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汉中六一零、政保科警察的魔鬼兽行与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位于陕西省南部的汉中市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有着“汉家发祥地,中华聚宝盆”的美称,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中共汉中市委书记张会民曾说要把汉中市“努力建设陕甘川毗邻地区的经济强市、特色鲜明的文化名市、生态良好的宜居富裕城市。”这话听起来很冠冕堂皇,实质上汉中地区这几年来天灾不断,人祸连连。就说这几年,中共政府部门不遗余力地对付修“真善忍”佛法的法轮功修炼者,就暴露出了在光鲜的外表下那狰狞凶狠的面目。

从中共江泽民团伙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开始,汉中政法系统就紧随其后,肆意迫害大法修炼者。从九九年的焚毁、捣毁法轮功音像书籍及制品,到二零零一年三月,汉中市汉台区恶警将张汉云腹中的胎儿肢解,到二零零二年六月汉中看守所的恶警将牙刷插入女学员的阴道乱搅,汉中地区警察迫害善良人的手段邪恶至极,令人瞠目结舌。

二零一三年七月初,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张恒先后流窜到铜川市、汉中市、安康市公安局,布置六一零、国保、反×教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任务。汉中地区的政法系统官员强行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不知又要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多少人怨气冲天。

一、汉中六一零、政保科警察的魔鬼兽行

媒体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披露出了《陕西城固“法制培训中心”关押饿死上访者》一事。因上访被关押九个月零四天的三等甲级残疾退伍军人,几乎瘦成骨架的胥灵军猝死在“法制培训中心”。从这些上访民众在“法制培训中心”的遭遇,就可以想象法轮功学员在那里的、在汉中看守所、洗脑班等黑窝那可怕的遭遇了。

人们说城固县“法制培训中心”是黑监狱,那么汉中看守所等地的警察等人那就是魔乱人间的小鬼。

1、肢解婴儿!小小生命惨遭“凌迟”酷刑

张汉云,汉中市汉台区法轮功学员,修炼前五年因闭经始终未怀孕,修炼不到半年月经正常,随后怀上了孩子。二零零一年三月,汉中市汉台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马平安、汉中市六一零等恶人为了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昧着良知欲强行将张汉云送往洗脑班,结果没抓到人,就将她父亲和弟弟的建筑工地查封,将她丈夫铐在略阳县嘉陵江桥头侮辱,最后绑架了住在亲戚家即将临产的张汉云。

中共恶人将她拉到三十公里外的职工医院强行堕胎,因胎儿过大难产,禽兽杀手竟将已届临盆的婴儿肢解取出!

2、汉中看守所的罪恶:“挤奶”滴血,牙刷戳阴道乱搅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八日,汉中法轮功学员余秀琴到复印部复印资料,被坏人所举报,把她抓到了汉台区公安局政保科。在政保科推搡、逼问、毒打后,把她绑架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他们对余秀琴施暴行,揪头发、扇耳光,用胳膊肘擂胸口,用膝盖捣后背,用鞋底的棱边打屁股,推倒后用脚踩、踏。指使吸毒罪犯人集体群殴,谁要是不打就打谁,其中吸毒罪犯张利、古利君、汤红梅、李小玉叫嚣得最厉害,打得最狠。余秀琴的两根肋骨被打断,痛得昏倒过去,他们又用毛巾捂住嘴,用方便面调料兑的水从鼻子往里灌;强迫她爬起来,恶徒门全秀(看守)跑过来不仅不制止反而把余秀琴大骂一顿,明目张胆地给坏人撑腰,然后给余又换了一个号子。更为残忍的是恶徒们还轮流用手挤乳房,号称“挤奶”,痛得她撕心裂肺,惨叫不绝……

法轮功学员杨秀莲五十三岁,因发真相资料和女儿一起被抓,被恶徒们“挤奶”折磨,挤的鲜血顺着乳头一滴一滴往出流,这伙暴徒却邪淫地怪笑。流氓成性的恶徒们还用牙刷刷她的下身,用牙刷戳进阴道乱搅,直到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才肯罢手。最后看到人快不行了,怕出人命,就通知其家人拿一千元保出去,直到七月十九日才放回家。

晚上看电视时,恶警逼迫法轮功学员端坐,不准动,不准眨眼,派几个暴徒看守,倘若一动或一眨眼,就揪眼皮,拔睫毛或拧耳朵,抡起胳膊扇耳光,打头,重则放倒拳打脚踢。当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时,管教便假惺惺的进来骂一顿,法轮功学员若申诉,会招来更恶毒的咒骂。过后,罪犯们洋洋得意的说:“打死你们算自杀,白死。”反而打得更凶。

3、古稀老太太,中共警察也能下的了手

张凤祝,女,现七十多岁,陕西省城固退休工人,曾经身体多病,不能自理。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多种疾病不药而愈。二零零一年张凤祝在向世人讲清真相时,被城固县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放回。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三日,张凤祝与王玲、杨忠秀两名法轮功学员再次到胡家湾发真相资料,结果被副村长张建华举报,警察将三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张凤祝被非法判刑三年。张凤祝老人的年龄说起来和你母亲、奶奶一样大,警察你们怎能一味的听从上级指示绑架劳教,你也能下的了手呀!

4、朴实农妇李金凤修大法被绑架,惨遭酷刑虐打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六日报道,城固县法轮功学员李金凤被非法劳教三次,每次绑架都是在农忙的收割季节。在劳教所恶警逼迫她穿红马甲,背邪恶的所规,李金凤不配合,恶警不仅自己对她又打又骂,还让吸毒犯吴刚艳看守她。为向恶警表功吴刚艳对李金凤随意殴打和辱骂,为了达到“转化”她的目的,强行给李金凤穿“约束服”,昼夜不给解开,使其痛苦不堪,忍受人间难于描述的苦痛。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劳教所搞所谓文艺演出,早上八点在二大队门口恶警袁圆(音)唆使五、六个吸毒人员将李金凤按在地上拳打脚踢,十一点三十分演出结束,二大队满地积水,到处漫延,事后听说恶徒们将李金凤打晕死过去,又用凉水浇醒。那时气温是零下三、四度。

共产邪党培养出来的警察,做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那这个国家还有希望吗?

二、汉中六一零、恶人的悲惨结局

1、汉中“六一零”恶首芦鹤鸣惨死、殃及家人

芦鹤鸣是汉中市委办公室副秘书长,汉中市“六一零”头目。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三日,芦鹤鸣带上女儿、女婿、小外孙和秘书一行六人,乘三菱越野车外出,行至西汉高速公路佛坪县境内隧道时,被两辆大货车夹撞,瞬间车被挤撞变形,车上四人惨死。

芦鹤鸣坐在前排,发生车祸时,一头撞击玻璃,头伸出窗外,玻璃将他脖子的动脉割断毙命,秘书被从腰部撞断死亡,他女儿和他的司机当场撞死;他的女婿被送医院救治,撞断了四根肋骨,只有怀里抱的二岁小外孙在发生车祸时,放到了脚下,完好无损。其情其景惨不忍睹。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惨祸呢?

“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邪党江泽民为迫害法轮佛法,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非法机构,是一个凌驾于宪法之上的恐怖机构。这些年来全国各地“六一零”头目(主任)由于作恶多端,频繁遭报,又被戏称为“死亡职位”。汉中市“六一零”主任芦鹤鸣这些年来,利用手中权势,在他的带领下肆意迫害法轮功学员,他的死也在预料之中,只不过他作恶多端,除祸及自身,还殃及女儿、祸连同事,一人做事,祸及三人。

善恶报应,古今不爽。芦鹤鸣死后,中共邪党不敢声张,仅用因公殉职为其举办了追悼会,花圈虽多,有些却没写名字。芦鹤鸣之死下场凄惨,令人咂舌。

2、曾赫赫有名的齐建文暴死在家中

南郑县公安局局长齐建文,五十岁,为了所谓的“政绩”,变本加厉的迫害信仰“真、善、忍”法轮大法的修炼人。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肖艳萍遭绑架。在二审时,南郑县公安局局长齐建文按照汉中“六一零”头目任玉平的指使,调集约四十人的警察和特务,手提摄像机、手铐、警棍等刑具,气势汹汹的守候在法庭附近。上午八时,肖艳萍被押到庭,宣读判决,判处八年徒刑,不到十分钟就草草结束、押回。九时过后,“六一零”带领警察大肆抓捕十多名站在路边和在小吃店吃饭的法轮功学员,叫嚣着驶去。这些无辜被抓的法轮功学员中,城固的李金凤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勉县的徐艺琴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零年九月,齐建文感到心脏不适,到医院检查。因严重心脏病需立即住院。他回家收拾东西准备第二天住院,当晚就暴死在家中,抛下他再婚的新妻子。面对他的暴死,中共邪党的追随者害怕了,他们不敢声张,悄悄火化,企图继续哄骗那些不明真相的党徒为他们卖命。

法轮功学员告诉世人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报,但许多时候,你如果中华传统文化中善恶有报的理,昧着良知诋毁、迫害法轮功,那恶报于你,那也是老天对你的惩罚。你们仔细的想想吧!法轮功学员究竟做错什么了,值得你们这么大动干戈,不就是炼炼功,不就是她们愿意把自己的亲身感受告诉与人,也让别人得福报吗!这不是好事吗?还有法轮功学员让人退出党团队组织,这也是人自己的自由,别人干涉不得。入党自愿,退党自由,只有那些黑恶组织才会把人强行捆绑在其党内,为它们摇旗呐喊,出力卖命。认清当下的现实吧,人不报天报,现在的大灾祸就是对人的警醒呀!

3、城固县政法委书记崔长福丑闻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一日上午,犯罪嫌疑人刘忠旭身绑炸药与女友耿文秀闯进城固县委办公大楼政法委副书记崔长福办公室,以其女友与崔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为由,敲诈崔5万元现金,否则引爆炸药。城固县公安局和汉中市公安局警察在近四个小时规劝无效的情况下,将刘击毙。此事顿时风靡全国。案件发生后,中共城固县委“作出决定”,撤销崔长福党内职务、开除党籍、行政降一级。

4、吸毒犯张军遭恶报

陕西汉中有参与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吸毒犯张军,二十来岁,在汉中拘留所将牙刷塞进法轮功学员(母女二人)的阴道折磨她们,致使大出血。不久张军的小腹以下阴道附近出现一个小窟窿,二十四小时往外流脓,无药可治,苦不堪言。

三、作恶者下场可悲可耻

吸毒犯张军迫于警察的淫威,虽一时做错了,却换来了这样的报应。那么这些长期在共产邪党体制内的领导和警察,长期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的人,这样的报应恐怕为时不晚了。

现在汉中的政法系统让各个区县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密谋迫害他们,真是罪恶滔天呀!你们就不知道南郑县公安局局长齐建文、汉中六一零主任芦鹤鸣的下场吗?难道这样的遭遇,还要在你们身边重演吗?清醒过来吧,为自己选择一条新生的路,身在其位,不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吗?神看人心,你们同样不会失去什么的!

近几年,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薄熙来等二十多名中共高官在世界各地都被以此罪名告上了国际法庭,二零零九年底,西班牙和阿根廷对江泽民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发出了通缉令,对他们的审判已经指日可待。以薄熙来为例,他在韩国、西班牙、美国纽约、荷兰、俄罗斯、罗马尼亚、波兰、英国、美国华盛顿等地至少九次被告上法庭,出国访问常常收到当地法院刑事法庭的传票,现已下台、等待审判。

“卸磨杀驴”是共产党的一贯做法。中共每次掀起血腥运动时,都会利用那些听信了它的谎言的人充当凶手和替罪羊,中共则永远标榜自己“伟大、光荣、正确”。文革后,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为何赶紧自杀了?积极效忠中共“红色路线”的七百九十三名警察、十七名军管干部为何被拉到云南秘密枪毙了?其实中国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早就规定了:“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毫无疑问,这条法律堵死了所有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六一零人员妄想推脱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检察官、法官在违法判决书上的署名,无论时日长短都是可查的证据。不管你是主动还是被动“执行上级命令”,真到了那一天,作为具体执行者是无法推脱责任的。

昔日所谓的“政治明星”薄熙来和“打黑英雄”王立军,转眼之间落到了让人预想不到的悲惨下场。二零一二年初,王立军和薄熙来闹翻,薄熙来要杀人灭口,王立军为了保命,二月六日,化装成女人逃进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申请政治避难,交给了美国许多有关薄熙来、周永康等中共高层的秘密。薄熙来知道了情况之后,出动了包括装甲车在内的七十多辆警车越界到四川成都,包围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造成了重大国际事件。现在从曝光出来薄熙来的丑闻中,人们可以看出中共高层的黑暗、腐败和血腥。这也让人看到,卖力参加迫害法轮功的都是贪污、腐败、心狠手辣之人。

现在迫害法轮功的首恶之徒在国际上如过街老鼠一般,美国、英国、加拿大、德国等近三十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已经以“酷刑罪”、“反人类罪”等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周永康等人权恶棍。

随着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谎言一个个被揭穿,明白真相的司法人士越来越多,许多良知觉醒、目光远大的仁人志士,已经在运用手中的权力或借工作之便,向蒙冤受难的法轮功学员伸出援助之手。近些年来,已有近百位正义律师顶着巨大压力为法轮功学员做近千场无罪辩护,也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自行做无罪陈述。

“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公告:“中共江氏流氓犯罪集团中所有参与这场对法轮功迫害的策划者、操控者、唆使者和命案犯刽子手,都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杀人偿命!谁作恶、谁偿还!欠什么,还什么;欠多少,还多少!跟着中共作恶者,要想自救,除退党外,还必须停止作恶,揭露迫害内幕,搜集、提供和保存迫害证据。谁做谁赎罪,早做早赎罪,多做多赎罪。这是神在网开一面,是最后唯一的自救生机。”

毫无疑问,在不久的将来,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将看到中共的灭亡,看到罪恶的制造者被送上法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