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痞何祚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八日】近日,科痞何祚庥又在媒体上诋毁气功。本来这个在学术上毫无建树的政治打手的言论不值一提,但其影射之语不由人不想起十四年前他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和诋毁谩骂,而且正是他的挑衅滋事,引发了中共对法轮功十四年的残忍的迫害。所以为了正明视听,有必要对何祚庥其人其事再次进行揭示。

爱因斯坦曾说过:“暴力所招引来的,总是一些品德低劣的人。”在纳粹和中共极权统治下的学术界,都少不了通过以学者身份为统治者站台来印证这句话的人。这其中有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勒纳德与斯塔克。这两人都极力追崇纳粹,共同签署了支持希特勒的声明,一举成为纳粹在物理学界的代理人。在纳粹反犹太“伪科学”的政治气候下,勒纳德出版了臭名昭著的《日耳曼物理学》,称“科学是由种族、血缘决定的”。两人肉麻地吹捧希特勒,仇视和平主义者和犹太人,攻击和谩骂爱因斯坦,因此而成为法西斯主义的“学术标签”,也因此永久背负了纳粹分子的可耻恶名。

在中国,与他们同样无耻且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就非何祚庥莫属了(当然,在学术建树上,何对这两人是难望项背的)。早期,何祚庥工作于中宣部,不学无术却深谙“真理部”的“学术思想”、政治宣传和打棍子之道,成为以政治帽子棒杀科学的政治打手,在其攀附权势的旅程上留下了斑斑劣迹。

文革中,他用政治大帽子整死了一代建筑名师梁思成。文革后,凭着“政治嗅觉”,打着“反伪科学”的旗号,攻击气功、特异功能等人体科学。被人讥笑为“除了物理不懂什么都懂”的何祚庥,尤其热衷于“自然科学的阶级性”研究。“层子模型”理论是他一生最重要的成果之一,并因此获得中科院院士和政协委员的“荣誉”称号。该理论提出的物质结构“无子”(即无产阶级子),“前子”(即前进子),“毛子”(即毛泽东子)的层子模型,被人耻笑为“确实闪烁着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理论光辉”。

进入二十一世纪,何祚庥又故伎重演,提出“三个代表符合量子力学原理”的论点。不怪人们说,这种利用物理学原理证明当权者“是真理化身”的滑稽行为,完全可以评为中国当代科技的可耻之最。

而让何祚庥名声大噪的,当属他对法轮功的挑衅从而引发全民灾难之举。九十年代初,法轮大法在中国民众中广泛流传,激起了江泽民的满腔妒火,几番肇事图谋迫害法轮功,却每每因为法轮功行得正而破产。何祚庥为制造事端,多次谎言攻击,提供借口和制造仇恨,使得迫害序幕拉开。

一九九八年五月,何祚庥在其连襟、政治打手罗干的授意下,违反国家“三不”(不打棍子、不报道、不争论)政策,在北京电视台编造谎言诬陷法轮功。上千名法轮功学员去电视台反映情况,以亲身修炼体会揭穿了何祚庥的谎言。电视台的领导承认这次节目是建台以来最严重的失误,并以正面报导法轮功炼功的方式作为纠正,还责令责任人停职处理。这样,何祚庥挑起的事端暂时得以平息。

一九九九年四月,何祚庥又在天津《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老调重弹,用早已澄清过的假例证栽赃诽谤法轮功,再次挑起事端。法轮功学员到杂志社讲真相,要求予以纠正,不料天津公安局出动防暴警暴力殴打并绑架学员,本来表示要改正的出版社也突然变得态度强硬,拒不认错,学员们只得到天津市政府上访,却被政府告知,公安部已经插手,必须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这即是震惊中外的“4.25大上访”的由来。

这场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的上访被中共诬蔑为“围攻中南海”,并终于以此为借口,加上后来的造谣诬陷,启动了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的中共对法轮功至今已长达十四年之久的残酷迫害。无数人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疯,无数家庭妻离子散,无数人流离失所,可以说,每一桩惨案里都有何祚庥背负的血债。

小丑总是耐不住寂寞。现在,何祚庥又搬出老调大放厥词。有人在微博上质问他:他认为“气”不存在的依据是科学没有测到,而钱学森说过:“对于自然界,科学不能解释的地方还多着哩!”对人体特异功能,不止钱学森,爱因斯坦也充满好奇,认为不是不存在,而是自己没能力解释。何祚庥连起码的科学精神都不具备,却敢胡言乱语,大肆攻击,其人格之卑劣,由此可见一斑。

当初,何祚庥也是以类似的诋毁之词来攻击法轮功的。法轮功虽然是以气功的形式传出来的,却是用来修炼的大道大法。法轮功学员通过修炼,许多绝症不治而愈。事实说明,法轮功是真正的科学,只是现代科学的局限性,无法探测到其根本而已。

何祚庥还说,信仰“是迷信,是盲目相信”,科技发达了,信仰的人就少了。可是在科技发达的美国,信奉基督教的人数非常多;历史上,很多学者,包括牛顿、麦克斯韦这些大物理学家都有很深的宗教背景,他们探索的深处、根本处都是在一种信仰的基础上;法轮功至今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信仰法轮功的学员中,有众多的科技精英。这些基本事实,何祚庥不会不知道。之所以说出骗人的假话,是因为他的主子中共不能容许除了共产主义之外的其他任何信仰存在。更何况深得人心的法轮功的“真、善、忍”,照出了中共“假、恶、斗”的丑陋。

真正的科学家,只会在大自然面前表示虔敬和谦卑,不会为权贵而丧失自己的独立人格。同样是在极权统治下,爱因斯坦毅然辞去了普鲁士科学院的职务流亡海外;钱学森始终在法轮功的问题上没有表态,尽管江泽民数次登门,拐弯抹角的想从他那里得到哪怕一点点攻击法轮功或气功的言论。

而那些附庸于极权势力的所谓科学家,虽然捞到一时的好处,结局却是可悲的。二战德国败绩两年后,斯塔克被德国军事法庭判处四年苦狱;勒纳德死去,如果活着的话也逃不过审判。几十年过去了,他们头上的诺贝尔奖的光环终于被他们作为纳粹分子的耻辱而埋进了粪土。

没有任何科学建树的何祚庥曾振振有辞的说:“中科院党组织旗帜鲜明地支持我。而且我的背后有共产党。”如今,中共面临解体,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一个个被告上国际法庭,何祚庥也在追查国际的名单之列。何祚庥这样一个科痞必将得到可耻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