那么拐,然后我们很顺利的上了高速。到家后,丈夫说我要走的那条高速已经堵了一天多了,哦,原来是师父让我走的三环啊。

通过此次行程,我心里更是无限的感受到师父的辛苦操劳,真是一切都是师父给铺垫好了的,就差弟子那正念去做了,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和掌握中,我们只是表面分子的身体在动一动,过程中师父让我们修去人心,修出神念,把一切威德都归功于弟子,真是用尽人类语言也无法形容我师父的伟大!

再一次谢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