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中的真实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三日】我今年六十八岁,是没念几天书的农村大法学员。这些年来,无论什么环境、场合,我走到哪真相讲到哪,真相光盘、小册子、真相护身符,总是在包里带着,碰到有缘人就给他,特别是亲朋好友家,子女升学、结婚的场合我都去讲真相、发真相资料。

家人看到我修炼十多年一片药没吃过,多年的顽疾都不治而愈,无病一身轻,他们由不理解,改变为支持。有时我正在打真相印资料时,还没做饭,老伴从外面回来,看见我正忙,他就去做饭了。我妹妹、女儿、儿子、女婿、媳妇、孙子、外孙子都帮我发真相资料、挂条幅、贴不干胶。一次儿子笑着说:我们都成了你的运输员了。

我二弟是中医,找他看病的人很多,有时他告诉病人:“修炼法轮功吧,我大姐那么多病,治了那么些年我都没给治好,她炼功炼好了,你也去炼吧。”

我从内心感谢师尊洪大慈悲的救度。在这里,我把家族中的常人明真相、相信大法好而得福报的几个故事讲出来,证实大法的神奇与美好。以下这几件事都是真实的故事,当地很多人都知道,所以都是他们真实的名字,没一个化名。

儿子的故事:平时弘扬大法 遭难大法佑护

我家人都知道大法好,身上都带着大法真相护身符,特别我儿子(常人)总是在脖子上带着。做生意的时候,他总跟人家讲:“我不会骗你的,你知道法轮大法是叫人做好人的吧,学的是‘真、善、忍’吧,我妈妈就是炼法轮功的。”结果人家都愿意跟他办事。

前两年,我家养出租车,一老板带两职员租我家的车到哈尔滨谈生意,我儿子开车,当时车开到70码,正跑着,方向盘突然失灵了,方向盘底下的杆断了,直奔路旁大树撞去,车上的老板叫:哎呀妈呀!这回可完了!当时我儿子吓得神志都不清了,可是就在要撞上的那一瞬间,车突然停住了,没有发生危险。

儿子吓得好几天才缓过劲来。回来说:要是没有师父保护,就完了。

小涛的故事:被万伏高压电击中后

我女婿的侄子小涛,虽然没念过书,看不了大法资料,可他很相信大法好,很愿意听大法真相,大法护身符总是不离身。他很善良、勤快,在本地一个石场里打工,别人不愿意干的活他都干。

二零零九年十月份,有一天老板让小涛把放在电闸小屋里的六米多长的铁管子拿出来,铁管子也很重,小涛想把它立起来扛出去,在离电闸好几米远的地方往起一立,电一下就把他吸过去了,铁管子就粘在了高压线上。

有人找来干木杆,把电闸打下来后,他倒在了地上。老板当时就用车把他送進了哈尔滨烧伤医院抢救,当时他人只有一口气,脸、全身都变成了黑色,七窍往出流血,脚底下打个洞,胳膊腿的肉都烧熟了,大夫用剪刀把胳膊的肉豁开,把血止住。 抢救完后到晚上的时候,大夫叮嘱家人,轮流看着,一秒钟都不能合眼,血管爆开的时候马上叫大夫,真的,一会血管爆开一个,一会爆开一个。就这样两个星期才脱离危险。

在这期间,他亲婶子,也就是我女儿(常人)在他身边给他念“法轮大法好”,他醒过来的时候,能动的那只胳膊从上衣兜里拿出护身符看看,又放回兜里,可能他心里明白是大法救了他,他的婶婶告诉他,在心里诚念“法轮大法好”,不会有事的,他说他知道。

观察到一个月的时候,大夫决定这只腿必须做截肢,不然的话命都保不住,小涛听到这话哭了:我这一生不毁了吗?我还年轻啊,今年才二十六岁。我女儿告诉他,你不会有事的,大法师父会保护你的。他说:我很相信的。

又观察了一段时期,大夫说:你们好好准备准备,下星期做截肢。哪天做手术都定好了,通知家里亲朋好友来了不少人。到做手术这天,手术之前又检查一遍,大夫吃惊的说:怎么好的这么快,再观察几天,好象不用截肢。后来大夫决定不用截肢了,不过大拇脚趾得截去。这时就快过年了,小涛住院两个月了,再次检查,大拇脚趾也不用截了。他们没到过年就出院回家了。大夫说:一万多伏的电打在人身上,象你这么严重的,这些年没有能活过来的,你简直就是个奇迹,太神奇了。

女婿的故事:“大法师父救我命”

小臣子是我大女婿,小时候有一种病,在医学上怎么叫我不知道,老百姓叫小肠串气(即疝气)。他家里很贫穷,没钱医治,小肠掉下来时,肚子疼得不敢动,疼得满身是汗。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干点体力活就犯病,三天两头就犯一次。 他挺不住了,前年要去做手术。我这才知道他的病,告诉他:你不是知道大法好吗?你天天诚心去念“法轮大法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我师父一定能管你的。他很相信大法,相信师父,护身符也带上了,结果病真的好了。前年到现在一次都没犯过。

小臣子做收废品的小生意三年了,十里八村的,挨家挨户走,每年神韵光碟下来,我都给他几十套,让他带着,遇到家里有VCD的就给一套。我告诉他:你就说,刚才别人给我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都是传统文化,五千年文明,可好看了。正好你家有VCD给你吧。他说:就这些我会说。有时他记不清给了哪家了,给过的他又给,人家说:你不都给我了吗,我都看了,真挺好的。他回来高兴的跟家里人说。

小臣子做生意花的都是真相币,遇上不要的,他就告诉人家:你在屯里没听说,现在外边花的都是带字的钱,你不要没别的,你没看是新支的吗?这钱谁花谁有福,好好看看上面写的字,你就明白了。时间长了,大家就都要了。 他兜里还揣支笔,遇上个别的不要的,他就把笔拿出来,说:我给你签字,你要花不出去,下次我来你再给我。人家一听他这么说,没有不要真相币的。凡是小臣子去过的人家,废品都给他留着,别人去收也不卖。

前年农历五月十六那天是小臣子的生日,他骑个脚蹬三轮车外出。他们家院里到大道是个坡度很大的上坡,那天他刚上完坡没停住,人没下来车就倒着滑下来了,速度很快,当时坡下停个四轮车,眼看他脑袋就要撞到四轮车后车厢的铁角上的一瞬间,三轮车一拐,他脑袋躲过去了,身体撞上了,他撞到地上昏过去了。醒后他说,当时有人推他一下,脑袋就躲过去了。要是撞在脑袋上那可就没命了。从此他见人就说:是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

女儿的故事:保护大法弟子得福报

我的小女儿雪儿飞结婚前身体挺好的,婚后经常腰疼,生完小孩后腰疼得更厉害了,走路都是弯着腰走的,到后来倒在床上起不来了,到哈尔滨虹桥医院确诊为腰椎间盘突出和腰椎管狭窄,得做手术。做手术需要很多钱,经济不充足,家里有两个钱,不是孩子有病就是大人有病,钱花没了,病就好几天。几年来都是这样。

当地派出所和雪儿飞家前后院挨着。在邪恶迫害法轮功最猖狂的时候,一天晚上,雪儿飞听到狗咬,起来一看,篱笆外蹲着一个人。 原来是一位大法弟子,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定了两年非法劳教,这位大法弟子正念非常强,闯出了魔窟,在雪儿飞家前院不知往哪里走,就蹲在篱笆底下。雪儿飞在屋里看见了,把他给藏起来了。马上,派出所好几个警察在她家房前屋后的找,她都没有害怕。

从这以后雪儿飞的病一天比一天好,也没有去看医生。到现在已有六、七年了,一次也没有犯过,彻底的好了。她家里人谁都没有病了,现在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光建房就投资三十多万,现在开个厂,生意很好。 雪儿飞说:“谁也没有我知道大法好,大法是救人的,我家就佛光普照了。”

外孙的故事:药物中毒之后

二零零九年七月份的一天晚上,新婚不到两月的外孙子小航,和几个同学凑到一起喝酒,吃完饭后回到家,他说腿痛,在私人那买点腿疼药,吃完后不到半小时,突然头昏恶心四肢无力,瘫倒在床上不能动了,送医院检查确诊药物中毒。大夫说赶紧打车上县医院。

小航的妈妈、老姨、小航的媳妇都跟车去了。刚走不远都没过十里路,小航就没气了,车上的人都吓哭了,小航的人中等几个穴位都让她们给掐破了。连喊带叫的,小航醒过来了,小航说真有鬼魂的存在,它们掐住我的脖子,我喘不出来气。说着又没气了,车上乱作一团,都懵了,没有气三回。这次小航醒过来后,突然喊:“大法师父救救我!” 他这一喊,提醒了他妈妈等三个人,她们都喊“法轮大法好” 小航的老姨把自己脖子上带的护身符给小航带上。就这样她们喊了一路大法好,到县医院一检查,大夫说:一切正常,什么病也没有,哪来的药物中毒啊。

回来的路上,小航讲了一路他在另外空间的经过,说了很多可怕的事情,他看到的人都是他家上辈死去的老人和他的亲戚,有的要掐死他,有的保护他,它们也分成了两派,打的也很激烈。还告诉他好多事情让他回来办,告诉他到什么地方给添坟烧纸,到下月哪天有什么大难等等。 小航说:我有法轮大法保护我,我才不照它说的做呢。他真的一样也没照它说的做。前年七月到现在两年多过去了,他什么事也没有。通过这件事,亲朋好友都知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