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基点 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三日】我是金融系统的退休干部,今年六十三岁,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大法。下边我就把近一年来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去当地警察系统送真相信

1、同修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三日上午十点钟左右,有三个同修被恶警绑架。第一时间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感到震惊。我马上和有关协调人联系,通知各学法小组同修加大力度发正念,安排同修到被绑架的同修家里转移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等。在协调的过程中听到又有三位同修被绑架,其中两位是协调人,另一位同修是走到被绑架同修家的楼道被恶警绑架的。当时我心里非常难过,难于言表。在打电话的过程中嘴都发抖,正赶上做中午饭时间,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接打。家人又都回来准备吃午饭。孩子们不理解,问:妈,今天电话怎么这么多?一个接一个的。我说今天有点事。就在儿子、媳妇、孙女吃饭期间,我到师父法像前坐下来,求师父加持;师父啊,弟子遇到难事了,请师父加持我。

然后,我就通知全县各学法小组同修加大力度发正念,下午三点钟又听到后被绑架的三位同修回来了。

2、写揭露邪恶的真相材料

第二天,我把几位主要协调人同修找到我家来。我的基点是不管同修做的怎么样,被绑架的原因是什么,协调人就是应该在同修被邪恶迫害时怎样去营救。在切磋的过程中,我们進行了分工。我和一同修去找被绑架同修的家人、亲属,了解当时被绑架时的情况。其中被绑架的一同修的母亲说:警察就象土匪一样,他们从云梯砸玻璃爬到楼里,这时楼里楼外全是警察,抢走现金、存款折、金项链、耳环等。听到这我就起了恨心,共产党可真是邪教,就连家人的贵重物品都能抢走。

十几天过去了,揭露邪恶的真相还没有拿出来,同修都着急了。听说这三位被绑架的同修是市里来人干的,据说已经跟踪几个月了。

一次协调人小组学法会上,我说,这次同修被迫害,揭露当地邪恶的真相材料还没拿出来,我就直接跟另一协调人说:你写。这个协调人从来没写过这方面的材料,利用大半天的时间就写出来了。几个协调人看了之后,觉的很全面,马上动手印发。当天晚上印了几十份反迫害的真相信,用信封装好,准备发到全县公检法系统。

3、真相信送到全县警察系统

二零一一年七月四日晚上七点多钟,天下着雨,我和另两位同修用信封装好二十多封真相信,发完正念后出发,目标是本地警察系统。我们一边走一边发着正念:清理另外空间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

我们三个分工是;我往门上贴,往屋里送。另两个同修发正念:解体全县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一边走一边念着:“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1]。连续走了六、七个派出所和公安局,都非常顺利,就连屋里值班的警察我们都看的一清二楚。有的玩电脑、有的看电视,也有的警察在屋里来回走动。我们三个同修一点怕心都没有,感觉自己非常高大,解体邪恶,救人要紧,做的堂堂正正。

我们到一个派出所,当走到派出所时,门是虚掩着,一警车就停在门口,距离门半米来远。我们借着小雨,用伞掩盖着,我送屋里一封,贴门上一封。这时雨已经小了。贴完后,我们三人走出派出所。同修问我:你听到警车的响声了吗?我说没听到呀,同修说声音可大了,咣的一声。另一同修说:是另外空间的响声,干扰咱们救人呢,它干扰不了。

当我们走到县公安局门口时,我们三个同修一同求师父加持。一進公安局院内,院里几十辆警车,公安局楼里各科室灯光明亮。这时雨突然加大。

我当时就想,把信贴到公安局旁边的门上,另一同修觉的不妥,说;这不是他们走的门,后院的大门是警察来回上班的通道。我们齐声说上后门去。我们又绕到后门,到后门院里一看,院里几十辆警车。这时我的心里有点不稳,这么多警车呀。这时脑中一下出了正念:我是在救人,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如有人看见,我就说找某某局长。这时我感觉全身立即高大起来。我们就象走平道一样从一排排的警车中间穿过去。我们三人走到公安局办公室的门口,门也是虚掩着,我将两封信贴在门里边的玻璃上。我们三位同修大大方方的走出县公安局。从公安局出来,又到法院、检察院正门各贴了两封信。这时雨也小了。

走到最后一个派出所,也是离城里最远的地方,大约八、九里路。当我们到派出所,已经是晚上九点半钟了。雨还在下着,路上的车已经没了。这个派出所原来是靠道边,我们来回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求师父加持,让我们遇到人,派出所在哪?

刚发完正念,突然一个骑摩托车的年轻人迎来,我们心里那个高兴劲呀,谢谢师父给我们安排一个问路人。我们三个同修一同奔到小伙子身边。我们都打着伞,这人吓的从摩托车上差一点掉下来。我们同时说:小伙子,你别害怕,我们向你打听一件事,派出所原来在这儿,现在搬到哪去了?他非常高兴的告诉了我们。我们按小伙子指的方向走去。到了那里一看,某某派出所的院子很大,办公楼的灯全亮着。我们穿过长长的院子,走到办公楼门口,稳稳当当的贴在了楼门上。

回家的路上,我们三位同修这才开始说话了,都感到很神奇,真是师父把路铺好了,就让咱们自己去做。明天警察一上班就都能看见这封震慑邪恶、救度世人的真相信,明白真相的警察也在摆放自己的位置。当我们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一高兴、一放松,就觉的走不动了。打车吧,可一个车也没遇上,雨还在下着。这时我们一齐悟到:大法弟子就是应该行脚,吃苦也是大法弟子修炼的一部份。我们三人轻松的走到了家,已经是半夜十点多钟了。

4、送真相信反馈回来的信息

第二天县内大法弟子配合,大批量的送真相资料,就连公安局家属楼、检察院、法院家属楼几乎户户都能接到真相信。两三天之后,反馈回来了信息,有的警察拿着这封信找到国保科问;你们真是这么干的?翻墙砸玻璃抢人家的东西?你们太过火了,警察就这么干?这位警察也摆放了自己的位置,同时也震慑了邪恶。两个月后,恶警把抢走的贵重物品送回来了。

后来我们三位同修切磋这次送真相的过程,深深体会到:只有坚信师父坚信法,正念正行,就没有做不成的事。师父时刻都在我们身边,时刻都在呵护着我们。正如师父说的:“我说大法弟子有这么大的历史使命,要承担救度众生的责任,肯定是有你们自己能走通的路。这条路必须是一条能达到标准的路,这样宇宙众生才佩服,才能干扰不了,你在这条路上才会没有麻烦,才会走的很顺畅。”[2]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师父在给我们铺好的路,一切也都是师父在做,谢谢师父。

二、去外地高层楼送真相资料

1、去姑娘家

二零一一年九月末,因姑爷外出進修半年,姑娘工作又忙,十岁的外孙子上学需要家人接送。外孙子从小是我带大的,爷爷、奶奶身体又不好,这个责任自然就是我。我当时心里很矛盾。去还是不去?不去呢?姑娘年年教毕业班,起早贪黑的,外孙子上学又没人接送;去呢?怕影响自己修炼,特别是发资料讲真相,到外地人生地不熟,还是大城市,一走就是半年。

我从修炼一开始就做协调工作,协调资料这块也有点不放心。很多同修大事小事都找我,我也放心不下她们。怎么办?求师父帮,如果我真的不应该走,请师父点化我。当我给师父上香时,脑子出一念:在哪儿都一样。这时儿子、媳妇全同意我去帮他姐姐半年,度过暂时的困难。经过几天的学法再和同修切磋。私心、怕心、同修的情等人心修下去了。我把协调资料等事安排好,就出发了。

2、资料点的建立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去哈尔滨后,我静心学法一周,整点就发正念,从早上炼功发完六点正念外,每天发正念十二、三次。一周后本市熟悉的同修和我联系,让我去她家,我也想和她们接触,参加集体学法,特别是送资料讲真相。

十月十日后,我把外孙子送上学,他午间不用接送,第一次走出去坐公汽到同修家。坐了一个小时零二十分钟,经过二十多个站点才到。同修还没来接我,我穿的衣服又少,天气也和我作对,冻的我都不知道东南西北直打哆嗦,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这时人心来了:要不来这儿,我可能都学一讲法了。二十多分钟后,同修才来接我。到同修家后,虽然产生点怨心,但没表现出来。

当时同修家已来了两个当地同修,我们学了一讲法。切磋时,我说:我是外县的,暂时来照顾外孙子半年,我有个愿望,到学法小组集体学法,如能到我姑娘家学法也行。同修说:你别着急,我们给你找学法小组,同时也提出要成立资料点。我当时就答应帮助找机子。当天我就和家里协调人联系,没过两天打印机就拿到手,而且还是新的呢。

一周之后,资料点成立了,同修很长时间没看见《明慧周刊》的问题解决了。当地同修附近共有三个学法小组,十几位同修,一个星期学法一、两次,时间不固定,从早上九点学法,到中午十二点发完正念就散了。中间整点不发正念,只学一讲法。我当时就出了急心,这个环境怎么能升华?真相资料也少。我就和资料点的同修在法上切磋,让附近的三个学法小组协调起来,做好三件事。

资料点建立后,我先后拿出一千元钱。这时同修说:我们自己能解决资金问题,我说只要基点摆正了,大法的资金不会缺的。实践证明:本资料点的资金源源不断。资料点运作后,附近的三个学法小组同修所用的大法书、新经文、《明慧周刊》等都能及时看到,真相资料、光盘等都能满足十几位同修讲真相用。我每周两次去小组学法,每天早上七点出发到下午三、四点回来。回来后带回真相资料、光盘、不干胶,供我一周送真相用。我还自带真相币,还自带印真相币的印章。我花的钱都是真相币。

3、送真相资料

姑娘家住的是十七层高楼,附近的楼又都是高层楼群,我从来都没有上过高层楼,附近又没有一个和我能联系的同修,送真相只能我一个人去做。我就从姑娘家的顶层楼往下走一趟,从楼道里一层一层的往下走,走到楼底层后,心里踏实了,我能行。脑中全是法,只要摆正基点,只要信师信法,只要我在救度世人,谁也干扰不了。送真相前,我先学法,整点发正念。每走一个单元,都得经过门卫,门卫的工作人员都穿警服。我每次下去都背一个包,包里至少装六、七十份真相材料,再加上少量的神韵光盘和不干胶。每次出去我都换上不同颜色的衣服和包,每次出去我都能送一、两个单元的真相。

一次我正往住家楼门上贴真相,屋里开门出来一个人,当时我心里呼的一下,我和这个人打一个对面,她看看我,我看看她。我脑子正念一出:我在救人,谁也干扰不了。那人从电梯往下走去,我又接着从楼道往下走,一边走一边做。回来后心还在跳,心想:我还有怕心,这也是观念,人地两生障碍着。通过学法,发正念,转变观念,排除怕心。

还有一次,我从电梯上到顶楼,从顶层楼梯口出来要做真相时,对面两家通往楼梯口的门锁着,通往电梯的门也锁着,厅里黑黑的。这时我在黑洞洞的厅里站着,怕心又出来了,怕顶楼的住户出来,你在干什么?怕包里的资料被人发现,怕出不了这个黑厅。发正念求师父加持,站那儿稳定了些,再用手摸摸两个门,还是锁着,又摸了两、三分钟,就象盲人摸象一样才摸到了电梯开关,我这才走出电梯间。开始从楼上往下送真相资料,连续送了两个单元,回去后我的全身湿漉漉的。

姑娘家住的楼区共有二十四栋高层楼,我每做一栋楼都认真记录下来,等到下次再接着做。每栋楼都是三到五个单元,每个单元都是四、五十户人家。我在离开本市前,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一户不落的,都能智慧的把真相送完。

师父说:“历史在往前推進,路在往前走,天要变,谁也挡不住。大家在这个过程中尽量的多救一些人,能够使他们留下来。是啊,作为大法弟子,我告诉大家还真得多救人,因为当初我是这样安排的:我叫人在未来要给大法一次回报,就是剩下来的人吧,要给大法开创一次最辉煌的时期,全盛时期。”[3]我悟到,不管现在形势怎么样,作为大法弟子,就是要摆正基点,助师正法,多救人,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正神〉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