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为何要改动他们的年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三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超出了道德的底线,也超出了世人想象的极限。如,中共为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竟然在他们的年龄上做手脚,这可是前所未闻的邪恶啊。

十四改十八 孩子被非法投入看守所

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做收购废品生意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明与王秀青,他们有一个大女儿叫秦荣倩,也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二年五月,金山屯区警察绑架秦月明与王秀青,小蓉倩惊恐的抓住爸爸的衣角,不让他被警察带走,一个叫康凯的警察一把把她拽倒,连踢带打,用脚使劲踩她的手和头,最后把小蓉倩一同绑架。

在金山屯公安分局,秦月明被酷刑摧残致腿骨、肋骨多处骨折,后被非法判刑十年。王秀青也被恶警们拽着头发在瓷砖地上磕昏过去。十四岁的秦荣倩也遭到了恶警们的刑讯逼供,被逼站一天一宿,不许吃饭,并猛抽她耳光。因小蓉倩是未成年人,恶警康凯在填写拘留票子时,将她的年龄改写成十八岁,并逼迫小蓉倩签名,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老人年龄被改小送黑窝迫害

将老人年龄改小后加重迫害的例子更多。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山西晋城市七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杨玉凤,被晋城市城区公安分局西街派出所警察绑架。恶徒对她进行了车轮式的逼供后,将她投往拘留所。因年龄大,按法律规定不能被拘留所关押,晋城市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将杨玉凤的年龄改为六十九岁,强行投入拘留所。

辽宁朝阳市北票市法轮功学员王文富二零零一年四月三日被非法劳教。非法劳教前,北票市“610”、公安局副局长房振华,怕教养院因他的年龄大而拒收,就在他的年龄上动了手脚,从实际年龄六十八岁篡改为六十岁。

当然,中共恶徒们做这些见不得人的恶事时是尽量不让本人知道的,有的直到非法劳教结束才知晓恶徒的歹毒用意。

例如,四川会理县法轮功学员吴从美,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八日,被恶警普茂华、李永坤骗到公安局,随后又把她劫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直到二零零二年十二日十三日,吴从美被超期关押一个多月后回家,才知道公安局怕她年龄大了劳教所拒收,将她的年龄改小了四岁。

家住黑龙江牡丹江市步行街的法轮功学员肖淑芬老人,因在看守所被摧残致多种疾病,二零零三年六月她被劫往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时遭狱方拒收。被退回来后,仍被非法关押。

又过了几个月,“610”恶徒李长清伙同看守所所长于成龙等人,再次将老人劫持往监狱,为达到让监狱收押的目的,恶警把肖淑芬的年龄由六十三岁改为五十八岁。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肖淑芬老人在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现年八十一岁的四川遂宁大英县法轮功学员胡延顺,在成都龙泉女子监狱二监区二大队已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连熟人都不认识了。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老人被非法重判了九年。非法庭审前,大英县司法部门为了加重迫害老人,将老人的出生年份从一九三二年改为一九三八年,也就是将老人的实际年龄七十六岁改为七十岁。后来胡延顺要求上诉,还给法院就此写过信,但都没有任何回信。

老人年龄被改小后加重奴役

为了将法轮功学员投入监牢,将他们的年龄改大或改小。可是进入监牢后,他们的年龄还会被改动。

在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里,二零零九年以前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一百四十多人,六、七十岁的老人有五十多人。有的老人满口没有一颗牙,吃饭只给五分钟时间,慢了就挨骂。在这个魔窟里,恶警为了延长每天的劳动时间,竟将她们的年龄给改小十四至二十岁不等;奴役劳动时间多达十五个半小时,每天晚上只让睡三个小时。

改自己的年龄,在中国可谓屡见不鲜。贪官为了多掌几年实权,捞取更大的好处,往往将他们的年龄改小。运动员为了得到奖牌,在国际比赛中也将自己的年龄改小。就连中共红歌王的儿子参与了轮奸,为规避法律的严惩,家人也利用关系将儿子的实际年龄改小,可是这些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做的。

谁见过私自改动别人年龄的?但为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无论是未成年的孩子还是年逾古稀的老人,改动年龄已完全变成了中共打击善良的邪恶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