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最幸福的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八日】九五年十二月我喜得大法,是大法救了我的命,是师父给了我生活下去的信心,我心里十分感谢师尊的救度之恩!

生活彻底失去信心

得法前,我和丈夫带着俩个孩子生活。因为生活的艰辛,我们夫妻辛苦的操劳着。一次小产后第二天我就起床做农活,不小心从树上摔下来晕过去,从此脚就落下了病根,走路很疼,上坡下坡更难,医生说开刀也治不好。随着年龄的增长,各种病都上来了,腰疼、妇科病、肝大等等各种病痛折磨着我。虽然这样,我为了生活,每天早起摸黑做农活,身体很虚弱、极瘦,生活很艰辛。

九五年六月,发生了一件真是雪上加霜的事,丈夫和二十多岁的儿子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同一天离开了人世。在极其痛苦中,我头发都白了,没有生活下去的想法了,真想随他们爷儿俩去了,亲朋好友一拨一拨的开导我,也没能把我的心结打开,我对生活彻底失去了信心。

幸运走進大法

亲戚看见我消沉痛苦的样子,就把我接到他们那儿,正好那里有好多人都在广场学炼法轮功,他们就耐心的劝我学。三天过去了,因为我脑中充满了痛苦,什么都装不下,就错过了这次机会。

又过了一段时间,亲戚又接我过去,叫我学法炼功,我竟然满口答应:“好!我学!”从此我幸运的走進了大法中。

我经常去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参加集体炼功,奇妙的是,我的心情竟然一天天的开朗了,身体也一天天轻松了。因为炼功,不长时间,我身心变化很大,皮肤变得又白又嫩。我还在心里偷偷想:他们爷儿俩刚刚去世,我却变得越来越年轻,人家肯定会议论、笑话我:她怎么变得这么开心?现在我才知道是大法的神奇帮我消除了身体的病痛和精神的痛苦,我总是告诉别人:人劝人,人心难解。我们师父的大法才能解一切渊缘。我觉的自己真是太幸运了!

师父开启我的智慧

我没有上过学,大字不认识一个。刚开始得法的那三年,我反复的听老师的讲法,一天都没缺的把五套功法炼完。后来听说有功友抄书,我想,我也抄!因为没写过字,有时一笔一画的象绣花一样照着描,根本不知道什么上下结构,有时从最后一笔描起,往往写一排字要几个小时,我觉的一天时间太短了,所以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我就抄书,十几天以后,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越抄越轻松,好多字竟然象熟人一样都认识了。我现在已抄了七遍,能够通读《转法轮》了。每读一遍我都觉的师父在开示我,我竟然能读懂师父救度的涵义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写到:“因为一个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个母亲才是你真正的母亲。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的,不是人类的,数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人在迷中,就放不下这个东西。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儿女,说如何好,他死了;他母亲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绝,简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这不是魔你来了吗?用这种形式叫你过不好日子。”

每读到这段话,我都泪流满面,如果不是师父的慈悲救度,在情的折磨下,我早就随着他们父子俩去了。现在的我,长的又白又胖,成天乐呵呵的,没有病痛,没有烦恼,走起路来一路生风,年轻人都赶不上,方圆几里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说大法好,个个都说:“真是法轮功救了她的命!”沐浴在大法中,我快乐无比。

经历迫害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被迫害,本市的恶警威胁村里来搜书,我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给了他们一本大法修炼故事让他们看。二零零一年一月,村派出所把我劫持到市里,村派出所的张姓恶警先用手打了我的脸,打了几十下,他手疼的直抖,又用乒乓球拍打我的脸,这个恶警打过好多大法弟子,后来听说他家遭报了,他老婆得病死了,临死之前叫他别迫害法轮功。

二零零一年二月,本地恶警又找借口,非法将我劫持到某洗脑班迫害了四个月。

二零零一年六月左右我回到家中,恶警三天两头的上门骚扰,逢年过节也上门吵闹,左邻右舍的邻居们都骂恶警不干正事。

二零零三年因为同修被抓牵扯到了我,我也被绑架到市里(本市610、市、村、乡、派出所人员参与了迫害),几天后回家,市里的恶警又开着几十辆车子(乡、村、派出所、区里很多不法人员)象强盗一样围着我家,有的恶人翻窗户、有的撬门,对我这样五十几岁、手无寸铁的老太太進行疯狂迫害,周围围观了大量群众都指责恶警的邪恶,几个恶警象疯了一样的冲上来将我抬上警车,邪恶的将我押到车厢里迫害,后送到武汉洗脑班迫害四十天。

现在,我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我一定能够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救度之恩。

学法、炼功、溶于法中是我这一辈子最幸福的事!现在我是一个身体健康的大法弟子,快乐的和同修们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