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总是由同修牵着走的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得法的,可一直带修不修的,也不懂什么是修炼。后来的日子里只是每天多多少少都要看《转法轮》。因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看了半天也只能知道其表面的法理。虽然看不到深层法理,但每天都要看,偶尔不看心里还难受。那时基本接触不到同修。只因为记住了师父要求要看书,所以风风雨雨中,也依然坚持着。

直到二零一零年的六月份,那几日心中总有一种感觉,有一种愿望涌动着。不久便联系到了同修。

当时,我们这里正流行用MP3听师父讲法和《明慧周刊》,但苦于缺少这方面的技术同修,一些问题不能及时解决。我就想我能不能赶紧学会了,帮大家解决这些呢?可能是这一念很纯,过了一段时间,师父便安排一位同修带我接触到了更多的同修。那时的我与常人几乎没什么区别,唯一的不同就是心中已装下了法。在学习技术和交流过程中,几位同修展现出来的思想境界使我很受触动,思想也在慢慢的发生着变化。

由于学法太少,思想境界太低,心性上凡有个风吹草动的都愿找同修倾诉。有个同修姐姐对我帮助很大,总是不厌其烦的听我说,然后帮我分析,用法理开导我,很多时候我当时就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姐姐还常常鼓励我要按师父说的做,“多看书,多学法”[1]。可我并没有意识到学法的重要性,也就没有太当回事。

渐渐的我感觉这样真好,不仅总是有同修的陪伴,而且还提高的快。不知不觉中,对她生出了依赖心。当她和别的同修有分歧时,一些时候我会用法理来衡量,多时会掺杂着人情。但当时意识不到这些。后来我每过心性关时,如果不和同修姐姐说一说会感到不舒服,好象要不跟她说这一关就过不去。姐姐善意的提醒我,而我没有太在意,懒得自己找原因。有时真找不到她了,也要找其他的同修将心中的不解一股脑倒出来。就这样,关、难来时,不是先自己思考,而总是不假思索的伸出手由同修牵着走。我这等于是在给自己的修炼找捷径啊。因为不是自己实实在在提高上来的,所以一关一难的过得不彻底,有时会反复好几次,有时会拖很长时间。师父说过修炼没有捷径,遇到矛盾要找自己,要自己修,自己悟。可我一上来就走偏了。

下面的一件事,才使我真正认识到了自己的不正确状态。

我和丈夫的性格迥然不同,老天使然,将我们绑在一起。他的平淡、木讷让我苦恼不已,却始终坚守着从法中明白的修炼人不能离婚。我对他挑剔颇多,尽管通过这一段的修炼有所改善,但依然让他对我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老公善良,不善言辞,对我的不满平时是不会发泄的。过年假期里的一天,晚上十点左右,他应酬回来,借着半醉不醉的酒劲,又开始指桑骂槐,说了很多邪恶的话。看他喝多了,这一次我还比较冷静,心里默默的发着正念。可是,不大管用。我心态不稳,一会儿是人念,怕邻居听到,又怕他会失去理智,就忍着;一会儿明白了那不是真正的他,不能再让他说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就又接着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魔烂鬼。

因为我的心性不到位,他连说带骂的闹腾了两个小时。怎么会不管用呢?我疑惑了。直到发完午夜正念,他才猛然消停下来。这时我悟到了,不是不管用。要真是没管用,还真不知他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呢。睡在沙发上,委屈、怨恨、不想再过下去的念头全都涌了上来。

第二天早上起来,不想再在家里待了,不想再看到他。我决定去单位,到那儿可以学学法,再约个同修赶快倒一倒我的苦闷。推着自行车,我心里盘算着约谁呢?大过节的,谁有时间陪你呀。找同修姐姐,可现在联系不到;找同修甲,可她老公在家,是脱不开身的;找同修阿姨,可她岁数大了,能理解我吗,再说也不能打扰她。

那找谁呢?失落感慢慢袭来。对,找乙同修,她的时间比较闲,况且她也能说到我的心里去,她也肯定会帮我。连忙把电话打过去,可乙同修说她今天有事,过不来。电话还没放下,我的声音就哽咽了,憋屈的眼泪一下流了出来。碰上这么难受的事,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一个人感到无依无靠的,不知怎么办了。

我情绪低落的来到单位,一个人好舒心,静静的;一个人又好落寞,闷闷的。好在知道学法。打开《转法轮》,默默的看着。看着看着,书中的法理一下点悟了我。我忽然明白了,之所以这次找不到可以一吐为快的同修,是师父要我自己提高上来呀!这么久了,我一直把向同修的倾诉当成了交流,还认为做的对,因为师父要我们互相交流啊;总是快速的伸出手寻求安慰和开导,也认为做的对,因为师父说要互相帮助啊。却没有想起师父说:“你要自己去修,自己去悟,我要都讲出来,就没有你修的了。”[2]真是太愚钝了,我如梦方醒。

慈悲的师父安排同修帮我度过了最初的阶段,可我不能老这样靠别人呀。是啊,是到了该放下总是由同修牵着走的手的时候了,现在该我自己学着走路了。我要自己明明白白的提高,走出自己的修炼路来。师父要我们以法为师,是呀,有法在,还怕走不好以后的路吗?我一定行。

又经过诸多的魔炼和考验,现在的我变得理性而成熟了。面对关、难时,心里不再发慌,很多时候都会首先想到法,想一想师父是怎么说的,书上是怎么写的,知道向内找了,找一找自己哪儿没做好。找到执着和肮脏的人心后,努力否定它、排斥它、解体它。这时,那个关、难就没那么大了,就容易过去了。

随着心性的不断提高,心中有了一种超然的感觉,一种升华后的愉悦由心里慢慢荡漾开,自然而然的洋溢到脸上。我懂得了什么是修炼,什么是实修。大家在一起切磋时我也会说一说过关的过程,而此时的心态已不一样了。同修看到我的变化,也为我高兴。这才是交流啊。尽管很多时候还做不好,但我深深的知道今后应该怎样走好自己的路了。

在此,叩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谢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希望有类似情况的同修要学着放下总是由同修牵着走的手,去掉等、靠、要的心,走出走好走正自己的修炼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