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八日】

初次参加同学会

“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1]。我们十来个高中同学在阔别近半个世纪后有缘再相会,那真是相见不相识啊!我们曾因张冠李戴而哄堂大笑,欢声四起。

我们共同回忆着学生时代的校园生活,又各自述说着曾经的工作、生活经历,更多的是感叹岁月的沧桑。

在交谈中,我发现:尽管同学们从各方归来,但大多不明真相,有的甚至遥相呼应,公开对大法呈抵触情绪,受害较深,其中,尤以原班干部为甚。而且,我还得知:我班还有一位同学在修炼法轮大法,他们竟然可以公开讥讽他修大法,并不通知该同修来参加同学聚会。而我则是因为他们不知情,才努力寻找我的下落,并热情相邀的。

我知道:我有缘来参加这次聚会,是师父的又一慈悲安排:师父要我搜救我班的昔日同窗。这也是我的愿望。

但面临此景,我的心也有些不稳,心中不由生起了怕心:怕他们口无遮拦,对大法犯罪;怕他们知道我是学大法的而另眼相待;更怕他们不接受真相而举报我……。

这时,师父的话在我脑中迴旋:“大法徒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2],“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3]我感到师父就在我身旁,师父在鼓励我,同时我也更加感到了大法弟子责无旁贷的使命,于是心生一念: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就是要救他们!

我在脑海中快速的分析了现场状况,感到以大法弟子的身份公开在会上讲真相时机还不太成熟,一切要以救人为先决条件,我决定发正念先清场,同时,清除另外空间的操控他们对大法不敬的邪恶生命和因素,以及黑手烂鬼乱神,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请师父加持!并给他们主元神沟通:立即闭嘴!不要对大法犯罪!不一会,他们就转换了话题,不说了。我又先后伺机单独给俩位同学讲了真相,并帮她们做了“三退”(退党、团、队)。

昔日班主任退党

不久,在另一次聚会中,移居香港三十多年的原班主任老师也来参加了,正好坐在我身旁。我发现她身体很不好,脸蜡黄,一脸病容。我关切的问她:老师,你身上哪里不舒服?她说:我得了直肠癌,在香港动了手术,现在又在香港动了第二次手术。

我得知情况后,心中马上发了一念:我要救她!

我小声的对她说:有个方法能救你,就看你信不信!?她马上说:啥子方法?我说:你在香港生活这么多年,肯定知道法轮功?她关切的小声对我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对祛病健身有奇效!江泽民因妒嫉迫害法轮功,但在香港,法轮功是合法的,因此你不用害怕。法轮功修的是“真、善、忍”,你只要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福报。你就天天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心里真正相信,在不知不觉中就有奇迹发生!她马上叫我把这九个字给她重复念了几遍,说:记住了!我又接着说:在香港你肯定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她说“不清楚”。我说:“三退”保平安就是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的事。我们不反对什么党,因为谁执政与我们修炼人无关,那是因为中共的原罪太大,又迫害法轮功,天要灭它!我们不能当它的陪葬品,所以要退出!当天灭它时,就能保命。你也把你入的那个团队退了吧?她爽快的答应了。一个生命得救了,我真为她高兴。不久,当她再次从香港回来探亲时,象换了一个人一样,我恍惚又看到了她当年执教时的身影。

昔日班干部纷纷“三退”

散会时,我和A同学(曾是某市局处长,原班文娱委员)结伴回家,一路上我都在寻找讲真相的机会,但又被怕心障碍着,怕她不相信真相,又怕伤面子,所以一直开不了口。

直到下车分手时,我感到再不讲,就要错过这次救她的机会了。我猛一转身把她叫住,笑着对她说:×××,为你好,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她惊奇的望着我说:啥子事?我说:请你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能让你保平安。她惊讶的说:你也信法轮功?我说:法轮功好得很!我就是法轮功的受益者。我以前全身是病,类风湿、慢性胃炎…,现在都好了。你看,现在他们(同学们)都羡慕我,说我身体好,比他们都年轻。她说:就是!我说:你不要怕,我们每个善良的人都相信真、善、忍,都觉得真诚、善良、忍让好!她连连点头,接着我又说:你入过党吗?她说:入过!我说:现在你也退休了,共产党是怎么回事相信你也清楚,现在是无官不贪,人心道德下滑,共产党的气数真的尽了,你把那个党团队退了吧!大劫来时能保命,她连连点头表示同意。看着她高兴的样子,我又一再嘱咐她:碰到魔难时,一定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真庆幸自己在关键时刻克服了怕心,让又一个生命得救了。谢谢师父加持!

我打电话给B同学,约好去拜访她。B同学曾是我班的团支部书记,品学兼优,但因亲戚有海外关系而无缘上大学,却又被树为所谓“积极份子”发配到农场劳动。

她热情的接待了我,并详细的给我回顾了她辗转艰辛的一生。我不失时机的对她说:中共剥夺了多少优秀青年上大学的机会,还要让你主动申请到农村接受再教育,变相劳改,使之成为贱民,几十年的政治运动,非正常死亡人数多达八千万,现在又迫害法轮功,真是天怒人怨,现在每天都有五至七万人“三退”,把你那个党团队也退了吧?保命,保平安!她专注的听我说,我又列举了四川512大地震中“三退”保命的多个实例,以及本地世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命、保平安的实例给她听,她终于愉快的答应了。我又一再嘱咐她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看着她饱经沧桑中透露出来的轻松微笑,我从心里感到:一个生命又得救了。

同学有困难我都主动帮助,这也是讲真相的一个好机会。

一次,我主动找人给C同学(曾是某公司书记、原班宣传委员)在网上给她购药,她收到后很高兴,又约D同学(曾是某厂经理、原班学习委员)到我家还钱,我抓紧时间给她们讲真相。

我说:看着你们身体这儿病那儿病的,医又医不好,其实,我早就想给你们说了,你就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什么也不要想,无求而自得。她们也都惊讶于我也在炼法轮功。我详细的给她们讲了我修炼的亲身经历,她们听后,担心的说:你认为好,你就在家炼,不要在外面去参与政治!我说:不是我们参与政治,是中共在迫害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是中共为整垮法轮功而制造的伪案!我详细的给她们讲述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始末及种种疑点,以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暴利的惨绝人寰的基本事实真相,她们都震惊于中共的卑劣,其心灵受到了很大触动。

我接着说:“三退”保平安是天意!我叫女儿把电脑打开搜索百度,找出贵州平塘县掌布乡“亡党石”多组照片给她们看。我说:这照片上的石头是二亿七千万年前形成的,五百年前裂开,在二零零二年人们发现上面有六个大字,你们看是哪六个字?她们一边看,一边指着念:中国共产党…,我说:你们看第六个字是啥子字?她们看了一会说:“亡”字!我说:对了,这是不是“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这六个大字是经过中科院等权威专家三次考察,证实无人工雕刻痕迹,换句话说就是天然形成的,这是不是天意?中共宣传无神论,那它为什么不敢动?这说明它们也畏惧于“天意”,因此,你们一定要退出党团队,才能保命。

她们如梦初醒,分别退出了党、团、队 组织。

过了几天,我打电话给A同学,得知她摔了一跤,把手腕骨头摔断了,腰部受伤不能动,我赶忙问她:我给你说的那九个字你记住没有?她说:记住的,我在念!我说:那好!没事,我约同学们来看你。

隔天,我和C、D、E同学(E同学曾是某市局副局长、原班班长)一起买了礼品到A同学家去看望她。她详细的给我们讲述着摔伤的经过,最后,她说:怪了!这次摔得这么凶,左手还打起石膏的,但就是不怎么痛,手指也不肿。我说: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她说:“不知道。”我说:“是因为你相信大法,诚念九字真言,才不痛不肿的。”她恍然大悟。

我又对E同学说:××,你一定要相信法轮大法好!E同学马上说:我什么都不信!我说:你那是受了中共“无神论”的影响。

接着,我详细的给他们讲了我在大法修炼中的两次磨难:

一次,我站在窗台上晾完衣服后,从窗台上下来,一只脚踏翻了高凳摔下来了,尾椎骨直接着地,摔在卧室的地砖上,顿觉尾椎骨象压缩進去了半公分式的撕心裂肺的胀痛,等我明白是怎么回事时,我心里马上想:没事!然后慢慢的爬了起来,那种胀痛大约持续了一个星期左右,就完全恢复了正常。

还有一次,是在做卫生间的大扫除,脚穿高筒水靴,双脚站在浸透浓衣粉水的抹布上,使劲擦地砖,由于地面太滑,用劲太大,脚一滑,身体来了个仰八叉,后脑壳重重的摔在了瓷砖墙壁上,又顺势迅猛下滑,脚在脸盆座下一抵,只听颈椎咔嚓一声,头和身子呈九十度躺在又湿又滑的地砖上。等我醒过来时,只觉得后脑壳胀痛得要命,颈椎、背、双肩疼痛难忍,心子尖尖都在痛,动弹不得,不知道我在那里,为什么会躺在水里?等我清醒后,我马上想:没事!我一定要站起来!我终于慢慢的站起来了。后来,尽管持续胀痛,我坚信没事,大约十天左右,我完全恢复了正常。

我接着说:要不是我修炼大法,要不是我师父的慈悲呵护,我很可能不是压缩性粉碎性骨折,就是颈椎粉碎性骨折,也许会永远瘫痪在床上度过余生。同学们都象亲临其境一样,一边听,一边惊叹于大法的美好、神奇!

这时,我顺势对E同学说:你说法轮功好不好?法轮功就这么神奇!法轮功修的是“真、善、忍”,真诚、善良、忍让,世上那个善良的人都能接受,只有中共搞“假、恶、暴”,所以它才要镇压。E同学说:真、善、忍那当然好啊!我说:那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她笑着点头表示同意。

我又对她说:我看你平时很注重身体的保养,大到定期的医疗体检,小到每天吃几个核桃,都按规定進行,但是你想没想过:这只能解决小问题,真正在大灾大难面前,你还是无能为力!如果你真的是为你的生命负责,你就一定要“三退”,她专注的听着。我接着说:中共因为所犯的罪太大,现在又迫害法轮功,已无存留的机会,天要灭它,谁也救不了,就象元朝一样,只有一百年的气数,中共现在也走到了这一步。而无神论是中共为了奴化老百姓而灌输的,中共党魁哪个不信神?8341警卫队的来历就证明了这一点,我们一定要为自己的生命负责,退出你那个党团队吧!真的在大劫难来时能救你的命。她高兴的点头同意,并连声说:谢谢!谢谢!我说:不用谢,是师父叫我们做的。我又说:“回去给××(其丈夫)说,把他的党团队也退了吧!”她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看着她们轻松而高兴的样子,那是发自内心的笑,那是生命得到新生的透露。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的巧妙安排!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体悟到:只要你有救人的愿望,师父就会一环扣一环的给你安排;该你救的众生,哪怕你没意识到,师父也会有序的给你创造救人的机会,就看我们能不能突破障碍开口救人。

师父说:“我说正因为宇宙在正法,这里成了正法的核心,这里有无数的大法弟子在这里证实法,才推延了这个时间。那么也就是说,这是大法把它留下来的。留下来干啥?再给人一次机会,留下来叫大法弟子在这里救人。”[4]

面对师父的无量洪大慈悲,我们一定要不负师恩,珍惜这万古机缘,努力修好自己,多救人,多救人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神路难〉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唯一的希望〉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