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盐城女性知识分子被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七日】(明慧通讯员江苏报道)盐城是江苏中部平原的一座小城市,历史上以产盐闻名。近十四年来,盐城各级邪党组织及其“610”非法机构,对修炼法轮功的民众实施了残酷的迫害。本文记述的是1999年“7-20”以后,在盐城发生的大量迫害案例中,部份善良的知识妇女的苦难经历。由于迫害没有结束,很多迫害案例还没有曝光,下面记述的仅是部份。

一、总工程师被迫害成植物人

黄卓秀,原是盐城市化工机械厂总工程师,六十年代的大学毕业生,优秀企业家。因为工作繁忙,劳累过度,患多种疾病。为了祛病健身,黄卓秀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后不久,身体恢复健康,精力充沛。修炼后,她处处以“真善忍”的教导对待工作,善待每一个员工,全厂职工都非常敬重她,亲切地称呼她“黄总”。

1999年迫害开始后,黄卓秀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不平,被劫回盐城后,遭到反复的洗脑迫害,“610办公室”限制她的人身自由,不许外出,不许和他人接触,窃听她的手机,安排眼线暗中窥视,还胁迫家人监视她。即使这样,邪恶仍然不放过她。因为在邪恶迫害的政策中,有一条恶毒的规定就是对坚持修炼的“三高”人员(高学历、高职称、高职务)从严处理。江苏省610办公室设在兴化的洗脑班黑监狱,当初就是专门针对“三高”人员的。610办公室认定黄卓秀符合“三高”条件,就上了黑名单。2005年,在当时的市委书记张九汉的直接授意下,盐城市610办公室将黄卓秀劫持到兴化洗脑班黑监狱强行洗脑,回家后成了植物人。

在兴化洗脑班,黄卓秀究竟遭受了什么样的非人折磨?为什么一个健康的人突然变成植物人?为什么要把她置于生不如死的境地?这其中隐藏的是一个怎样不可告人的阴谋?有人分析:因为黄卓秀的丈夫是原盐城市检察院检察长(2008年去世),子女都在公安部门工作,一下置她于死地可能会被她家人追究,所以,就把她弄成植物人。随着时间的推移,相信真相总有大白于天下的一天。

二、财务总管被非法判刑、遭酷刑

缪萍,原盐城市阜宁二建集团公司财务总管、工会副主席、盐城市人大代表。1996年修炼法轮功前,患胃溃疡、腰椎病、肝胆扩粗梗阻等多种疾病。已住进上海长海医院准备肝胆手术;炼法轮功几个月内一切病症全无。更重要的是,在“真、善、忍”的标准指导下,她的内在道德得到升华。她未退休前逢年过节,职工和客户都会送礼物物、请吃,自从修炼法轮功后,一切不属于自己劳动所得的财物、吃请,她都婉言谢绝。她是重组家庭,丈夫原有俩个年幼男孩,丈夫家父母、兄弟姐妹七个,她按“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善待他人,复杂的大家庭人人和睦相处。

自1999年“七二零”以后,这个和谐的家庭失去了安宁。阜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周古柏等人多次找她到公安局“谈话”恐吓骚扰,不让炼功,并用强迫录像等形式骚扰。2001年3月,阜宁公安局田正武、汪华(女)等人到缪萍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并把在上海儿子家过年的缪萍非法强行绑架关押到滨海看守所一个月。县公安 局、检察院、“六一零办公室”、县政法委多次威胁她:要么放弃修炼和劝他人放弃修炼回家,要么劳教、判刑。

就这样,缪萍因炼法轮功做好人,从中共市人大代表成为中共阶下囚。2005年6月2日,缪萍因为邮寄信件讲真相,再次被绑架、抄家,劫持到盐城军分区宾馆非法审查,阜宁县“六一零” 成员、国保大队长汪华(女)指派中队长徐登峰等16人将缪萍进行13天非法单独关押折磨,两个警察一班,两小时一轮换,连续四天四夜不让睡觉。市“六一零办公室”成立所谓“专案组”。经过13天折磨后,将缪萍非法关进盐城市看守所,在盐都区检察院公诉人蔡安峰刻意构陷下,2006年3月,盐都区法院冤判3年6个月。缪萍上诉盐城市中级法院,下来的裁定书维持原判,而裁定书签的日期竟是上诉前的日期。收回从新更改日期后,又丢了一行文字,前言不搭后语。由此可见,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判刑是多么非法。

2006年5月,被戴着手铐脚镣的缪萍,被非法劫持到南通女子监狱第二监区。恶警为达到“转化”缪萍、拿奖 金的目的,失去人性迫害缪萍。恶警派两个犯人24小时夹控,为达到“转化”目的, 成立四人脱产““转化”小组”,由 监区教导员屈卫英和警长周冬云为组长,不分白天黑夜,恶警轮番与缪萍“谈话”,逼看诬蔑大法师父和大法的录像;还采取不准她与别人、也不准在押犯与她说话,近一年时 间孤立缪萍,长期精神折磨她。恶警见达不到“转化”目的,就对缪 平肉体摧残,使尽各种丧失人性的 邪恶手段迫害,如:强制劳动,抵制迫害就被加强劳动强度,狱警当众随时辱骂、罚站(最长连续23天)、电击、长时间不准上厕所等。

缪平在南通女子监狱经受了3年6个月的冤狱,受尽地狱般的精神与肉体折磨。 2011年底,阜宁“六一零”人员叶兵为首,带领几个人到缪萍家,企图绑架她到洗脑班。在善良民众的帮助下,缪萍脱身,离家出走,可叶兵邪恶至极,将缪萍照片发到网上通缉她。2013年5月,缪萍在南京朋友家做客,又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南京江宁看守所37天。

三、活泼可爱的女大学生被迫害的神情呆滞

刘丽华,28岁,家住盐城市亭湖区沿河路。大学毕业后,在上海某企业工作,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母亲周学英也是法轮功修炼者。年轻漂亮的丽华在家是父母的乖乖女,在单位是文静的好职工。

2007年初,母亲周学英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她为了营救母亲,向明慧网发信息,被邪党恶徒在网上监控到。同年2月8日,刘丽华在上海单位上班时,被盐城市盐都区“六一零”和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关押在盐城市经济开发区某宾馆,盐都区“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徐志良为首的一伙恶警对刘丽华进行殴打刑讯逼供,其惨叫声宾馆内的人都听见,每天早晨宾馆服务员打扫关押她的房间都看到地上一缕缕被抓下来的长发!刑讯逼供未果,于2007年2月13日转到盐城市看守所进行迫害。

在江苏省“六一零”和盐城市“六一零”非法组织直接干预下,2007年3月15日盐城市亭湖区法院非法冤判刘丽华五年徒刑,关押到南通女子监狱三监区,在那里遭强行洗脑,劳工奴役,犯人夹控等等非人折磨,每天被强迫劳动13-14小时,主要做出口外贸服装。因为她性格文静,警察指使几个暴力犯围攻她,恨不能把她吃了。在长期的恐怖氛围中,刘丽华精神受到很大刺激。

从监狱回家后,原本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大学生,变成一个神情呆滞,到那里都要老妈妈陪伴的人,看到她的人都对她的遭遇深表同情。当初刘丽华在上海私营企业上班时,老板对她的优秀的工作表现十分满意,在她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上海公司老总还专程来看守所让人转告她,只要她愿意还可以回原公司上班。可现在她身体被迫害成这样,何时才能象往昔那样正常工作啊?!

四、优秀教师遭折磨皮包骨头

王玉英,原盐城市阜宁县幼儿园的一位优秀教师。为人特别善良,在单位、家乡、同事中是有口皆碑的好人。修炼大法前,王玉英患脑肿瘤压迫神经,必须开颅手术治疗;修炼大法后,肿瘤消失,身体康复。法轮功给她第二次生命。

在1999年迫害开始时,王玉英到北京、南京上访,以自己亲身经历,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因此,两次遭拘留、关押。2005年6月初,盐城市610办公室指使滨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以她邮寄真相信为由,突然绑架、抄家,5-6个身强力壮的警察把瘦弱的王玉英秘密劫持到盐城市康达宾馆,非法审讯,酷刑折磨13天13夜,日夜不准睡觉。恶警对她拳打脚踢,把她一只手悬空吊在窗子上,逼她站立着,然后两个恶警从背后突然猛踢她后腿弯,把她踢跪下来,然后再拎起来,就象抓小鸡一样,反反复复折磨她。宾馆的服务员经常深夜听到惨叫,吓得发抖!

王玉英几次昏死,生命垂危,恶警仍然不放过她。直到有一天夜里,迫害的现场指挥者——滨海县610头目突发脑溢血倒地,紧急送医院抢救。恶警们害怕是遭报应了,迫害行为才有所收敛。不久,王玉英又被非法关押到盐城市看守所。在那里遭到种种折磨,大热天,和十几个犯人关在一个小房间,吃霉米饭,还要干十几个小时的活,逐渐瘦弱的体重只剩下几十斤重,几次出现生命危险。被盐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九个多月后,又遭盐城市盐都区法院非法冤判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回家时,只剩皮包骨头。看到她的人痛心地说:“王玉英瘦得象个人干子 ”。

五、两位女医生遭受的迫害

陈娟,原盐城市酒厂退休医生,70多岁,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2005年夏天,陈娟在市第三人民医院内向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亭湖区国保邪恶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她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恶警残酷折磨,整整坐了28天的老虎凳,恶警不让其吃饭,还用筷子夹着红烧肉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用言语侮辱她。陈娟在遭受了邪恶的肉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折磨后,一直未能康复,于2006年黄历4月18日含冤离世。

闫琳,盐城市盐都区皮肤病防治所医生,军队转业干部,东北人。闫琳在工作单位,朴实敬业的作风得到所有认识她的人的一致公认,曾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1999年“七二零”后,因她坚持修炼大法,被工作单位强行非法关押地下室迫害一个多月。

2007年秋,闫琳因向民众讲述大法真相,被盐都区“610办公室”和盐都区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合伙绑架,被关押在盐城看守所一年,后被盐都法院冤判三年徒刑(缓刑四年)。回家后,经常遭到警察骚乱、跟踪。

2011年7月初,盐都区“六一零”人员通过强迫她的工作单位、诱骗她丈夫,以谈话为名,将闫琳骗到盐城市万隆宾馆,非法关押,强制洗脑10天。原本和睦的家庭,因被冤判失去原有的工作待遇,美丽、善良的闫琳却被原本深爱她的丈夫经常性打骂折磨近两年之久,她强忍心中的泪水,用大善大忍的态度善待公婆,丈夫被感化才对她逐渐好转。

象她这样的遭遇,在许多被迫害失去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家中都程度不同的发生过。由此可见,在中共“假、恶、斗”的强权统治下,是谁让良民百姓的基本生活难以安定?!

六、四位廉洁公务员累遭迫害、打工谋生

(一)杨志平,原盐城市政府部门公务员。为人真诚善良,清正廉洁,多次被评选为优秀公务员,是公认的好人。因患哮喘病等疾病治疗无效,修炼法轮功,炼功不久病好了。1999年7月,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大规模迫害后,杨志平凭着良心邮寄真相信,告诉他人法轮功是好的,迫害是错的,因此遭到了残酷迫害。

2005年6月初,杨志平正上班,突然被盐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亭湖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及文峰派出所6-7个警察合伙绑架、抄家,秘密劫持到盐城军分区招待所,非法审讯,被刑讯逼供19天19夜。盐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亭湖区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共十几个警察参与,3人一班轮流,24小时不许杨志平睡觉,强行戴铐、照相、取指纹、采血。连续的高压恐怖,使她精神恍惚,几次晕倒。19天后,被非法关押到盐城市看守所,期间遭强制验血和不明药物摧残。被看守所非法关押近十个月后,又被盐都区法院冤判5年刑。杨志平不服上诉, 被盐城市中级法院无理驳回。次年5 月,被非法关押到江苏省南通女子监狱。

在南通女子监狱四监区遭受了残酷迫害:被逼看栽赃法轮功的录像、军事训练、高强度劳役。 警察逼迫杨志平干监区最重的活,每天干活13-14 小时, 长年累月,手指变形,手腕起包,还时常遭警察的辱骂,完不成劳动任务,晚上别人睡觉时,她要被罚站到深夜。不许购买任何食品,很晚收工后,犯人可以用自己购买的食物充饥,而她什么都没有。恶警警告犯人,不许给杨志平任何吃的东
西,企图从肉体上摧垮她。监狱用犯人当打手,几个犯人包围一个法轮功学员。杨志平每天日夜被两个犯人盯着。2008年秋,被监狱医院强行输液后,全身大片紫黑。回家后,电话、手机被窃听,楼口被安上摄像头,出门有人跟踪、盯梢,在恐怖气氛中生活,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2005年6月起,单位停止她的一切工资福利待遇。回家后,杨志平多次提出解决晚年的基本生活问题,原单位不给办理。至今,杨志平没有任何的生活保障,60岁的人,还打工谋生。

(二)朱丽俊,原盐城市经济技术开发公务员。修炼法轮功后,从不利用职务之便收礼收贿,被当地群众公认是好人。2007年8月,她们与王长明、徐建琴等法轮功学员一起到阜宁县讲真相、贴传单,被阜宁国保大队汪华(女)、徐登峰伙同盐城市国保大队人员恶警绑架,关押在阜宁东郊宾馆,非法审查7天7夜后,朱丽俊被劫持到盐城响水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多天。在响水看守所,朱丽俊被女警官马翠英强制做劳工产品,每天从早上6点做到深夜12点,导致高烧发热、长期便秘。恶警还在她的食物中偷偷下毒,使她精神恍惚。家人提出保外就医,被阜宁县恶警、国保大队队长汪华阻挠。将她转到滨海、阜宁、盐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年,精神和肉体都受到严重伤害。

2008年8月,被非法冤判2年半(缓刑3年)。从看守所出来后,又被劫持到盐城市精神病院,强迫使用破坏神经的药物,两个月后才回家。回家后,仍然被暗中监视。2007年,开发区管委会开除她的公职,失去了一切经济来源。后来她一再要求,开发区管委会对她每月只给450元生活费,不让她回原单位上班。她因失去工作,长期受到家人埋怨、责备,身心受到很大伤害。

(三)高玲,原盐城市国土管理局公务员,诚实、善良。修炼前,她患有肺结核等疾病,修炼大法后,身心健康,家庭和睦。工作勤勤恳恳,不计名利。她所在的档案室是个没有油水的地方,一般人都不愿意去,而她却在这个岗位默默地奉献多年,多次受到奖励。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高玲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冒着危险,用邮寄真相信的方法向民众讲真相。

2005年6月初的一个夜晚,高玲被诱骗到办公室,遭盐城市公安局和盐都区公安局合伙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盐城市康达宾馆。盐都区610办公室及盐都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十来个警察,三班轮流倒,刑讯逼供13天13夜,不许睡觉,还威胁她:“再不说,就把你吊起来!看你说不说!”13天后,又把她非法关押到盐城市看守所。在那里,遭到不明药物摧残,经常剧烈咳嗽,头痛,不能睡觉,还逼迫她干活,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2006年初,遭盐都区法院冤判4年徒刑。同年5月,被盐城市看守所警察戴手铐脚镣,非法押送江苏省南通市女子监狱迫害。在五监区,高玲遭到残酷的人身摧残。酷热的夏天,由犯人指挥在操场上进行所谓军事训练2个多月,走步、跑步、踏步、踢步等,翻来覆去的折腾,热的快晕过去,不达到警察的满意,决不罢休。每天逼迫看诽谤大法的录像,要写所谓诽谤大法的作业题,达不到恶警的要求,就不许睡觉。在那个恶劣的环境中,高玲血压高到200多,还逼迫参加劳动。后来看她身体实在不行时,也不肯放过她,逼迫她干给犯人打饭的活。

回家后,仍然在暗地监视她,手机、电话被窃听,外出时有人跟踪,周围有眼线,在恐惧中生活。2005年6月开始,单位停发了她的一切工资待遇。2008年回家后,经过亲友多方托人,好不容易争取到微薄的一点点生活费。

(四)陈宇,原盐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务员。2007年8月,她与王长明、徐建琴等法轮功学员一起到阜宁县讲大法真相、贴单张,被阜宁国保大队汪华(女)、徐登峰伙同盐城市国保大队人员恶警绑架,关押在阜宁东郊宾馆,非法审查7天7夜后,被非法关押在阜宁看守所两年,被看守所强迫做劳工,榨取血汗。回家后,经常受到警察的骚乱,手机被窃听,出门被跟踪,精神受到很大伤害。2009年,盐城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开除陈宇公职,取消一切工资待遇,回家后,经过本人一再争取,每月只有450元微薄的生活费。为了生计,被迫离家到外地打工,至今未归。

七、姐妹俩双双两次遭冤狱折磨

魏洪森,原是阜宁县建设银行的一名优秀员工,1997年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之后,她坚持自己的信仰,和妹妹魏洪亚一起,制作发放真相资料,告诉不明真相的民众,法轮功是好的,迫害是错的。因此遭到中共邪恶组织的迫害,2001年,被绑架后,阜宁县法院非法重判魏洪森8年徒刑,关押江苏省南通女子监狱迫害。出狱后,经常被当地610组织及其派出所警察骚扰、跟踪、窃听电话,逼迫流离失所。2012年,魏洪森在扬州某小区发真相资料被摄像头拍到,扬州市恶警遂将魏洪森夫妇及其儿子女儿一家四人全部绑架,非法关押在扬州看守所。后来,扬州市广陵区法院又非法判处魏洪森三年六个月徒刑,非法关押江苏省南通女子监狱。魏洪森至今仍中监狱中遭受迫害。

魏洪亚,魏洪森的妹妹,原是江苏省盐城工学院的一名优秀员工。1997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工作中,不计名利,处处为他人着想,吃苦的事情总是在前头,部门的职工都愿意跟她在一起合作共事,认为她心好,和她在一起放心,是很受欢迎的人。2001年,因为坚持对法轮大法信仰,和姐姐魏洪森一起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恶警绑架后,遭到非法判刑8年,后被非法关押在江苏省南通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回家后,魏洪亚不断遭到派出所警察的跟踪、监视。2011年,魏洪亚在盐城市区海纯路农贸市场向世人赠送表现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的神韵晚会光盘时,被毓龙派出所恶警绑架,强行关押,遭酷刑折磨,牙齿被恶警打掉几颗。后被非法关押在盐城市看守所近一年,又遭盐城市亭湖区法院非法判刑4年,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江苏省南通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八、女学生遭迫害离世

陆宏霞,20多岁,就读于江苏省常州纺织工业学校(现在的常州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计算机专业,因从小体弱多病,在学校老师的推荐下,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乐观健康。在即将毕业的2000年,由于陆宏霞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功,被校方强行退学,户口被强行迁出。回到盐城市几年,当地派出所不肯将陆宏霞户口迁入,使她成为一个无户籍的人。由于没有户口和毕业证书,陆宏霞无法找到工作,无法正常生活,始终过着流浪日子,心理长期处于恐惧和失落的状态。2006年8月复发肝癌去世。一位人见人爱的善良女孩带着未完成的憧憬走了,她承受了过多的不是她这个年龄能承受的磨难。她的离世给父母和亲友带来巨大的悲伤,至今难以抚平。

施美荣,原是江苏省盐城市师范学院的讲师,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施美荣多次遭到单位邪党组织的高压。施美荣因为不肯配合邪恶的要求,被绑架到盐城市看守所,又被盐城市亭湖区法院非法判刑3年,被非法关押江苏省南通女子监狱迫害。

中共恶徒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疯狂地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学员的空前绝后的、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谎言欺骗了全世界,绑架了全中国的人参与。事实是: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绝对不违法,恰恰是迫害者违法。

法轮功修炼者历经十四年的腥风血雨,前赴后继,他(她)们以纤柔的身躯,筑起了正义良心的长城。如今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穷途末路,天上人间审判参与迫害者的序幕已经拉开。善良的大法弟子虽然历经苦难,但是他们对迫害者没有仇恨,只有惋惜和担忧。真心希望那些曾经参加过迫害的人,赶快醒悟,将功补过,给自己留一条生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