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三十日】我今年六十七岁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九六年有幸得大法,在大法中受益匪浅,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身体得到净化,知道了人生真谛——返本归真。对师父的感恩,用尽人类的任何语言也无法言表。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史无前例的迫害,我同千万个大法弟子一样,义无反顾的走上了助师正法之路。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七日去京证实大法被劫持,并被非法关押在本县看守所,一年零十天。后来正念走出,很快又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无私帮助下,按照师尊给铺好的路凭着信师信法的正念,伴随着我的法器,自行车和笔(揭露当地邪恶)在风风雨雨中平稳的走过了十二个春秋。

我所走的路主要就是接送大法资料,从零二年一直到今天。那时我县还没有资料点,靠邻县同修无私的帮助,供给资料。刚开始由同修送到我这,我再送往县城及别的村,后来由于种种原因,由我自己去取。每周一次,往返三十多里,风雨无阻。主要是起大早,有时特殊情况,天很黑才回来,并及时送往县城,我村属于县边,往返县城也有三十多里,我家还开着扎房,每天很忙,还有其他救度众生的项目,三件事不落,有时很辛苦睡眠很少。我深知自己身负的历史使命,救度众生的重要,心里觉的很充实。

后来提供县城的资料由县城同修来取。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明慧网建议资料点遍地开花,县城同修走出来的越来越多,我们在一起切磋,不能总是等、靠、要,要走自己证实法的路,在邻县同修的无私帮助下,我县建立起几个资料点,解决了真相资料问题,渐渐的小花越开越多。正法進程在突飞猛進,大法弟子的整体在不断的提高并走向成熟,我县在救度众生所需资料越来越多,品种应有尽有。特别是同修们也逐步都能独立运作了。

这对我来讲修炼环境相对宽松多了,扎房也没有那么多活了。这样,我们的学法小组增加了学法时间,每天晚上学法、发正念两个小时,活不忙时下午也学两个小时的法,三件事按部就班的做。

在很长一段时间,我对自己的修炼状态很不满意,总觉的自己提高不上来,特别是在心性上,不愿让人说的心总也去不掉,无论是同修或家人,一提出批评或意见时,话音一落就迫不及待的找出一大堆理由开始辩解,如双方或其中一方语气不够和善,甚至会争论起来。在遇到问题、矛盾或是不顺心或是不如意的事情时,我的第一反应不是向内找,而是脑筋急速旋转找理由为自己解释,辩解,对此我时常苦恼、困惑,为什么自己就做不到向内找呢,为什么就守不住心性呢?

最近重温师父的《曼哈顿讲法》,看到师父的一段话:“实质的东西摘掉,但是养成的习性你们得自己去。久而久之养成的习惯,这种习惯来源于不同的执著。有对爱面子心的执著,叫人说了觉的不好意思,就会在这方面触动不能被说的心。也有的人觉的自己是项目负责人不能叫人说。也有人在哪方面有特长不叫人说。也有人对别人有不好的看法因此不能叫人说,等等方方面面啦。不能被人说来源于不同的执著。”

当我用法来衡量,对照自己是哪些执著导致自己遇到问题不愿让人说呢?为什么遇到什么问题就先要去“解释”呢?而在这个“解释”的背后又隐藏着许多怕心,是这些怕心在指使着我这么解释那么解释,那么我惧怕的又是什么呢?再找下去我发现是自己怕承担责任,怕被人看出自己修的不好,怕自己的自尊心、虚荣心、显示心、欢喜心受到伤害。原来是为了保护这些人心,保护这些不好的心,才拼命找理由解释。其实说穿了,我找到的是一颗私心,一颗为我的心,一颗宁愿伤害别人也不伤害自己的心,一颗隐藏最深的最坏的心。

由此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自己多年的修炼过程中,总是不断的遇到方方面面的干扰,形形色色的魔难,就是因为我的心性一直没有明显的提高,私心没有去掉。这颗私心一直隐藏在深处,并且一直指使着、鼓动着、催发着其它的人心,如显示心、争斗心、欢喜心、妒嫉心等等,也正是这颗隐藏的最深的私心在指使着我在遇到问题时不向内找、不向内修。同时又突破了我的一个困惑很久的问题:为什么不愿面对面向陌生人讲真相?为什么总觉的修不出慈悲心?等等这些人心。

这个过程,让我真正体验到了师父说的:“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体会到做到了向内找的美妙。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体悟,如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