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修心二十年 精進不止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七日】我是九三年七月初第一次参加师父讲法学习班的,九四年又两次参加师父讲法班。我今年已经七十四岁,从得法至今修炼二十年。

一、洪扬大法

学法之初,我心情恬静舒畅,在法光的沐浴下,学法修心,精進不止,不断的提高心性。无论春夏秋冬,我学法炼功从未有一天间断,而且对洪法、宣传法劲头十足。我给好多同事买师父讲法班的票,推荐他们学法轮功,还到农村放师父讲法录像洪扬大法。有的农村没有电视、放像机,我就带上自己家的,有的人家里困难我就亲自免费送大法书。在师父新经文发表后,我和一个同修骑几十里路,风雨无阻把师父的新经文准时送到同修手中,有时中午饭也吃不上,来回近百里路也不觉得累。有时我也组织几个炼功点到农村集体洪法炼功,使更多的有缘人入道得法。

二、正念反迫害

当神州大地沐浴在浩荡佛恩之中时,以江泽民为首的人丑,迫不及待的发动了九九年的对大法的恐怖迫害,使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修炼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宇宙中的正邪较量随之展开。

(一)

九九年七月大法受迫害开始,邪恶用其惯用的伎俩给大法和师父造谣,使很多不明真相的众生受到谣言的毒害,真假善恶不辨。电视一天二十四小时轮番播放诬蔑师父的谣言。我心里十分清楚:邪恶在妖言惑众。

记得师父在传法时说过他根本就不知病是什么滋味(不是师父原话),而且九三年我亲眼见过师父多次。师尊当年四十几岁的人,看上去就像二十一、二岁,皮肤十分细腻。师父的家很小是水泥地,同修给师父用过的地板革,师父都婉言谢绝。有的同修给师父的女儿买几块糖师父都不收,师父给女儿买桔子都是买最便宜的。师父生活十分俭朴,我看见师父夏天总是穿那一件退了色的西服和白衬衫,冬天就一件普通的棉袄,每次出去传法都是乘公交车,从不打车。

邪恶的造谣宣传使我心里很难受,怎么办?决不允许邪恶诬蔑大法!我就把我知道的真实情况讲给我认识的人和我遇到的人听,开始了最初的讲清真相

(二)

当时乌云压城,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单位、街道对我不停的恐吓,骚扰,跟踪。市纪委、分局就隔三差五找我谈话,派出所几乎天天骚扰不断。市六一零根本不让说话,说什么是“非常时期”,“性质不同”。分局更是邪恶,把我家做资料的电脑、电视、个人现金、放像机、折叠床、金属精凳等强盗般一抢而光。还叫嚣说:“你把文件交出来!”我说:“没有什么文件,法轮功都是松散管理,炼功自愿,来去自由,没有任何组织。”有的警察对我说:“你们某某日要到北京景山去集体自杀,闹事等等。”我给他们讲真相说:“我师父讲过自杀是有罪的,真修法轮功的都不会自杀的!”

有一次警察突然找我说:“你们又要搞什么集会了?”我当时厉声指问他们:“你们共产党所谓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哪去了?为什么总是无中生有给法轮功制造谣言?”那时单位逼我写所谓的认识,逼急了我就说我退党!有一次记者通过公安处要采访我,被我拒绝。我对公安处长说:“你了解法轮功,也了解我,为什么这样搞?”当时我把大法书和录像带给他看,后来我又要回来了。

在那段黑云压顶的日子里,邪恶不但骚扰而且监听我家电话,一次公安一处一共四人来到我家,说:“你家的电话怎么断了?”我说:“这是我个人的事。”当时他们就不说话了,最后到屋里转了一圈走了,他们每次走后,我都在屋里每个角落仔细检查,生怕他们安装偷听设备。

(三)

在没有公开迫害大法之前,邪恶就已经开始用卑鄙的手段骚扰大法弟子。大概是九八年时我发现两个特务来到炼功点。其中一个穿警服的是我们前边小区的,总是找到我问这问那,装成很虔诚的样子,在与我接触中总是提出要到我家,我觉得他不像个炼功人,就拒绝了他。

还有个女的,四十几岁,戴个眼镜,每次与她交流,她说的都是宗教中的话,而且总想问我借师父在国外的讲法带,也提出要到我家去。后来有一次她来我家敲门,我隔着门问她找我什么事,她又说要看师父讲法带(当时的讲法带是不允许个人拿走单独看的),我说不行,当时我就听到门外有一个男的说:“你看他怀疑你了,你被看破了。”在那样的环境下,我就是这样一点一滴的维护大法的。

(四)

当师父让我们发正念除恶时,我心想这下好了不再被动了,可以“还击”了。由于在文革时被迫害,在心中形成了强烈的仇恨心,每次发正念都想,把这些迫害大法的邪恶全部灭尽!当时由于不理智,把这一切看成了人对人的迫害,每次发正念都带着很强的仇恨心,怨恨心,特别是对那些残忍迫害大法的恶警,丝毫没有慈悲心,现在悟到我当时是以恶治恶的人心,没有分清被操纵的人和其背后的邪恶因素,师父在经文《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说:“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后来在不断的学法精進中我越来越明确了发正念的目地和我们身负的使命。

三、证实法

迫害开始后大法弟子都悟到不能任由邪恶肆意诬蔑大法,毒害众生,我和亲人同修印了一袋子真相资料,写好信封,我就骑着自行车上大马路上找邮筒,一个邮筒里放几封。当时我的怕心也很重,每次出去发资料都是胆胆突突的,有一次从七楼往下发,走到二楼时碰到一个熟人,我镇定的上前和他打招呼,没有引起他的怀疑,解决了这次“危机”。

虽然有怕心,但我时刻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我要用在法中修出的智慧和慈悲来救度世人。有时到不熟悉的环境去发资料,我都事先看好進出的路线,然后再发放。有时骑自行车到河边,把资料放到来此钓鱼的人的自行车筐里。我还发现公交车站是个讲真相的好场所,因为那里等车的人多,我每次骑自行车到一个公交站点先观察一会,别人看起来我是在等人,待公交车走后,迅速的把准备好的真相粘贴贴在公交站牌醒目的位置,然后骑上自行车从容离开。

随着修炼提高我逐渐意识到,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有很强的分别心。救人时总是先观察他的外表,面相,符合我观念的才去讲。有几次别人走到我跟前问路或打听情况,我记得有一个是歪眼的人,还有一个螨虫鼻,我当时告诉完路就走了,也没想起来给他们讲真相。过后一回忆很后悔,本来是师父安排来得救的有缘人,结果没救成,失去了机会。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有了这几次的教训,我在以后的讲真相中,更加注意修掉自己的观念,在修炼路上勇猛精進。

师父在《讲真相的根本目地》中告诉我们:“这就是为什么大法弟子要讲真相,目地是解除邪恶的谎言,看清共产党的真面目,清除人对神佛犯下的罪恶,从而救度世人。”我时刻牢记师父的这段讲法,我悟到师父已经告诉了我们要讲清什么,要怎么讲世人才能被救度。所以在以后的讲真相救人中,我都要告诉他们人的来源,神佛的存在,无神论的邪恶,法轮功是什么,三退的意义,大法弟子为什么讲真相等,这些都给世人讲清讲透,真正的使人得救。每次讲完后,由于世人都明白真相了,所以一般都做了三退。

我也碰到过受无神论蒙蔽较深的人,有几次给我认识的亲属讲真相,不论我怎么讲他都不信,还说我“真够反动的”,还说要到公安局告我,我也不动心。我向内找还是因为自己修得不好,解体不了其人背后阻碍他们得救的邪恶。

四、结语

二十年来,我能够坚定的走到今天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从法中悟到,要时时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想到自己是炼功人,脑中时刻装着法,遇到事情时要按照炼功人的标准去做,不能迷在人的假理中,降低了自己的标准。我经常想自己心性提高了,做对了是师父的呵护,做不好,是因为自己法没学好,是观念阻碍了自己的修炼提高。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没修去的人心,但有师在,有法在,我会不断精進,在向内找中提高自己,达到师父要求的标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