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厂长:李洪志老师是我唯一的师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九日】一九九五年,我在北京考察项目期间,因工作关系,有一次,有个人找到我,问我:你是某某吗?我说是,他说我找你找了好多年了。当时我感到很诧异,就说:我也没见过你呀,你怎么找我好多年了呢!他说以后你就知道了。后来得知,此人是民间修练的一个长者,自称是某某的传人,想收我做关门弟子,我说我已经炼了法轮功,只能在这一门中修炼圆满,李洪志老师是我唯一的师父,我就拒绝了他。

当时,有两位总参的将军是他的信徒,两位将军对我说,我们可以把你从地方调到北京部队来。有一次,因工作关系,我和两位将军还有几位其他领导共餐,席间二位将军问我说:你现在也就是个科级,我们向上级打报告,把你调到我们身边,提为大校军衔,一切待遇都享受大校级别的,你全家都可以到北京来,条件就是你要做某某的关门弟子,我们想做还做不上呢。

我说:我是李洪志老师的弟子,我就指着胸前的法轮章,说:我是法轮大法的弟子,我只能在这一门中修炼圆满,谢谢两位将军错爱,如果我接受了您的条件,那也不是修炼的人,如果以后有人给我提到更高的级别,那我是不是还要辞别某某长老,而入其它门呢?李老师是我认定的师父。

他们问:你亲自见过师父吗?我说没有,但是李老师是我心目中寻找认定的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不能为了眼前的政治利益逆师叛道。我说完后,他们三人仰天哈哈大笑,说你小子够义气。

后来由于机缘巧合,在北京我有幸三次亲见师尊,令我一生难忘。

一、幸遇法轮大法

我是黑龙江哈尔滨人,今年六十多岁了。小时候,望着星空,我时常想,人是哪儿来的呢?那些星星上是不是有人哪,我是哪个星星上来的呢?那时,我经常看到有穿古装衣服的人在街上行走,我以为别人也能看到呢,就和人讲,可人家说我胡说,他们看不到,后来我就不说了。

中学毕业后,我進了工厂,很快就成为了厂里的技术骨干。一九八八年下半年,我被提拔为技术厂长,后又被任命为厂长。我和妻子说:这回提为厂长了,攒点钱,把母亲和女儿安顿好,我就出家了。妻子问我:出家干啥呀?我说出家修炼呗。妻子问:修炼干啥呀?我说修炼成仙得道呗。妻子说:那你就带着我一个吧。

那时,正值全国气功热,各气功门派繁多,我没有练气功,可我对气功非常感兴趣,非常关注各门派气功师。

大概是一九九四年八、九月份吧,在出差时,我偶然遇到了中学的班主任老师,问我对气功感不感兴趣?我说太感兴趣了,可现在到哪里去找好气功师啊?!他说你什么功也别学,就学法轮功。当我听到法轮功三个字时,心里一震,当他接下来说出李洪志师父的名字时,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莫名的喜悦。

出差回来后,我和妻子一同去了班主任老师家,想了解法轮功的一些情况。他当时拿出来《法轮功》向我们介绍说:李洪志大师传的是宇宙大法,你出差北京,如果看到修订本,回来时一定给我带回一本,还有教功录像带。

后来我又出差去了北京,我想北京公园里一定有炼法轮功的。一天,我在乘地铁时,看到有两个人在双盘坐着,我就上前问他:“师父,你炼的是什么功呀?”他说:你可别管我叫师父,师父只有一个,是李老师。

我当时一听就惊喜异常,这不是法轮功吗?我可找到家了。我问他在哪个炼功点,他告诉我说,在北京劳动文化宫。就这样,第二天我就找到炼功点,炼上了法轮功。我出差考察项目回来后,妻子也得了法,从此我们夫妻俩走上了生命返本归真之路,生命走入了新的起点。

二、魔难中证实大法

正当法轮大法在中国修者与日俱增,已有上亿人学炼大法的时候,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政治流氓犯罪集团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大迫害。

记得是二零零零年八、九月份期间,我被中共当局第一次非法抄家,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了三十三天。出来后,当局派恶人盯上了我,我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被迫携年逾古稀的母亲和妻子过上了颠沛流离的日子。二零零四年八月,我再次被中共当局绑架。这一次被恶党非法判刑七年,关進了监狱。

1.揭穿中共谎言

到监狱后,我想,既然進来了,那就正面证实法吧,让世人看一看法轮功是什么,中共恶党是什么。当时我就在想,谁说法轮功不好,谁对大法有误解,我就要对他讲真相。

在监狱集训队,警察强制叫我写所谓的“四书”。我问他们有没有文件,根据什么要求我写“四书”?我当时在想,如果有文件,我就把他们的文件拿出来曝光。结果他们没找到,说是上面口头传达,我说口头传达,你们可不要上当。我就给他们讲:文化大革命时,有很多军人、警察参与迫害致死很多老干部,命令也都是口头传达,最后这些人成了共产党的替罪羊,被拉出去秘密处决。他们听得很认真。此后,他们没有再逼我写“四书”,那些警察收敛了很多。

一个月后,我被劫持到监狱十一监区。到这里后,每位法轮功学员被狱警强令四名罪犯包夹看管迫害,法轮功学员彼此间被隔离,不允许接触。

在十一监区,狱方主要是安排教导员主管精神上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时为了让警察了解真相,我写了六页真相资料,对他们讲清法轮功是什么,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和这些按真善忍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我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我和那些警察讲,既然走上了修炼的路,为什么要“转化”?什么叫转化,何谈“转化”呀?

我主动接触这些警察,告诉他们我因修炼法轮功,一身病全好了,一个在法轮功中受益的人,反过来再诬蔑祛病健身、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这样连人都不齿的事怎么能做呀?后来他们很少找我的麻烦了,不再找我谈所谓的“转化”问题了。

当时,狱方要求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许接触,和犯人也不准随便讲话。为了打开这种局面,我主动要求帮老弱病残的犯人干活,目地是接触犯人讲真相。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狱方安排的奴工任务我不接受。就这样,我开始艰难的一步步深入讲真相。后来,我不配合狱方的强制要求,利用开饭买东西的间隙,找其他法轮功学员交流,时间长了,警察也就不以为然了。

有这样一个插曲,我本是一个处级单位下属分厂的厂长,可中共邪党对我的非法判决书上却写上我是工人。在监狱,为了揭露恶党造假欺骗的伎俩,我告诉那里的警察,中共法院是如何造假欺骗的,我不是非法判决书上写的普通工人。后来,我的上级主管部门的领导来监狱看我,在和狱方的接触中,那些警察从他们那得知,我确实是一家工厂的负责人。通过这件事,那些警察对中共当局的公然造假欺骗又有了直接的认识,这件事对他们的震动很大。

2.犯人缘何炼上了法轮功

为了打开犯人的心结,便于讲真相,在生活上我尽量多关心处境艰难的犯人。由于监狱的条件恶劣,很多犯人在生活上都过得很难,很苦,我就利用自身能做到的,尽量去帮助他们,让他们看到大法学员无论在什么环境、什么心态下,都是一个好人。犯人之间因一口油、一口醋都能大打出手,这在监狱是经常发生的事,我就主动关心他们,送给他们生活必需品,拉近和他们的距离。后来,在犯人中间都传开了,有困难找法轮功学员,没有办不了的事,可别找警察,找到警察更困难。在大陆监狱,警察吃、卡、拿、要、勒索犯人盛行。

因中共邪党统治下造成的人防人,互相戒备,我就针对这种情况,利用和警察接触的机会,对他们采取一对一的方式劝三退。到二零零六年,十一监区一百多犯人和大部份警察都做了三退。

一次,一个犯人借我的卡用,还给我时说:老王,你的卡里不是一千块钱,是二千块。我说:是吗?他说:是。我就利用打电话的机会问家人,给我存了多少钱?家人告诉我存了一千块钱。我确认后,找到监区中队长说:我的卡有问题。他当时就把眼睛一瞪,怎么了?我说卡里多了一千元钱。中队长听后吃了一惊,张大的嘴巴有点合不上了,过了半天才回过神来,问我:啥意思?我告诉他,我们师父告诉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我告诉中队长,你和财务室说明一下,把这一千元钱退回去,不是我的东西我不要。

犯人们听到后,也感到吃惊,都围了过来,当时有个犯人就说:我在监狱呆了十五、六年了,从没见过哪个犯人卡里多钱了,主动告诉警察往回退的,今天我听到了,也看到了,只有炼法轮功的才这样,炼法轮功的真的是好人。当时,就有犯人高喊:“法轮大法好”,后被警察驱散。

期间,还有犯人说:警察开支多了钱,也不一定往回找,只有炼法轮功的才能做到真。有个犯人还说:我怎么没多一千块钱哪,我要是多了,我让警察帮我取出来,我和他把这钱分了。

当时中队长说:我请求给你奖励。后来中队长告诉我说:我和监狱领导反映了你的事,领导说因为炼法轮功没“转化”,不能给你奖励,如果你“转化”,就给你减刑二个月的奖励。我说如果真“转化”了,这一千块钱就不一定退回去了。中队长看看我笑了。他还告诉我说:财务部出纳员得知这种情况后,要他转告我,监狱领导不奖励,但是我代表我个人谢谢这位法轮功学员。后来此事在监狱警察和犯人中间震动不小,很多人都在议论,二个月后,还有人在议论此事。

有一次,一个因盗窃被判刑的犯人得了一身的病,我就告诉他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还能教人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此后我经常和他交流,后来他得法了,每天能学一讲《转法轮》。就这样,陆陆续续有一部份犯人都得了法,包括犯人头。

还有一次,我向犯人洪法讲真相,突然感到身体控制不住了,整个身子虚脱了,好象不存在了,只有一点思维还清楚。我当时想,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啊,身体怎么能这样呢?这种状态是不对的,在这一瞬间感到身体又存在了。这时犯人们围上来拽我,我顺势站起来了。一个警察说:送你去医院,你也不能去,你们有神功,你回宿舍休息一会儿吧(警察和犯人都很关心我,这是讲清真相后出现的)。

我回去后发现,大小便都便在了裤子里,什么时间便的都没知觉。后来从犯人那得知,当时我的情况很危险,脸色都灰白了,口水都流出来了,就象脑溢血和心脏病突发的状态,大小便都失禁了。警察也说,如果你当时倒在地上,就可能会死亡。

当时大约是年末岁初,我就脱掉衣服,洗了个冷水澡。有犯人看到说:老王头儿,十冬腊月的,你不要命了,监区里有好几个象你这种症状的犯人,到医院抢救回来后,到现在走路还里倒歪斜的,你还洗冷水澡?我说这次让你看到了大法的神奇,我们有师父在管。我当时就把脏裤子脱下,简单冲刷了一下。晚上犯人回到宿舍后,都在喊:老王头儿,怎么样了?我当时就在想,只要我们在法中,师父时时在看护着我们,我想到了师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警察告诉我:你在宿舍呆几天吧。我表示感谢。两天后,我想,我要利用这个机会進一步讲真相,证实法。有的警察找我问修炼法轮功的一些实际情况,犯人们也都围着我问这问那,我借机证实法,告诉他们普通人花上万块钱也不一定恢复到我现在这样,我一片药没吃,还不是有师父保护吗?不是大法的神奇吗?!明白真相后的犯人也到处讲,当时看《转法轮》和背《洪吟》的就有十多个人。

通过这件事,后来,我到各个监舍去洪法讲真相,用我切身经历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警察和犯人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有犯人因此而得了法,也有一些犯人表示出狱后一定炼法轮功。

在我出狱前,整个监区三退人数达到百分之九十五左右(还有其他同修配合讲真相)。犯人们知道我要走了,我想给他们留点纪念品,就用纸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放在桃核里用蜡封好,做成护身符送给他们,有些犯人帮我一起做,整个监区二百多人,有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把护身符挂在了胸前。

三、母亲从死亡的边缘被拉了回来

我在监狱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后期,当时年近九十的老母亲病危,在北京某大医院住院,我妹妹在母亲病床前问她:你老儿子经常给你打电话,他告诉你啥呀。母亲脱口而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母亲连声说出三句后,奇迹出现了,老人家身体感到有力气了。因当时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母亲开始向家人要东西吃。第二天,母亲把已穿在身上的寿衣脱掉,就出院了。

母亲就这样,被法轮大法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当时医护人员和其他患者都在议论:该死的人都不死了,这法轮功真神奇啊!

后来,这件事在亲朋好友和世人中传了开来,出狱后,很多人见到我,都问起发生在母亲身上的神奇事。

还有一件事,因为母亲病重时,家人和朋友到监狱看我,当时朋友还带来两个在法院工作的人。到监狱后,法院的人告诉我,你朋友找到我们,我们来了,你不用写“四书”,你写不炼了,我们现在就把你领回家。我当时就说:这是不可能的,这是我们信仰的原则问题,我不能因为要回家,就出卖师父,出卖大法,这么好的功法到哪里去找啊,这是我一生中做的最正的事,我在狱中看不到病重的母亲,是恶党迫害造成的,我谢谢我的朋友和你们,我不能昧着良心做事。

当时带我去的警察用手推我说:写了吧,写了吧,回家偷着炼呗。我说:这么好的功法,干什么要偷着炼呢?为了自己出去就造假,这与大法真善忍的要求是背离的。法院的人听后笑了,和我朋友说,真修的大法弟子不会写这个的,我们领不回来他。也有犯人向我伸出大拇指表示赞许。

回到车间后,犯人们说:大法弟子在任何事情诱惑下都不动心,不说假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